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小戏骨台前与幕后:小宝玉曾嫌角色娘 小宝钗长跑瘦3斤

划重点:

  1. 小宝玉起初很抗拒这个角色,觉得太娘了,要擦胭脂涂口红。 12岁的小宝钗为角色长跑一个月减肥,瘦了3斤。 十几个小演员的群戏,每人挨着练,一场排练相当于演了十几遍。

腾讯娱乐专稿 (文/小露 李栗 责编/红 子时)

曾拍出爆款剧小戏骨《白蛇传》的潘礼平最近被自己打脸了。

《白蛇传》之后,《红楼梦》(旧版 新版)成为观众长长心愿单中呼声最高的剧之一,但总导演潘礼平以“太晦涩、不够正能量,坚决不能拍”断然否定,即使是在一个团队刚成名,需要维护甚至讨好观众的时候。

但今年十一档,小戏骨版《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却突然出击,成为爆款。执行导演刘玉洁最懂潘礼平为何宁愿承认打脸,也要改口支持拍摄。“我也不算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应该是自己把自己的嘴巴抹平了”,潘礼平笑着说。

导演潘礼平在办公室

《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讲的是穷人刘姥姥被富人贾府相助,最后又出手相助没落贾府的故事。贫富是因果循环,富人要看得见、看得起穷人,这层市场之外的社会意义、教育意义,是潘礼平团队更追求、看重的。

在这部剧冷却下来时,我们也在冷静地思考那些十岁左右的孩子是如何成为“贾宝玉”们,小戏骨模式给参与者带来了什么,又将走向何方

选角波折:小宝玉觉得角色太娘 小黛玉觉得人物很作

这些小戏骨的故事轨迹似乎都是发乎兴趣,演戏后发现好玩,于是想继续尝试的过程。在接触中,我们发现小小年纪的他们对演戏这件事很确定——是自己有兴趣,而不是父母或他人有兴趣。

今年11岁的释小松,在剧中扮演贾宝玉,因为体弱多病4岁就被送到少林寺习武。当年他被一档想寻找一个可爱小和尚的电视节目发掘,而第一次接触荧幕时,他连代言人是什么意思都不懂,天真地以为是“给我拿着盐的人”。

贾宝玉薛宝钗剧照

当“宝玉” 释小松已经发现自己在演戏上的兴趣已有多年时,“宝钗”钟宝儿才碰触这个领域一年,还是因为一个现实且无奈的理由——北京户口。身为黑龙江人的她,临近上小学,在北京打工的父母想让孩子到身边团聚,但一般的学校都需要北京户口,不受限制的艺术类学校的附小成了宝钗唯一的选择。她也因此走进表演的培训课堂。但她很快发现自己的强烈兴趣。甚至获得第五届温哥华华语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

当这些小演员真正走进《红楼梦》,成为剧中人的时候,各自有着相同又不同的情绪。

贾宝玉剧照

演完贾宝玉后,11岁的释小松在坐姿上留下了“后遗症”,两腿成90度的坐下,膝盖之间稍留空隙,若是从前,以“练武之人”自居的他,一定是能靠着就靠着,二郎腿也是标配。

谈起演贾宝玉,释小松起初非常抗拒,“太娘了,要擦胭脂,脸上涂得白白的,还涂口红”。他一定会趁化妆师不注意把嘴巴上的口红擦掉。

刚开始忍着演的释小松直到跟其他小戏骨一起排练,才开始真正明白贾宝玉的性格。“我讨厌贾宝玉的性格,是因为他喜欢跟女生玩,还不够阳光。慢慢的,我发现他性子比较好,比如待人平等,一些身份比他低的人他都一个等级看待,我就喜欢上贾宝玉了”。

林黛玉进贾府

无独有偶,林黛玉的扮演者,10岁的周漾玥一开始也很抵触自己的角色,因为在她看来林黛玉太“多愁善感,怕别人嘲笑她”,自称是“黄蓉性格”的周漾玥无法接受。但经过慢慢研究,再次见到她的总导演潘礼平都不得不感叹,“那就是活脱脱一个林黛玉的样子啊”。

林黛玉哭戏有层次

12岁的钟宝儿饰演薛宝钗,而起初她最想演林黛玉,因为这个角色有起伏。试过两次戏后,她因“太胖了”被拒。于是一个跑两三圈就到极限的12岁女生开始了减肥之路。但因为还在长身体,不能操之过急,她和妈妈以一个月为限,之后不论结果如何都坦然接受。

宝钗扑蝶剧照

在北京的一公园里固定出现了这样的画面:钟宝儿妈妈在前面,拉着后面的女儿一起跑。一个看了好几天的老人终于忍不住,问到宝儿妈妈:“你们家孩子是不是有病呀?”“旁边的人看我们都很搞笑”,钟宝儿妈妈说。

最终,钟宝儿瘦了三斤。其实在减肥的开始阶段,她已被确定演薛宝钗。即使凭借薛宝钗,收获了无数好评,她仍然对出演林黛玉有自己的执着。林黛玉或者薛宝钗让她再选一遍,林黛玉仍然在前面。

宝钗黛玉

演完《红楼梦》的钟宝儿觉得自己好像开窍了,此前试戏都需要父母告诉她这里你得哭、那里你得笑。而此时钟宝儿已本能地知道该怎么去处理。

刘姥姥嬉游大观园

罗熙怡作为一个10岁的女孩,已经看蔡明潘长江的小品乐了好几年。没事还喜欢模仿他们的表演给爸妈看,演小老太太让她感到“很有趣”。她被定下来出演刘姥姥的过程,也是快速笃定,几乎是水到渠成

此前,《红楼梦》所有的小演员集体亮相,罗熙怡的画风与其他小伙伴明显不同。她佝偻着背、挤弄着眉,活脱脱一个刘姥姥。

剧组小演员们合照

罗熙怡第一次接触小戏骨是在《刘三姐》中担任一个群演,没有台词。她对妈妈说,“演戏还是挺热闹,我喜欢,还要去试一下”。

“第一回是群演,没有台词无所谓;这次刘姥姥是重要的角色,我就担心她演砸”,罗熙怡爸爸的担忧很快被对女儿的震惊取代,感叹 “她真的是有表演天赋啊”。在《红楼梦》里罗熙怡入戏非常快, “上一场刚哭完,妆哭花了补一补,导演再一喊开始,她还是眼泪唰的就下来了”。他都没反应过来。

打磨:不计周期和成本 一场戏排演十几遍

执行导演刘玉洁和红学会会长张庆善

执行导演刘玉洁的心情是复杂的,他曾参与了另一部小戏骨爆款剧《白蛇传》的执导,但《红楼梦》作为一部群像戏,难度更大,“演员真是太多了,得是之前拍过的剧的三倍。哪怕一个赵姨娘,虽然没几场戏,她都很难演”。

刘玉洁做过一个粗略地统计,“有名有姓有台词,常驻剧组”的小戏骨,在《红楼梦》上达到了30余人。

“排练,是小戏骨的秘笈”,总导演潘礼平说,“这是小戏骨跟其他剧组最大的不同,他们要考虑周期和成本,我们是不计周期和成本”。

小戏骨系列剧总导演潘礼平

《红楼梦》的排练时间最长,耗时两个月。这期间,整个剧组会先一段一段地排,再联排。联排过关后,整个成果会被摄像组拍下来,再根据影像资料找问题,进一步打磨。直到全部过关,剧组才会出发,到实地拍摄。

“薛宝钗” 钟宝儿的妈妈在过程里,真切的感受到了小戏骨剧组的不一样。“他们开拍前要排练,反复地排练”。若是十几个小演员的群戏,则一个一个地挨着练,每到一个人,大家就都陪着再演一遍。一场排练走下来,你相当于演了十几遍。

小戏骨拍摄间隙讨论剧本

在湖南卫视广电大楼小戏骨团队的办公室里,我们切实地感受了一把这样的排练。

办公桌挪开后的空地,就是小戏骨们的排练场。当时正在进行的是潘礼平团队之后要开拍的《包青天》。“秦香莲”跟“杀手”正在研究刀从哪侧刺入才不会出戏。“杀手”是《放开那三国》里的“曹操”,“秦香莲”是《红楼梦》里的“小探春”。

导演正在跟小戏骨讨论台词的语气,陈世美他爹一下子跑进来,“我发现我演的角色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你的词都记住了没有”,导演没接他的话,继续跟杀手对台词。

“你们跑不掉的!”“不行,应该带着情绪出来,你离着他们至少有二三十米远,要把声音放出来”。“你们跑不掉的,哇哈哈哈”,杀手自己加了一个猩猩的叫声。已然了解小戏骨套路的导演,放下剧本,“你先演完好吧?”

在小戏骨迟迟找不到感觉时,他也会亲自一遍一遍地演给他们看,启发他们。

在《红楼梦》里饰演刘姥姥的罗熙怡,在《包青天》里饰演陈世美母亲,她几乎是全场最省心的一个小戏骨,台词不磕碰,或抬手抚摸儿子,或者皱着脸说话,都像极了老人。

哭与笑:碰到哭戏会崩溃 一个笑拍50多条

林黛玉哭戏

《红楼梦》里小演员们哭戏抓到了很多人的心尖。“林黛玉” 周漾玥的同学很好奇她是怎么演的,“你是不是旁边放个大蒜或者点了眼药水?”

对于哭戏,小戏骨们总结了不少经验,“贾宝玉”释小松说:“很多人用的方法是想爸爸妈妈”。但这一招对他似乎不管用,他碰到哭戏依旧要疯,4岁就去少林寺学功夫,见不到爸妈的他早已哭习惯, “一说今天要拍哭戏了,我就要崩溃了,每天都这样”。于他,要找哭的冲动,只能认真的去想宝玉到底是怎么想的。

《白毛女》陶冰蓝忍受寒冷穿单衣拍摄冬天戏份

12岁的陶冰蓝在剧中饰演贾母,她说,“有时候甚至需要想象一下自己的亲人离世了”。

王熙凤眼波流转

与大多数的哭戏比起来, 10岁的郭飞歌却被王熙凤的“笑”牢牢地绊住。她有时候从电梯出来就哈哈哈笑一遍,进门再笑一遍。郭飞歌妈妈跟我们说,“有时候她会跟我说,今天要不先不回家了,回家怕影响别人,咱们先去学校的车库练一遍吧”。郭飞歌妈妈的手机里,因为内存不足已经删除了大部分练笑的视频,这些视频都被她一一发给导演,现在只剩下三四十个。

饶是这样,实拍时,“王熙凤”出场的那个笑,郭飞歌依旧拍了50多遍才过关。

心态:不要抱着做童星的梦来演小戏骨

荧幕上他们是小戏骨,但生活中却依旧是普通小学生

十月一日四点,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在湖南卫视播出,三点多“刘姥姥” 罗熙怡就从自己的房间奔向电视机,特意坐在距离电视更近的地面,还让家人不要打扰她。但因为电视上只播两集,罗熙怡和家人还特意在腾讯视频的网站上充了会员,一口气把剩下的全部看完。

同一天的新疆,“贾宝玉”释小松的家中为了庆祝电视剧播出还专门开了一场家庭聚会。当荧幕上播放贾宝玉初见林妹妹的剧情时,“他立即给我们讲这场戏的拍摄情形,拍了好久,光排练了就演了好多遍”,表哥向我们回忆起释小松当天的反应。

宝玉黛玉读书剧照

国庆结束后,剧火了,小戏骨们也火了,他们上了热搜,拥有了官方后援会。

小戏骨们成了学校里的焦点人物。喜欢演戏的“贾宝玉”释小松,听到老师们在办公室谈论“小戏骨《红楼梦》演得蛮好的”,然后立马就看到自己的数学老师插话,“‘贾宝玉’就是我们学校的”。他有点开心,并把这一段回去学给家人听。表哥从释小松的话中感受到了他的成就感。

同学们跟释小松交流的方式里也不时夹杂着一些剧里的台词“宝二爷你来了啊”,释小松笑着回:“嗯,来了”。一下课,一大波同学就围上来要签名。

王熙凤定妆照

“王熙凤” 郭飞歌回到学校,闺蜜悄悄地把她拉到没人的地方,“飞歌,你给我签个名吧,好吗?”

但小戏骨们只是把“被要签名”当作是一件好玩的事,并没有适应其中,因为老师很快会把班上的涟漪抹平。

这些看似与童星成长相挂钩的反应,倒是没有迷惑住小戏骨与父母的心。

“王熙凤” 郭飞歌的妈妈直言不讳地说,“我们没有什么变化,本来我们对孩子去演戏,也没有太高的要求”。郭飞歌俏皮地吐槽,“自从演了王熙凤之后,找我演的全都是女主人啊,老婆啊,老板,都是有钱的”。

杨博涵今年13岁,在《红楼梦》中扮演贾政,他的爸爸以“博涵现在学习紧张,没有时间”直接谢绝了采访。在学习与拍戏的平衡中,爸爸为孩子强势地充当起了保护伞和决策者。

孩子们在拍摄间隙读书

大多时候,家长们会给孩子打预防针,“你不要骄傲,要有真才实学”。潘礼平也会给家长打预防针,“不要抱着做童星的梦来演小戏骨”。

少数时候,小戏骨会反过来劝家长。“刘姥姥” 罗熙怡的爸爸有时会自豪地给朋友介绍女儿拍戏有多牛,罗熙怡就会跟妈妈说,“我觉得爸爸有一点骄傲,这个根本没什么”。让一旁的爸爸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整个采访下来,我们感到这些参与了《红楼梦》的小演员,似乎比同龄人更早地拥有主见、懂得表达自己,他们明白参加小戏骨是出于兴趣,学习依旧是主业,必须努力保持成绩不下降。

他们比其他人更早地找到自己的兴趣,从这一点来说他们是幸运的。认真地为兴趣去努力,不管半路追丢了或者决定改道,他们反射出来的成长状态,看起来都是积极的。

后记:

湖南卫视2018年的招商会上,《小戏骨》被高调宣布放在卫视周四档播出。和王牌栏目《真正男子汉》、《歌手》等同时段。

这个消息让潘礼平整个团队很兴奋。因为之前的口碑,他们开始接触到了一系列大平台的订购合作机会。现在制作一部剧的经费从几百万宽裕到上千万。关于团队模式和经费规模,潘礼平总是三言两语就能叙述完。然后笑着表达惭愧,“这方面是要加强”。

说到如何备戏,如何拍出够品质的作品,他却能滔滔不绝。他要求团队、家长,在小戏骨拍摄期间,给小演员营造他/她就是角色本人的氛围。

与经济效益比起来,更看重社会意义、教育意义。这或许就是他们能做出《白蛇传》、《红楼梦》的原因。而接下来他们又将翻拍《包青天》、《水浒传》(观剧)《武林外传》。

>>>点击进入腾讯视频,观看《小戏骨红楼梦刘姥姥进大观园》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qingyiye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