无障碍说明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摘要]1、节目里备受争议的虚拟选手荷兹,每次表演都通过AR技术进行实时动捕,总导演黄洁说,技术难度可能随时导致直播事故。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设计图片

腾讯娱乐专稿(文/李栗 责编/陈四郎)

今年夏天,《明日之子》火了——它并不是单纯意义上“收视率高”的那种火,而是真正实现了最近几年电视台播出的选秀节目没能完成的一件事——造星。

短短几个月时间,这档偶像养成类选秀节目中的选手们,从微博粉丝不足千人的纯素人变成了拥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粉丝的偶像。毛不易的一首《消愁》红到街知巷闻——上一次选秀里出现话题度如此高的选手,还是2011年《快乐男声》(在线观看)的冠军华晨宇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企鹅影视副总裁、腾讯视频运营平台部综艺业务总经理马延琨当初抱着“做了至少不会丢失一块市场”的想法,联手操刀多届快男(在线观看)、超女比赛,由龙丹妮、马昊带领的哇唧唧哇团队共同打造《明日之子》,无疑利用互联网平台为选秀这一节目类别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如果从产业角度分析,大概可以洋洋洒洒写出几万字的文章,但《明日之子》能够成功的原因被我们简单粗暴地归为一条:这是一档有温度的选秀节目。

它可以燃到灼热——观众经常可以在“终极Battle”环节看到选手挑选最强的PK对手,完全不顾被淘汰的风险;它也可以冷到残酷——廖俊涛被淘汰之后,节目总导演黄洁哭到崩溃还是要坚持指挥直播收尾工作;当然,大部分时候,它都是观感适宜的暖洋——呈现在观众眼前的不再是一个个被精美包装待人认领的“偶像”,而是有血有肉、喜悲真切可感的个体,通过纯直播、无后期剪辑的播出形式,真实地展示着从璞玉逐渐被打磨发光的过程。

而我们对《明日之子》的讨论也不再仅拘囿于比赛和选手本身,更多的是这样一档节目所引发的关于当下偶像养成生态、粉丝心理机制、乃至圈层文化碰撞的思考。

未来偶像的新玩法 荷兹只是个先例

关键词:争议

温度值:99°C

在上周《明日之子》最强厂牌进击战第三战的直播现场,星推官薛之谦因为一场“投票乌龙”让荷兹打败赵天宇晋级,稍后他对结果不满而离场,直播中断。在直播恢复后,比赛继续,而最后荷兹和钟易轩“终极Baltle”时,荷兹的人气值超过了钟易轩,许多网友大喊有黑幕。

最近一段时间围绕在二次元虚拟选手荷兹身上的争议,被推上顶点。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赛后,我们采访了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明日之子》监制邱越,面对“黑幕”质疑,她回应道:“我们做的是偶像选秀,需要去测试市场的反应,我们没有立场去搞一个市场不接受、(但)我们非要捧的(选手),这个跟平台和制作团队的利益是冲突的。”

在荷兹争议的背后,首当其冲的是对这个选手的不了解。它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马延琨告诉我们,荷兹是在节目开始招募海选阶段来报名的选手之一,并不是网上所说的“荷兹是腾讯的产品”。“选择接受荷兹报名确实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姑且不论在后期操作上的技术难度,首先让大众接受真人选手和虚拟选手同台就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每次直播只能出现在大屏幕而非舞台上的荷兹,并不是一段动画视频,而是运用了AR(增强现实)技术:简单来说,摄像机实时跟随他的位置和角度,像拍真人一样,可以和镜头互动。“我们在现场使用的那个互动,比如荷兹跟大家说话这种表现,是目前最顶级的实时动态捕捉,这个技术从没有这么大规模使用到直播里面过。”黄洁解释说。

黄洁用“惊悚”来形容自己每次观看荷兹正式演出时候的心情:“直播过程中,他的机器可能随时发生状况,比如可能会突然睁不开眼或者发不出声,甚至出现更多完全不可控的情况。如果是真人的话,顶多是走音、忘词、甚至摔跤,但荷兹的技术难度可能导致毁灭性的打击。”

《明日之子》节目组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如果选择一个真人选手代替荷兹,这个节目受到的争议至少会减少一大半。但当时节目组还是选择接受了荷兹报名参加比赛。

对此,邱越给出了一个具有情怀的答案:“大家对荷兹的排斥其实很正常,就像阿尔法狗和人类对弈,人类输了每个人都很惆怅。但是如果荷兹这样一个选手在比赛里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爱,我们也不会做他。但是有人爱,我们就尽量让这些人有个目标可以爱。”

这也就是荷兹争议背后的另一个意义所在——区别于传统选秀节目的思维惯性,《明日之子》正在尝试实现“圈层偶像”这个概念:打造分属于不同群体各自的偶像——从最开始的“三个赛道”,到后来的“九大厂牌”,都遵照这个原则。

这是非常大胆的一个设想,但互联网平台让这个设想的实现成为了可能。“互联网没有地域,是按照爱好习惯、不同审美区分。不像以前我只能选择去哪个城市报名,现在可以按我的价值观去选择。”哇唧唧哇首席内容官、《明日之子》总监制马昊告诉我们。“比如,十年前,看漫画可能都会被当成‘幼稚’、‘不务正业’,现在,‘二次元’都已经被当做一种可以接受的生活方式。”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在马延琨的判断里,如今的当红偶像其实针对的更多是某个特定的圈层群体。在《明日之子》里,所有观众都可以在里面找到自己喜欢的选手,并一路支持他成为真正的偶像,“不同圈层之间互不兼容其实很正常”。

围绕荷兹的争议正好验证了她的这一看法:荷兹有粉丝,真人选手也有粉丝,不同圈层之间互相不能完全理解,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偶像生态。

真正Real的偶像是什么样子 请参考孟子坤本人

关键词:

温度值:78°C

采访中,马昊和黄洁不约而同地把“唯个性论”看作《明日之子》的核心:节目组不会为了迎合大众审美的基本要求去抹杀每个选手的个性,而是以最极致的方式去维护选手的个人风格。

换句话说就是,“这些选手们,节目组管不了”,马昊无奈地玩笑道。

索性,节目组决定把比赛过程中,选手和节目组之间时有发生的“小摩擦”保留了下来——《明日之子》没有把选手包装成千篇一律的“乖巧”形象,而是把他们真实的一面留给了观众。

如总监制马昊所说,过去选秀里给大家看到的都是“温室里的猫”,不会去捉老鼠,没有攻击力,但《明日之子》把猫、大象、狮子全都原原本本地搬到舞台上,让观众各取所需。“我们的角色就是这些年轻人的搬运者,把他们真实地搬上舞台,因为足够真实,才足够打动人。”

最典型的一次展露,可能就是在《明日之子》盛世魔音赛道升级战上孟子坤的个人 VCR 了。

和其他选手在录影棚里录制的标准 VCR 不同,孟子坤的那段基本上是一段跟拍,记录了孟子坤与节目组发生冲突的全过程:因为没有在规定时间到达拍摄地点,孟子坤错过了拍摄个人短片的机会,引发了节目组的不满,在工作人员盘问下,孟子坤先是以交通原因作为理由,后来终于委屈地透露自己遇到了一些感情问题。

放在十年前,这样火药味十足的影像不可能出现在选秀节目官方物料里,总导演黄洁也向我们透露:“当时看了原始素材,我是崩溃的。以前在电视台这种片子绝对是没法播的。”但是在节目组商量过后,还是决定把这一段作为孟子坤的个人VCR在直播中放了出来,“因为这是选手真实的一面”。

作为个性极强的选手,孟子坤着实让节目组“头疼”,马昊说孟子坤“每周都要跑出去一次,用什么方法都拦不住。”九大厂牌诞生后,围绕个人厂牌的概念设计孟子坤和节目组又发生了争执。孟子坤希望把自己的厂牌空间设计成一个酒吧的样子,但是节目组担心这个概念不太符合人设。双方拉扯了很久,最终选择了一个折中方案:孟子坤的厂牌概念是化学元素周期表中最不稳定的元素“鐽”,厂牌空间也以实验室为灵感,强调该元素的不稳定性和破坏性。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如果你以为孟子坤是个叛逆、自我为中心、让人头疼的“坏小孩”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他和节目组之间的摩擦完全是因为他想要在舞台上表现一个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一个“经过包装之后虚假的玩偶娃娃”。每次比赛结束后,在选手离场接受赛后采访的短暂途中,他都会向每一位遇见的工作人员问好,采访结束后向媒体鞠躬感谢。当我们在一次比赛结束后采访孟子坤时,已接近深夜两点,而他进门先是向在场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这么晚,辛苦了。”

在聊到和节目组的冲突时,孟子坤特别坦率地回答了为了什么自己老想跑出去——很简单,吃饭、买东西。“一次出去是因为当时入住的时候没带卸妆产品,天天化妆皮肤出问题;另外一次是因为没有衣服穿了,总不能穿臭的衣服。”在他看来,如果要跟节目组申请,工作人员要层层请示,各种汇报就要折腾半天,给他一个小时他就可以把私事全部都解决了,于是,“擅自”外出是最快的办法。

当孟子坤跟我们“吐槽”的时候,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就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聊天,丝毫没有制止他的意思。工作人员跟我们说,“这些选手就是这样,如果你不让他和媒体讲,他就会在直播里跟粉丝讲,总之你是拦不住他的。”

你可能不喜欢听王竟力唱歌,但你没法不喜欢他这个人

关键词:救场

温度值:37.2°C

结合互联网的属性,《明日之子》得以把对选手“养成”做到更全面、更多样。比如,比赛舞台上,演播厅现场一共设有29个机位:包含9个POV机位用来拍摄九宫格单独选手镜头,20个标准摄像机机位——这里面又包含3个AR机位、3个特种设备机位-天眼、电动遥控轨道、电动伸缩摇臂……让观众在观看直播时可以无死角欣赏到现场各个角度与细节。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而在舞台下,节目多到“眼花缭乱”的周边花絮弥补了传统选秀比赛内容单一的短板,可以让选手们通过各种方式展现自我,同时也满足着粉丝的互动需求,让节目变成了一个类似大型“养成类游戏”的生态系统。

在腾讯视频搜索“明日之子”,除了比赛“本体”,还有李诞、池子领衔吐槽比赛的《侃侃看》、选手参与的衍生综艺《八点见》以及幕后花絮合集《就这样唱》。如果说《明日之子》的比赛,观众主要负责“观看”,这几档周边节目里,观众则主要负责“参与”——《八点见》的嘉宾阵容由人气决定,《就这样唱》和《侃侃看》的主要内容几乎都是基于观众反馈。

此外,选手们还不定期地通过直播平台和粉丝互动,比官方节目更加随意,因为节目组不会太干涉大家直播的内容——没有主题和台本,没有地点和时间限制,选手们的表现几乎是完全不加掩饰的原生态。

通过这些方式,粉丝对偶像们的印象不再局限于每周比赛的那几个小时,而是有了更多日常私人化的了解,比如,舞台上酷炫狂霸拽的马伯骞其实是个笑点奇低的“傻白甜”;看起来高冷的周震南私下是个吐槽王+段子手;文艺的“高岭之花”赵天宇其实热爱运动还爱撒娇;舞台上内敛的毛不易也有活泼搞笑的“抽风”之举……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然而,在这个养成类生态系统当中玩得最“得心应手”的,却是那个在舞台上被骂得最惨的“人类选手”,王竟力。

两周前王竟力在比赛中遭到淘汰后,节目导演组的陈道波发了条微博:“其实很多次都在担心要是没了王竟力,宿舍直播没他救场,没他尬聊,我该怎么办!”

在马昊和黄洁眼里,王竟力是个“小太阳”,永远都热情地在招呼大家,在关键时刻救场,在节目组和选手发生矛盾时两边调解。

这和王竟力在台上“仙气飘飘”的形象完全不一样。作为公认的“救场王”,他同样会及时出现在其他选手直播的“尬聊”时刻,帮忙活跃气氛,还会贴心地给同伴送上小礼物。采访中,个个选手提到王竟力,口中都是“体贴、热心、刻苦”。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热心的人,却说自己“从小习惯了被人讨厌”;高中时候因为学校里有人觉得他不够有男子气概,在他路过时故意拿扫帚把他绊倒,但王竟力也只能爬起来拍拍灰,继续走。

这样的成长经历让王竟力有了一个钻石心,面对网上的恶评,他说:“你知道我怎么安慰自己的吗?我觉得自己的微博能成为别人发泄的一个途径,比如说廖俊涛的粉丝,他们怎么发泄(他淘汰我晋级的)怒火,难道要抱着廖俊涛哭吗?他们只能来骂我,我觉得反正这样疏通了大家的情绪,对我也没产生什么损失。”

作为观众,王竟力可能只是个“唱歌常走音”的选手,但通过直播感受到他个人魅力进而成为粉丝的人们,看到的就是上面描述的与舞台形象反差颇大的王竟力了。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对选手的熟悉程度区分了粉丝和普通观众——粉丝越投入,和选手的羁绊越深,所谓“养成”的感受就更加深刻。毕竟,看一个熟悉的人赢得胜利,要比看一个陌生人赢得胜利爽多了。

一场选秀比赛,还有什么比“赢”更重要的事吗?还真的有

关键词:

温度值:66.6°C

在上周最强厂牌进击战第三战的舞台上,作为吉他伴奏与和声意外现身的廖俊涛赢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欢呼。让人不禁想起几周前,廖俊涛遭淘汰时戏剧性的场面。

“当时廖俊涛其实是可以不被淘汰的。”为这件事哭了整晚的黄洁,向我们感叹道。

唱作实力超群的廖峻涛人气一直不弱,在那场比赛进入“终极Battle”环节时,他要在人气实力都弱于他的王竟力与实力强劲的“人气王”孟子坤中间选一个对决。所有人都以为他会选王竟力,因为赢面更大。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然而惊掉所有人下巴的事情发生了,廖俊涛选了孟子坤。最后廖俊涛被淘汰的时候,薛之谦也忍不住哽咽,说“你这个选择可能会让你再辛苦十年”。

这是大家看到的部分。在观众看不到的地方,廖俊涛还“为难”过自己一次。新手战时,廖俊涛唱了一首情歌《谁》,为他圈粉无数,杨幂都忍不住在朋友圈转发为他推荐。按理说,廖俊涛继续自己的情歌路线,妥妥地可以圈粉圈到手软。

节目组当时也建议他继续唱“扎心情歌”,因为他还有几首原创的情歌,无论是从确立人设还是从圈粉的角度来说,是最保险的选择。

但是廖俊涛在采访中表示,他不希望大家觉得他只会写软绵绵的苦情歌,他其实想在舞台上展现更多自己的创作,比如爵士、放克、甚至摇滚。于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他表演了一首完全不苦情、有点叛逆还带点爵士感《很多事要唱》。

淘汰后,廖俊涛并不后悔,对他而言,“比赛最重要的事情真的不是赢,而是证明自己”。他当时参加比赛的初衷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写的歌在大众里反响怎么样,赛后他告诉我们:“我现在已经心里有底了,可以回去写歌了。”马延琨在聊到这场比赛时也感慨道:“你知道他们选的逻辑都是选强,就真的是要证明自己。”

不仅是廖俊涛,抱着同样目的而来还有“本来可以拼爹,结果非要靠实力”的马伯骞。马伯骞的父亲是著名华人建筑师马清运,他是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的院长,名下还有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曾毕业于清华大学的马清运和高晓松等一众国内娱乐圈大咖私交都不错。

然而马伯骞却极力澄清自己没有“拼爹”。在他的家世被网友挖出来以后,马伯骞很委屈地说:“如果我想拼爹,那我可以直接进马达思班(马清运创立的建筑师事务所),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我总是会接到工程的,而且不管我做多烂,都会有人卖我爸一个面子。什么叫拼爹,这才叫拼爹,但我现在完全就是在靠我自己。”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或者,如果想进演艺圈,马伯骞同样有捷径可以走,但他却选择了最苦的一条道路——当练习生。高颜值的他本来可以作一个唱情歌的偶像派,他给自己又增加了难度——做一名 rapper。毕竟在今年之前,说唱选手都只能在选秀市场做一个陪衬流行甚至民谣选手的边角料。马伯骞选择在《明日之子》的舞台上以表演说唱为主,本身就是一次冒险。

对于在美国长大的马伯骞来说,他从小就是浸染在嘻哈文化里长大的,后来选择说唱也完全是出于热爱。一开始,他对自己的水平不是很自信,他一直在讲“我中文很差,写词写得没有那么好,押韵这件事对我来说本身就有难度,看到他们写词双押、三押,真的是太厉害了。”

贵圈268期人类PK二次元:《明日之子》拒绝传统选秀一切套路

在《明日之子》的舞台上,马伯骞收获了肯定,也遇到了自己瓶颈期——写词缺乏灵感,当他觉得自己有一首写得还不错的时候,会开心地抱着电脑听着Demo,有点羞涩地跟人讲“我觉得这首可能还挺炸的”。

我们问他,你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个舞台上走多远?马伯骞想了想,说:“我觉得,可能在这个舞台上能收获些什么比走多远更重要。”

在熟悉传统选秀节目套路的人眼里,“证明自己”和“收获什么”这种答案可以被毫不犹豫地认为是“官方又无趣”的回答。但在《明日之子》里,这些有梦想的年轻人,在台上台下用他们自在又自我的方式,努力兑现着豪言,还真是多了几分说服力。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ishif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