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粉丝应援新途径:修信号塔办音乐会,追星追出联合国大奖

划重点

  1.   粉丝中负责自媒体队伍堪比正规杂志社,获联合国大奖。
  2.   粉丝今年为他做了至少88项应援,其中包括39项公益应援。
  3.   小汤圆觉得有些钱不是不能花,但更愿意花在实处。

腾讯娱乐专稿(文/小西 责编/红)

这个时代,永远不缺乏少年偶像,王源便是其中之一。

自13岁以TFBOYS组合成员身份出道至今,短短4年间,他已从小众群体的偶像蜕变为公众视野中的超级巨星——微博有超过3000万的粉丝、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2017年全球30位最具影响力的青少年、受邀参加联合国青年论坛并作为代表发言、出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青年教育使者,号召国人关注偏远地区教育问题。近日,他还登上了《时尚芭莎》12月正刊双封面,并随刊附上自己的新EP《Sleep》,杂志一经上线,16万册只用了8秒钟就宣告售罄,付款金额高达480万元……

而交出以上这份傲人成绩单的时候,王源还不足17岁。虽然尚未成年,但他已懂得利用自身的号召力,影响并改善周围的世界。

小汤圆捐建了一座信号塔

11月8日,王源在微博上低调地发了一组照片,这一天是他17岁的生日。面对镜头,他大口享用着一款可爱的卡通蛋糕,并许下愿望“新的一岁会好好学习充实自己”。偶像之外,一个普通男孩子的踏实、诚恳跃然浮现。

当然,和王源一起蜕变的还有他的粉丝小汤圆(王源粉丝昵称)和他们为偶像准备的应援活动上。在王源这个独一无二的17岁,据网上的统计,粉丝为他做了88项应援,包括39项公益应援、38项传统应援、8项媒体应援以及3项特殊应援。因为王源去年的一句话“希望粉丝们不要花那么多钱做应援”,小汤圆们便将所有的应援活动调转方向,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专攻起公益活动。应援目的从偶像受益转变为公众受益再反哺到偶像受益,这一点在今年的生日应援上尤为明显。就像粉丝们曾经表达出的立场,如果王源还不能认识这个世界,我们就让这个世界先认识王源。腾讯娱乐近距离接触并采访了这些粉丝,一探这些重要而温暖的改变幕后还藏着哪些故事。

修信号塔,开音乐会,应援偶像全以公益之名

10月31日,在北京通州区,一座可存留长达20年的信号塔正式宣布施工,这座信号塔被命名为“王源信号站”。建成后,蒋辛庄村、台湖公园、外郎营村等将全面覆盖4G网络,其中还包括了一所小学两所幼儿园。

这是王源的粉丝为他做的17岁生日应援。建造这一座信号塔的灵感,来自于今年7月,王源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青年教育使者”身份出席新乡村校长论坛时说过的一句话:“改善乡村教育,不能没有网络”。

小汤圆捐建了一座信号塔

我们从有关部门侧面了解到,建造一座信号塔的成本也是极高的,一年运维费用也非常可观,但它让那一片地方的孩子,有了4G信号,可以上网了,“他们可以真正地去看世界去了解世界”。

粉丝让王源的一句话变成了一座塔,变成了现实。

时间转到上周五(11月3日),北京传奇剧场迎来了一批特殊的观众,他们是来自某特殊教育中心的自闭症儿童,他们会在这里免费看一场公益音乐会,这是王源的个人应援站——王源星源站组织的。

公益音乐会应援

演出一共有八首乐曲,两首是由王源的原创歌曲改编。期间几位自闭症儿童的致谢音频在现场响起,当听到他们磕磕巴巴地说出“爸爸、妈妈,我爱你们”这几个字时,台下的家长和老师哭红了双眼,这是家长们第一次听到孩子说“我爱你”,要知道这些孩子,很少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当薇薇(化名)看到眼前这一幕时,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因为她已经被如何给王源做17岁生日应援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

作为在星源站工作了多年的粉丝,也是这场演出的主要操盘手,薇薇说:“现在捐钱捐物的公益其实不少,可是如果想唤起更多的人对弱势群体的不歧视不拒绝,可能需要一些更特别的方式。”

公益音乐会

这次音乐会从写方案到找场地找乐团,直到演出落地,只用了短短几个礼拜,费用全部自掏腰包,“我们和北京微笑彩虹恩加小羊特殊教育中心的老师沟通后,他们非常感兴趣,他们说音乐治疗本身在特殊教育领域就有重大推广意义。所以我们更下定了决心,紧接着联系乐团,联系腾讯视频直播平台,联系剧场,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薇薇表示,这一切都是深受榜样的影响,“王源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青年教育使者,最近又创建了源公益专项基金,给环卫工人捐过款,走访过乡村小学,帮助西藏地区200位白内障老人重见光明等等。他一直和粉丝们说希望粉丝和他一起帮助更多的人。”

灯光秀

当然今年也保留了往年的常规应援项目,LED屏循环播放王源生日应援片,各种交通工具铺天盖地无死角占领,酷炫的灯光秀……但是几乎所有应援项目都加入了“源公益专项基金”的元素,这是王源以个人身份成立的公益项目。还有粉丝定制的王源华夏主题飞机,11月8日起,从重庆起航飞往五湖四海,时间长达3个月。

定制飞机

小汤圆们觉得钱不是不能花,但更愿意把钱花在实处。于是今年除了建信号塔、办音乐会,粉丝包下了多伦多市中心的登打士广场,如果网友拍照片分享,带上话题,他们便捐赠午餐;制作了4万个“王源说”主题公益纸箱,投放淘宝、京东、当当三家电商平台,这个创意也惊艳到了许多业内人士;向广西昭平县三所小学捐赠了1500余本图书;联合支付宝向粉丝发布公益红包,粉丝每使用一次红包,就会捐出一定金额的善款……有粉丝笑说:“可能明年就要开始修桥铺路了。”

帮残扶弱捐物资 小汤圆成了民间公益组织

在粉丝圈子里,流行着这么一句话“饭随偶像”,意思是指什么样的偶像就会有什么样的粉丝。王源的公众形象都是阳光、乐观、热心公益。大部分小汤圆也自觉做到乖巧、善良。有人用“佛系追星”来形容他们。

王源说“粉丝们不要花钱去做应援了,因为大家赚钱都不容易,多多做做公益”,世界各地的粉丝便以王源之名做公益,捐助现金、食品、衣服、图书、学习用品等,帮助学生、聋儿、老人等不同群体。甚至有人说最近几年小汤圆成为了民间公益组织。

网上统计的王源生日应援项目

网上统计的王源生日应援项目

“源泉公益站”负责人花花两年前还是一名散粉,她曾联合某网站发起了体育用品捐赠活动,以王源之名送给重庆开县贫困儿童当新年礼物。短短10天,就募集了价值17万元的体育用品。这次活动让她不禁在思考,如何让传统公益项目在粉丝群体这个特殊的土壤里开花结果,于是花花便有了创办公益站的想法。

网上统计的王源生日应援项目

如今,“源泉公益站”有5个核心成员还有近百个分散在各地的志愿者,年龄在16岁至35岁不等。“我们是王源的粉丝,公益是我们爱他的方式。”花花说,“比如说你跟我妈说,王源演过什么《爵迹》,我妈都不知道《爵迹》是什么。但是如果我告诉他王源给什么小学捐过什么东西,那我妈就会认可他,既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得到我们父母的认可,那运用到路人身上也可以。”他还开玩笑地说,甚至粉丝之间掐架了,还能拿公益缓和气氛。

王源参与韩红的公益项目

去年11月24日早上王源转发了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微博,微博发出后短短几小时,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官网就收到了大量来自王源粉丝的捐款,第二天统计出的长达555名捐款人中,仅有29位非王源粉丝。

“做公益也怕被秒捐”、“项目刚上线就捐了,上次错过这次还好赶上了”、“手速很重要!手速很重要!手速很重要!”网友担心额度太快被捐满,自己参与不上。

源小源的一天

没过多久,王源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漫画作品《源小源的一天》,他在阐述这幅作品时说:“我设想到了2030年,教育将是平等、无歧视的,任何人,无论性别、肤色和国籍都有公平的机会接受教育,获取优质的教育资源。”这幅漫画上线不久,就带来了415万转发。王源凭借该作品参加了联合国中国“畅想2030”青少年线上活动。

一名联合国的工作人员透露,因为王源的参与,联合国“畅想2030”活动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作品提交数量迅猛上升。

王源在联合国畅想2030活动闭幕式上

今年2月,王源现身联合国经社理事会青年论坛,并使用英文进行了两分钟演讲,关注的议题正是“优质教育”。第二天他发微博表示:“感谢联合国中国给我这次发言的机会,准备了很久希望没让大家失望。很紧张很激动,也很开心可以代表中国青年,让世界听到我们的声音”。该微博带来了超过810万人的关注转发和57万人点赞。

这样的传播效果,让联合国驻华的工作人员感觉“选对了人”。“至少现在王源的粉丝们都愿意去了解什么是SDGs(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指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工作人员说。小汤圆觉得“王源已经成为联合国青年教育使者,自己也要为他,一起关注世界。”他们也曾做过名头和噱头比较大的应援,比如时代广场LED屏幕,但现在他们觉得在名头和噱头上砸钱是没有止境和没有必要的,“王源在长大,我们也在长大,要做更多落地的事情。”

百人自媒体队伍堪比杂志社 追星追出联合国大奖

网上曾流传这样一个段子——招人就招追星族,因为他们一个顶很多个,是名副其实的全能运营,每个成员不但技能满点,而且背后还有着过硬资源,有些甚至还有不俗的财力。

丝丝(化名)是《王源PRINCE周刊》的成员,他们也参加了王源号召的联合国畅想2030的活动,他们一段关于畅想2030的路人采访视频,最终成为联合国十七个获奖作品之一。

这本小汤圆为王源制作的粉丝杂志,成员接近一百人,人数不亚于一本正规杂志。虽然人多,但是分工明确,选题、采编、撰写、设计、绘制、校对,后期的多平台同步推广等等都有专人负责。他们每周定期在微博上发布,图文并茂占满九宫格。不仅有线上刊物,还有专业的视频播报。联合国视频、乡村图书馆的公益视频,都是周刊的小园丁视频组播报完成的。

粉丝为王源办的杂志

“我们采编团队比较忙,每周六都会开QQ会议,时间差不多是一个半小时,周刊一共9页,每页我们都要先准备6个左右选题,然后再从这些选题中讨论出最终要做的内容。我们有三个负责人统筹这些选题,每次开会的时候大家都很认真,从来不会刷屏闲聊,如果出现意见不统一的现象,就少数服从多数。”每周开会,基本上有20-30人同时在线。

《王源PRINCE周刊》甚至会在每一段时间组织培训班去学习,请领域内的知名老师进行线上公开课教学。

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推广,除了微博和公众号,还会做一些定期的杂志投放,自己会把杂志买回来,再出资印一些单页,然后把这个单页放进去,再把杂志发给别人。

hello roy做的地铁应援

今年他们做的地铁应援,从11月8日这天起,北京地铁1号线+2号线,共计26个站点、171套媒体终端,全天240次滚动播出王源公益演讲的应援,即使在有一些人脉和渠道的情况下,成本也高达六位数。

丝丝表示,这部分资金全部由周刊内部成员自己消化,不会有对外向其他粉丝征求资金的情况。据悉,周刊里的大多数成员都是上班党,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周刊偶尔还会和品牌合作,得到一定的资源或资金支持,“比如我们让粉丝们转发微博时带一些指定的话题”,而这部分资源则全部会用于应援工作。

王源粉丝后援会的线下负责人苏珊(化名)告诉记者,后援会的工作人员遍布全国近三十个地区,每个地区只有三到四个管理者,每次线下小则几十,多则几百人的活动,都由这三、四个人完成,可见每个人的组织能力都很强大。

AR高科技应援

“源泉公益站”的花花告诉记者,今年自己还为王源生日准备了一个APP,用AR+3D的技术,让你在网络的世界里与王源面对面庆祝生日,看到一段3D的王源关于优质教育的宣讲。这个项目耗时3个月,现阶段,3D和AR的市场成本还是比较高的。

后记:

很多小汤圆都表示自己伴着王源长大,都从追星这件事上获得了成长。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看待世界的方式,对他们而言,有些事情不光是为王源做,也是为自己做,但因为有了王源这个载体,甚至做了一些以前不敢去做的事情。

也许在路人的眼里,会觉得这种投入大量时间、金钱、精力,动辄就刷新xx纪录的应援,是一种不理智、狂热、甚至脑残。但通过采访,我们发现如今的粉丝,他们其实彬彬有礼,各自把自己的现实生活打理得很好,有自己的事情在忙,甚至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只不过他们比路人多了一重粉丝的身份,也因为这个身份,他们对应援方式有着系统深入研究,不断提高着自己的策划力组织力和执行力,而他们对偶像的这份执着也是让人动容的。

我们看到的那些极端狂热案例,在整个粉丝群体中,其实微乎其微。人们觉得应援太过夸张,也许也是源于偏见。其实,他们大多数人和你一样,都过着平常人的生活,他们根据自身的条件,为偶像付出金钱、精力、时间,无非是因为我热爱、我有能力,所以我这么做 。

如今明星,作为粉丝信仰一般的存在,很大程度上,给他们传递着正面力量,正如《追光者》里面唱的“多么渺小一个我,因为你有梦可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ara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