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文艺片收割机”李鸿其:想演偶像剧,也想有一亿粉丝,需要运气

明星资讯腾讯娱乐娱乐生鲜2018-01-03 23:03
0评论 收藏

腾讯娱乐专稿(文/李栗 责编/小飚 )

新人介绍

姓名:李鸿其

出生日期:5月10日

星座:金牛座

经历:2015年,主演剧情片《醉·生梦死》获得金马奖最佳新人奖、台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2016年主演由何蔚庭执导的电影《幸福城市》。2017年,主演大鹏导演的喜剧片《缝纫机乐队》、毕赣导演《地球最后的夜晚》、东野圭吾改编作品《解忧杂货店》及刘杰导演的《宝贝》。

在《解忧杂货店》里,李鸿其得到了他在内地电影里一个戏份吃重的角色——音乐老师秦朗。作为电影里的“泪点”担当,一心追梦又善良勇敢的秦朗让许多观众记住了饰演者李鸿其。有心的观众们网上一查,发现李鸿其居然还是今年另一部热门影片《缝纫机乐队》里的鼓手。然而在看电影的时候,没有人能把《缝纫机乐队》里那个羞涩又野性的鼓手和《解忧杂货店》里温暖内敛的音乐老师联系在一起。

《缝纫机乐队》和《解忧杂货店》中李鸿其,判若两人

“演什么是什么”、“根本看不出是同一个人演的”,这样的评价,可以说是对一个演员的最高褒奖了。很多人或许不知道,2015年,第一次拍电影的李鸿其就凭借自己的银幕处女座《醉·生梦死》拿下了金马奖最佳新人奖。

他是一个天才型演员吗?或许是的。采访中我们聊起日本能剧和中国京剧,他立刻就能精准地用肢体语言展现两个剧种的区别;聊起自己和朋友们不同的性格特点时,他整个人连续变换了四五种姿态和语气,前一秒还是一个不羁的台湾大男孩,下一秒学起导演毕赣来简直像是和导演本人交换了灵魂,让人忍不住击节赞赏。一个年轻演员能有这样的表现力和精准拿捏人物的能力,可以说是祖师爷赏饭吃,而且还管饱。

李鸿其一直在积极给自己充电,参加全脑学习法的讲座被颁发证书

然而天赋之外,清醒自持的头脑和一颗时刻在积累生活的“老灵魂”或许对李鸿其的表演更有加成意义。在拿下金马奖最佳新人后,李鸿其没有趁热打铁赶紧接戏,转而去读了台湾的文化大学哲学系。一直在读书充电的他甚至会随身带三个笔记本,一个用来做日程安排,一个用来记日记,一个用来记下自己突然的灵感和感悟。

或许天分的种子也需要后天的勤奋来浇灌开花,李鸿其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只想演文艺片,偶像剧也要尝试

第一次演戏对李鸿其来说完全是个意外。当时他在剧组实习,突然被导演问到:“嘿,你要不要来试试做演员。”然后他误打误撞演了人生的第一部电影《醉·生梦死》,再然后就拿下了金马奖最佳新人奖。

李鸿其获金马奖最佳新人奖之后搞怪拍照

接下来又和中国最受关注的青年导演之一毕赣合作了《地球最后的夜晚》,合作演员都是汤唯、黄觉这样的文艺片大咖;跟大鹏合作的电影《缝纫机乐队》票房口碑都不错;接着在台湾新锐导演何蔚庭的新片《幸福城市》里挑大梁;在上映不久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他和董子健、王俊凯、迪丽热巴合作,而导演是曾经执导过《hello,树先生》的韩杰。

这一连串履历看下来,感觉李鸿其似乎已经和目前最受瞩目的青年文艺导演们合作了一圈。

但李鸿其并没有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文艺片演员”,他也不觉得文艺片就一定要比商业片更有深度,在采访里他还略带紧张地问:“你看,在《缝纫机乐队》里我的表演也没有很违和吧?”

得到肯定的回复以后,李鸿其松了一口气。

李鸿其骨子里确实有文艺片导演需要的某种气质,虽然脸上没有太多岁月的痕迹,但是灵魂却足够敏感和成熟。最重要的是,他够疯,敢尝试所有新鲜的东西,还能吃苦。

李鸿其骨子里确实有文艺片导演需要的那种气质

第一次见到导演毕赣的时候,李鸿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趁年轻快做电影,不然等到我们老了什么都来不及了。”就这样,二人迅速变成了好朋友。

在拍摄《地球最后的夜晚》时,李鸿其要学着说贵州凯里方言,对于一个刚来内地的台湾演员来说,学习一种完全陌生的方言是巨大的挑战。李鸿其只能反复地把每句台词颠来倒去地练习,直到他感觉“这个状态对了。”

李鸿其参演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

前不久,刘杰导演的新片补拍时需要一个演员救场,他想起了曾经在台湾时一起喝过酒的李鸿其,李鸿其接到邀请就义不容辞地去了。为了演好戏里的聋哑人角色,李鸿其提前好几天到片场去感受氛围。一开始刘杰还担心这个酷帅 boy 在片里会“耍酷”,但是一场戏拍下来,刘杰特别满意地跟他说:“我想帮你调整,但我都找不到哪里可以调整。”

这样备受文艺片导演青睐的李鸿其,现在最想拍的居然是青春片和偶像剧。和时下盛行的“流量”概念无关,李鸿其想拍青春偶像剧的理由很简单——搭上青春的末班车,年纪再大一点想拍都拍不了了。他说自己很想拍一个类似《暖暖内含光》那样的电影,不晦涩,但是又很动人。

让人吃惊的是,李鸿其还兴致勃勃地分析起了怎么拍霸道总裁和傻白甜。“如果要我演,我一定会拍一个不一样的傻白甜。现实中确实有人看起来是傻白甜,但是没有人真傻对吧?所以如果我来演,一定要去挖掘这个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可能是太没有安全感或是怎样,所以需要一个伪装。然后这个‘傻白甜’就一下子变得可信了,立住了。”

于是我们好奇:“所以为什么不拍呢?觉得本子不好吗?”

李鸿其无奈大笑:“不是,是没有什么人找我拍。没关系,没人找我拍我自己来,已经在准备了。”

曾经是现实版《解忧杂货店》中的秦朗

在《解忧杂货店》里,李鸿其饰演的秦朗是一个追求音乐梦想的小镇青年,在家人的不理解中彷徨失措,最后为了救小朋友牺牲了自己,他的音乐却鼓舞着一个又一个孩子勇敢地去追梦。

李鸿其在《解忧杂货店》里饰演了追梦少年秦朗

李鸿其说,他对这个角色很有感触,一来是想到了自己那些坚持做地下乐团的朋友,他们就像秦朗一样为了梦想在生活的夹缝中打拼;二来就是想到了自己为了艺术,和家里抗争十年的经历。

大概是出于天性,从小李鸿其就特别喜欢那种“有感染力的”活动。读初中的时候,别的男孩子在打篮球、打游戏,李鸿其却参加了学校的舞狮队。

舞狮这样一个听起来非常“国粹艺术”的活动,绝对不是青春期男孩子参加学校社团的第一选择。而李鸿其却觉得那种锣鼓喧嚣的氛围特别打动人。当时他在舞狮队里打鼓,偶尔也会下场去当“狮子”,能够练一下梅花桩,少年李鸿其就觉得已经是特别有成就感和让人满足的事了。

差不多也是这个时期,李鸿其对音乐和艺术的兴趣开始萌发。读高中的时候,李鸿其跟家里人坦白,自己想要去学艺术。不出意料的,他的想法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

现在回头看,李鸿其很理解家人当时的想法:因为全家没有一个人从事和艺术沾边的工作,当时家人完全不能理解艺术生毕业之后的出路在哪里,自然不能接受他去学艺术。

在家里反对的情况下,李鸿其开始自己打工挣学费。那段时间他天天早上六点到中午十二点去咖啡厅打工,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十点去酒吧驻唱挣钱,用一年的时间,15岁的李鸿其攒够了自己读艺校的学费,成了台湾华冈艺校的一名新生。

华冈艺校被人称为台湾演艺圈的“黄埔军校”,大家熟知的大 S 、小 S 姐妹、林志颖、钮承泽等名人都出自华冈艺校。当时读音乐剧专业的李鸿其每天都在练功、上课中度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练功练了整整十年,这也让他打下了坚实的艺术基本功。

然后他遇到了《醉·生梦死》这部戏,一举拿下了金马奖最佳新人。到了这个时候,家里人才终于接受了李鸿其十年前的选择。李鸿其自己开玩笑说:“或许因为金马奖是他们比较熟悉的一个奖,所以他们知道我好像走了一条还算正确的路。”

《醉·生梦死》中的李鸿其

但是拿了金马奖以后,李鸿其选择了继续到文化大学读书,读的还是哲学系。接着又果断离开了台湾,到内地来发展。

从小就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清晰规划的李鸿其,现在也看得透彻:台湾太小了,在台湾一年只能拍一部戏。对于一个正值黄金年龄的男演员来说,台湾的机会确实有些少。而同样的,他也知道自己来到内地发展,只能是一个新人的身份,只能跑龙套、演配角,但是只要有角色找他,他就一定会演到最好。

提起在《解忧杂货店》里唱歌的那场戏,李鸿其还是有点遗憾:“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秦朗唱的歌是后来重新配音的。其实现场我都是自己唱,但是可能还是口音有一点问题,毕竟秦朗的口音和他家人口音不能差太多。”

采访中,李鸿其放松地靠在沙发上,跟我们说:“所以你看,我平时和(汗)朋友聊天可能会这样(酱),有一点台湾腔,但是演戏的时候,我要更努力让自己的口音贴近人物。你看好莱坞那些演员,口音都像变色龙一样,好多种,希望我也可以。”

我也想有上亿粉丝,但是需要运气

谈起演戏,可以用当下一个特别流行的词形容李鸿其,就是“佛系”,在事业上勇猛精进,但是对名利又没有特别的执念。

他反复在采访中反问我们:“为什么要讨论一个演员会不会演戏?这就像我问一个歌手会不会唱歌,一个记者会不会说话一样,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

对练了十年音乐剧基本功的李鸿其来说,自如地释放和传达角色的情绪几乎已经成了一种本能。他会在日常生活中特别认真地去观察遇到的每个人,感受他们的情绪,去研究每个人在不同情绪下的肢体反应。这些到后来都变成了他表演中的养分,让他能把每个角色都诠释得恰如其分。

对他来说,演技仿佛已经成了日常呼吸一般。而比起揣摩人物,更重要的是找到每部电影的“语感”,把自己的表演调试到适合电影氛围的程度:“比如王家卫的电影,你演成周星驰那样肯定是不行的,每部电影都有自己的语感,有时候不是演员不好,而是他们和电影的语感不协调。”

所以,和其他演员不一样的是,李鸿其在接片的时候除了考虑角色本身是不是足够有趣,他也在揣摩导演的风格和意图,像一开始拍毕赣导演的作品时,他就反复研究毕赣很久,后来他发现“毕赣是王家卫式的导演,他一定要逼到演员最人性的那一刻出现”,在《地球最后的夜晚》里,李鸿其出演的一场戏让导演惊艳不已。但是他自己却说,放在平时,他压根不是戏中的那种人。

在演《缝纫机乐队》时,李鸿其一开始对影片充满东北地域特色的幽默感非常不来电:“经常是大家都在笑,我却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他后来发现,大鹏找他就是为了他和“鼓手炸药”身上共通的那一点:和四周环境格格不入的感觉。但是李鸿其还是去看了大鹏之前的作品《屌丝男士》,试图找到一个合适的表演方式:“如果我还是像《醉·生梦死》那样演,那就不是格格不入,而是跳戏了。这就是要看演员有没有懂导演想要的那个语感,有没有那个自觉。”

《缝纫机乐队》中李鸿其饰演天才鼓手

在采访里,李鸿其不停地在给我们丢出让人意想不到的答案。他说,他明白有时候媒体想要的所谓“爆点”是什么,但是他更愿意呈现出一个真实的、未经加工的自己。在电影里扮演了太多次“别人”的李鸿其,在采访里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一样,激动地和我们分享着他各种各样奇妙而细微的生活体验:他最爱的作家是加缪,因为他在加缪的随笔里找到了灵魂共鸣;他喜欢的演员是北野武,因为北野武从来只会在电影里诚实地扮演自己,到最后反而变成了一种风格……

最后,李鸿其诚恳地总结自己的“职业目标”:“我也很想有一亿个粉丝,但是可能运气是一个问题,我的形象也是一个问题,但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我只要做好我自己,藉由我的表演,把我的理念慢慢传到给别人,那就好了。”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ara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最新娱乐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