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贵圈|《创造101》的中国式胜利:你爱的样子小姐姐都有

划重点:

  1. 据统计,目前国内正式出道的女团数量已经超过了200多个,潜在练习生就有15000多名。然而除了SHN48中极少数的几位成员外,大部分女团都处在一个不红甚至在娱乐圈“查无此团”的状态。
  2.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在以女性为主要消费者的粉丝经济场景内,“男色”才是被消费的主体。然而《创造101》的火爆正反驳了上述观点:在“小鲜肉”扛鼎流量的当下,粉丝们正急切需要一批能与之对标的“小姐姐”出现。

腾讯娱乐专稿 (文/陈一帆 责编/子时)

《创造101》录制现场,女选手们自主选座完毕

一夜之间的爆款

4月21日晚10点半,由腾讯视频出品的中国首档女团青春成长节目《创造101》的首期刚刚播放完毕,大三男生吴帅就接到了女友晶晶火急火燎的微信:“快快快,帮我看看怎么回事!101那个节目我一直点不了赞。”接到求助后,吴帅迅速帮女友排查了所有可能,原来是她的视频APP版本没有升级。本想着帮女友解决了问题能得到对方的感谢,但晶晶依旧对他表示了不满:“你也太没用了,检查那么半天。点不了赞,我pick的小姐姐进不了上位圈你能负责吗?”最终,吴帅只好哭笑不得地充值了会员,将自己的121票全部投给女友心仪的yamy,才将一场情侣矛盾消灭在萌芽中。

同一时间,在开播前发微博公开表示“绝不向女团势力低头”的李贝贝,也在节目结束后更新了一条朋友圈:“看完节目,已经pick了赖美云和觉醒东方的小姐姐们,打脸来得太快,好疼。”

一夜之间,《创造101》成了网综时代的又一个爆款。在这档节目中,从457家公司及院校的13778名练习生中选拔出来的101名选手,会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和比拼,而最终胜出的11人将组成一个全新的女团,正式出道。黄子韬出任节目的发起人兼MC;张杰、罗志祥、胡彦斌、Ella、王一博组成的明星导师团将分别从歌唱、舞蹈等专业领域对101名练习生进行指导。

明星导师团中既有流量担当又有实力担当

据公开数据显示,前三期节目在腾讯视频单一平台的播放量已经突破12亿大关;在4月21日到4月26日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已有“创造101”“yamy”“吴宣仪”等70多条关键词登上微博热搜榜;截止到发稿前,《创造101》以1309.6万讨论数、22.6亿阅读量的成绩稳居微博综艺话题榜榜首。其百度指数首期播出日数据为174033,第二期播出日增长为187115;微博指数首期峰值355043,第二期峰值499404,上涨40%;《创造101》在猫眼、vlinkage等平台的网络综艺排行榜都占据了top1的位置。

《创造101》微博超话讨论量已超过1300万,阅读量破22亿

不仅如此,随着节目的播出,选手们的个人粉丝数、超级话题排名也在不断上升,热门选手吴宣仪微博粉丝85万、腾讯视频doki粉丝75.6万;yamy微博粉丝46万、doki粉丝51.7万。这些颜艺出众的小姐姐,迅速成为被粉丝追逐的新一代宠儿。

吴宣仪、yamy在微博、doki等平台上的粉丝数量一路飙涨

除去冷冰冰的数据,来自身边朋友的讨论更容易让人感知到节目带来的热度。一向只追男团的李贝贝原本只是抱着随便看看的心态打开了《创造101》,马上就被101个小姐姐们光速圈粉。在发了“打脸”的朋友圈后,她意外地被拉进了好几个微信讨论群,里面不同圈层的微信好友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节目的进程。“我发了那条朋友圈后立马收到二十几条回复,然后就有一群根本不是饭圈的人开始跟我私聊‘你pick谁呀?’,这感觉太奇妙了!”

在微信群中,李贝贝和好友们分享着自己pick的小姐姐,她发现平日以“颜狗”自称的好友们纷纷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审美滤镜,有人喜欢酷女孩yamy,有人喜欢中二少女杨超越,有人喜欢假小子sunnee,就连粗腿的高秋梓也有一群人等着排队点赞。

高秋梓在节目中自嘲腿粗,直率坦诚的她收获了众多粉丝的喜爱

“真实!我觉得这就是《创造101》给我们带来的最直观的感受。它颠覆了我们以往对日系女团甜美、韩系女团妩媚的既有印象,也不是微博上那些网红们千篇一律的锥子脸。101里的每个女孩风格都不一样,你在她们身上很容易就找到一种能打动你的特质。”李贝贝对《贵圈》解释道。

只待风起,便可燎原

《创造101》刚开播,就迎来了数据上的开门红,然而在这个节目正式官宣之前,外界质疑的声音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在以女性为主要消费者的粉丝经济场景内,“男色”才是被消费的主体,有多少女粉丝愿意花费精力为女偶像打call呢?而在节目正片开播前的一周,腾讯视频率先上线的讲述国内女团生存现状的纪录片《女团》,也或多或少印证了这种担心。

在纪录片录制期间,主持人张绍刚去日本看了一场女子组合AKB48的演唱会。现场,偶像与粉丝互动的氛围超级热烈,应援口号此起彼伏。在这群粉丝中,有五六十岁的大叔,也有十几岁的女学生。演唱会结束后,粉丝们排着长队去和小偶像们一一击掌,而女团的成员们则从头到尾保持阳光甜美的笑容,见到激动大哭的粉丝还会轻声鼓励安慰。

日本国民女团AKB48演唱会现场气氛火爆

被现场气氛深深打动的张绍刚忍不住提出了一个疑问:“为什么亚洲的其他国家能做出来(女团),国内的女团却一直就动静不大,认知和认可度也比较低?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

时间往前追溯,中国本土也曾出现过女团鼎盛的年代。元祖级女团青春美少女组合连续几年登上春晚舞台;S.H.E和Twins最当红的那些年,大街小巷也全部播放着她们的《不想长大》和《下一站天后》。然而当时代浪潮退去,日韩女团称霸了这么多年后,本土却再也没有成功的国民女团出现。甚至有人悲观地判定“2016年是中国女团元年,也是中国女团卒年”。

S.H.E和Twins共同打造了中国女子组合的巅峰年代

那一年,中国的女团数量以井喷式增长。根据调查显示,目前国内正式出道的女团数量已经超过了200多个,潜在练习生就有15000多名。然而除了SHN48中极少数的几位成员外,大部分女团都处在一个不红甚至在娱乐圈“查无此团”的状态。

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投资的hello girls组合有一次参加了某企业的年会商演。表演结束后,尽管有一群员工热情地跑来和她们合影,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们是谁,组合的名字是什么。即便这样,这仍然是几位成员为数不多能获得职业满足感的一刻——因为台下有上千名观众在看她们演出。

hello girls组合在年会表演结束后,被企业员工围着合影

2017年12月底,号称斥五亿巨资打造的1931女团正式宣布停止运营,这一消息的传来,给本就不甚火热的女团市场又带来了当头一棒。该女团前成员范薇在《创造101》节目里自嘲:“那(解散消息公布)是我们流量最高的一次”。

前1931成员将《创造101》看做她们演艺生涯的最后机会

1931组合的处境可以说是目前内地女团市场的一个通病,她们始终缺少一个让大众看到的机会。其经纪人李浪就曾经抱怨过,“你不知道我们上一个节目有多难,都不让你跳自己的歌,因为你不红。”不红就找不到平台,没有平台就红不起来,许多女团成员的青春和梦想就折在了这样的恶性循环里。

这种环境下,大量的练习生选择了离开这个行业。极创引力旗下原本有30多个练习生,在经过了残酷的三年训练后,剩下的只有7人。坚持下来的yamy是练习生中的队长,她有时候也会陷入迷茫:“不知道会走到多远,自己心里也不是很有底。”

即便是在外人看来自信满满的yamy,也对女团的前途感到迷茫

除了平台的稀缺,国内缺乏系统的女团打造经验,缺少成功女团前辈作为榜样,这也让女团成员的职业生涯多了几分不确定。

极创引力艺人培训总监Kenn不断地告诫练习生们,要想成功,就一定要有硬实力。但在《女团》纪录片中,张绍刚却给出了不一样的分析:女团成员身上能留有一些瑕疵,反而是粉丝“养成感”的重要来源。粉丝用自己的努力陪伴偶像成长,这是维持偶像和粉丝之间粘性最有利的情感纽带。

共同成长需要时间,但投资人往往更想挣快钱,快速盈利和养成本身形成了一组矛盾关系。Cherry Girls组合创始人张展豪表示:“目前整个资本行业都缺钱,投资人更偏好那种来钱快的(项目),稍微持续长久一点的他们都不敢出手。毕竟做偶像团需要大量的前期投入,现在就是比谁能坚持。”从《创造101》制片人、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的口中我们得知,目前国内女团配套剧场和常规公演一年的运营成本就在5000万以上,这并不是一笔小的投入。

像蜜蜂少女队这样配备演出剧场的女团,一年的运营成本要花费数千万

女团真的没有出路了吗?

《创造101》是一次大胆的挑战。该节目总制片人、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带领团队在前期做了大量的数据搜集和市场调查。她发现,在目前的市场空间里,女团一直是被大家忽略的一块内容。“男性偶像拉动消费的能力确实更强,但是恰恰在这种情况下女团一定是有机会的,不一定会超过男性偶像的消费号召力,但是一定还有非常大的空间是留给女团的。通过腾讯视频这样一个大平台打造头部内容来关注她们,这样的曝光将会为那些优秀的女孩们带来更多成功的可能。”

来自乐华娱乐的YH girls被认为是颜值+实力的代表

在节目播出后,《创造101》播放量和网络热度都证明了马延琨判断的正确。或许《创造101》真的就是那点承托着本土女团希望的星星之火,只待风起,便可燎原。

能逆风翻盘才是真·少女偶像

作为“墙头”(同时喜欢多位的明星)无数的资深粉丝,灿洁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真情实感地投入到《创造101》中。“这个赛制真是太刺激了,A班人数固定,后面的选手可以挑战前面已经进入A班的女孩;还有空降选手来踢馆,分班之后依然可以随时根据表现调整班次;连主题曲学习都只给两天时间!”

最后她用一句话总结自己对节目的观感:“两期节目看下来不仅虐练习生,还虐粉丝。都到这份上了,怎么能不拼命点赞送自己pick的小姐姐出道呢?”

被喻为“村花”的杨超越,因“中二”的性格成为《创造101》的一匹人气黑马

在第一期节目中,全场的high点被yamy和强东玥的pk环节点燃。当面对后来居上的yamy要取代自己A班的位置时,强东玥倔强地举手示意导师“我要battle!”。那一瞬间,不仅在场的女孩为她鼓掌叫好,连屏幕前的网友也被她的冲劲打动,“原来女团也可以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尽管最终结果强东玥以1:2的成绩不敌yamy,但两个小姑娘不服输的勇气助她们双双冲上了当晚的微博热搜。

当强东玥举手示意“我要battle”时,全场沸腾

确实,《创造101》的赛制一开始就显得有些“残酷”,甚至连导师们也拒绝用点评熬出心灵鸡汤。在踢馆环节中,空降而来的热依娜爆冷把唱功不俗的李紫婷挤出了A班。心直口快的sunnee不服气,当场质疑导师的评判标准。

发起人黄子韬扭头看着练习生们,直接放话:“在A班不想掉下来,就努力在A班呆着,别让别人把你挤下来。就这么残酷,就这么简单!”

黄子韬告诫选手比赛就是如此残酷

坐在一旁的导师胡彦斌也严肃地解释:“热依娜的pitch(调)是准的,但是李紫婷的高音低了半个音。”也就是说,仅仅是一个音不准,A班的练习生就有可能直接被降级。而在后面根据主题曲表演进行的二次分级中,舞蹈表现欠佳的热依娜则直接从A班被降级到了F班。

残酷的赛制让练习生们的命运随时都有可能天翻地覆,这不仅让节目充满了戏剧性,也让选手们的真正个性充分显露出来。如果说A班的竞争是属于那些优等生的实力对决,那么在“吊车尾”的F班,这群开局不利的女孩子们同样没有放弃。对于这些为了梦想沉浮了太久的女孩来说,《创造101》这个舞台让人格外珍惜,为了能在这里留得更久一些,所有人都拼尽全力。

A班的孟美岐(右二)在帮助组员纠正舞蹈动作

导师罗志祥在监督F班训练情况时,坚定地鼓励她们“你们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并预言“你们当中有些人不应该在F班”。当他发现王婷训练格外认真进步神速,罗志祥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夸奖,还带着大家一起喊口号:“告诉我,你们可以离开F班吗?”

罗志祥在视察F班训练情况后,鼓励大家不要放弃

果然,在最后的主题曲表演定级时,王婷凭借自己的飞跃式进步赢得了导师们的一致认可,火箭升入B班,实现了逆风翻盘的华丽转变。事后,王婷在采访中提到F班训练经历时依然哽咽得不能自已:“我们不是灰暗的,我们是彩色的,我们每个人都是小星星。”

从F班升至B班,王婷用努力证实了逆风翻盘的可能性

节目中,另一个通过努力让人记住的女孩是全场“首C”李子璇,这个瘦小娇弱的女孩在B班训练时因为紧张不敢独唱还哭了一回鼻子。导师Ella见状只能安慰她:“你先哭,顺便听我说。很多时候我们生为人,就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你要习惯自己一个人的样子。”随后,她让李子璇戴上墨镜,忘记台下看着她的眼睛,只用心享受自己站在舞台表演的时刻。克服心理障碍的李子璇,最终凭借元气满满的表演,征服所有导师,打败吴宣仪、孟美岐等强劲对手,成功登上C位。

战胜心理障碍的李子璇从不敢独唱到小哭包,一路晋级成全场首C

看到这里你会发现,《创造101》的slogen“逆风翻盘,向阳而生”同时具有了双层含义:外界不看好女团,没关系,我们要证明女团能行;练习生可能会遭遇挫折,不要紧,只要敢拼谁都有机会赢。

宅男还是女粉?这并不是一道单选题

二十年前,娱乐资源还不甚丰富,追星在长辈看来是“不务正业”;十年前,粉丝经济开始冒头,然而舆论动辄把追星渲染成挥霍无度的脑残粉;时至今日,随着偶像工业的一步步成熟,追星作为一种生活态度,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创造101》的火爆再次把一个终极问题推到了台前:是谁在迫切需要本土女团?而被需要的又是什么样的女团?

101位风格迥异的练习生打破了观众对女团的固有审美

马延琨在节目开播前对《贵圈》分析到,即便日本AKB48这样传统观念中以宅男受众为主的女团,其女粉丝的比例也相当高;内地SNH48中的几位头部成员,女粉丝的比例能达到70%以上;而韩国顶级女团少女时代30岁以下的粉丝中,女性比例更是占到80%以上。这说明,女团并不仅仅是为满足男性粉丝而存在的产物,它的消费主力群体依旧是广大的追星女孩。在她看来,女团的受众是男粉还是女粉,这并不是一道单选题。

然而女孩子们看女团,想看到的是什么呢?

北京大学主攻流行文化研究的博士肖雨婷在《创造101》播出之后,激动地告诉《贵圈》:“中国已经有了日韩偶像工业体系语境下的小鲜肉,但是却一直没有能与之对标的少女偶像出现。如今《创造101》的受众和追小鲜肉的受众高度重合,这也为中国偶像产业摆脱对性别消费的单一依赖提供了可能性。”

不同等级的女孩在一起排练主题歌,同样努力不松懈

“过几年回头看,2018对中国流行文化发展的影响可能完全不亚于2005年。2005年是标志着中国偶像产业从无到有的选秀元年,2018年可能就是标志着中国偶像产业完成产业升级的‘偶像元年’!”

对于普通追星女孩来说,或许她们不会想这么多。喜欢小姐姐的理由非常简单——想变成她们那样。

走中性帅气路线的杨芸晴,舞台表现力极佳

无论抱持着怎样的价值观,在《创造101》中,粉丝们都能找到最符合自己审美的那一款。有人看重颜值,有人看重性格,有人看重能力……或许她们还不够完美,但这却最符合偶像养成的标准模式:粉丝用爱为偶像提供成长的机会,偶像用自己的进步来正向激励粉丝,共同成长,一路陪伴。

或许,这就是女团存在最美好的意义。《创造101》,也是创造更好的自己。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ishif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