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贵圈丨周立波胡洁连环追证①:十八问力斥唐爽“骚扰你什么了?”

划重点:

  1. 关于蛇形驾驶。唐爽称周立波晚饭时喝了酒,而开车时“双手脱开方向盘”,周立波反击称那是一个自杀式行为。
  2. 关于枪。“某某”在和胡洁的一段语音中表示,“我把枪放在我的黑包里了,大家走了之后无意中可能把包放在车上了”
  3. 关于毒。“某某”另一段语音中表示:“其实主要在抓唐爽,这个毒是属于唐爽的。”

腾讯娱乐专稿(采访、文/叶弥衫、胡梦莹、伦伦 责编/三替)

7月2日,在纽约历经了11次庭审后,被宣判无罪释放的周立波归国,携妻子胡洁面对《贵圈》栏目的镜头,首度公开讲述了“涉毒持枪案”的全过程。除了自证清白,其主要攻击点,在于第一任律师莫虎,和被他们视为“做局者”的“某某”。

对于事发时的同车者唐爽,胡洁描述为“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我非常喜欢他的才华”。对话中及结束后,胡洁多次表示唐爽是“被牵连”,希望对其予以保护。

但唐爽随后发布微博、接受采访,控诉“戏子误国”,更指周立波是演员,胡洁才是事件“总导演”。从搜车过程到警局经历,从如何结交到为何交恶,乃至于事件中关键的、某某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唐爽都给出了他的解释——与周立波夫妇解释的差异,构成了今夏的一场“罗生门”。

7月14日,周立波夫妇主动出现在《贵圈》的镜头前,披露此前并未完全展现的内容。“上次为了保护唐爽,抹掉了很多细节。”胡洁表示。

在9小时的对话中,周立波夫妇对唐爽的观点予以回应。由于涉及内容过多,《贵圈》将拆分报道。本文系第一篇,在唐爽与周立波夫妇的18个论述分歧中,读者或可自行寻找真相。

17日上午,唐爽针对周立波的再度反击,发表微博称:你们夫妇剪辑合成的关于我的电话录音,作假痕迹如此明显,连法庭都未予以采用,你们甚至都不敢交给法庭!

1.蛇形行驶

在7月2日《贵圈》采访中,周立波否认了此前媒体报道的“蛇形行驶”。他当时称:“蛇形根本不可能,蛇形开到海里去了。”

唐爽在《局面》采访中带领记者重返现场,显示行驶在一条二车道的道路,并不临海。唐爽进一步解释蛇形的原因:周立波晚饭时喝了酒,而开车时“周先生是一手,右手拿着手机在找GPS的地址,然后左手在玩那个IPAD,他是相当于双手脱开方向盘的。”

周立波:19点不到喝了一点点红酒,走的时候是23点半,而且大量饮茶。如果当时有酒精,警察一定会测;对于唐爽描述的开车状态:“首先这个是不可能碰到方向盘,如果碰到方向盘就不可能看到前方了,那是一个自杀式行为”

胡洁:“那么你唐爽在干嘛?他说在睡觉,睡觉你怎么知道是蛇形呢?你不睡觉,难道就看着他这么弄吗?而且还说你喝酒,你唐爽坐在旁边就这么看着你喝酒?”

周立波接受采访里面说喝酒

2.搜车

18日晚出警记录

警方报告显示,周立波与唐爽以中文交谈后,通过点头的方式同意搜车。

《世界日报》报道,法官Howard Sturim对现场描述为:“由于周立波听不懂英文,由唐爽点头同意。警方没有搜出任何可疑物后,又要求搜查背包,此时再度由唐爽翻译与点头同意”。

唐爽接受《局面》访问:“周先生用中文我能不能不搜,然后我跟周先生说,我说警察要搜,他要么现在你同意搜,要么就是他会去申请法院的搜查令搜,我说如果他要搜也许躲不掉,但是这个主意您自己拿。”

对于周立波的包到底是不是在后座上,唐爽表示:“确信,百分之百,因为警察是这么说的,诉状上也是这么写的。”

周立波说警察在9分钟内做的事多得超乎想象

胡洁给《贵圈》出具了一段事发后,2017年1月24日周立波与唐爽的通话录音。

周:警察有没有,这点很重要,他开后备厢有没有跟你说我能不能开后备厢?

唐:他是问了我的。

周:他问你了,然后你怎么跟他说的?

唐:我说开你车,搜吧你。

……

周:而且我那个包啊,我确信我那个包是在后备厢里面,后面放不下吗,因为我车后面很小嘛,我现在记忆当中都是应该放在……

唐:这个我倒是真不知道了,反正自始至终警察没给我们开过。

……

周:恩。反正,反正……

唐:所以任何东西都是警察口说的,没有拿给我们看过啊。

3.警局

周立波表示没有说过任何话

周立波之前对《贵圈》表示被捕后“警察没有对我进行过任何问询,我没有说过任何话。我在警察局是没有一个字的口供的”。

唐爽表示,在警局中,周立波“多次出现幻觉”,称“外面有中国人放着我的《壹周立波秀》来了”。

周立波:“我说话是负法律责任的,目前情况周立波是零口供”、“我终于可以确认,他在迷乱了。这个是需要极大的想象力说,居然周立波在美国监狱,有人在看《壹周立波秀》,太可笑了。我不想说那句话,再去让大家去想,毒品是不是唐爽的,唐爽你是不是有幻觉了,我不清楚。”

4.枪、毒

谈dna检测

周立波:“枪跟毒肯定不是我的。”

胡洁:“某某对我说过,枪跟毒都是他的。”

唐爽表示,在警局接受探员对于“非法物品”问询时,“周先生当场对警察的回答。他有改口,他有时候说他不知道,有时候说女儿的,他不知道,他前后有改口。”

胡洁为《贵圈》提供了她与“某某”交谈的多段语音。“某某”在一个音频片段中表示:“我就把枪放在我的黑包里了,大家走了之后无意中可能把包放在车上了,谁也不知道。”另一个中表示:“其实主要在抓唐爽,这个毒是属于唐爽的。”

胡洁解释,第一段音频是2017年1月19日她去“某某”办公室时录下,当时律师莫虎也在场。由于媒体尚未曝光,她当时只以为车上有枪,而“某某”表示“东西是我放的”。第二段是1月22日又去“某某”办公室,“他对唐爽的这番话我还不一定相信”。

周立波:“我是绝不会原谅他的,他(唐爽)居然说我当着警察的面,说我说毒是我女儿的。周立波有两个软肋,一个是我的太太,一个就是我两个女儿,这是不能碰的,他想暗示我大女儿是吸毒的,我说这点你太歹毒了。”

5.毒

唐爽:案发后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她(胡洁)跟我说这个毒品是一个姓范的、唱京剧的给周先生的。她说枪不是太大问题,大不了就是罚点款,做点义工,她说毒品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是周先生的,因为这样的话周先生就没有办法跟电视台签合约,他的财路就断了。”

在胡洁的回应中,她并没有否认“姓范的唱京剧的”存在,但表示这只是推测:“他(唐爽)在一个星期以后来过我家一次。他就坐下来跟我聊,说阿姨,这个事情怎么回事。我说美国人可能现在觉得这把枪是最严重的,是要判罪的,因为你是上了膛子弹的枪。但是美国好像对毒不是看得(太重),检察官不在乎这个东西,因为它只有一点点嘛。后来检察官告诉我们,说这个毒的话在美国就差不多你做个一两天义工。我说中国好像是对毒看得比较重,但是那把枪对美国来说可能要判刑的。他说阿姨那个枪是怎么回事?我说枪不是某某放的吗?他说那个毒怎么回事?我当时在推测,毒是不是某某放的?是不是那个姓范的给的?事实上这个某某1月22号已经告诉我,他说这个毒是唐爽的,我当时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他说的一定是真话,第二个我也不想告诉唐爽,我当时就把他当孩子一样的,就在商量这个事情,他竟然在采访的时候就把我说成那么弱智,我的情商和智商有那么低?我会说将来在中国捞钱是捞不到了?我也不想说什么。”

6.保释

周立波保释时新华社报道:“周立波在离开前对等候在外的媒体记者表示,他车里的枪支是合法的,但他没有说明枪支是何人所有,也没有提及毒品一事。”

唐爽:“周先生说你不要怕,待会儿你也不用叫你朋友,叫胡洁女士顺便把我也保释出去,但是他没有做到。胡洁女士把周先生保释出去之后,然后跟媒体说,枪是合法的,毒不是他的,然后唐爽在监狱里。”

“当时周先生答应我是让胡洁女士交保释金把我保释出去,但是他没有做到。我的保释金是下午到了五六点,监狱都要关门了,胡洁女士到监狱去帮我交的,所以那我才出来的。”

唐爽被检察官撤诉后,胡洁之前交的4000元保释金被退回

胡洁对《贵圈》回忆:当天她交完钱是10点前,周立波与唐爽的保释金基本是一起交的。随后她就在法庭等待,“差不多12点左右,我先生出来了。我当时还问莫虎为什么唐爽不出来呢?他说这是正常的,可能按照次序,或者按照人名的排序。我说那怎么办?他说他(唐爽)可能要等到午后,吃饭以后了。法院把唐爽送回看守所,这个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但莫虎告诉我说这是正常的一个流程,因为他说嫌疑人不能在法院待着,因为大家(中午)都下班了嘛,你要转到看守所。莫虎说我们差不多2点钟我们到看守所去,还有他的律师我们三个人一起过去的。”

胡洁表示,大约2点半左右,唐爽的名字出现在看守所系统中,办完全部手续应该是3点多,“肯定没有(唐爽说的)那么晚,当时两个律师都在。”“我当时跟他坐在车上,我就跟他说了,我说不知道为什么你今天为什么会晚一点出来,当时莫虎也是这么跟他解释的。”

7.DNA

周立波涉毒持枪案DNA检测报告

嫌疑人为周立波和唐爽、编号CL17-0219的《法医生物学实验室报告》显示,在黑色背包上发现了混合DNA,至少来自3个人,主要来自于一名男性。

其余送检物品中,一件破损的吸毒工具(玻璃烟斗)上的DNA信息有限,不够进一步测试。而手枪、弹匣与弹壳上没有发现人类常染色体DNA,也没有发现男性DNA。

唐爽:“就是毒品这个粉末上没有发现周先生的DNA,但是装毒品的这个包包上面有周先生的DNA,我的律师信刚才给您看过了,这上面写的很清楚。”

在唐爽当时出具的律师函翻译件上,描述为“装有非法枪和毒品的背囊在周立波坐着的后面被发现。袋子上发现了立波先生的DNA”。

周立波:“以一个科学家的缜密的逻辑,看似不经意之中他改了一个字,放毒品的袋袋上有周立波的指纹(DNA),我觉得太歹毒了。那是我的包,我的包包上有我的DNA,但你千万不能搞错,你是移花接木、张冠李戴,这是存心的。就是说他想让大众知道是装毒品的袋袋上是有我的指纹(DNA)的。”

8.屠磊

1月20日屠磊接受《华西都市报》采访:“目前的新闻报道,只是说在周立波先生那辆车后备箱里,发现可卡因,而且车上有其他人。车是不是属于周先生?我也还不清楚。所以现在,还不能断定一定是周立波或说他吸毒。一切还要看后面的真实情况。等美国那边天亮了,我再认真了解一下情况。”

唐爽:“我和周先生还在看守所的时候,周先生的中国的律师屠磊先生就对外发表了一个声明,就对外发表了一个声明,他首先就发表了一个声明说,毒不是周先生的,因为车上还有其他人,这个他就直接把矛盾指向我了。我就质问胡洁女士,我说屠磊先生为什么要发这个信,然后胡洁女士说,这是屠磊律师个人所为,屠磊律师不是他们的律师,刚才我也给您看了胡洁女士的短信了,但是很讽刺的是几个月之后屠磊律师亲自站出来说,他是周先生的律师。所以后来各个媒体说毒是唐爽的,毒是在唐爽身上发现的,这个应该是胡洁女士对外做的局。”

胡洁:“屠磊是我在国内的律师,(周立波被捕消息爆出)当时都已经是(美国时间)夜里12点多快1点钟了,我怎么联系屠磊?我当时电话都被朋友、家人打爆掉了。因为正好国内是白天嘛,可能有媒体采访他(屠磊),我后来看报道屠磊自己也在回应,他说当时说这个车的周立波的,倒不证明车上的东西就一定是他的。他说了这个话,这话有错吗?作为我的法律顾问,这是一个律师正常的反应。没有任何错,你现在都可以去调他的新闻的。”

9.伪证

唐爽表示,他与胡洁断交,是因为胡洁让他做伪证。

王志安:“他们关于毒品这部分有要求你作伪证吗?”

唐爽:“没有。”

王志安:“没有?”

唐爽:“嗯。”

但在胡洁提供的录音里,“某某”在事发次日已经承认枪是他放到包里的。

胡洁:“他说我逼他做伪证。我想问你,在整个过程,如果你这么恨我们,你为什么不到检察官那边去呢?而检察官在我们律师(指控)警察执法是违法的过程当中,检察官是非常需要证人的,我不相信检察官没有传票给你,你为什么不去呢?说明你不敢。”

10.律师函

唐爽撤诉的律师函翻译件

唐爽表示,因为不肯为做伪证,遭到了胡洁的威胁与骚扰。

“所以我的律师给她发了一封非常强烈的律师函,让她不能再骚扰我,她的任何员工也不能骚扰我,不能再威胁我了。”

胡洁:“我骚扰你什么了?你把短信拿出来,你现在手机里都有吧。还是我用信,还是我用微信,还是我用语音,还是我用电话?你可以拿出来,你凭口说没用的对吧。”

胡洁表示她并没有接到律师函。她称唐爽在周家有未成年孩子在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诽谤信息”,斥责周立波并要求对其道歉。导致了群成员的退群。“他意识到在美国像他这样,发到未成年群里是一个很严重的后果。所以他害怕,赶紧叫他的律师出了一个律师函。”

11.律师费

唐爽律师费转账记录2.5万给莫虎

7月2日《贵圈》胡洁:“他(某某)就跟我说,我要提一些现金给莫虎,我说为什么呀?他说唐爽律师费我来付,你们律师费我也来付。我说我们是不需要你来付的,唐爽的律师费我们可以考虑我来付。他和唐爽也刚刚认识,凭什么要拿这个钱,我就觉得很奇怪。他说我今天去拿了七万块钱现金。我后来为了证实这个事情,我过了几天就碰到莫虎,我说他(某某)有送你钱吗?他(莫虎)说给了我三万,他是亲口这么跟我说的。“

唐爽在采访中表示,律师费25000美元是自己付的,并出具了付款支票,某某没有给,周立波也没有给,“说说而已”。

胡洁:“他说向我借钱不给怎么可能呢?他跟我们家都像自己孩子一样,都出了那么大的事儿,我怎么可能不给呢?我平时捐都捐了那么多钱,在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不给?因为他没有回来,一直在那个某某家里。我在电话里我都说了无数次了,我说你那个律师费,他说他某某已经替我付掉了,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说那你现在需要钱吗,他说不需要。(事发后)头一个星期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联系还是蛮密切的。我一直跟他这么说的,因为当时他已经不来了嘛,我们只能有几次电话。”

12.借据

唐爽管某某借钱的借条

唐爽表示,律师费的支付,除了自己的工资,还向朋友借了钱。而朋友就是某某,唐爽出具了一张和某某的10000美元的借条。

当被王志安问及为什么要找某某借钱时,唐爽答:“因为当时现场就是他或者周先生嘛,周先生就是含糊其辞也不置可否,然后我只能向某某提了。”被追问之后又答:“但是周先生不借啊,在美国借钱很难啊。我的工资来讲,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只是当时因为钱都全部拿回中国了,手上没有现金,那也就是,比如说一万块钱其实也就是我两个月的工资了,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这也不是个大数目。所以也不存在什么。”

胡洁:“ 借款合同第五条款和第六条款表明这个借款协议不是唐爽来付律师费的。而是某某用来帮唐买一部奔驰汽车的支付款,唐在支付买车款之前,汽车产权归某某人所有。这是原文。从这个借款的合同看,这个奔驰车肯定很有可能是某某送给他的。这笔钱是某某在2017年1月31号给唐爽的,20号他们从警局出来,(唐爽)就到了某某家里,差不多就是一个星期后,他们已经给他买了一个车了。你自己采访的时候说没有住到某某家,只是给某某打了一个电话。你怎么会跟他签合同?你怎么会谈的那么深?他还要给你买车呢?你不是说刚刚认识他吗?你唐爽不是说自己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科学家吗?你这么容易就去收别人东西?”

13.谁家

唐爽表示,事发后,在“某某的母亲家”住了一个星期,并且是周立波要求他去的。“周先生家里狗仔队多,当时不是地址都曝光了吗,我家的地址也曝光了,周先生家地址也曝光了,所以周先生说你先去那个谁,让他帮你安排一个地方先躲一躲。”

按照唐爽描述,在这一个星期中,其与某某仅有电话往来。“跟我说不要担心,这个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胡洁出具的1月24日周立波与唐爽的电话录音中,周立波知道唐爽周三去学校后,让他不要乱走。

周:其他地方不要乱走,你学校去完之后,你还是在X叔这边,我反正我抽空会过来的。

唐:恩恩。

胡洁:“就是这个(某某)家,当天他们1月18号也是从这里出来的,这也是唐爽所谓的他母亲家,唐爽这一年多经常到这里来。这个房子我查过,不在他(某某)的名下,我不知道是不是他母亲的名字。”

周立波:(保释后)我当然要他回来,他说波叔我就先住在某某家里面,因为你们家门口都是记者。我怎么可能让他住到人家家里去呢?但是那个人也说我帮他调理一下怎么的,其实他就是把唐爽人控制了,精神也控制了。”

14.资助

唐爽的奖学金

唐爽微博发布“檄文”后,周立波回应:“唐爽曾经发文说没有受过周立波的资助。需不需要我公布5年来周家资助你的证据和众多证人?”

之后唐爽多次让周立波拿出“资助”的证据,尤其强调学费转账记录。在采访时,他展示了自己一年9万美元的奖学金单据,强调“我需要周先生资助吗?我跟周先生只有礼尚往来,没有任何经济往来。”

“我花了一万多块钱给他,送了他一个3D打印机,他有时候送我一点小礼品,iPhone插件什么的。”

胡洁:“你会相信吗?我跟我先生那么多钱捐给社会,我把我们结婚礼金4000多万统统捐掉,我平时是怎么去帮助一些该帮助的人?”

胡洁表示,自己没有“资助”凭证,“平时我时不时会塞一些现金给他。有时候一万美金,几万人民币,就是这样。

周立波:“不是叫给过,不计其数,我只不过是犯了一个很愚蠢的错误,应该每次给他点生活费,让他写下来:收到我美金一万,收到我美金三百,我应该每次做人都应该留痕迹,但问题是我这方面不老道,我做不出这样的事,你说给一个孩子钱,你说还要人家写收据,那只有某某做得出。”

15.代笔

唐爽表示,相比收到资助,反而自己无偿帮周立波做了很多事,比如,代笔。类似于“大疆东去浪淘尽,亿航(音译)白鹭上青天”。“周先生在哥伦比亚做教育中心时做的那个报告,全是我帮他做的。”

周立波:“亿航(音译)白鹭是我在亿航做演讲‘何为成功’的时候,我台上直接说出来的,有录像。我说如果说大疆东去浪淘尽,是不是亿航白(音译)鹭上青天。”

16.回国

唐爽表示,自己找到了国内一家科研机构,本将于17年归国,后因涉案而耽误。

而后,周立波委托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表演艺术学院院长汪天云为唐爽物色教职。在电话中,汪天云对《贵圈》透露,大概两年前,周立波向他推荐“一个很有才华的青年,希望在高等院校给他找一个工作”,但最后因专业不对口,“拖掉了”。

胡洁:“他呢一直是摇摆不定的,他一直想跳槽,他说工资很少,我也不知道多少,反正不多。但他不能失去目前的一份工作,因为失去他没有(经济)来源,父母什么还是需要他来照顾。但又觉得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他那个地方开到纽约,就是开到曼哈顿要5个小时,非常非常偏的地方。所以他一直是,如果国内有好的机会,就回国内,如果国外有,就国外,他一直在寻找的过程当中。他当时给我的短信发的也是这么写的。”

17.工作

唐爽facebook,记录和周立波第一见面

唐爽:周先生要给他自己,自己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教育中心去拉融资,他需要我去帮他站台。

王志安:那天有谈到关于你工作的事情吗?

唐爽:没有。

王志安:没有?

唐爽:没有,你想我第一,当时我已经跟国内的高校谈好了,而且某某是做金融投资的,跟我完全不搭界。我美国已经有工作了,而且我工作不差。

胡洁:“我先生是2016年10月份认识了某某,唐爽应该是在11月份认识。某某有一个房地产项目,我先生还让他(唐爽)去参加了他(某某)的会议。他说是我先生逼他去的。那么我问你,你这么一个博士生,科学家,人家逼你去你就去了。说不通的吧?

当时某某说有一个房地产公司,我们还跟某某谈生意一样,把唐爽当儿子一样,我先生说那你就一年想办法给他个两百万人民币吧,说他就值这个条件,就不断的在抬高唐爽。我当时还跟唐爽说,第一桶金很重要,你这样高学历到他这样的公司是不匹配的,但你就委屈一两年吧,如果他真能给你这笔工资的话,还是可以划得来的。有这笔钱可以把父母安顿好、所有的弄好。他也很想要这份工作,所以当时他买了一点年四川的年货,到某某家里那一天就是为这个事情带着年货和我先生一起过去的。”

18.治病

双方微信截图

无论是微博还是采访,唐爽对周立波夫妇表示过感念的,是在“肌肉拉伤”阶段,周家的帮助照顾、寻医问药。“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忍让他们。”

在周家的描述中,唐爽当时的病情远非“肌肉拉伤”。在唐爽接受采访后,周立波夫妇再回当年长住的锦江饭店,保安和服务员都问:“是不是坐轮椅那个科学家?”

周立波表示,2015年6月,他接到失联半年的唐爽电话,“他那边哭了,他说波叔如果我残废了,你们还要我吗?”

周立波让助手给唐爽订回国机票,并把他从上海接到杭州《中国梦想秀》的录制现场。“我一看他我就崩溃了,坐着轮椅,头发斑秃,完全落形了。”当场情绪失控,节目暂停录制2小时。

一周后周立波与胡洁前往美国陪女儿夏令营,临走前嘱托工作人员照顾唐爽,“像照顾做月子一样。”。2个月时间里,财务总监纪玉鸣、助手沈灏和司机带唐爽上海、杭州各处求医,沈灏回忆去了不下10家医院。胡洁的按摩师每隔一天来给唐爽按摩一次。本来可以回老家休假的阿姨这年留在了上海。

一位某军医院校的大校向《贵圈》透露,当时周立波确曾委托他为一位“30岁左右、行走不便”的男性病人寻医,他将消息扩散后,“全球顶尖的医生,神经科、骨科、免疫科、血液科,方方面面,国内外的都来会诊”。最后的结果“不是肌肉拉伤,像他那个毛病比较怪。倾向于是臆想方面引起的”。

一个多月后唐爽渐能自如行动,决定回美工作。胡洁带他去梅陇镇伊势丹买衣服,“西装、皮带、毛衣、衬衣、皮鞋、裤子,统统帮他买好,好几套衣服,我说你可以换着穿。我真想问唐爽难道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周立波表示自己给唐爽买了很多衣服

讲到当年生病的唐爽,周立波仍然激动落泪,“至少我是把他当儿子的。”但他要求《贵圈》:“我希望你们把我所有现在的都剪掉,不许出来,因为这样会影响我的形象。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控制,不是所有的回忆都是美好的,我想到那个场景就难过。”

感谢美国The Zhou Law Group的华裔律师周媛(Joanne Zhou)提供的法律帮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ita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