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贵圈丨独家揭秘《银河英雄传说》真人版改编之路:为什么选中国

划重点:

  1. 像是一个隐秘而长久存在的组织,《银河英雄传说》的书迷们每年的六月一日都会自动唤醒一次,而今年,田中芳树来华,以及小说首次真人版改编与中国公司合作的消息,一下子激活了他们;
  2. 现实中的田中芳树拘谨、内向,甚至连网络都鲜少使用,就是这个有点“少年气”的中年人,曾经缔造了影响整整一代人的经典科幻小说;
  3. 白一骢从小就是《银英》迷,钱重远为了争取到改编权,把百万字的小说读了又读;他们仍在思考如何面对关于真人版改编的各种质疑。

腾讯娱乐专稿(文/曾妮 责编/华妃)

像是某个隐匿而始终存在的组织,日本科幻小说《银河英雄传说》的书迷每年的6月1日都会苏醒,在网络论坛再写下一篇“杨威利XX年祭文”,再抒发一遍对银英里那个瑰丽、恢宏、史诗般的世界的爱,而组织会被顷刻激活,用一种古老的形式互相凝望,并向自己曾经理想与激情的青春点头致意。

更年轻的人群中越来越少有人能get这种激情。《银河英雄传说》的小说作品发表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即使从全球化的范围来看,那也是一个被公认更接近于理想主义的时代,关于民主、关于正义的探讨在胸怀世界的年轻人们心里生根发芽,而《银英》正是一部用华丽的科幻想象力、磅礴的星际战争描写,包裹着人类对于正义与爱的不懈追索的作品。

再后来,动漫版的《银英》上映,依托日漫精致华丽的画风、立体的角色塑造、惊人的传播影响力,银河帝国与自由行星同盟的故事发酵出了更动人的能量,书迷影迷们的讨论从宏观的君主制VS民主制,深入到三维战场、光速传感器、射程角度等入微的细节,也“与时俱进”地产生了各派“莱吉CP党”“红茶先生同人”等粉丝群体。

一位年近四十的书迷是书中人物“杨威利”的资深粉丝,他在社交媒体上写过这样的文字,曾经很多年里,对姓杨的人都添了一份好感,只要在任何媒体看到“田中芳树“的名字,精神都会立即为之一振。一种与当代追星风潮无二致的心理情感。

而现在,田中芳树,《银河英雄传说》这部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的经典著作的作者,银河帝国的缔造者,“莱因哈特”“杨威利”“齐格飞”等令人魂牵梦萦的角色的命名者,日本科幻大神田中芳树,来中国了。

1.

5月19日,19点,清华大学旧经管报告厅里人头攒动。数以百计的已毕业校友特地从外地赶来,只为见童年偶像一面。80后书迷张弛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在他看来,《银英》承载着80后一代人的记忆,“我从小学就开始追《银英》,那时候的网络不发达,大家都喜欢跑到书店租书,但书店大都以言情小说和武侠小说为主,《银英》独树一帜、很受欢迎,可以说它开启了我们对科幻小说的认知。”

书迷们很早就在网上贴出他的行程资讯——从5月17日到23日,田中芳树将在北京、上海高校发表演讲,并宣布其经典著作《银河英雄传说》(下文简称《银英》)等与中国公司开启真人版影视化合作。

这是田中芳树的高校首演。作为享誉世界的作家,日本科幻最高奖项“星云赏”得主,现年66岁的田中芳树始终低调,即使在日本本土也从来不接受大学的演讲邀请。这让见面会显得更加难能可贵,门票并未对外发售,可书迷们仍不放弃,积极通过各种渠道寻票。

在大家的热切期盼下,田中芳树终于在经理人的带领下现身,人群中顿时爆发出热浪般的掌声,黑压压的人头瞬间变成一片举起手机的手臂。年过花甲的田中芳树当天身穿一身浅灰色西装,尽管有些步履蹒跚,登台后他仍向观众们行90度鞠躬,并抱以标志性的微笑问候,将日本人的礼数展现得淋漓尽致。

当天田中芳树的演讲主题是《“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历史小说中的架空与现实主义》,内容主要讲述了他的成长和创作,如何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大学生到成为畅销书作家,经历了被拖欠稿费、被出版社拒绝等种种挫折。演讲稿不长,但田中芳树语速很慢,加上需要翻译,整场演讲持续了近40分钟。

张弛全程都听得很仔细,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作为文学大师的田中芳树在台上并不如他想象中自在,“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很紧张,眼神都不敢与台下观众对视。”田中芳树也承认了这一点,他自称性格内向,很少与粉丝面对面交流——他的经理人则告诉《贵圈》,生活中的田中芳树甚至连网络都鲜少使用。这与大众想象中脑洞飞驰、天马行空的日本科幻小说之父差距甚远。

但田中芳树的演讲还是深深地打动了张弛。他甚至从田中身上从看出一股青涩,“比如,他会因为粉丝们的热情呼喊感到害羞,会因为不懂中文着急紧张,连签名的时候都是一笔一划,像个生怕写错字的孩子。”现在回想起来,张弛觉得他更加理解了田中芳树和他脑海中那个瑰丽的世界,“作者是需要单纯的创作环境的,年长者的少年心性最可贵。”他觉得,这可能就是田中芳树能在漫长的岁月里保持住小说里的那种少年感的奥秘。

2.

制作人白一骢也是田中芳树的铁杆粉,他从少年时期就开始读《银英》。采访当天,他也特地抽时间赶过来“追星”。

作为娱乐圈最炙手可热的制片人之一,在得知拉近影业拿下《银英》的影视化版权后,他主动找到拉近影业总裁、《银英》制片人钱重远希望加入,并最终与之达成了剧版《银英》的合作。“以前别的项目基本都是别人邀约我,所以我同事刚开始还劝我说要不要 ‘矜持’一点,我说是《银英》啊!还矜持什么?”聊天全程,白一骢都毫不吝舍表达他对《银英》的热爱。此前,他也先后找过四拨人到日本谈合作,但都铩羽而归。

关于《银英》的首次真人化改编,外界的声音也很嘈杂。中日两国书迷都不约而同在网上发出质疑——一部宏大的宇宙幻想巨作,交给硬科幻经验几乎为“零”的中国影视公司操刀,很难不让原著粉感到担忧。还有人扒出该影视公司曾出品过电影《小时代》,更加刺激了他们的焦虑。

事实上,钱重远在一开始也没有抱太大希望。据他了解,田中芳树曾收到过来自世界各地的版权合作邀请,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钱重远预判,虽然他曾经参与过《赤壁》、《狼图腾》等口碑作品,但在众多实力云集的版权竞争者中并不占绝对优势:“有的公司资金实力更强,有的甚至会直接带着知名导演登门拜访。所以,当时我觉得能谈成对我来说是非常荣幸的事情,如果谈不成,也是很正常的。”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钱重远于2016年初带着助理赴日本寻求合作。为了能直接和田中芳树对话,他们想办法直接找到了田中芳树事务所,而不是通过版权中介机构联络。那是一幢位于在东京市中心的三层小楼,他们前后拜访了整整11次,从商业、文学、等各个角度释放信心和诚意。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会有一种过关斩将的感觉,人家觉得你的这个想法可以,才能再去下次再谈,接下来再谈合作模式,最后才能去跟做作者本人谈,让作者去听你的阐述。”

与作者的对谈尤为重要。为了让田中芳树感受到自己对《银英》的热爱,造访之前,钱重远特地重读了十本《银英》系列小说,“见到田中先生时,我向他描述了一个太空场景,将我自己化身成其中的一个士兵,在两军对垒的时候,我会怎样抉择。还有一些小说里的重要情节,比如伊谢尔伦要塞星球的夺取攻防,我也会把我想象中争夺、防守的场景向他描述出来。”

左起:白一骢,田中芳树,钱重远

事实证明钱重远的判断是正确的。田中芳树在接受《贵圈》采访时透露,他们在选择合作伙伴时,的确是将对方对原作的爱和理解放在第一位,“在进行影视创作时,势必需要对小说进行各种调整和创造,如果制作方对原作有足够的爱和敬意的话,我们相信影视化内容不会太失败。”

随着谈判的深入,钱重远发现其实双方有很多契合,“能感觉到,田中老先生其实也很希望能有一个真人版的《银英》能与大家见面。但日本方面可能一直没有准备好,才能让我抢占了先机。”

终于,在2017年年初,田中芳树与拉近影业签订了影视化版权合同。对此钱重远颇为骄傲,签署合同当天,他就把自己的朋友圈签名改成了:“银河英雄传说——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3.

但拿下版权,还只是征途的第一步。

钱重远迅速与制作人白一骢所在的灵河文化达成合作,联合进行《银英》的影视化开发:拉近影业负责电影部分的开发,预计2021年上映;灵河文化则负责季播网剧的制作,预计于2020年面世。

从业二十多年的钱重远坦言,《银英》其实是自己刚入行时就想做的项目,但当时娱乐工业尚未成熟,不具备操作大型科幻电影的能力。随着现在中国影视工业化水平不断进步,《流浪星球》、《拓星者》等国产科幻片不断上马,他判断,时机成熟了。

但要制作这样一个史诗级科幻巨作,他们对项目难度的预判是S级的,“supper难!”虽然现在还处在概念设计和剧本架构的初级阶段,但可预见的挑战非常多,“它最难的地方是在于未知,它的很多拍摄方法,包括整个世界观的构架,包括很多世界呈现的方式是我们过去没有涉足过的领域。”

白一骢举例,《银英》涉及很多星际战舰的对战,到底要真正的实打实的拍,还是需要用更多的抽象化的手法表达,这些视觉表现手法都需要好好斟酌,“即便是好莱坞他们也没有做过这么多的这种大规模的星际之间的战役,所以真的挺难的。”为此,他还专门研习了《星球大战》《星际迷航》等好莱坞大片,

他甚至给这个项目赋予了使命性的意义:“可以说,这是一次用高难度项目来推动中国影视工业化前进的契机。”

让白一骢和钱重远深感意外的是,田中芳树在《银英》的改编上指定的原则只有一个,即“不要改变登场人物的姓名”,其余部分完全不干涉。

田中芳树在给书迷签名

“实际上他越这么宽容,其实对我内心的压力越大,就是我不能辜负他对我的信任。”钱重远说,在创作的每个关键节点,他都会主动听取田中芳树的意见。

“我们最终是一步一步把这个项目能够做成一个精品,最后大家的质疑也就烟消云散了。毕竟,你现在做任何的辩解是没有用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niz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