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贵圈丨周立波胡洁连环追证③:不知道是什么毒,没见过

划重点:

  1. 周立波:目前情况周立波是零口供,没有任何人来问过我,任何场地、任何地方、任何时间没有一个人来问。
  2. 胡洁说起今后将卖掉房子不办绿卡不再去美国。
  3. 毒品是什么,毒品是谁的,周立波都表示不知道。

腾讯娱乐专稿(文/阿谁、胡梦莹、伦伦)

在7月2日和7月14日的两次对话中,周立波对2017年1月18日的回忆并不完全一致。

第一次他没有说起下午放过枪、晚上喝了酒,也没有透露车上有弓弩汽枪,当然,最重要的是,几乎抹掉了唐爽的存在。

而第二次,周立波夫妇就唐爽叙述的分歧点一一回应(),并复原了一个有唐爽的故事版本()。至于两个版本间有所出入,他自己看起来并不很在意这一点,“如果你说的前后一致,一定是撒谎,你是在背。”

同样地,看起来也并不在意口径统一。胡洁说起今后将卖掉房子不办绿卡不再去美国,当他被问到对此的感受:“我想去,我可以去飞飞机。我不觉得我不能去,主要是太太受刺激了。”

电影《罗生门》有复杂的剧情和简单的道理:人只说对自己有利的话。这场现实里的“罗生门”,涉及的每个人也都可以作如是观。周立波不例外,却有一点特别:他是一个表演者,语不抓马死不休,陈述事实时带着直观的表演性,而这一点,明显地削弱他的公信力。

当然,他同样会用到这一点来防御。在几次离题万里的回答被拉回后,周立波有一种被逼供的不耐烦。“我为什么要对不相信我的人解释?”他问。

“一定意义上这是一个公共人物的职责。”我们说。

“对,但我尊重你的提问,我也希望你尊重我表达的习惯。”他强调。

周立波:如果我用胳膊肘开车,那么副驾驶上的唐爽,是坏人中的坏人

周立波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打枪

《贵圈》:唐爽描述,2017年1月18日到某某家后,他在睡觉,你们在打猎。

周立波:唐爽是在睡觉,因为他有时差,一直在稀里糊涂睡觉,我们没打猎,我就跟他出去放枪。

《贵圈》:打什么枪?

周立波:他(某某)打真枪,我打BB弹,我看到真枪会腿根痒。我应该也打过他给我的枪,吓死人。

《贵圈》:打了多少发?

周立波:我只敢打长枪,我不敢打短枪,打短枪我会把枪扔出去的,这要死人的。

《贵圈》:你在某某的兵器库里表现出爱不释手的样子吗?

周立波:说明我是男人,任何一个男人如果他看到枪无动于衷,他一定有暗毛病。

《贵圈》:但是你又说,你看到真枪会犯怵。

周立波:我打真枪会犯怵,里面有子弹我会犯怵。你把漂亮的刀放在那里,我也会爱不释手,如果它一出刀鞘有寒光的话,有刀气,我也会腿根发痒。

《贵圈》:那时候你有表现出想让他送给你吗?

周立波:你觉得我很像那种很喜欢索取的人?我一定不是这样的。

《贵圈》:但是唐爽是这么说的。

周立波:他是不是这么说是他的权利,但是我是不是这么说,就是看你判断谁的可信。在这上面去争是没有意义,如果说已经可以从两篇微博当中看到唐爽的不统一,你应该已经可以判断。

周立波谈喝酒

《贵圈》:你当晚喝酒了吗?

周立波:一点点酒。太太和我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看我醉过,你信吗?不是我酒量好,我不会给任何人看到,我喝酒喝的不舒服的话,哪怕部长坐在我对面,他也找不到我的。

《贵圈》:某某和唐爽喝酒了吗?

周立波:都没喝,他们都不是喝酒的人。某某是装逼的人,到我家来送两瓶拉菲,你要知道送拉菲的人,送酒的都不喝,喝酒的都不送。

《贵圈》:大概是几点钟喝的?

周立波:七点不到吧,而且还没喝光。你说倒这么一点点,大家摇摇闻闻就是这样,我不知道我喝了一口还是两口,反正这根本不算酒。要不我叫他们拿一瓶拉菲过来,我吹一瓶给你看看。

《贵圈》:走的时候差不多是十一点半?

周立波:我不可能身上有一点点酒气。这么晚警察这么紧急的拦你下来,你要是有一点点丝毫的酒气,他一定测你酒精的。喝完酒又是聊天又是几个小时,一直在喝茶,那个某某也喜欢喝茶,而且我特好喝茶,你不觉得我肤色很宜人吗?

《贵圈》:你开车有在玩手机吗?

周立波:没有。

《贵圈》:连看微信都没有看吗?

周立波:没有,因为天色太晚很危险,我也要命的。还有一点我不知道用不用得到,就是谷歌的时间轴是骗不了人的,他(唐爽采访中)指出的地址就是不对的。我感觉没有那么窄。我感觉警察跟我的时候,我一定是贴着海在开,但是拦下我的时候已经进到里面了,但是不是那个地址,我感觉不是。因为我觉得我后面是很大的地方,很空,他那个贴着马路边。这个已经不重要了,说在哪里都是被警察拦下来了。

《贵圈》:唐爽在副驾驶座上在干嘛?

周立波:他在睡觉,警察拦他的时候,他还在睡,我说爽后面是警车吧,它一出来就跟着我们的其实。

《贵圈》:你一出来就意识到吗?

周立波:一定,因为那边真的没警车,但是当我发现的时候,你知道警车和我车的距离是多少吗?

《贵圈》:上次说是贴着车。

周立波:对,就是这样,美国警察真的很高超,每个车都没有声音的,灯全部暗掉的。是我先发现警车,我推唐爽,我踩刹车,不是急刹。我吓一跳,后视镜就是一台车,一个大脸这样对着,小灯都没有的,就贴着你。我说唐爽是不是警车?怎么不开灯?这个时候他才醒了:“波叔是警车早就开灯了”。

《贵圈》:你的意思是他当时并没有看到你怎么开车?

周立波:他有时差,他从头到底在那边睡睡醒醒。他整个人非常累,我滑出去一分钟,就已经打呼了,我推醒他的时候,他已经意识清醒,我的刹车一带,他也醒了。我说是不是警车?那时候警察还没亮灯,他先看反光镜再看后面是有车,“不会的,是警车早就亮灯了”,他这句话落完灯马上就亮了,我们马上就靠了。根本不可能前面(说的)这样子。第一我开不了,除非他开得了。第二如果我这样开,你唐爽不要命了?第三如果我喝酒,你会给我这样开吗?如果你真的给我这样开,你真的是坏人中的坏人。如果你正常,你一定不会让我这样开,(会)说波叔我来开。

周立波演示开车

《贵圈》:他说你两只手都有东西,用胳膊肘开车。

周立波:手肘怎么开?有机会叫他展示一下,我可以用单手开、用小手指开,但你让我用两只胳膊肘开车,这真是科学家的头脑才能想到的。假设一下,如果我手肘碰到了方向盘,我就不可能看到前方了,这是一个自杀式的行为。连他说的地点都不对。

《贵圈》:他现场走的地点不是事发的地点吗?

周立波:我记忆当中应该不是,但是我现在有个缺憾,就是这不是在美国,我现在只能说你唐爽是个疑似科学家了,难道你不懂谷歌的科技很强大吗?我就喜欢打开时间轴,也就是说一分一秒只要我这个车超过3分钟以上,它就会记录。我还有个细节想告诉你,我那个车5点半停到某某家,我钥匙是不拿下来的,谁都可以上去的。很奇怪,这是在事后了很长时间,我忽然查我的时间轴,我那个车5点半停的地方居然在这个4个小时里面开出去回来开出去回来好几次。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贵圈》:你曾提到,警察从拦截你们,到到达下一个接警点才9分钟,但唐爽却说现场过程长达一两个小时,怎么有这样大的出入?

周立波:我在那边停的时间应该是蛮长的,因为我到警局已经一个多小时,但我们的律师查出很蹊跷,把我拦下来的这个警察,在9分钟以后,在另外一个接警点出现。

就是说你9分钟完成的事情是跟踪、截停、问询、搜查、发现枪套、搜身再搜车,再开后盖箱,再在后盖箱的包里面找到了枪,你觉得可能吗?只有什么可能:他是按照剧本来的。

周立波质疑9分钟可以做那么多事情

《贵圈》:警察有要求你的同意检查车或后备箱吗?

周立波:没有,我没有和警察做过任何交流,警察也没有给我做过任何形式的交流。唐爽是跟警察有过交流,但是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贵圈》:你有没有问过他每句话是什么意思?

周立波:我是一个极具舞台经验的人,虽然我可以做到不惊慌无措,但我绝对不可能做到心如止水,我相信任何人碰到这个事情,他总归会紧张。我当时是跟他说,打电话给某某,打电话给某某,我好像就是这句话,他说他没有(电话号码),我说我也没有。

《贵圈》: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某某?

周立波:这当中因为有一个故事,某某一直要送枪给我嘛。他告诉我们附近出了很多命案,都是因为没有枪,被人入室抢劫。我说我不要,我没有持枪证,拿着,万一警察问起来就说是我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警察怎么会知道?警察怎么会拦下来?我就做一个假设好吗?假设他和当时拦我的两个警察当中的其中一个是有猫腻的,那么他就说一会儿有个朋友出来,我想闹个小恶作剧吧,兄弟配合一下,你去把他拦下来,他包里面有枪,他不会说包里面有枪是真枪还是假枪,他包里面有东西,包里面有枪,你把他拦下来,然后说两句,他肯定会打电话给我。然后想不到电话没有,串了。但是警察一定是两个人去执勤上岗的,比方说他跟这个人有猫腻的,跟那个人不知道,那个旁边的小警察就是菜鸟警察,才上岗两个星期的,直接喊出去了,啪警车就过来了,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逻辑上是成立的。

《贵圈》:但是你有任何的证据,这位某某是与警察之间有特殊的关系的吗?

周立波:我想某某应该是走这条道上的人吧,虽然他不懂英文。但是国际通用语言钱还是应该可以办到一些事的。我只不过是做一种假设,我只不过是在前两天才孕育成,因为我一定要把它合理化,我怀疑背后有黑势力在主导这件事情,不是说他贸贸然来认识我,在我身上花那么多代价,花那么多心思。

我想大家看过《壹周立波秀》的都知道,周立波过去不该讲的话讲的也不少,对黑暗的抨击,对官场的抨击,对腐败的抨击。我确认我得罪过很多人,包括某某市的市长的女儿我也得罪过,第二天我就收到疑似威胁电话,真的起过冲突。反正我也习惯了,我觉得我又不是私仇,跟你们认都不认识,我们就看社会热点、焦点,老百姓关注什么,我就去说什么,一定是有事实、有依据的。

《贵圈》:你之前说包在后备箱,但唐爽坚持包是在后座上。

周立波:我觉得应该用逻辑来。如果警察在打开车门之后就发现了包,而且直取,到包里面看到枪,他还有必要去开后备厢吗?没有必要了,直接上手铐。警察在什么前提下上我们手铐的?是在发现枪以后,来上手铐了。

而你知道吗,当时警察来铐我。我不知道他发现什么,我说怎么了,铐我们手铐的时候。唐爽说他们发现了枪。当时我认为是后备厢里面的汽枪、弩、弓箭,对了,弓箭那么长的一支弓箭是在后座,我的背包一定是在后备厢,因为前面很难再放,滑下来什么的,一张弓是放在后面的。后面我印象当中应该还有什么打BB弹的枪什么的,我喜欢打靶,他不是说去打猎吗,那我想万一不打猎,我自己打打指环,大家算算环数也蛮好玩的。当时唐爽说波叔他们发现了枪,我第一感觉是:至于这么严重吗?

《贵圈》:你以为发现了汽枪吗?

周立波: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可能,就是前面没有发现东西,他再去开后备厢的,后备厢开出来以后在包里面,他们再去翻我的包,根本没跟我说过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

《贵圈》:唐爽是什么时候跟您说的?

周立波:那就是他来上我们手铐了,我说干什么。哦,我知道你说的意思,是不是就是在这期间,发现之前就是警察在搜我的车什么什么,唐爽什么时候问我的吗?

《贵圈》:不是,我记得上次采访的时候,你说一直是一团雾水,第一次知道有枪是20号莫虎律师来保释的时候,他说了“车上有枪,但是枪是合法的”,但是你刚刚又说唐爽说波叔他们发现了枪,好像枪的信息的呈现要早于(莫虎)。

周立波:这就是问题的所在,这也是他们鱼目混珠的时候。我跟你说后备厢里面有枪,有打BB弹的汽枪,是完全合法的。当时他们(警察)上来一铐我们手铐——前面都还算客气了,但是跟警察之间的交流全部是唐爽,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去开后备厢,开后备厢再查我包,这都是不知道的,因为有很多灯打上来,你根本看不到。

等他上来啪反过来铐了,我说怎么,他(唐爽)说了波叔好像他们发现了枪,我根本没当回事,我的感觉就是至于吗,一把枪至于这样吗。你提到,就是说在莫虎之前本来我说我不知道的,不是这样,其实莫虎说的枪是合法的,是我以为枪是合法的,不是同一只枪。

《贵圈》:莫虎说完之后,你还以为是那个汽枪?

周立波:对,我以为是里面的玩具枪。

《贵圈》:但是你也说过,莫虎律师来的时候你是第一次……

周立波:我才知道我的包里面有那把枪。

《贵圈》:但是莫虎律师跟您说的……

周立波:跟我说的,我认为他是说后备厢里面的枪是合法的,我们认为的那把枪不是同一把枪。他告诉我是包里面的枪是合法的,我根本不知道包里面有枪,后来媒体上我才看到那个照片,但这把枪我是见过的,但我不知道它在我的包里,我更不知道我的包里面居然还有毒品,我是不知道的,就这样的,七传到八了,也就是说我说的就是和你认为的以为是两件事。

《贵圈》:你当时是说整个过程没有警察问过话,万一有人问过的话,就会想到在某某家是玩过枪的,就有可能想到枪的来源,当时采访你是这么说的。

周立波:是的,因为问到后来,我们的想的回忆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具体,我现在完全不否定我还有东西遗漏,我们今天说的可能我这一块拿出来就会更细致。

《贵圈》:既然没被审问,警方又如何得知你的名字?

周立波:唐爽说的。我让他不要说,这不是添乱吗?结果他现在说是我说的,我不知他怎么想。我是著名节目主持人,我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我怎么会去说?都是他在说,“他是很有名的艺人,怎么怎么的。”我觉得莫名其妙。

周立波接受贵圈采访

《贵圈》:但在警方照片当中,黑包是放在您后座上,唐爽的证词也是说放在您后座上。

周立波:撒谎,警察在撒谎,唐爽也在撒谎。那我问你一下,如果你回答得了我的话,那我就释然了。我说放在后备厢的,但警察的照片拍出来是放在后座的,请问警察说我那个包是放在驾驶座上,我说包是打开的,是挂在方向盘上的,我又做何解释?照不是我拍的,也不是我在的时候拍的,是警察拍的。本身拦我就有问题,拦我的警察是个老警察,出庭的是个菜鸟警察,老警察为什么不出庭?为什么知道吗?你可以不出庭,你有权不出庭,我不做证人,但如果你一旦出庭,你撒谎了,你可能就面临的是牢狱之灾。

《贵圈》:你是觉得警察有嫌疑?

周立波:我有这个权利,我有这个权利这样去揣测我这个事情的经过。两个警察当中一个警察一定有问题,我到现在认为我不是被正常拦截的,认为是做扣的。至于他为什么要做你,那我就觉得某某不浮出水我很难说:为了牛逼,为了害人,为了受人之托来报复我都有可能,我们就在这儿不要浪费时间。只有一点是肯定的,法院判周立波无罪,为什么?因为无论是从证据法、刑法还是从程序、刑事诉讼法角度,全方位、全角度证明周立波和枪和毒是没有一毛钱关系的。所以如果大家再纠结这个问题,我就觉得先去把病看好,我们再交流。我不是说你,我是说那些心怀叵测的网友,你现在清楚了没有?

毒是谁的?

周立波:不知道是什么毒,没有看到毒品

《贵圈》:唐爽说你们到警察局之后,不仅有警察,而且有探员来向你们分别询问的,您当时其实在我们的采访当中,你是说没有跟您问过一句话。

周立波:我到现在还是我说话是负法律责任的,目前情况周立波是零口供,没有任何人来问过我,任何场地、任何地方、任何时间没有一个人来问,因为我是不懂英文的。

《贵圈》:那你有陷入迷乱吗?他是说你还觉得有人(放《立波秀》)。

周立波:我听到了。我可以确认我不可能这样,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终于可以确认,他在迷乱了,他脑子真的有问题了,这个是需要极大的想象力说,周立波在美国监狱,看到有人在(看)《壹周立波秀》,太可笑了,我不想说那句话,再去让大家去想,毒品是不是唐爽的,唐爽你是不是有幻觉了,我不清楚。

《贵圈》:这个毒品到底是什么毒?

周立波:我不知道,我没看到过。

《贵圈》:法院或者律师没有给你一些通报?

周立波:没有。我昨天很真切的看到了,唐爽居然说我当着警察的面说毒是我女儿的。应该这样说,周立波有两个软肋,一个是我的太太,一个就是我两个女儿,太太最怕谁惹我女儿,无论是大女儿,是小女儿。他居然会说我说毒是我女儿的,从正常人的角度,虎毒不食子,我怎么可能?当然现在想在他嘴里都可能的,也许在他的逻辑伦理当中是有可能,所以他有了这个臆想的东西。

还有就是说以一个科学家的缜密的逻辑,看似不经意之中他改了一个字,放毒品的——袋袋上有周立波的指纹。我觉得太歹毒了,他就想以这种不经意去篡改。那是我的包,我的包包上有我的DNA,你觉得如果没有我的DNA,那还是我的包包吗?这是存心的。就是说他想让大众知道是装毒品的袋袋上是有我的指纹(DNA)的。他是这样,明确你可以去复查录像。还有他想暗示我大女儿是吸毒的,我说这点你太歹毒了。

胡洁:他在采访当中说律师发了一个公开信,那封信是他的律师给他的,不是公开信,不是说你能在法院或者在检察院能调到的,只有你唐爽自己有。他的律师是怎么写的呢?原意是双肩背上发现了三个男子的DNA,唐爽却在采访中故意误导大家。有知识的人做起坏事真可怕。

唐爽律师信谈DNA检测

(注:唐爽采访时的表述实为“装毒品的这个包包上面有周先生的DNA”,在唐爽采访时出具的律师函翻译件上,描述为“装有非法枪和毒品的背囊在周立波坐着的后面被发现。袋子上发现了立波先生的DNA”。《贵圈》获得的《法医生物学实验室报告》上,相关描述为:在黑色背包上发现了混合DNA,至少来自3个人,主要来自于一名男性。)

周立波涉毒持枪案DNA检测报告

《贵圈》:您太太在跟某某的对话当中,某某是说了一句毒是唐爽的,这一句话您太太回来之后跟您交流过吗?

周立波:说的,我不信。我怎么会相信唐爽吸毒呢?

《贵圈》:为什么不相信?

周立波:他最多是生病,或者他有臆念症,我不相信他。当时我是绝对不可能相信他吸毒的,但是你今天提醒我这个问题,然后我又在电视上,他居然说我在监狱里面说要看《壹周立波秀》,那这个是有可能的,他有可能吸毒了。否则怎么解释呢?要么他是精神病,要么他吸毒了有幻觉。

胡洁:他这么说唐爽,我都不一定相信。我不愿意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给警方),我就觉得这个人(有问题),我现在放出来,你唐爽都能听得到,你知道他背后怎么说你的吗?他一定在唐爽面前也是这么说我们的。唐爽没有判断能力,但是我们有的。

《贵圈》:我记得第一次采访的时候,你其实说某某说枪和毒都是他的。

胡洁:因为1月19号那时候媒体还没有爆出来,我只是早上收到唐爽(电话)说,阿姨,我和波叔被警察逮捕了,说我们车上有枪。他当时只提到一个枪,我也不知道有毒,当时那个某某电话里说,你放心吧,这些东西都是我放的。

我前面说过,1月19号某某白天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1月19号下午,我是跟莫虎去警察局先把那个车提回来,因为他的办公室就跟警察局是很近的,我当时就跟莫虎到了他的公司。他说那个东西都是我放的,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说到毒,19号那时候我到他公司才下午5点,是夜里12点钟到1点钟才爆出新闻的,所以他当时在办公室里莫虎也在,他是跟我这么说的:“这枪是雕花的,很漂亮。我就拿着给大家欣赏一把。我们也没想打猎。我就把枪放在我的黑包里了,大家走了之后无意中可能把包放在车上了,谁也不知道。”

《贵圈》:可是那个包不是周先生的包吗?

胡洁:对。

《贵圈》:他说是“放到我的黑包里了”?

胡洁: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当时说放在黑包里。因为那个背包是我先生的嘛,就是一个Tommy的包。

《贵圈》:这是跟某某在22号的谈话,但是唐爽在采访中说你在事发后没几天就跟他说过,毒可能是一个唱京剧的朋友、姓范的送给周先生的。

胡洁:他在一个星期以后来过我家。他回来了,我很开心,我们当时就在聊,这个事情可大了。当时大家家人一样的聊天嘛,我说美国人可能现在觉得这把枪是最严重的。在美国是要判罪的,因为你是上了膛子弹的枪。但是美国好像对毒不是看得(太重),检察官不在乎这个东西,因为它只有一点点嘛。后来检察官告诉我们,说这个毒的话在美国就差不多你做个一两天义工,这个事就结束了。但是我说中国好像就是对毒看得比较重,当然你枪也是不可以的。我们大家就是在聊嘛。

《贵圈》:跟他聊这个是为什么?

胡洁:他在问我嘛:阿姨这件事情怎么样。大家当时那个语境,他是在一种语境下。

《贵圈》:因为感觉他这样的一个方式,不像是一个当事人的方式,像是不是特别相关的人在讨论。

胡洁:没有,唐爽怎么不相关呢?

《贵圈》:我是说他跟你对话的方式,说您怎么看什么什么,我认为这种表述方式更像是一个局外人。

胡洁:前面肯定有铺垫的了,当时我女儿也坐在旁边,具体我记不清楚了。他当时就过来说,阿姨那个枪是怎么回事?我说枪不是某某放的吗,这个他认了嘛就没问题。他说那个毒怎么回事?我当时在推测,因为某某在这个音频里面没有说到毒,这个音频是1月19号的,当时大家都还不知道有毒。所以我也在推测我说那个毒是不是某某放的,是不是那个姓范的给的,我在跟他推测。

《贵圈》:推测的时候提了很多意向吗?

胡洁:对。因为我先生在美国接触的就那么几个朋友。因为我是知道,我跟我先生结婚那么多年,我从来没发现过他吸过毒。我相信他永远也不会,我是他的身边人我最清楚了。所以我当时在想,他怎么可能会有那个。我在推测嘛,因为把他当家人,没有什么戒备。事实上某某1月20号已经告诉我,他说这个毒是唐爽的,我当时不相信。我不相信他说的是真话,第二个我也不想告诉唐爽,就是说我手上有录音。我当时就把他当孩子一样的,商量这个事情怎么样怎么样,他竟然在采访的时候就把我说成那么弱智。我不至于情商和智商有那么低吧?

《贵圈》:比较奇怪的一点是,比如说您说是某某放的,因为确实事发前在某某家(有条件),但是那个姓范的朋友好像都不在同一个州,那他也没法放?难道是送礼的吗?

胡洁:那个姓范的也经常跟我先生在一起的,某某不也跟我先生有几次见面吗,经常在一起。我是在怀疑、在推测,比如说是不是他们把他拉进来了,或者那个姓范的给的,或者他落的。因为我先生是一个丢三落四的人,一天找手机皮夹都要找个四五次的,他经常这个拿拿那个拿拿,自己不会记得东西放哪里,所以我就想可能就是他们身边的人,是不是不小心放进去还是给他的,这样去推测。

《贵圈》:但是理论上这样的东西不是应该藏得比较好吗?不是一个很随意的处理的状态。

胡洁: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也没吸过毒,所以我对这方面也没有太多的敏感度,我也不清楚。

《贵圈》:你当着唐爽也没有转达过某某的这个说法(毒是唐爽的)?

胡洁:因为当时我都觉得唐爽也是无辜的,这件事情牵连进去,因为他这个事情学校马上就停下来了,我也觉得他也挺无辜的,我不相信,但是我也可以推测,因为某某已经说这个毒是你的,但是我不会这么去想。

为什么“毒”的音频只有一句话?

胡洁:没必要放出来 录音可能是菩萨在推我

《贵圈》:其他音频其实都是有一定的上下文,包括枪那段,为什么单单在毒那段只有一句话?

胡洁:这是别人最关心的。(全部)很长,一个多小时,我也没必要全放出来,谁愿意听呀,那么多。

《贵圈》:比如说可以把上下文体现出来。

胡洁:对,可以呀,但是到现在我没有把它作为证据,我也没有提交给检察官,我今天他对唐爽的这番话我还不一定相信。我只是告诉大家,告诉唐爽,你是被人家在做棋子,我只是觉得这个某某才是最最真正的坏人。

《贵圈》:你录音的时候,通话或者是说话的人他们知道吗?

胡洁:他们不知道,但是在纽约,我问过律师了,我所有的录音是合法的,在纽约州你只要一个人同意,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成为证据的。

《贵圈》:你的意思是周先生同意是吗?

胡洁:不,只要我一个人同意。比方说你在佛罗里达可能不可以,加州不可以,但是在纽约州是允许的,就是合法的。

《贵圈》:1月24日周先生为什么要跟唐爽通电话?

胡洁:因为那时候他们还联系的,还是正常沟通的。

《贵圈》:那之前有沟通吗?这是(事发之后)第一通电话吗?

胡洁:这个我倒不太清楚,反正那一天他们两个在通话,我在旁边,我把它录下来了。反正这件事情发生了,从头到尾我统统把证据留下来了,如果我不把这些证据留下来,我今天跳进黄河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很不想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我前面的采访尽量把细节都抹去了,他今天非要我把这些拿出来,那我也只能找出来。大家不管怎么去想我胡洁,但我认为我那个时候在美国发生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我胡洁为了我的丈夫,我只能这么做。如果我当时不这么做的话,所以我现在真的跳进黄河也洗清楚。可能因为那个某某在我心目当中一直觉得不是个好人,所以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可能也是菩萨在推我,我就想先保留下来再说。

保释刻意搞时间差?

一起交的保释金 但可能出来是按照次序

《贵圈》:唐爽认为你们在保释时故意搞时间差,把锅甩给他。

胡洁:他在胡说。当时1月20号,我从家里出来是6点多,到了法院门口是8点多,莫虎跟我说好9点钟在法院门口碰头。我们就一起到了那个法院里面交费的窗口。莫虎跟我说,两个人的钱你基本上带足,大致带个4万块钱就够了,所以我就带了4万块钱。莫虎当时还推荐了给唐爽的律师,因为一个律师只能保释一个。当时就在那里办手续,等了很长时间。因为有很多人在办。我还记得旁边有很多记,差不多我记得是在10点钟之前,这个钱就交完了。

《贵圈》:两个钱是一起交的吗?

胡洁:对的。

《贵圈》:一个窗口交的?两笔钱有先后顺序吗?

胡洁:我记得交钱是需要律师签字的,我对法院也不熟,那个时候我只能听律师的,律师说交你就交,交在哪里你就交到哪里,我只是带着现金过去。交完以后,差不多10点钟左右,我们就在法庭里面坐在那里等他们出来。法院一个一个过堂,差不多12点左右,我先生出来了,莫虎就做了一个过堂的手续。我当时还问莫虎说为什么唐爽不出来呢?他说这是正常的,可能是按照次序,或者是按照人名的排序。我说那怎么办?他说没关系,可能要等到吃饭以后了,我们等会儿再来,我们就去吃了个便饭。

《贵圈》:中午就没有继续在法院等?

胡洁:对,后来法院把唐爽送回看守所,莫虎告诉我说这是正常的一个流程,因为他说因为嫌疑人不能在法院待着,因为(法院中午)大家都下班了嘛,你要转到看守所。所以把他转到看守所里去了。我跟莫虎吃了饭以后回来,差不多2点钟,还有他的律师我们三个人一起过去的(看守所)。

你说当时我拿了钱,如果我不替唐爽交的话,难道你律师替你交保释金吗?两个律师都亲眼看见的,我有必要这么做吗?逻辑上都说不过去的,他的律师也不会同意的。

我们到那里,莫虎就一直在催,看守所门口有一个小亭,然后有个电脑。莫虎就一直在问他,唐爽有没有到这里来。因为它好像有一个系统要转到这里。他说系统里人的名字还没过来,所以我就一直在等等等,差不多2点半左右,他说系统过来了。我们就到了里面,我还记得到里面那个走廊长长的,我们三个人就在门口等,还要给他的衣物、手机等等这些东西办手续,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地方特别慢。当时我还说怎么那么慢呢,莫虎说没办法,这里就是这个样子的。

《贵圈》:办手续的时候唐爽出来了吗?

胡洁:没有出来。因为他还要换衣服什么的,各种手续,我记得大概3点多吧唐爽出来了。

《贵圈》:你确定是3点多而不是5、6点?

胡洁:肯定没有那么晚,但是如果是5、6点跟我也没有关系,因为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我相信莫虎是不敢做伪证的,因为法院又不是我来能左右的,而且他们两个律师都在,所以我就不知道唐爽为什么连这种谎他都愿意撒。

《贵圈》:当天唐爽出来之后他有“我怎么这么晚”之类的抱怨吗?

胡洁:没有,我当时跟他解释清楚的。我当时跟他坐在车上,我说不知道为什么你今天会晚一点出来,莫虎也是这么跟他解释的。

《贵圈》:他当时接受了?

胡洁:他当时没有任何异议。所以他(现在)意思说,你为了让自己的丈夫先出来对媒体说一些对我不利的话,然后故意把这个钱交晚。我觉得好奇怪,我先生当天出来媒体上全部是新闻,没有任何说你唐爽不好呀。这个大家都可以去调阅之前的新闻。

《贵圈》:他的说法是你说了周先生是无辜的,毒不是他的,然后说同行的人还在里面。

胡洁:我一句话都没讲,我当时就是(等)我先生出来。我先生就出来说了一句枪是合法的。因为当时我跟莫虎进来的时候,我告诉我先生说你放心,那个枪是某某告诉我了,他放进去的。莫虎也告诉他说,外面媒体很多,你只要说枪是合法的就可以的。那时候就几分钟时间,他就对媒体这么说,这个我们想做假都做不起来的。

《贵圈》:你们国内的一位屠磊律师发的声明,也被唐爽认为是利用了他延后的保释时间甩锅,屠磊先生的声明你是知道的吗?

胡洁:屠磊是我在国内的律师,当时中国时间应该是20号中午,我当时都已经是夜里12点多快1点钟了,我怎么联系屠磊?那个时候已经很晚很晚了,一看手机“哗”全是周立波的新闻,电话都被朋友、家人打爆掉了。所以屠磊就是在那个时候,因为正好国内是白天嘛,可能有媒体采访他,我后来看报道屠磊自己也在回应,他当时说这个车周立波开的,不证明车上的东西就一定是他的。这话有错吗?作为我的法律顾问,这是一个律师正常的反应。没有任何错,你现在都可以去调他的新闻的。

《贵圈》:你被保释后关注了唐爽还没有出来吗?

周立波: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爽呢爽呢爽呢?一直在问我太太,钱是我太太一同交进去的。你荒唐吧,你连这个最基本的事实都不愿意承认,你连这个都在瞎编的话,真的不是人了。

周立波在微博中晒出“某某”的照片

《贵圈》:保释后就去了某某的办公室?

周立波:直接给拉过去的。太太还要等着保释唐爽,我们就给拉走了嘛。这个某某就在他公司大楼门口,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我说你怎么在门口,“我在等你”。他说莫律师呢,我说莫律师跟你(胡洁)在一起。他说你放心,我已经叫人提钱了。(我问)提什么钱。他说,这个事我们总归意思意思。我那时候还是稀里糊涂,我说我肚子饿死了要上去吃东西,他说东西已经买好了,一桌东西,那我就提7万够不够?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叫够不够?

《贵圈》:你没有意识到提这个钱跟你有关?

周立波:不,他像跟我在买单一样的嘛,你明白吗?这就像一个朋友买三个菜包够不够,真是这样,我不想说得太寒酸,就是很装,明明家里面已经几个亿,还说我是个农民,不要这样。这种在我们眼里面不算钱,但是在常人眼里都算钱,而且是很大的一笔钱,在美国人眼里更是,美国一千块美金算大事,至少在华人当中为一千块害你都可以的。

他说我准备给莫律师一点钱,意思意思。我当时不置可否,你要给就给吧。一会儿莫虎就来了。我在之前还跟莫虎说的,我这个兄弟就是我一直想介绍给你的,其实我之前一直想把这哥们儿介绍给莫虎,听说他在跟人打官司,我想介绍莫虎做他的律师,想不到我出事了才通过这样他们认识。

《贵圈》:你本来不是不信任莫虎的吗?

周立波:不是这样的,因为我这个人最怕怀疑,我从不怀疑人,我直接干掉人的,这是我的性格。当时我认为莫虎你对不起我,我就不来往了。后来我演出了,莫虎的太太主动找到我太太帮忙,那就结束了。大家就是很正常的一些交往,不亲密,正常的朋友,不计前嫌。

今后将卖掉房子、停办绿卡、不再去美国

《贵圈》:为什么现在决定要公布“某某”照片?

胡洁:之前我们为什么说某某,我觉得实在这个黑势力太大了,我想说某某,这个事情大家觉得我们受冤枉的就OK了,这个事就过去了。但是后来有人就质疑说你们在构造一个故事,所以我也要感谢唐爽跳出来,证明这个某某是存在的。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接下来我们有生命危险的话,我想应该都是他们做的。我现在觉得没必要再藏了。因为大家所有的人都非常关注这个某某是谁,所以我现在就把他放出来,你们大家自己去人肉吧,名字我就不说了。

《贵圈》:你可以公布图片,但不愿意公布名字?

胡洁:我不是不愿意,我不知道一个是他的真名,万一公布错了呢,他一会儿是这个名字,一会儿是那个名字,万一找了一个无辜的人的名字,不就连累别人了吗?

《贵圈》:你们是不知道他ID的?

胡洁:第一天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有一个证件发给我的,他发给我的时候他是姓留着,名抹去了,当时我就觉得怀疑他了,一个正常的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名字抹去一半呢?

《贵圈》:他发给您这个是为什么?

胡洁:当时他就告诉我嘛,我说这把枪是谁的,他发了两个(枪)证给我,一个是他的名字,另外一个是枪的主人。

《贵圈》:是想证明这个枪是合法的?

胡洁:他意思是证明这把枪是合法的,他说这个枪是他德州的一个朋友的。所以这次唐爽也帮了我们的,第一他证明了这个某某的存在,第二他证明了这个某某家里是有一个枪库的。

《贵圈》:但是他证明的枪库的数量跟你们是有差别的。

胡洁:这个事实上不重要,某某家里的这么多枪,我听那些警察说,周围的那几个区里警察局的所有的枪加起来也没有他家里多。这些枪我后来去请教了美国FBI曾经管理枪支的负责人,他告诉我说这些枪有一些是机关枪,禁止入纽约州的。所以唐爽采访中一直说这把枪是周先生自己放进去的,他说为什么某某送给他枪,不拿自己的枪送给他呢?为什么把别人的枪送给他呢?

我今天要告诉你唐爽,某某家里所有的枪只有两把枪是在某某名下的,其他的枪全是,要么在别人名下,要么是非法的。这个有很多很多朋友都可以证明的。当时这么多枪莫虎叫他撤离,莫虎你作为律师知法犯法,1月19号晚上我也有证据。现在就看我们的心情愿不愿意去FBI去举报这件事情。唐爽也证实了这些枪库,他就变成了一个也是一个证人嘛,所以我这点也要感谢唐爽的。

《贵圈》:发声以来跟和莫虎律师还有联系吗?

胡洁:他跟他太太都没有,但是我收到他姐姐一个威胁的短信,她说中美的监狱为你们打开了,你们进去吧。我在想中美的监狱是你们家开的?你无非就是觉得自己在中国是有关系的。我知道我面对的那几个人都不是一般的人。所以我们回来(开始)不谈细节,也是觉得尽量不要惹麻烦,跟这些人斗不起。但是今天没有办法,只能把不该说的都说了。

《贵圈》:你刚说“如果接下来有生命危险”?

胡洁:对,我想好了。因为这件事情面对的是一股黑势力,我不知道接我下来的安全会怎么样,我们家会怎么样。我今天也把某某这些该公布的东西也公布了,但我公布的只是一部分包括比方说他有很多女人,很多孩子,我这些都不愿意公布,因为我觉得会牵扯到无辜。

《贵圈》:莫虎在美国起诉了你们,并表示你曾经想办绿卡。

胡洁:有些人在后面拼命说我在办绿卡,说我们在美国有房子,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们也不要使劲了,你做的没有意义,我今天把所有事情说出来,我也就不打算去美国了。我本来想跟我先生都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该成功的也成功过了。所以我觉得现在一家人在一起是最开心的,我小女儿正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我先生非常在乎这个,他一直不想把孩子送到寄宿学校去,希望父母是陪伴她一起长大的。但是经过这一次之后,我可能会改变我的生活计划,我本来是有这个想法的,就跟先生一起陪女儿在美国读书,但是我没有这么想了,我绿卡也不想办了。

《贵圈》:原来想过吗?

胡洁:原来有想过。我原来工作那么多年,也觉得挺累的,本来想在美国度假一段时间,歇下来看看美国生活是不是合适我们。但是经历了这件事情,我完全改变了,因为我觉得现在去美国好像是受到威胁,我也挺害怕的。我在美国为什么这么一年多来,从来没有发过声音,因为在那种环境里,不是自己的国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我想自己回到祖国,我把自己该说的一些都说了,我想大家都可以理解的。

《贵圈》:你的意思就是今后孩子独自在美国读书?

胡洁:这个我还在考虑,再说,哪里不可以读书?我觉得安全第一,还是在自己的国家好。你们也不用去黑我了,我房子把它卖掉,反正你们想起诉我的,可以出律师费,剩下多余的,还会继续为社会做好事,帮助一些该帮助的人。我今天做完这个采访,我不再为这个事情多做解释了,大家相信不相信对我来说不重要。如果他们认为我哪一点诽谤他们了,起诉我,我们在法庭见。

我也希望政府关注这个事情,那个某某自己说有几十个亿在外面,这些都是贪官污吏的钱,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我希望政府能把这些钱追回来,我们夫妻会积极配合。美国那边,那个某某得罪了很多人,害了很多很多人,有很多朋友都想去举报他,如果需要我们,我们也可以配合,但是我还是有点不忍心,他毕竟身边还有女人和孩子,那些孩子怎么办?所以我也在顾忌这个。我在这里也告诉他们,如果再胡作非为的话,我接下来全部用法律来解决所有事情。

唐爽说我诽谤了莫虎,诽谤了某某。这样的一个贪了国家那么多钱、在国外没有正当职业、有那么多女人的一个人,是你唐爽一个科学家口中的好人?你一直在袒护他,说我诽谤他了,我诽谤他什么了?我被他害成这个样子。还说我诽谤了莫律师,我诽谤他什么了?他收我20万难道是假的吗?他再追加50万是假的吗?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说假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ita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