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贵圈|李代沫吸毒后首次自白:做错事就要承受

划重点

  1. 很长一段时间是不知所措的,觉得不要那么多人再关注我,还挺好的。
  2. 我没有去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有的东西大家看到眼里的不一定是真的。
  3. 没有不公平,因为你毕竟做错事,你就要承受这些。

李代沫吸毒后独家接受腾讯娱乐采访

腾讯娱乐专稿(文/小西 责编/小文)

采访结束后,李代沫起身长舒一口气,他边整理衣服,边问工作人员,“你看,我这后背是不是湿了?”一个小时的对话,他竟出了一身汗,而当天北京的温度是零下3度。

这是李代沫近三年以来唯一接受的一次采访,为此他足足紧张了四五天,因为他要翻开那些被封存的回忆。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最终还是决定说且只说这一次,因为害怕回忆。而上一次揭开这些伤疤,是在他录新专辑《你来,我在》时。

2014年3月18日,李代沫卷入吸毒事件,被警方带走调查。4月16日,朝阳检察院宣布李代沫被批捕。5月27日,李代沫对犯案事实供认不讳,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罚金人民币二千元。自此,这个因《中国好声音》一夜走红的歌手便消失在大众视线中。戴着口罩,眼中含着泪,在三里屯派出所门口被押上警车,是他留给公众最后的画面。

2014年3月18日李代沫戴手铐押解至朝阳分局

2017年11月19日,我们再见到已经在公众面前消失了1090天的李代沫。这一天,他一样也戴着口罩,遮住了四分之三的脸,加上压得很低的鸭舌帽。他打扮成这样并不是因为自己是明星,而是因为“出事”之后的自卑和不想见人。可身高187cm的大个儿令他在人群中很扎眼,走在街上他总能用余光感受到旁人的目光,或是窃窃私语,这始终让他不安。

采访中,李代沫始终用“那件事”代指吸毒,说了近十次“忘记”,这三年来,他做的最多的事也是“忘记”。忘记尚且不易,更何况痊愈,对于李代沫而言,自己离开的那一天,“那件事”才可以痊愈,而在这段路上,这段无法抹去的印记,李代沫选择不去回忆。

这个普通的音乐专业学生,因为一场选秀走红,他的人生经历本应该传导给人们的励志能量,却因毒品失去了光泽,还打上“劣迹艺人”的标签。出狱后的一段时间,他有过复出的举动,发行过专辑,上过开屏封面……但最终都没有砸出大声响,而今距离他出狱已经快满3年,这个当初前途尚好的年轻人在急刹车前后都经历了什么,这个29岁没有偶像外表的大龄青年,要怎样为自己的失足买单,光靠努力是否足够翻盘,他对我们一一道来。

出狱后的自卑:不敢出门 遇到指指点点只能逃避

问起“那件事”,无论是李代沫还是他的家人、工作人员都不愿意多谈。谈到“那件事”时,李代沫的眼里似乎总有泪在转,而且会时不时看着地。

2014年12月18日,李代沫出狱。有着“劣迹艺人”标签的他要不要继续生活在聚光灯下,如何回到正轨,新人辈出的娱乐圈又要怎么去适应?这是他需要面对的问题,但在2015年他还无力思考这些,这一年他花了近一整年的时间去闭门思过,多数日子里是日夜颠倒昏天暗地的状态。

“很长一段时间自己是低落的,是不知所措的,觉得不要那么多人再关注我,还挺好的。”李代沫告诉我们,有一段时间他屏蔽掉了微博等社交类的产品。

李代沫在妈妈生日时发的微博

2015年,李代沫一共只发了8条微博,2条为自己打歌,1条为吴莫愁打歌,剩下的5条分别是在自己生日、父亲节、妈妈生日、中秋节和那英生日的时候。这还不及他吸毒被捕前一个月的发博量。

那段时间李代沫不敢出门,“哪怕偶尔出一趟门,也是想别人别看见我,别看见我……但是自己又是这么一个大个子,你可能走出去,别人都会瞄你一眼;不习惯跟别人对视,因为怕别人读懂我眼里的害怕或者是懦弱、自卑什么的。”在说这段话时,李代沫重复了很多遍“别看见自己别看见自己”。但还是会遇到一些指指点点和不好的话,“当时选择逃避,但是肯定不能去解释,或者是攻击,或者是反击之类的”,他说。

腾讯娱乐:那有过情绪失控的时候,比如说崩溃,会痛哭之类的吗?

李代沫:当然,一开始的时候会有,越想越不舒服,心里越不能释怀。

腾讯娱乐:你当时想的是很愤怒不公平吗?还是会想什么呢?

李代沫:没有不公平,因为你毕竟做错事,你就要承受这些。你总要给自己,给别人一个说法,所以这没有什么不公平,这很公平,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在自我封闭的过程中,李代沫经历着崩溃、痛哭、昏睡、自责、后悔和情绪失控,但他没有选择去看心理医生。他尝试过很多办法去抹去那些不好的记忆,但最有效的一种方法就是写作。

“我花了一段时间写了10万字的东西,用这种方式,我抒发出来了,然后把它放在另一个地方,我给了它一个小角落,让它在我心里放着,写完自己也不想再去翻开看了。”

李代沫和妈妈及姥姥

失去舞台的李代沫也失去了不少朋友,“大家觉得跟我有太多的联系就会招黑,我非常理解,所以尊重他们的选择。”李代沫也看清了什么是朋友,“依然留在你身边,给你鼓励的,给你正能量的人才是朋友。让我心寒的人,既然你已经走了,我已经心过,就不想再回忆起你了。”

出事的这三年来,父母成了李代沫唯一的精神支柱。

出事之后,家人并没有对李代沫有过多的责备,不会主动提起那件事。那段时间,父母放下手中的事情,来到北京陪他,李代沫说:“(父母)可能怕我出什么事儿”。

李代沫晒出爸爸年轻时候的照片

李代沫的爸爸是运动员出身,不善言辞,但会为他做很多事情,尤其在2014年一整年。“爸爸一直处于一个到处奔波、想办法的阶段”李代沫说。2014年底,李代沫出狱,在监狱中的李代沫不知道爸爸为自己做了多少事,但看见爸爸的第一眼发现他头发都白了,“这是我爸?”他心里发出如此感慨,“看到我爸那个形象,我就知道他肯定为我做了很多”。

在妈妈眼里,自己的孩子永远是最好的,就算是吸毒涉险的李代沫。

李代沫出狱后首次现身

李代沫出狱后首次出现在新闻中,是在2014年12月29日的首都机场,当天李代沫穿着黄色棉袄,帽子口罩加眼镜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当时一到机场,刚下出租车就有很多人拿着各种相机拍,牵着妈妈手的李代沫一直低着头,因为他不想让别人太关注自己的表情和一些动作,但妈妈拽了他一下,“她说儿子抬头微笑”,李代沫回忆起来有些哽咽,“就说了那么一句话,这是我妈给我最大的能量,等过了安检,没人的时候我妈浑身都在抖,颤抖。”

“第二天的新闻导向都很正向,都是在写我微笑,并没有攻击我。”李代沫认为,妈妈真的很“神奇”,给了他最大的能量,自己为什么不能抬起头来走路。

2015年1月3日,李代沫和妈妈再次现身机场

15年底,李代沫觉得“要去面对很多人了”,把自己关在屋里近一整年的他终于有勇气走出家门。

他联系上之前的教练,开始健身。为了解压也是为了重新找回自信,虽然在外表这件事上,李代沫一直没有自信过。

他还用另一种外界刺激的方式让自己重获新生。

李代沫健身和腿上的纹身

“《好声音》第二季有一个女孩叫毕夏,跟我关系挺好。我说我想在身上纹个图,让这件事在身上有个记忆,于是她就帮我介绍了一个纹身师。”李代沫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左小腿,“这里原来纹了一个魔鬼字符,后来纹身师帮我改成了向阳花。”那朵向阳花几乎覆盖了李代沫的整条左腿,“就好像地狱里开出一朵向阳花一样,我要朝着阳光继续发展。”李代沫这样解释纹身的寓意。

走红时的失足:很多机会 但压力真的承受不起

“事情发生后,他对自己的前途感到非常迷茫,因为当歌手做艺人不是一个人想干就能干的,也要有老板的支持。”经纪人敏华回忆说,当时的李代沫对演艺事业感到迷茫和不知所措。

事实上,迷茫始终伴随着李代沫,即便在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时期。

李代沫参加好声音

在参加好声音之前,李代沫上大学时已参加过很多大大小小的比赛。为了找工作和大家在外表上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他从一个300斤的胖子减到了160斤。

2012年,本是来北京找工作的李代沫,顺便参加了第一季《中国好声音》。结果在盲选第一场中,他凭借一首《我的歌声里》赢得两位导师转身,他成为了刘欢的学员,虽然没有进入四强,但他的关注度,不亚于四强中任何一个学员。

李代沫签约

他成为当时最有商业价值的学员,比赛尚未结束,出场费已高达15万元,赛后,飙升到35万元。他是所有学员中第一个签约唱片公司的人,2013年初就发行了首张专辑《我的歌声里》,尽管全是翻唱,但歌迷依旧买账,全国各地商演接到手软。

一夜爆红之后,成名在望之前,李代沫必须承受这个过程里的酸甜苦辣。

李代沫在徐州签唱

人气最旺的时候,他不知所措到甚至没功夫去有野心,“那时候不懂,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到底要什么。有工作来就接受,今天在这儿,明天在那儿,把自己做好就行了,没有想那么多。”忙的时候一天两三个城市,有时候第二天早上起床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住酒店,房间的床只翻开一半,另一半都是干净整洁的。现在回忆起那段日子,李代沫都觉得年轻时候很疯狂。

走红前,李代沫一两天刮一次头,走红后每天都要刮。“有时候四五点起来赶飞机,迷迷糊糊刮头发,一睁眼睛,半边脸都是血,已经刮破了,上台头上不能有疤,就直接拿粉底盖。”

李代沫与小S蔡康永合影

不仅商演跑到腿断,公司还为李代沫安排了各种通告,去《康熙来了》(视频)当嘉宾,在金鸡百花电影节开幕式上和谢霆锋同台,甚至为他量身定制电影《中国好声音之为你转身》,让他饰演男一号。

突如其来的名与利让李代沫兴奋又紧张,娱乐圈给他带来机会的同时,也带来各种争议和压力。李代沫一方面觉得自己幸运,一方面觉得太多东西压得自己喘不过气。“压力真的很大,有一些东西不是你能左右的,不是自己能去规划的,人心就那么大,装不下那么多东西。有时候觉得,很多机会给你了,你是幸运的,但这么多东西压在你身上,自己真的承受不过来,觉得时间不够用。”

在这段高曝光和高压的时期,李代沫接触到毒品了。

李代沫吸毒被捕现场

2012年底,好声音刚刚结束半年,李代沫通过朋友接触到毒品,那个朋友拿着一袋东西去找他,“他说这个东西好,工作忙起来能让我精神,我就碰了。”对于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李代沫表示:“当时不太明白是什么,不过隐约知道应该是类似毒品的东西。”

由此,李代沫进入“一个特别的圈子”,圈子里很多人都吸食冰毒,李代沫也开始吸毒,但他说,参加选秀节目蹿红后,演出和工作都变了,也因此疏远了这个圈子,也就是戒掉了一段时间。

除了压力,各类争议一直缠绕着他。那段时间,“不管是好的、对的、真的、假的,都安在我身上”他说,“有时候连跳楼的心都有”。2014年春节前,李代沫在工作和生活上接连遭遇挫折,能成功控制自己体重的他没能跨过这些压力,什么都不顺遂的他又想起那个特别圈子里的朋友,并再次和他们取得联系,“那之后就又玩了两回。”

李代沫在法庭上

而当我们继续追问吸毒当天和吸毒庭审的情况时,李代沫欲言又止,“有的东西大家看到眼里的不一定是真的,我没有必要去解释这些东西,也没有必要去说我当时怎么怎么样”,当时很自责的他觉得也没有去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腾讯娱乐:你觉得大家对你有什么误解吗?

李代沫:不觉得你好的人,他们会一直误解你,那我不在意这些人,我只在意我在意的人。

腾讯娱乐:你觉得当时其实大家对你是有一些误解的?

李代沫:他们觉得对就是对的。

“人看到的一切都是片面的,不可能都去一一解释”。李代沫的宣传VIVI也和他保持一样的口径。

“现在想想,觉得以前特别傻瓜,只能让以后的自己不傻。”回忆起曾经迷失和迷茫的的自己,李代沫深知以前是回不去的。

重回起跑线:生活清闲 没有发布会没有通告

对于久违的舞台,李代沫既期待又平静,“如果有一个机会,或者是重新出发,我会珍惜。”但要想重新出发,也必须接受冰冷现实。

李代沫近几年的百度指数

在2014年之后,李代沫的百度指数一直贴地而行,在2015年的感恩节当天,李代沫发布一首名叫《谢谢你》的单曲,此后他一直以单曲的形式试探着复出之路,但回响甚微。在百度搜索中,我们将时间段限定在2015-2017年,带有李代沫名字的新闻也只有2页而已。

今年10月李代沫终于发行一张完整的唱片——《你来,我在》,录制唱片的这大半年,对他来说又是一次“备受折磨”的过程,踏进久违的录音棚,他的第一反应是害怕。“这张专辑好多首歌都让我崩溃过,流泪是很平常的事。”那些不堪的记忆又一次涌上心头。

令李代沫印象最深的是《随遇而安》这首歌,“当时我在台北,进棚录之前,我跟我妈视频,看着我妈再录,就录出很多东西,头两句情绪就不能控制了,特别想家。”在录制主打歌《你来我在》的时候,录到李代沫在里面流泪,制作人在外面流泪。

李代沫新专辑封面

明年,88年的李代沫即将步入30岁的门槛,李代沫以带给人们情不自禁的惊喜出场,却以吸毒的形象悄悄地在舞台上消失。他自己也没有做过多打算,“明年30岁,只能说自己算是开始长大,还给自己留点后路吧,唱我想唱的,大家能听到他们想听的,做好一个歌手,做好我自己就好了。”

虽然李代沫的愿望看似很简单,但事实上“吸毒艺人”的标签,接二连三对劣迹艺人的禁令,新人辈出的娱乐圈,加上唱片行业的不景气,李代沫作为一个犯过错的人,虽然在不断努力重新来过,但大众是否会买帐,这个我们暂时无法给出定论。

一位演出商告诉腾讯娱乐:“现在政策很紧,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对于新唱片的宣传,公司也格外低调,没有发布会,甚至连一个通告也没安排。尽管这样清闲的生活是不得已的,但李代沫的父母却觉得,“做个普通人挺好,不需要在闪光灯下被大家注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araliu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