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薛之谦拒绝再做综艺咖,与李雨桐的往事不要再提

腾讯娱乐讯(文/小西、视频/王栋)昨天(28日),沉默近三个月的薛之谦终于直面媒体,发布新专辑的同时接受腾讯娱乐独家专访,这也是风波过后薛之谦的首次专访。

面对久违的镜头,薛之谦显得有些不自信,采访之前他小心翼翼地整理着衣服,嘴里嘟哝着,“最近都胖得没人形了”。事实上,没人知道薛之谦是如何度过这两个多月的“瓶颈期”,直到今天,他也没有给那场风波画上公众所满意的句号。而是用一张叫“渡”的音乐专辑表明自己的存在。而在过去的一天,他依然霸占了各大娱乐版头条,新歌打榜的成绩也很傲人,他依然是现象级的娱乐人物。

“如果非要在音乐和综艺选择,如果说综艺影响到音乐的创作时间,我会选择拿掉综艺,坚持音乐。”薛之谦面对这种二选一的问题时显得并不慌张和纠结。二十分钟的对话里,工作人员提前帮他过滤了一切感情问题,薛之谦谈的最多的就是音乐。不过,尽管采访不让问,但这张充满苦情色彩的新专辑《渡》,却处处体现了他最近的人生感悟,他开玩笑说,自己真的是用“血”在写歌。

“有人在妥协,有人拼命在狡辩”、“人设太可怜,希望你谅解”、“别让别人笑话你的遭遇,别坦白,别让故事精彩”......这些伤感、悲情的歌词比他的微博更有力,更能反映出他内心的真实感受。

“渡人渡己,从一个彼岸到另外一个彼岸”,薛之谦这样解释专辑名,也许他迫切希望“渡”过的不是舆论给他的巨大压力,而是通过他的选择再一次为自己赢得一个发展的空间。

“不会写开心的歌,我的内心世界很深沉”

腾讯娱乐:这张专辑名为《渡》,想通过这首歌表达什么样的情绪呢,有什么特殊含义?

薛之谦:《渡》是因为我喜欢坐船呗,坐船好舒服,开玩笑。渡的意思就是渡人、渡己,就像我们从一个岸到另外一个彼岸的样子,就是像换一种生活方式的这种感觉。

腾讯娱乐:你认为自己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么?

薛之谦:不是,其实这首歌是在上半年的时候就已经写完,就是外国的一首氛围音乐,当我听到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好听,然后我就自己去填了词,后面再慢慢地做了制作。“渡”这个字,给别人很多的想象的空间。但它其实相对来说是有一点阴郁的,但是不到黑暗的程度。就比如说有阳光撒下来,可是你却是在阴暗处,可是你看着阳光,是这样的一种感觉的歌曲。

腾讯娱乐:说到阴郁,我感觉这张专辑整体的基调都还挺阴郁的,今天发布会现场的主色调也是黑白。

薛之谦:我喜欢黑白,我的内心世界写东西还是比较沉的,不是那种很放的。

腾讯娱乐:你本身是一个很爱开玩笑的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写悲情的情歌?靠什么激发灵感?

薛之谦:对,我自己是一个很开心的人,因为我在生活中是给别人带去快乐的,可是歌里面要打动别人一定是有一点触景生情的。我从开始写歌那天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写过任何一首开心的。我唯一一首开心的叫《my show》,那是我很年轻的时候。我觉得写歌就是来源于生活。

腾讯娱乐:有那种写到不开心的时候吗?会陷入那种悲伤的情绪吗?

薛之谦:会,因为我是一个写悲情情歌类型的人,我一定要把自己放到比较感同身受的地方去,才能写出这种比较真实的东西。

腾讯娱乐:作为创作者来说,可能每一次创作都把自己掏空,你觉得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么?

薛之谦:掏空了,每次都是竭尽全力地掏空,掏空以后,你又会陷入下一个焦虑,音乐是很真诚的东西。我对每首歌都很钻,很深入地研究,怎么让人听很多不都不腻,其实这是最难的,太难了。所以对于音乐,我是真的在挖心掏肺的做。

新歌表达了对生活的无奈 既颓丧又治愈

腾讯娱乐:新专辑这些歌都是什么时候写出来的?

薛之谦:基本上都是拼凑时间做的,比如说像《动物世界》,还有《我害怕》这些歌都是,比如说有三个小时休息,就赶紧写,在飞机上的时候就赶紧写,都是这样凑出来的。可是最近这段时间,我好像把重心又回到做音乐上了,更多的时间放到创作上,就静下心来好好写。

腾讯娱乐:那你写歌的时候,日常作息大概是怎样的呢?

薛之谦:以前基本上可以写到两三点,后来更夸张写到六七点,现在已经夸张到写到中午十一点,都是黑白颠倒的,今天觉得写的差不多了,写的OK了,我才会停下来,所以写不好我不放过自己。

腾讯娱乐:那能不能聊聊这次跟制作人合作的经验,赵英俊应该是老朋友了吧。

薛之谦:英俊是我长期合作的,郭顶也是长期合作的,郑伟是我的御用,基本上我不太跨出这个圈子,跨出这个圈子也是小尝试的合作,因为对于音乐方面,我还是蛮霸道的。就是跟别人在一起商量的时候,我还是蛮主观地做这件事儿,所以有一些制作人会让着我,因为大家习惯了以后就知道。

腾讯娱乐:你都怎么“折磨”制作人的?

薛之谦:可能两三天不睡觉吧,就那个程度,就是编曲也是编三四版、五六版,然后母带就要做三四版,混音也是三四版,就这么来的。

腾讯娱乐:那这张专辑里,哪一首歌是你改动最多的,制作过程最艰辛的。

薛之谦:这张专辑里面,我改最多的一次词,应该是《高尚》。《高尚》是我有真的用血在写,就是好好写,真的是孤注一掷在每一个字都在抠,抠了多久,我也不记得了,因为特别长。但是那副词是我今年比较满意。这张专辑里面还有比较满意的词是《动物世界》和《高尚》相对来说比较满意,真诚一点的可能是《像风一样》。

腾讯娱乐:《高尚》里面的那一句歌词是你很喜欢的?

薛之谦:“狼藏起反犬旁,像从了良,张牙舞爪的人在撒谎,愿形容我的词别太荒唐。”其实它表示的也是一种对生活的无奈。我当时就想这样写很酷,还挺有寓意的。

腾讯娱乐:那你觉得这张专辑里,哪首歌是非常符合你现在的心境的呢?

薛之谦:我觉得都是,但是这些歌都是上半年写出来的,我觉得我写歌永远是这个调调,就是不是太积极的,包括《动物世界》都是不积极的。“得到了你就该丢下,人心难为安,算了吧,懒得去挣扎”,包括《别》也是,“别刺穿我包裹的不堪啊”,还有“别垄断我想你的夜晚”。都不是太积极,可是它们又是治愈的。为什么?就是当你真的压抑到不行的时候,你如果去听我的歌可能会哭出来,或者是很悲伤、很难过。但是当你这个情绪哭出来,宣泄完就好了。我的歌并不是想把人致于死地。就觉得好痛苦啊,去跳楼吧,一起跳,不是那种感觉,它还是让你走出去。

腾讯娱乐:所以听苦情歌也能让你得到治愈?

薛之谦:对,我以前在听那些情歌的时候,我记得小时候有听一首歌叫《梦醒了》那时候我才小学四五年级吧,就是好好听,感觉它把我治愈了。那么小的时候,好治愈。

今后把音乐当作事业重心 不再当“综艺咖”

腾讯娱乐:还想问一下你对未来的工作计划是什么,明年有没有综艺或者是真人秀的打算?

薛之谦:这些会逐渐减少,我会把更多的时间放在音乐上,因为我觉得,我想把自己的标签,歌手的这个标签慢慢地往上放,真的是拿好的作品来说话,可能明年演唱会会办,做唱片会主要。我明年应该会再做一张唱片,一年一张是逃不掉的,如果顺利的话,可以一年做一张半,但是那也是极限了。

腾讯娱乐:但大家也很喜欢看你的综艺节目。

薛之谦:大家真愿意看我的综艺节目吗?不会觉得我太闹了吗?

腾讯娱乐:你会不会觉得很遗憾,或者是不舍得离开综艺的舞台。

薛之谦:综艺还有那些搞笑节目,如果你让我把它丢掉,随时一刀切。

腾讯娱乐:那为什么之前会很活跃呢?

薛之谦:因为我无聊,我这个人本身就是嘻嘻哈哈,我愿意给大家带去快乐,可是如果它跟唱歌开始抵触了,犯冲的时候,我一定毫无犹豫的一刀切,就是想好好做音乐。

腾讯娱乐:我最近看你微博的风格也变了,那些段子也没有了。

薛之谦:最近是没写,因为最近都把精力放在音乐上了,可能过一阵子,我可能还会出来一些段子。段子我也写了大概有四五年了,一下断了,有点不习惯。

腾讯娱乐:现在做音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薛之谦:没有一件事情可以像音乐一样,让我有动力去追求,这件事情我已经坚持了12年,不管中间的苦涩、辛苦也好,成败我都扛过来了,可是如果有一天,你让我把嘴捂上,不让我唱歌,那我就结束了,我可能除了回家种田,当然了这是个比喻。因为对我来说这件事情养成习惯了,我也不愿意放弃了。就是好好写,只要大家还觉得我的音乐是有价值的,有人愿意去听,觉得我不在糊弄大家,我就会继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mercuryma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