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辛芷蕾:有争议是因为不了解我,如果了解我……你们会来打我的

明星资讯腾讯娱乐娱乐生鲜2018-01-17 16:35
0评论 收藏
正在加载...

    腾讯娱乐专稿(文/秦筱 责编/小飚)

    艺人介绍

    姓名:辛芷蕾

    出生日期:4月8日

    星座:白羊座

    经历:2011年,参演电视剧《画皮》,从而正式出道;2012年,因出演爱情偶像剧《偏偏爱上你》而受到关注;2016年,主演魔幻现实主义爱情电影《长江图》;2017年5月,参演的清宫传奇剧《如懿传》杀青;同年5月,先后参演古装传奇剧《斗破苍穹》、《狼殿下》;同年6月,参演现代爱情励志剧《恋爱先生》;同年7月,古装动作电影《绣春刀Ⅱ:修罗战场》上映;去年因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中的精湛演技,辛芷蕾名声大噪,而今年辛芷蕾的一系列影视作品都要开播,即将开启霸屏模式。

    两个月前在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的舞台中,辛芷蕾演活了一个被宫女夺了宠的妃子,却遗憾落败,惹得观众纷纷不平,甚至评委宋丹丹也在赛后发微博道歉:“现场距离远,看不大清楚表演,容易被剧情带跑了,回家在电视上看,辛芷蕾演的真好。对不起。”

    但在演技惊艳众人的同时,辛芷蕾也因为后台采访时的一句“我不觉得她(对手戏演员舒畅)有特别好”而被贴上了“怼天怼地”的人设标签,陷入争议。

    两个月后,得到观众返场投票的辛芷蕾回归《演员的诞生》。这背后的故事,观众们没有看到——在没有剪进节目正片的片段里,辛芷蕾问宋丹丹:“那条微博是您自己想发的,还是节目组让您发的?”宋丹丹推心置腹:“是我自己想发的。我已经这个年纪,过不了多久就要退休了,没有人能够让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辛芷蕾的眼泪立刻滚落,她连连道谢,又连连道歉,内疚于自己把导师宋丹丹卷入非议。

    在《演员的诞生》舞台上,辛芷蕾演技获赞却遗憾落败

    “表面很刚强,其实我是很脆弱、很敏感的一个人。”辛芷蕾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可她并不习惯诉苦。“被骂,被质疑,很正常啊,哪个演员没有争议?争议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等他们了解我了……”她眼珠一转,哈哈大笑,“他们会来打我的!”

    辛芷蕾用“怼”的方式,将自己的脆弱、敏感、辛酸一一掩藏。就连两年前拍《长江图》期间,父亲与姥爷相继去世、她一边忍着悲痛拍戏一边安抚妈妈和弟弟的那段经历,也被她一句带过:“没有什么‘怎么过来’的。”“家人一直以来是我工作的动力,是让我开心的事,不是责任,也不是压力。如果有一天他们不需要我了,我才会不开心。”

    但就在她“特别想赢”的那次《演员的诞生》节目录制中,很少情感外露的辛芷蕾哭了。是在看刘烨和欧阳娜娜合演的片段《父女情深》时,她几乎哭到崩溃。短片中,刘烨饰演一个身患重病的父亲,女儿为了陪伴他,决定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为了女儿的前途,父亲不得不狠心将其赶出家门。好友亦是经纪人瞬间明白了辛芷蕾的感受:“她是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只有这样的时刻,人们才能窥探到这个倔强的姑娘,胸前的盔甲和胸中的软肋。

    辛芷蕾是表面刚强、内心柔软的一个人

    那个特别“虎”的女孩

    一提到辛芷蕾,雷佳音一拍大腿、一抹大背头,连用5个“特”:“这女孩儿特别好!身上的爆发力特别强,特别有个性,而且这女孩儿特真挚!我特喜欢她!”

    这是几个月前在台湾,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候选人雷佳音聊到他的提名作品《绣春刀2:修罗战场》中的合作演员辛芷蕾时说到的。辛芷蕾在片中饰演《绣春刀1》中丁修(周一围饰)的师父“丁白缨”。和雷佳音一样,辛芷蕾也不是主角,没戏的时候,他们会跑出去喝酒唠嗑儿,都是东北人,又都“想红红不了,郁郁不得志”,于是成了“特别好的朋友”。

    说完5个“特”——不,6个,雷佳音带着戏剧化的表情,对我们讲述辛芷蕾的“出道”过程,像讲述一个传奇:甄子丹去东北参加活动,吃饭的时候,他经纪人发现饭店里有个打工的服务员姑娘长得不错,就说你愿意当演员吗,这个服务员就是辛芷蕾,“就这一句话她就跟着人家走了,去广州了”。

    辛芷蕾在《绣春刀》中饰演了“丁白缨”一角

    “姑娘挺虎的。”一个月后,我们在北京给辛芷蕾转述雷佳音对她的评价。

    “瞎掰!”也不管是不是对着镜头,辛芷蕾一个“教科书级的大白眼”翻到天上:“他就听了个一没听二。”

    “才不是什么服务员。”真实的情况是,辛芷蕾当时在哈尔滨读大学,她是校模特队的成员,被老师选去担当电视节目中给嘉宾递道具的礼仪小姐。但后面的情节是一样的:被当时的嘉宾甄子丹看中,还有一年就从服装设计系毕业的辛芷蕾,直接办了退学手续,从冰天雪地的哈尔滨来到四季如夏的广州,成了一个“广漂”。

    是出于对表演的热爱?完全没有。辛芷蕾说,她甚至都不知道演员是干什么的,只是“当时有一点情况,正好失恋了,不想在学校待着,觉得出去工作也挺好,就去了”。

    这个听起来很“虎”、很任性的理由,完美印证了她“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设。可这并非事情的全貌。除了失恋,更重要的是,当时辛芷蕾的父亲突然卧病在床,而母亲为了照料父亲无法外出工作,一面是高额的医药费,一面是两个劳动力双双停工。所以“出去工作也挺好”的后半句是,“有工资拿,有钱赚”——何况,“退学的时候还从学校拿回了一万多块钱学费。”

    从那时起,辛芷蕾成了家中的顶梁柱。

    退学拍戏的辛芷蕾成了全家的顶梁柱。图片出自电视剧《画皮》

    弟弟的保护神,一言不合就打架

    事实上,从小时候起,辛芷蕾就能顶“半边天”。

    辛芷蕾比弟弟大一岁。计划生育的年代,这种姐弟组合往往是重男轻女观念的产物,但辛芷蕾说她家正相反:“我们家是重女轻男,基本上我说的都对,弟弟说的都不对。”

    辛芷蕾的父母在外地工作很忙,常年不在家,有时候奶奶会过来照顾姐弟俩,但也只是有时候,在辛芷蕾的记忆中,童年基本是“和弟弟相依为命”。作为只大一岁的姐姐,她承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差不多五六岁就会做饭了,所以现在特别不爱做饭”。

    在学校她还要担当起保护弟弟的任务。“我弟弟经常哭着来找我,说姐啊,谁谁谁欺负我了。我说等着!然后我就出去了。”出去干吗?打架!

    就这么从小学打到初中,她竟然从来没有挂过彩,还混到了“没有人敢惹我”的江湖地位。

    不过,这些事情是姐弟之间的秘密,爸爸妈妈全然不知。他们只看到,在家里女儿有主意,照顾着弟弟,“甚至连弟弟穿什么衣服都管。”,于是父母打心眼里认为女儿是个“会拿主意”的人,渐渐开始让渡家里的议事权:但凡涉及到家庭的决议,一定要让辛芷蕾投一票;至于她自己的事情,更都是她自己说了算。比如要退学去做演员, 只要确定不是遇到骗子就好,那就去吧。

    从小时候起,辛芷蕾就得顶“半边天”。图片出自《长江图》

    站在31岁的当口回头看,辛芷蕾对爸妈这种领先20年的“放养式教育”惊奇不已。事实证明,靠着自己一路的“英明决定”,辛芷蕾的人生过得还挺“开挂”。比如说,来到广州的第一份工作,她就跟梁朝伟拍了一组广告片,美术指导是张叔平,导演是关锦鹏——就是他从300个新人演员和模特中“钦点”了毫无表演经验的辛芷蕾。

    广告拍了3天,“什么也不知道,就是一个花痴,一直看着他(梁朝伟)。”辛芷蕾形容自己的第一次表演。可拍出来效果特别好,铺天盖地地播出,“我可爱看了!”剧情她到现在都记得一清二楚:“特别清纯的女孩儿,下雨天没带伞,在街边躲雨的时候梁朝伟特别绅士地拿着一件衣服给女孩挡雨。”

    从小参与家庭决策所得的勇气,加上刚入行就“撞”上大运,让辛芷蕾展露出“蜜汁自信”的特质:“第一个广告都跟这么大的腕儿合作了,我想,完了,我要火了!”

    到了2016年,《长江图》入围柏林电影节,带着作品走上国际红毯,被自己的偶像梅里尔·斯特里普点名表扬“很想因为辛芷蕾的表演多给《长江图》一个奖”,她又“自信”了:“完了,我就是个国际巨星了!”

    《长江图》辛芷蕾剧照

    谁喜欢对自己狠呢?只是想对角色负责

    然而她并没有成为“国际巨星”——甚至一直以来连“国内明星”都还算不上。但她的“虎劲儿”一直没丢:在《演员的诞生》中输给舒畅之后,后台接受采访,辛芷蕾眼神倔强:“我不觉得她有特别好。”这句话让她成为了众矢之的、“输不起”的典型。

    事实上,辛芷蕾当时说的是,两人在台上演出时都有失误,舒畅的发挥没有排练时好,但节目后期的剪辑造成了观众的误解。可那股“不服气”也是真的:“说实话,我没有预设过自己会输。”甚至在比赛前,她就已经想好了进入第二轮要跟哪位导师合作、要演什么台本。

    没人知道,高强度的排练加上“太想赢”,让辛芷蕾上台前一度紧张到干呕。那天下午,雷佳音给她发微信,直到夜里两点钟,辛芷蕾才回复。雷佳音问她忙啥呢?辛芷蕾说,哭呢!正在录制《演员的诞生》觉得自己演得不好。两个人一个在电话这头,一个在电话那头,边哭边喝酒,聊了很久。

    只有最好的朋友才得以窥见辛芷蕾如此“怂”的一面。对外,她从来都是一副强悍样子,就像小时候每次冲出去给弟弟出头打架,勇敢得像只小老虎。“其实心里怕得要死,我知道我打不过他们。”但,“打不赢也得打啊。就是对弟弟的责任感,让我坚强了一点儿。”

    在《演员的诞生》中,辛芷蕾从来都是一副强悍样子

    演戏也是一样。有人拿她跟拍《卧虎藏龙》时的章子怡比,“有股狠劲”。但辛芷蕾实诚地否认:“谁喜欢对自己狠呢?只是想对角色负责任。导演把这个角色交给你了,你去混,人家怎么办?这个戏怎么办?你得对人家负责任。”

    拍《长江图》的时候,辛芷蕾“每天都哭,每天都觉得不想当演员了”。临近过年的大冬天,天上飘着雪,她需要穿着大棉袄,赤着脚,在江滩的淤泥上一步步走向江心。淤泥里全是小石子,走一步就戳一脚底血印,但她不敢停,“因为不能重拍,胶片特别贵”。

    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裹着及脚的羽绒服,围观她沉到江水下三四米再浮上来,导演杨超还提出要求:钻出水面的时候身体不能发抖、嘴唇不能紫。辛芷蕾心里大叫委屈:“那我怎么控制得了啊?”可她还是默默照做:“我就喝了很多酒再下水,用意念催眠我的身体:不冷不冷,真的不冷。”

    在《如懿传》片场,她跟周迅闲聊。40多岁还小孩子心性的周迅,提起演戏眼神发亮。“她说,这半辈子,演戏是我最负责任的一件事。”辛芷蕾模仿周迅的神情,也眼神发亮。

    在这种受到职业精神感召的时刻,用章子怡在《演员的诞生》中的口头禅说,辛芷蕾是“相信”的:“我觉得一个人能成为今天的她,一定有她的道理;周迅能成为周迅,一定有她的道理。”

    《如懿传》辛芷蕾剧照

    能有好戏演是想红的最大动力

    那么,辛芷蕾是怎么成为今天的辛芷蕾的呢?《演员的诞生》里的惊艳亮相,仿佛是横空出世,这时,过往的一切才开始被人们看到。

    “她比我还惨,”出道13年、凭《黄金大劫案》拿过长春电影节影帝、但一直到《我的前半生》才被观众记住名字的雷佳音笑道,“《黄金大劫案》之后,虽然观众对我认知不多,但是业内对我有肯定,不然我不会接到《我的前半生》这样有品质的戏。但是她不同,她是业内也没人知道。”

    当年跟梁朝伟拍完广告,辛芷蕾本以为自己“要火了”,可之后才发现,“别说火了,之后连广告都没有接到。”那几年,她“沦为”了一个拍服装片的平面模特,直到25岁才在电视剧《画皮》中得到一个盲女的小角色,正式踏入演员一行。在没完没了的龙套角色中,她也当过两次女主角,电影《诡爱》和电视剧《拥抱星星的月亮》,但都没有激起什么水花。就连在柏林电影节拿了奖的《长江图》,也并没有让她真正“火”起来。

    彼时,父亲卧床、母亲照顾、弟弟还在上学,全家的担子都压在辛芷蕾身上,事业又迟迟不见起色。可她是聪明的,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明白自己不能甘于当一个“只挣钱的模特”。

    她也是幸运的。第一个广告就跟国际级的大腕儿合作,第二部担当主角的电影就拿了国际奖项,这一切都助长了她的“远大理想”。

    《长江图》没让辛芷蕾真正的“火”起来

    那些年里,模特其实是副业,辛芷蕾的主业是“去剧组面试”。“到处溜达,到处见组,只要听说这儿有一个组在找演员,就去试一下。”北京面试演员的地方就固定那几个,每次她都打印一大摞资料,从楼底“扫”到楼顶,挨个剧组递资料,能见导演的就见导演,见不到导演就跟副导演聊一聊,“去了一趟别白去”。

    为了弥补“不是科班出身”的短板,她甚至完全停工,去中戏进修了半年,倒也琢磨出了自己的一套表演经验。《长江图》载誉归来,接受《男人装》采访,被问及“认为自己最性感的是哪个部位”,她生生把这个带有性挑逗意味的问题答成了演技分享:“眼神!我演戏的时候,用眼神表达的东西更多,所以你不觉得我在镜头上眼睛很会讲故事吗?”

    几个月后,《绣春刀2:修罗战场》上映,问答网站知乎上有人发起讨论:如何评价辛芷蕾这位女演员?74个回答中,几乎所有人都提到,被“丁师父”刚一出场闭着眼反手砍断张震刀的那场戏惊艳到了。“过目难忘。这次真正摄住了我。眉眼间的气质,让我想到林青霞。同样是天然而飘逸,具有穿透力。”有人写道。

    观众被《绣春刀2》里辛芷蕾的演技震撼

    影片的导演路阳也特地跑过来发帖,盖章辛芷蕾的演技:“有天分的好演员,体验派表演的年轻高手。”

    辛芷蕾说,她真的想红。很多次她接触到了“特别好的戏”也好几次差点拿下“特别好的角色”,可都在最后时刻被“更红的人”截胡。“我特别气!等我红了的!”她毫不犹豫地“怼”上了,“能有好戏演,这就是我想红的最大动力。”

    因为演技被观众认识,觉得自己很有尊严

    如今,辛芷蕾似乎是真的要“火”了。可在这个行业,火起来可不只意味着实现“床头堆着一摞剧本随意挑”的梦想。毕竟,让辛芷蕾一夜成名的综艺首秀,也为她招了那么多的“黑”。

    辛芷蕾深谙“红极必黑”的规则:“前两天采访中记者问我,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要红了?我说最近发现的,因为有人骂我了,我想我可能要红了。”不过,她还是在我们面前做了深刻的自我反省:“我真的是说话不过脑子、嘴比脑子快那种人,一时情绪顶到那儿了,不会想太多。虽然说耿直的脾气想改也改不了,但是以后说话我会注意方式,尽量不让别人心里不舒服。”

    辛芷蕾个性耿直

    但她拒绝承认自己脾气坏:“我脾气挺好的,是挺好说话的一个人,只是我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原则和底线有多重要?甚至比角色和机会还重要。两年前,《如懿传》开始筹备、选角,当时辛芷蕾正在横店拍《绣春刀2:修罗战场》,一有空档她就回北京试戏,两边来回飞。第五次试的是《如懿传》里的一场哭戏,她哭得正伤心,抬头却发现导演在跟别人聊事情,根本没看她,辛芷蕾转身就走出了房间,哭了一路,对等候在楼下的经纪人说:“他们太不尊重演员了,忍不了!我不试了,这个戏再找我我也不演了。”

    辛芷蕾为拍《如懿传》费尽心力

    经纪人太了解她的脾气了,也不劝,就陪着哭了一会儿,然后继续打电话给导演,说我们可以再来试。没想到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反转:通过这次试戏,导演觉得这姑娘太有个性了,跟剧中头号反派“金玉研”的人物形象很贴,就定她了!第二天好消息传来,辛芷蕾立刻忘了“不演”的誓言,连连说好。

    “金玉研”表面心直口快、不善心计,实则城府极深、野心勃勃、狠决老辣,辛芷蕾说,演得太爽了。“那如果把你扔到后宫,你会斗得过吗?”我们问,她连连摆手:“我根本就不会去后宫的!太无聊了,男的到处都是啊,干吗非得跟一堆女的争皇上?找一个剑客一起浪迹天涯多好。”

    辛芷蕾的野心,完完全全留在戏里。《长江图》剧组去柏林电影节走红毯的时候,辛芷蕾也犹豫过要不要穿点夸张的中国风,可最后还是选了几套简单的黑白礼服:“我觉得我带了作品来,希望大家更多的关注这个作品,而不是个人身。作品好,大家自然就会关注你了。”

    “雷佳音说过,一个演员如果因为演技被观众认识、被观众认可,这是特别有尊严的事。”辛芷蕾说,“所以大家今天通过《演员的诞生》,说辛芷蕾演技还不错,有更多的人认识我了,我也觉得很骄傲、很有尊严。”而雷佳音正是那种“很简单、很执着、很纯粹的一个演员,他让人尊敬。”

    2018年,辛芷蕾还将凭《如懿传》《狼殿下》《恋爱先生》《斗破苍穹》等热门大剧开启“霸屏”模式,还有一部“不能透露名字但一直都非常想演”的电影即将开机。她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泡在剧组里”,因为“现实生活太无聊,而角色太精彩”。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ara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