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丨专访《诗人》宋佳:和朱亚文拍亲密戏很踏实 彼此没杂念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胡梦莹

宋佳与朱亚文第六度合作的电影《诗人》入围了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电影中,二人遗憾的爱情结局让观众揪心不已。世界首映过后,就有日本观众感慨,“日本电影结局中男女主角通常都会再相遇,为什么就不能让陈蕙(宋佳饰)和李五(朱亚文饰)重逢呢?”刘浩导演幽默说,“我是为了让他们在东京相遇”。

在东京相遇的宋佳与朱亚文,没了戏里的深沉,嘻嘻哈哈的不时互相打趣。电梯里,宋佳调侃朱亚文分明是个演喜剧的料,朱亚文也不客气地调侃宋佳爱买东西。好久不见,宋佳对朱亚文调侃说,“我变漂亮了,你却老了。”

认识十几年,合作多次,这对搭档早已培养出非一般的默契。但演夫妻却是第一次,宋佳说,当得知男主角是朱亚文时自己感到非常踏实,电影中不时有关于夫妻俩的亲密互动,宋佳也很直率地告诉腾讯《一线》,“和朱亚文拍亲密戏不会有杂念,彼此都很放心、很踏实。”

陈蕙的爱很偏执很可怕 生活中不能接受李五这样的男人

腾讯《一线》:怎么看待陈蕙这个人物?

宋佳:我喜欢这个人物,也喜欢这个故事。也是在去年这个时候看到剧本,我很喜欢故事中所描述的她的气质,这样一对夫妻之间的爱情故事很美。陈蕙更是所有男人的梦,她是特别具有东方女性美的,她永远像水一样包容丈夫,引领他往更好的方向走。片名叫《诗人》,但我在陈蕙身上看到了诗性,这是我当时喜欢剧本的原因。

我看剧本的时候我也在想,李五是谁来演?因为这对我非常重要,我从剧本中看到了浓浓的两个人的那种气息,夫妻真的很难演。很多时候你看到两个人在演夫妻,但你不觉得他们一起生活过。当知道是亚文的时候,我很开心,我俩是十几年的朋友,私下也是比较熟的朋友,我那种默契感是有的。我觉得和非常重要,很放心、很踏实,就来拍这戏了。

腾讯《一线》:她对李五似乎很无私,比如为了陪伴丈夫,牺牲念夜大的机会。

宋佳:我倒不觉得她一定都是为了李五。我和导演也做过探讨,我觉得这人物看似简单,好像一切为了丈夫,但他俩其实是很复杂的一对。你说李五想当诗人纯粹吗?他是为了改变命运。他的妻子那么支持他,完全是因为爱这个男人吗?如果他的丈夫改变了命运,这个女人生活是不是也会变得更好呢?人都是复杂的,起码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腾讯《一线》:我们看完后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每次被误解她都要离家出走,不能好好解释吗?

宋佳:这就是陈蕙的弱点,她致命的问题。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对李五是有纵容的,他俩的关系有时像母子。这方面也有我们的有意为之,当初看剧本就觉得,很多家庭夫妻关系像母子。女人有如水一般的力量,在陈蕙身上我确实看到了这点。她对李五的纵容是有点溺爱的,这导致最后他们命运的悲惨结尾。李五最后的崩溃,我觉得跟陈蕙的这种溺爱也有关系吧。

腾讯《一线》:如何理解陈蕙的爱情,包括她后来找闺蜜去照顾李五,你可以理解这样的做法吗?

宋佳:就是爱呗,你看这个女人多可怕,很偏执的。包括最后趴在地上,不也是偏执吗?但我也不会觉得不好,那个时代中的人我觉得都有点这个劲儿,各方面经济没有现在那么好。但那时候的人更纯粹一点,纯粹的爱、纯粹的恨、纯粹地喜欢一件事、纯粹地不喜欢一件事。哪怕李五纯粹地想用写诗改变命运,他也特别纯粹地去做这件事情。我觉得这是属于那个时代的人的一种气息跟特质吧。反正我觉得电影中的人物,都挺有味道的。

腾讯《一线》:结尾那场戏,你趴在地上追忆李五的影子,那场戏挺震撼的。

宋佳:对,我对那场戏印象挺深的,当时都不知道为什么,啪的那一刻,我眼泪哗啦啦掉下来,真的很神奇,因为我其实没想哭。但到了片场,感受到空气、阳光、土,忽然感觉就来了。我抱着土往前走出大门,我往旁边一看,当时是早上五点,我们拍天蒙蒙亮的戏,正好看见太阳升起来了,太阳是粉色的,那一刻我特别感情,说不清的感动。

腾讯《一线》:在你看来,陈蕙那一刻的心理是怎样的感受?

宋佳:依然没变,而且那种没变是因为李五当时和她这么切断了情感,她的爱情却比原来更浓烈了,这是很耐人寻味的。

腾讯《一线》:如果生活中遇到李五这样的人,你会愿意接受吗?

宋佳:我好像不太行,对,我觉得可能这有点太……,善意地理解他,我觉得是孩子气、没有男人担当。我觉得男人不该是李五那样的,他有点自私吧。只是他的那种幼稚反衬地陈蕙像母亲一样。

和朱亚文拍亲密戏没杂念,彼此都踏实

腾讯《一线》:你和朱亚文是十几年的老朋友,演亲密戏会尴尬吗?

宋佳:不会,没有那种杂念,就是没有紧张感。因为我很信任这个人,我们很熟,彼此都很踏实,他在我觉得我OK、很放松,不会有杂念,这也是演员最享受的时候。演员只有放下所有杂念,沉浸到创作的那一刻,会是非常享受、非常幸福的。

腾讯《一线》:再次合作有觉得彼此有什么成长吗?

宋佳:当然,今天我俩还在聊天,我说,“你看我比《闯关东》的时候有什么变化?我比原来好看了,因为那时我胖,我是包子脸。然后你是有一点点稍微老了。”我俩都不是生活中要每天腻在一起的人,都不是那种个性,但彼此间会有一种观望吧。小时候是在一块拍戏的,大家今天还能在这个市场中去努力、去坚持,彼此是有一种观望和祝福的。

比如我拿奖了,亚文会第一时间祝福我。他之前的《声临其境》需要我帮忙,我也说我得去。那种默契是因为小时候的交情,我们那时都是新人,都愣,身上都是傻不隆冬的劲头,可能那时交下的朋友跟情谊比较结实吧。

腾讯《一线》:你们拍激情戏会清场吗?

宋佳:我们没有激情戏。清场好像也还好。剧组人不是特别多,反正这戏给我的感觉,现在我回忆起来,我觉得特别美好、特别安静,特别像戏里的氛围,一点都不吵闹,然后很舒缓,大家都很优雅地在做这个事情。

腾讯《一线》:你在电梯里说朱亚文是一个很喜感的人,却演了这么一个深沉的角色,那你们合作会笑场吗?

宋佳:不会,我们拍过《陆垚知马俐》,当时没什么对手戏。那时我看他,我觉得挺好笑的,因为他演了一个特别搞笑、有一点那种疯狂的一个人。我当时觉得,之前合作的《闯关东》是那样的,你会看到一个演员的那种演技,你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这个戏完全不会,如果我们拍这种戏,他要是笑,我会骂他,我要是笑,估计他会骂我。

腾讯《一线》:《诗人》入围了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对于拿奖有信心吗?

宋佳:我参加过很多次电影节,我也是得奖界的前辈。所以我的心情是很放松的,没有一次得奖是我期待来的。我刚才还和亚文开玩笑呢,我说“你多说说,你这个得奖界的孩子。”那种心情很放松,你知道我们辛辛苦苦拍一部戏,大家一年多没见,忽然再见面是这样一个环境、这样一个场合,我们拿我们的作品入围主竞赛单元,能在1800多部电影中,作为中国内地唯一一部入围影片,你这还不够高兴吗?还不够觉得很荣誉?很有荣耀的一件事情吗?

而且大家在这个场合中,在电影节的氛围中,会觉得像一个派对,有各种各样的电影、有各种各样的影迷,这氛围本身就让很享受。你拍戏那么苦,你享受都在这儿了,所以就不会想那么多。我真发自内心地觉得,就这个戏能够入围,我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

腾讯《一线》:拿不拿奖无所谓?

宋佳:当然,当然,这东西你不要有太多的想法,我觉得你要知足。

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mengyingh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