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摘要]在郑爽身上,有一种最大限度的真实,这种真实是有力量的,是非专业的,是真真正正属于郑爽的。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腾讯娱乐专稿(文/狠狠红 责编/露冷)

当我们在郑爽对面坐下来的时候,“流量问题少女”郑爽并不像传说中那么“问题”。她看着我们笑了起来,“我觉得你们很好玩,明明每家都问一样的问题,却不肯在一起采访,非要每家分开采”。对此我们解释,“要是我们一起采了,那我们就没办法说这是专访了,你知道的,对于媒体来说,专访这两字的意义”,她还是笑着,点点头,表示理解。

不过在两个小时前,我们曾经担心这个采访无法完成——两个小时前,她临时决定把之前定下来的三家媒体分开专访改成一起采访。好在,在遭到所有记者一致反对之后,她没有坚持己见,但打算缩短每家的采访时间,每家媒体只有20分钟。好在,当采访真正开始的时候,她还是给足每家媒体原本约定的时长。并且,她回答了所有的提问——包括那些我们预先猜想可能会被删掉的感情问题。

显然,那天她心情很好。在下午的时候,她去了上海书展,给自己的新书《郑爽的书》做了签售,见到了几千名自己的粉丝。她全程站着,用了两个多小时,签售了几千本书。因为活动现场人数太多,直接导致了书展当天其他作者比如周国平的签售活动取消——这再次激发了人们对于“流量时代”的不满,一场“跨圈”网络掐架因此一触即发。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签售会当天素颜的郑爽

不过当时的郑爽可能对此一无所知,见到几千名粉丝所带来的好心情一直支撑到她几个小时候后的采访。她是开心而又友善的——大约是因为充分感受到了被爱,她丝毫没有表现得如之前传言中那样的“难搞”,甚至,她还为没有时间吃饭的记者们准备了麦当劳和星巴克,简直可以用“贴心”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我们所见到的是一个nice的郑爽——当然,这不是她的全部。以及,我们当然想更多地接触她,看到更多的她,然而并没有这个机会。之所以在如此不充分的准备下,我们仍然开始一篇长文的论述,是因为我们隐隐约约在她身上感受到一种粉丝与偶像,还有自我与自我之间的关系——这既是“流量问题少女”的“流量”来源,同时也是她“问题”的来源。

另外,关于本文的一个说明是:为了尽量传达原意,我们在文中对于郑爽语言的引用,基本不做整理和修饰,以原风貌呈现。

1、18岁就开始接受粉丝拥戴

这是一个典型的偶像与粉丝的见面环节。郑爽的粉丝——从现场来看,女性当然占绝大多数,但男性也不是稀有动物,总体数量上看并不少。为了这次签售,他们提前好几个小时就过来,在8月烈日炎炎的上海户外排队,还不忘以“高素质的粉丝”进行自我要求,特意准备了袋子收好自己的垃圾。

活动开始,偶像才刚刚在后台露了一小脸,粉丝就已经沸腾了,“郑爽生日快乐”,他们按照之前排练过的一遍遍喊了起来。又等了一会儿,郑爽才正式出现。她穿了一件非常宽松的黑白撞色T恤,黑色的短裤。说自己刚在家只是洗了个澡就过来了,这挠到了粉丝的HIGH点,“素颜!”他们激动了,台上的郑爽表示自己在这样一个与粉丝见面的时刻,不想化妆,只想以真实来面对大家,这番说辞再次让粉丝兴奋了起来,台下欢呼成了一片。

她的两个闺蜜还有父母都上台参加了这次签售。郑爽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来介绍自己的两位闺蜜,她的闺蜜上台后说那是因为郑爽害羞,不好意思一个人面对粉丝,所以才费了这么多口舌,以让她们陪着她看上去顺理成章——“害羞”也是郑爽打动粉丝的一个点,当她频繁地露出摸头发吐舌头等小表情的时候,她的粉丝又一致地喊了起来,“郑爽,别害羞啦!”——这属于粉丝对于偶像的小“调戏”,那个容易害羞的郑爽才正是他们热爱的偶像。

之后,我们在晚上的采访里问她,“第一次在现场,感受到被这么多粉丝热爱,是什么时候?”答案则是,“在拍《流星雨》的时候吧。”

“那个时候就有很多很多粉丝了吗?”我们追问。

这个被粉丝认为容易害羞的偶像,给了一个让我们有点意外的答案,“对的,因为我想说,我想得到,那种是很自信的,那个时候。因为我想说,对啊,我就是过来吃这碗饭的,所以才会出来拍戏,就是并不慌张。”

“那个时候就不慌张吗?”

“对的,现在也都没有很慌张。”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一起来看流星雨》是郑爽演艺事业的开端

这是一个18岁就成名的女孩,其后顺利搭上了流量时代的班车,正是被说成握着“一副好牌”的人。曾经我们有同事感慨,“郑爽全身都是流量,头发可以出一条新闻,脸可以出一条新闻,胳膊可以出一条,腿还可以出一条”——那是她还未自己真身登陆社交网络之前。而当她开始活跃于微博和自建app之后,她的新闻量变得更大了,只是这些新闻绝大多数并非出自于表扬。一时间,尚不能准确定义这个郑爽的网友和媒体用了“放飞自我”这个词。

而“放飞自我”这个词的存在本身就说明了一种潜规则,当明星——尤其是流量明星,是需要合乎一定的规则,遵循一定的行规,限制一定的自我的。

所以,她成为了那个被大众说成“一副好牌打得稀烂”的女明星。

2、一个东北式的群居大家庭

应该不必从头说起——关于她的家庭,她的出生,她的第一部戏,她的第一次恋情……这几年,每一次她有新闻发生,自媒体都会再次普及一次她的人生。我们相信,对此一无所知的人应该不会有兴趣打开我们这篇报道。流量明星的时代,受众与明星的关系,该确立的,早已经确立。

郑爽的父母在郑爽的故事里频频出场——父亲郑成华接拍过三部电视剧,和郑爽一起参加过《旋风孝子》的节目,拥有自己的微博,接受媒体采访多次引发争议,在微博里进行收费问答……而母亲则有一段视频截图,出现在几乎所有郑爽性格分析的报道里。那段截图里她回答“为什么让童年的郑爽上这么多兴趣班”这个问题时说,“可能是实现我的一个理想吧,从事演艺这方面的” ,这几乎成了郑爽性格分析的由头——因为母亲的高控制欲,所以她变成了现在的性格。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郑爽和爸爸参加《旋风孝子》

我们同样见到了郑爽的父母——他们陪她参加了图书签售,还陪着她完成了之后的三个采访。不过也许是被批评多了,她的父母拒绝了我们提出的采访申请。她的父母打扮得的确很“星爸星妈”,母亲穿一套绿色的连体裤,非常瞩目,而父亲穿黑T恤花裤子,戴了克罗心的项链,也很潮流。

“你会给父母挑选搭配衣服吗?”我们问郑爽。

“不是我买的,因为我爸妈本来就比较爱臭美的那种人”,郑爽开心地吐槽其了父母,她滔滔不绝,“我跟我妈的审美也不太一样,我比较喜欢那种低调的颜色。我不喜欢颜色多或者是花纹多。要说有颜色,就是喜欢从质感上体现什么的。有可能,对,颜色上就是希望会让我觉得是那种,是衬托肤色的,简单不要很扎眼的就好了。我妈她就比较喜欢那种D&G感觉的东西,她很喜欢那种公主感觉。我真的不太擅长挑这种衣服,我有可能会挑错,所以就算了吧。”

郑爽还模仿了父母吵架时候的片段,“我爸比我妈打扮得还时髦,我爸天天还要敷面膜,我爸天天跟我妈边敷面膜边吵架,两个人探讨谁做饭,我爸生气了,不爱做了,最后给他气得把面膜一撕……怎么了,那个梗让我妈说起来很好玩,最后我爸是怎么撕的面膜来着?”

她转向妈妈,“我爸是怎么撕的面膜来着,你学一下,我妈学得可逗了”。郑爽妈妈顺从地模仿了一下——一把把面膜从脸上撕下,愤愤然地掷到地上。

在整个采访里,她的母亲打断过我们一次。在郑爽回忆自己北影读书期间,系主任时常敲打这些学生们,“你们90后太自私了,因为你们有太多退路了,你们在电影学院学不好,你们可以选择找一个有钱的老公嫁了”,而郑爽心中嘀咕,“哇塞,老师为什么知道我们的心里是这样子想的”时,她的母亲提出来,“你们这个不要写”。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郑爽与妈妈

显而易见,这是快乐的一家人。郑爽处在这个家庭的核心位置上,如今她的父母随着她迁居了上海——她也曾试图与北京培养感情,以两天换一间酒店的方式,把北京“从一环住到了六环”,但还是失败了。她的母亲陪着她折腾,“我妈都烦死我了,我真的是属于每个酒店都会住两天,然后就走的,我妈本来是特别折腾不起的人。(但这种事)找别人陪又找不到。我说你真是一个伟大的妈妈。”

而作为东北人,一家人的概念有时候比三口之家要大——早前,拍《夏至未至》拍摄期间,因为姥姥生病,郑爽把姥姥从东北接到了上海治疗,随后,她又在剧组附近找了一套家庭公寓,在她的书里,她写到,“瞒着姥姥把兄弟姐妹还有姨妈舅舅们都接过来团聚,姥姥这才喜笑颜开地说心里踏实了。”如今她在上海买了房子,“姥姥给每个人都分好了房间,姨妈和姐姐们偶尔也会住过来”。

这是郑爽的情感方式:她比大多数人更多付出,更多奉献。同时,她需求的也更多,她在“我妈都烦死我”但仍然陪伴左右里,感受到了爱,感受到了“你真是一个伟大的妈妈”。

3、有着特别的吸粉技巧

那也是她和粉丝之间的关系。

我们问了郑爽这个问题,“为什么你签售的时候要素颜呢?为什么对‘真’这件事要求这么高?”

她的回答是,“因为你的感情很珍贵,很多时候大家习惯了不把自己的感情当回事情,我也受了这样的影响。后来我会觉得这是一个真理,大家一定要把自己的感觉当回事情,别人才会尊重你。但是往往这个社会上没有人告诉我们,自己很重要,自己的感受很重要,别人都在说,你重要什么?工作最重要。你再怎么怎么样,你还混什么呀混?大家把自己踩到脚底下,每个人都在这样做,就是变得自己感觉好像什么都不是很好,但又说不出来的感受。”

我们继续问她,“所以你会觉得,如果用不真实的自己去换到的粉丝的爱,也会是不真实的?”

“我会觉得没有意义呀。”

“你觉得只有拿真实的自己换回来的才是有意义的?”

“不是有意义”,她急切地回答,“而是我会觉得没有必要,第二天要醒过来的呀,就是这种。就是没有力量。”

我们所理解的,“第二天要醒过来的呀”的意思大约是一个人不能永久沉溺在梦里。梦没有力量。不真实没有力量。

说到底,在一个明星们主打人设的时代,郑爽最大的恐惧,不是得不到的恐惧,而是失去的恐惧。

因此,她拒绝拥有两个人格:一个人格面对工作,一个人格面对工作以外的人生。那是很多明星在当今这个时代所做的,比如杨幂,表示自己“已经戒掉了情绪”,她成为了“专业的明星”,每次面对公众形象都一丝不苟,每套穿搭就成了淘宝“爆款”,她工作努力,但不再为公众付出情绪,也不再轻易动怒。

但郑爽拒绝成为一个“专业化”的明星——她对自我的要求里,不包含“专业化”这件事。早年她是一个拒绝与张翰之外的男演员拍吻戏的女演员,后来,她开掉了自己的工作团队,以无遮无掩的个人身份处理一切事物,在粉丝面前,大段大段抒发自己的情绪。

然而另外一方面,这种“不专业化”也是她成功的原因。

一位郑爽的长期关注者向我们回忆了郑爽粉丝的发展史,“最早一批的粉丝肯定是从《流星雨》来的,那个时候她还有两批CP粉,一批是她和俞灏明的CP粉,一批是她和张翰的CP粉,最后当然和张翰的胜出了,但随着两个人分手,这群CP粉基本都倒向了她,成了她的纯粉。”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郑爽在《一起来看流星雨》中的两对CP

“其实她和杨洋拍《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时候,也发展出了一批CP粉,但这群CP粉,最后也成了郑爽的粉丝”。她不无困惑地表示,“总之,关于她的CP粉,最后总会提纯成她的粉丝。”

路人看流量明星的粉丝,通常觉得都是一些“邪教教徒”。而郑爽的粉丝,哪怕在这么多“邪教教徒”里,都是独树一帜的存在——忠诚得超乎寻常,感情浓烈得超乎寻常,战斗欲强烈得超乎寻常。

一句话可以概括——郑爽有着特别的吸粉技巧。

郑爽认为自己的核心魅力在于勇气,“勇敢的人并不多,有可能我是其中一个。很多时候不是说这些感受你没有,而是你没有勇气去承认而已。大家喜欢我,不是因为我很多的东西,而是因为我很勇敢的去把它说出来,或者是去把它用自己能拥有的一切去表现出来。所以有的时候,大家只是缺了这一口勇气,他们总希望有一个有勇气的人站出来说一句话吧,有可能我是那个人”。

她确实是“流量明星”里,有着独特勇气的那个——承认恋爱,承认整容,承认分手。她给予大众的,远超过其他流量明星所给予的,她提供了她恋爱的细节,她暴露了她的自卑感,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被不安全感扼住喉咙的人,所有情感公众号几乎都分析过她感情失败的原因。基本上,这些分析都大同小异,“她表面上放弃了工作、丧失了自己,全身心陪伴张翰,但对张翰来说,郑爽这种24小时的陪伴是对个人空间的侵占而且还很难摆脱。”“她在乎别人的看法,渴望他人的肯定,努力地去让别人开心,结果最后最不开心的就是自己。”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郑爽在《古剑奇谭》发布会上大方承认整容

而她想要得到的,也远远超过其他流量明星需要从粉丝那里获得的——她需要粉丝回报给她所认同的爱,而不仅仅是流量。她希望把自己的粉丝从微博等公众平台带走,带到自己开发的APP“雪糕”上,这样他们就可以共处在一个没有外来者的,只有纯粹的爱的乐园里。

然而她的粉丝表示,“你别傻了,我们离开了公众平台,公众平台就再也感受不到你的流量了,所以我们必须在”。所以,她的粉丝需要一边在“雪糕群”里和偶像维持“爱的互动”,一边又在公众平台上,继续履行“爱的付出”——也就是,她的粉丝需要一边满足她的需求,一方面,仍然只能继续做一个“流量粉”。

大约可以这么理解她为什么以素颜出席自己的签售——那是一种忠诚度检测:如果是真正的爱,那么对方必然能接受,且乐于接受不加修饰的自己。而建立在修饰后才产生的爱,是不真实的,于是也是不忠诚的、易流逝的,是郑爽需要主动提前找出来消灭的——这样才不会在被动失去的那一刻,感受到欺骗与伤害。

4. 像对待爱情一样对待粉丝

这般,如同恋爱关系一样的,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关系。

被卡波特形容为“飘忽不定到了病态地步”的梦露,说过一句广为流传的话,“我自私,缺乏耐心,没有安全感,我经常犯错,甚至野性难驯服,但如果你不能接受我最差的一面,那么你也不配拥有我最好的一面”——或许,郑爽也有类似感受。

郑爽一如既往地,不忌讳爱情这个话题。而她也的确是所有明星里,将感情里的自我情绪暴露在公众面前最多的一位。在书里,她反复剖析自己爱情得失:

“是我种下的恶果吗?是我不自觉地让一段感情变得沉重,让你想要放弃我吗?”

“我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他们的最爱,他们更在乎自己的事业、社会地位、名誉,爱情大概是排在很后面的东西吧。”

她也自我怀疑,“是不是爱情这场电影,我演得太投入,把自己都感动了——大概在我的世界里,只能在生活中演自己。”

这种在爱情上的诘问,或许从未离开过她片刻——哪怕她在上一个采访里刚刚表示,“爱情这一趴也算是体验过了,可以玩别的了”,然而在我们采访中,她又自己突兀地将话题转向了爱情。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郑爽在新书中讲述与胡彦斌的点点滴滴

那本是一个关于偶像与粉丝关系的提问,“被一小部分真正懂你的小众爱着,就是无论你怎样,他们都不舍不弃。和被不怎么了解你的大众爱着,但你需要做他们光鲜亮丽的偶像。这两者之间选择一个的话,你选择哪一个?”

然而她的回答却像是在说爱情,“前者是每个人都希望的一种状态,就是自己再怎么不好,得有人爱我。我觉得这是每个人都向往的,我当然希望它真实的发生。但是有的时候人都是互相的,我觉得女生很容易被感动,这个时候先被感动的话,就真的是会努力做到每一个地方。因为在我不好的时候,你相信了我,就会让我感动一辈子,我会一直就那么去做。因为女生都比较傻呀。真的,骗女生很容易的,骗骗女生不好吗?你就相信我一次不好吗?就算骗我说,你相信我,我就会真的做得很好的。”

她的语速越来越快,几近倾泻。

那对她来说,或许都是一样的——粉丝,爱人。

甚至,这是她所有与他人相处的模式。

在采访开始之初,我们看着对面的她,好奇地问,“我们知道你今天素颜,但你这个睫毛也太长了吧?”“我刷了一点睫毛膏。”她飞快地表示,“因为我想还是刷睫毛膏显得比较精神,我刷的是那种比较浅的颜色。因为我受不了那种特别黑的睫毛膏,因为会觉得跟我的眼睛颜色不太一样了。我可以给你看我的睫毛膏。”

她立刻起身去取了化妆包回来,拿给我们看——是burberry的。“据说是金色的,这个颜色看起来比较自然,亚洲人有的时候瞳仁的颜色,都是偏棕色一些——你们可以试试啊”,她将睫毛膏拧开递给我们。

我们最终并没有试用女明星的睫毛膏,以一个蹩脚的理由,“我不太会刷睫毛”。我们知道那是一个在努力释放善意的女明星,但一瞬间多让人不知所措啊。

后来,我们提到她为大家准备的麦当劳和星巴克,“你很习惯做这种照顾别人的事情吗?”我们问她,而她的朋友在一旁抢着替她回答了,“她就是一个男人!”

“男人的意思是?”

“男朋友都做不到她那样。她要约你出来,连车都会给你准备好,你必须坐她准备的车,不坐还不行。”

确实——我们来这个会所采访郑爽所搭乘的车,也是她准备的,并且她还负责将每一个记者送回酒店。

那是“最好的一面”的郑爽,她慷慨、认真、投入,远超礼节之上,也远超所需——以此来换取她所想要的爱的回报,她要的爱同样超乎于礼节之上——然而投桃报李并不适用于感情,谁能去确认对方想要得到桃?谁又能一定给得了李?

郑爽:不专业女明星的最好与最坏一面

明白了情爱的牡丹

郑爽最被大众喜欢的角色,是在《画璧》中饰演的小仙女牡丹——那部戏里她的光彩甚至超过了主演邓超孙俪。人们无法忘记的是那一刻——在被邓超饰演的书生拒绝后,牡丹转过身,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了画上。牡丹说,“我知道什么是情爱了”。那是一个小女孩真正认识人生的开始。

而郑爽,一直在她的原地。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qingyiye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