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贵圈|神还原、 自来粉,《复联3》的翻译配音如何逆风翻盘?

划重点:

  1. 为电影担任翻译,相比兼职创收,对他们来说更接近于爱的供养。
  2. 但为什么在2007年这个价格不升反降?因为当时中影委托了一家私人公司尝试对一部数字电影进行译制,花费五万——这一实验结果被推广到行业标准,沿用至今。

腾讯娱乐专稿 (文/耿飏 编辑/三替)

今年4月,一个叫朴智勋的韩国翻译登上韩国门户网站NAVER的热搜第一名。这应该是韩国历史上第一次:一个翻译,因为电影字幕的翻译问题,被投诉到了韩国青瓦台(总统府)网站。

翻译朴智勋

粉丝们被激怒是因为这样一句台词——在《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中,奇异博士说了一句“End game”,被朴智勋翻译为韩语的“没有希望”。

请愿书中称:“即使是不能流利地讲英语的普通人,也能轻易地看出这位翻译的英语能力甚至没达到基本水平。”请愿者认为,这位译员翻译水平低劣却仍能继续负责该项目工作的原因可能是:腐败或者裙带关系。

韩国总统府网站投诉朴智勋的请愿书截图

全世界的漫威粉都一样,战斗力不是盖的,他们对待电影的态度认真,眼光也很挑剔。特别是对于《复联3》这种十年一遇的漫威电影,关注度和期待值可想而知。每个国家和地区引进后的译制工作都将充满挑战。

“请收下膝盖”、“特别养耳”,对于国内《复联3》的翻译和配音,在网上刷到这样的称赞声,多少会令人感到惊讶。还记得《复联2》上映时那场针对翻译问题的大讨伐吗?短短两三年的时间,译制业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令观众的态度发生这么大逆转?

神还原、本土化,为了漫威粉的荣誉

从朋友圈的表现来看,付博文和陶然看起来是两个典型的漫威粉:5月11日凌晨,他们和所有粉丝一样,占领各大影院,充满仪式感地等待《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内地首映。当天付博文穿着一件“可爱いこそ正义だ“(可爱即正义)的黑T,陶然穿一件“MARVEL”(漫威)的灰T,很显然,这是他们这个族群的接头暗号。

左:陶然 右:付博文

但和普通粉丝待遇有所不同的是,他们都在大银幕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翻译:付博文;校对:陶然。在字幕上,付博文的名字,甚至直接列于“星爵”克里斯·帕拉特之下。

“刷了N遍,忍了剧透好久,但第一次看成片!从头High到尾!能作为这十年中MCU的一份子,十分荣幸……第五部漫威,脱胎换骨!没有遗憾!“当日3:43分,付博文激动地发朋友圈。MCU即漫威电影宇宙——自2008年的《钢铁侠》开始,通过一系列的漫威超级英雄电影构筑的架空世界。今年,曾翻译过《奇异博士》《银河护卫队2》、《雷神3》等漫威电影的付博文接到了《复联3》的翻译任务。

不久之后,他交出了中文配音版和字幕原声版的两版字幕,共计4万多字。

和2015年《复联2》字幕引发的集体吐槽相反,《复联3》的字幕翻译被称赞“水平相当高”。如网友“L-HCTSM”描述:“印象最深的是看到星爵对灭霸的称呼时,整个影厅都会大笑。英文台词中那个梗已经很精彩了。但是在中国文化里面很多人都不能理解。我之前很关心这个地方会怎么翻,没想到直接用了一个相当中国化的词语,效果意想不到的好。”

麦当劳叔叔和奶昔大哥

英文台词中,星爵称呼灭霸“Grimace”,原意是麦当劳的“奶昔大哥”。上世纪90年代,麦当劳曾推出一系列卡通形象,除了如今延用的麦当劳叔叔,还有后来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汉堡神偷、小飞飞,和这位“奶昔大哥”。对美国人民来说,这句称谓属于他们的“回忆杀”。

“紫薯精”灭霸

但在中国版中,Grimace被颇为本土化地译成“紫薯精”。付博文回忆,“如果翻成奶昔大哥没有任何意义,它长得有点像巴巴爸爸里面紫色的那个巴巴贝尔。就是那种满身紫色儿,又像橡皮泥又像土豆的东西。”

他注意到有网友用“紫薯精”形容灭霸,觉得贴切有趣。但问题在于,“什么什么成精是非常中国文化的,能不能用有点纠结。字幕要考虑方方面面、各种法律法规。”在和漫威片方反复沟通之后,付博文终于说服了片方采用了这个译名。

《复联3》翻译的好口碑,是在这样一个一个抠下的细节中体现的。“就连吃饭、睡觉,走路的时候也都在想,有时候就会有灵感迸发,基本都在琢磨。一句话一句话的抠。”付博文介绍这一个多月的状态。

漫威标志

上映前,付博文还专门飞了一趟上海,在总部和漫威一句句对了一遍字幕。“能考虑的都考虑到了,尝试滴水不漏不留遗憾。”他对《贵圈》说。

在作为字幕翻译之外:付博文是专业配音演员/前新东方教师,陶然则是15年教龄的现任新东方英语老师。为电影担任翻译,相比兼职创收,对他们来说更接近于爱的供养:“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是钱能衡量的。我本身就是漫威迷,能参与其中就蛮荣幸的。”付博文对《贵圈》表示。

他在微博上分享了一个故事:一位友人带孩子看完电影后,指着字幕上付博文的名字说:“这位叔叔是爸爸的好朋友。”孩子问他是哪个超级英雄,父亲答:“他不是超级英雄,但如果没有他,我们就看不懂这个电影了。”

“这就是这份工作的意义吧。”付博文感慨。“除了我和陶然,还有负责整理剧本、对时间码等琐碎却至关重要的“台本统筹”田佳慧、付格格,我们四个人一个团队,真刀真枪的翻译,对大家来说,是一种学习和成长。”

五万包圆:既与翻译难度无关,又与票房市场无关

“翻译是这(译制流程)里面最辛苦的一个工作,一个剧本动辄几万字,你别说头脑想了,还要去查字典,再去琢磨,单单用两天时间打字打完都很辛苦。而且片子好坏,翻译起很大作用。”《复联3》的负责人,译制业内的权威王进喜对《贵圈》这样说,“八一厂的翻译酬劳,目前国内应该是最高的。”

这里给大家科普一下,上文中提到的翻译费,出自整体打包的译制费用。而这笔译制费用,分账片由中影进出口公司支付,买断片则由中影或华夏发行公司支付。

众所周知,一部电影的译制“行价”是5万一部。“5万包圆”意味着:包括剧本翻译、装词分配、演员配音、录音混录四大环节,并且不分片长,不分语种、不分内容。如何分配这些环节的支出,理论上是译制单位所需要腾挪操心的。

除了翻译费,译制单位还要给配音演员、配音导演、录音混录等人员支付费用,一部电影译制下来,参与的工作人员至少有20多人。

2007年,一部电影的译制费用是5万元,平均票价24元/张。那一年,北京的房价刚破万,每平米为10964元。

2018年,一部电影(译制已全部数字化了)的译制费用仍然是5万元,平均票价32元/张。此时北京的房价已达到每平米61720元。

为什么10多年过去了,国内的电影译制机构至今仿佛被隔离在市场之外呢?

这与国情有关——中国电影集团公司是国家唯一授权经营电影进口业务的公司。中影集团进出口分公司负责把国外电影引进之后,再分配给译制单位制作。

而国家允许的译制单位有4家,包括上影集团上海电影译制厂有限公司、长影集团译制片制作有限公司、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译制中心,及八一电影制片厂。

进口片要在内地上映,必须走这四大厂的译制通道,但片方与译制机构并非双向选择,而是行政分配:进口分账影片由中影进出口公司平均分配给四家译制单位,买断片(批片)则由中影和华夏各自分配——以进口片上映数量达到历史最高的2017年为例,最多不过89部。以平均每部5万的价格计算,总共只有445万的市场,要分给四大译制单位,每家全年营收不过百万出头。

据资深电影研究者余泳介绍,片方所需要负担的无差别的五万译制费用,是由中影进出口公司自2007年电影数字化改革起步时定下,至今未变。事实上,在2007年以前的胶片时代,一部电影的译制费用为10-20万。定价标准基于时长:每米胶片的价格是36元,再加上杜比编码费,一部时长90分钟的电影,核算下来成本12万。时长较长的分上、下集的电影,价格可能达20万。

但为什么在2007年这个价格不升反降?因为当时中影委托了一家私人公司尝试对一部数字电影进行译制,花费五万——这一实验结果被推广到行业标准,沿用至今。

《摔跤吧!爸爸》内地版时长140分钟

一刀切的译制价格,与翻译的长度与难度无关,也与影片未来的市场表现无关。于是如今观众喜闻乐见、票房屡创新高的印度片《摔跤吧!爸爸》译制费也是5万元,尽管该片片长达两个半小时,翻译难度和工作量倍增。

而在另一个角度,王进喜却一直尝试在以市场方式对待合作的“小孩们”:今年的翻译团队又涨了200块钱,而录音团队已经从6000涨到了一万。有时候年轻人反而跟他说”王老师这个不要你钱了“,”我说不要钱不行,不要钱你怎么负责任?你得给我服务好是不是?”

在骂声中成长,保持谨慎乐观

三五年前,王进喜还身处漩涡中心。八一厂翻译贾秀琰所译的《银河护卫队》,被网友发现“错译40处、漏译11处、不准确25处”,连带到他这位发掘者一起被diss。“当时我有点快崩溃了,不吱声。”

而后对《复联2》的吐槽到了“《复联2》为什么非得由八一厂译制?”的级别,王进喜赶紧出来替译者挡枪:“我作为组织者肯定有我的问题。现在大家把矛头都对准刘大勇,让他来承担这么大的责任太委屈他了。”

但在今年,同样由八一厂译制的《复联3》可谓扬眉吐气,国内票房已破23.6亿,配音和字幕备受好评。“在骂声中成长。”王进喜打趣。

这可能与八一厂选择开放合作有关。相比长影厂和上译厂的30多人的在编队伍,八一厂没有正式编制的译制片导演和配音演员,不仅节省了人力成本,并且更能根据影片灵活组建团队。“我们的钱不是用来养人的,就是用来做片子的。”

八一厂为各种语种的影片寻找适合的翻译人才,避免了译制厂在职人员担当翻译,不熟悉知识背景,难免有短板的情况。比如《复联3》的翻译付博文,就是入坑十年的漫威粉,而校对陶然作为新东方老师,也是一个资深电影迷。

《复仇者联盟3》

“漫威的电影里总有一个扣,你要解开这个扣或是包袱,不喜欢漫威的人是很难懂的,我们现在用翻译,就不光是八一厂的,要全社会找去培养。”王进喜说。整个采访中,不论哪个环节他都没有抱怨,而是一直在找解决途径。

在风格上,他拒绝网络语言:“一是真的是没有什么内容,二是时效性很短。我们希望过10年看这个版本,还能留下来。”

至于直译和本土化的平衡。原声版本的中文字幕,王进喜会要求按照字面意思直译,“不要加任何修饰,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配音版的则需要多考虑本土化,不要让观者觉得违和。

“配音版和字幕版两个版本的翻译完全不同。一个是从听觉出发,一个是从视觉出发。两者的受众也不同。配音版的翻译花的心思更多。”付博文向《贵圈》介绍,“比如蜘蛛侠和蚁人,原声版的话只能按这两个名字翻译。在剧情里,班纳博士从复联2后就一直没出现过,直到雷神3,他并不知道这段时间,出现了蚁人和蜘蛛侠,所以,他就因此而非常的惊讶。”在配音版里就可以用“我想静静”这种感觉这样表达出来。

行业中的种种限制,王进喜看起来也有应对方式,译制片从引进到定档的时间非常短,这也成为翻译质量的制约因素。而在这个问题上,王进喜也越来越具有经验,如他与《变形金刚》片方商量,在送审时先让翻译翻送审本,“等到真正要做的时候,应该说本子完成一半,故事情节啊、人物啊基本都熟了。虽然说时间紧,但是你要跟片方沟通好了,时间也来得及。”

而至于目前看起来无法突破的“五万包圆”,相比引进片,王进喜认为网络市场海量空间。除了院线电影,好莱坞等大制片公司还有很多版权电影或动画片需要译制,如迪士尼目前已和八一厂合作,着手进行动画片网络版的译制。

他对《贵圈》说:“现在不是94年刚起步大家都不认同你的时候,不是拿到金鸡奖华表奖得到认可的时候,走到现在,我什么荣誉都不需要,踏踏实实做片子最重要。”

吴凌云

吴凌云从8年前的《钢铁侠2》开始担任钢铁侠配音,至今依然绎托尼·斯塔克。他对《贵圈》表示,很多配音演员都是自来粉:“大家都是怀着热爱在干这件事,报酬没那么重要。像配《复联3》这种级别的大片,自己也能学到很多。另外,译制配音是一个文化桥梁的作用,可以让观众接触到不同地域的不同文化。”

钢铁侠小罗伯唐尼

《贵圈》走访多位业内人士,大家也对电影译制业表示了谨慎的乐观。目前国内四大译制中心,不仅在做电影的译制工作,还有其他的电视剧、动漫、游戏和网络视频收入来源。

具体译制行业的人才,翻译方面,耗时久难培养,但有大量的影迷作为后备军。

配音界人士也都认为,不存在所谓“配音人才青黄不接”的说法。尤其在北京,这种情况并不存在。一位业内人士直言:“现在国产的电视剧、网剧的量大,需要配音多。尤其是过年过节的,忙都忙不过来。”“现在需要的是一专多能式人才,大量配音演员都是兼职的。”吴凌云这样说。

“对译制片来说,没有新闻就是最好的新闻。”王进喜最后这样总结。面对《复联3》做出来的两个版本的好口碑,他保持着谨慎乐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yrilszh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