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戛纳主竞赛片《三张面孔》:伪纪录片的历史性与时代性

[摘要]戛纳主竞赛片《三张面孔》评分:★★☆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顾草草 发自戛纳

全世界都知道伊朗政府不允许贾法·帕纳西拍电影,但是贾法·帕纳西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还在顽强地拍电影。

距离被捕已经八年,他在各种恶劣的条件下已经拍了四部长片,第一部就取名叫“这不是一部电影”。2015年,禁令之下,他的一镜到底电影《出租车》排除万难制作完成,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一举夺得金熊奖。今年,一丝风声也无,他的又一部新片《三张面孔》直接空降戛纳主竞赛。考虑到贾法·帕纳西已经于2000年夺得威尼斯金狮,不少影评人预测,今年他是直奔三大电影节大满贯而来。

贾法·帕纳西

那么这部《三张面孔》是否够格问鼎金棕榈呢?

电影《三张面孔》海报

本片延续帕纳西近年来的伪纪录片风格,讲述了帕纳西和伊朗女演员贝纳兹·贾法里去山村里寻找一个名叫Marziyeh的故事。有一天帕纳西在Telegram上收到一条视频,这个名叫Marziyeh的女孩儿被家人逼迫,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她希望女演员贾法里帮助自己却没有得到回音,走投无路之下她把在山洞里上吊自杀的过程录了下来,让朋友发给帕纳西。贾法里一边怀疑这个视频的真实性,一边火急火燎和帕纳西连夜开车赶赴女孩儿的家乡,一探究竟。穷山恶水,道阻且长,两人好不容易在一些村民的帮助下找到了女孩儿的家,得知Marziyeh已经失踪了三天。根据视频中的信息他们发现了上吊的山洞,但现场只有些微的痕迹。在Marziyeh表妹的帮助下,两个人终于见到了女孩。贾法里发现被骗,暴跳如雷,甚至对Marziyeh动手了。但是经过一夜和女孩儿的相处,贾法里理解了她的处境。

《三张面孔》里的女孩

对于关注帕纳西的人来说,《三张面孔》完全是熟悉的配方。诸如导演和女演员贾法里都是亲自本色出演,诸如帕纳西开着辆SUV下乡寻人(毕竟曾是阿巴斯的助手,影片的一些小设定常给人阿巴斯魅影重现之感),诸如伪纪录片中写实冷静的手持镜头,在拍摄条件限制之下大胆运用自然光,包括和阿巴斯相比剧本为了追求写实自然而缺乏幽默感等等。

这是帕纳西的第四部伪纪录片了,尽管越拍手约熟,常玩常新,但在形式上,不免有重复自我之嫌。加上影片一开场就是一个手机屏放放视频,不免让人想起去年同样位列戛纳主竞赛的电影《快乐结局》,同样以小女孩的偷拍视频开场。但在更上一层楼的大师哈内克手中,多种媒介真正被叠加出影像文本复杂肌理的互文效果。《三张面孔》不过浅尝辄止,确实很好地服务了剧情;但比较起来,依然高下立现。

并且,夺得金熊奖的《出租车》中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在《三张面孔》中被进一步放大。比如,《三张面孔》中,以女演员贾法里作为主角,着实削弱了自恋感;但也反面增强了设计感,尤其是贾法里在对话中专门提到,帕纳西不久前曾对她提过自己写了一个关于女孩自杀视频相关的剧本,对于真实感的塑造无益,反而显得自作聪明。《出租车》的一镜到底倒是保证了叙事的重点毫不模糊,但是《三张面孔》中帕纳西和贾法里的双线叙事,常给人顾此失彼之感。帕纳西在以真正的动作正面表现矛盾时往往显得生硬,《三张面孔》中贾法里痛打女孩的场景,尽管有被骗、劳累、制片方苦苦相逼等原因作动机,依然显得太过戏精上身。

电影《出租车》海报

但毕竟是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式的导演,在重重困难之中拍出的电影,文本丰富的解读性上,毫不含糊。女孩所在的山村,是土耳其-阿塞拜疆语言区,所以只说波斯语的贾法里并不能和当地人很好的沟通,而帕纳西凭着自己不算熟练的土耳其语成为了打开巴别塔之门的人。这一点在这部突出父权社会高压的电影中起到了巧妙的承接作用。帕纳西用土耳其语和村们民聊牛配种、男孩包皮和命运的关联等,招招痛击父权社会的龌龊。

影片名“三张面孔”更是意味深长。影片中共有三位代表性女性:多才多艺、考上德黑兰著名音乐学校却被家人否定、被村民称为“头脑空空的戏子“的Marziyeh,在荧屏上为伊朗人所熟知、爱戴,却也在奋斗的道路上受尽业内外歧视的女演员贾法里,以及另一位并没有亲身出现的演员、舞蹈家Shahrazade。她住在村庄外的一间小房子中,她的缺席,恰恰为三代女性、三张面孔所面对的不同又相似的境遇进行深描,更为Marziyeh的伪自杀和出逃提供了正义性。帕纳西的电影,也正因如此,兼具了历史性和时代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uafeic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