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丨专访杨玏:不愿活得太较劲 也无意复制父亲杨立新的人生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胡梦莹

不久前在东京电影节首映的影片《拿摩一等》,是导演阿年蛰伏四年后回归的文艺新作,由贾樟柯、高群书、管虎、张扬、李杨五大第六代导演集体监制。而这部电影也是杨玏首度担当电影男主角的作品。

出道多年,杨玏给冯小刚当过演员副导演,也在《唐山大地震》、《超时空同居》中有过客串演出,但正儿八经主演一部电影却是头一遭。在接受腾讯《一线》采访时,对于自己放缓脚步,杨玏坦陈说,自己一直不是很有野心的人,追求别活得太较劲。

至于达到父亲杨立新这样的高度,他更是从未想过,“和他比较是一个特别较劲的想法,因为他是他、我是我,如果把他当作标杆和自己比,那我不又复制了他的人生吗?”

当演员不似大家认为的光鲜亮丽 需要知道追求什么

腾讯《一线》:《拿摩一等》是你第一部主演的电影,为什么会愿意把第一次献给这部作品?

杨玏:其实是机缘巧合,这部电影本来不在工作计划范围内,有一天高群书导演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忙什么,说有这样一个电影,问我愿不愿意。我说,当然乐意,让我看看剧本。之后我又知道一共有五个导演当监制,我很想看看这个剧本是如何能请到五位导演一起监制的、又是什么风格的电影,所以我就来了。

看完后,发现原来是一部艺术气息很浓的文艺片,又是在探讨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年轻人遭遇困惑可以通过角色寻找一些答案,或者说可以让大家有所思考的,我觉得这是特别美好的主题,就接了。

腾讯《一线》:她仍然坚持在第一线演戏,作为青年演员,对你有什么启发吗?

杨玏:我的父辈包括我父亲、北京人艺的艺术家们,一直都是这样践行的。演员这个职业路特别长,没有强烈的职业年龄限制,你想演到老,就可以一直演到老。而且你在每个年纪接到不同角色都能有新的探索,可以一直学下去,艺多不压身。包括归亚蕾老师都是我前进的榜样,演员永远不能满足,永远不能在安全区里一直转悠,还是要多挑战自己。

腾讯《一线》:你父亲会经常教育你吗?

杨玏:很少。任何孩子当父母或师长辈、前辈对你在言词上教育的时候,你多少会产生抵触情绪。反而恰恰是非言语上的一言一行,以及潜移默化的对你的影响,才是最根本的。所以我还挺感恩,也很感激小时候能在人艺环境下受到他们的熏陶,知道作为一个演员应该是什么样的。其实作为演员,并不似大家看到的光鲜亮丽。

高片酬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比如大家说明星或者多少怀着梦想的孩子将来想做人上人,我想吃地比大家好、挣地比大家多,出门能三五成群、花团锦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实不是这样的,演员就是演好自戏,说好台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每天就是这样的。

腾讯《一线》:之前在一些电视剧里,可能你北京小爷式的夸张表演大家印象比较深,这部电影里扮演一个上海人,而且是挺压抑的,在表演上如何拿捏?

杨玏:之前也没有刻意追求所谓夸张的表现,我能理解你说的,可能稍微喜感一些,或者与生活中的表现不太一样,因为导演有时会刻意追求艺术风格,包括表演上我也会有整体的把握。

至于你说的这次,我也不认为是特别压抑的表演,并不压抑,只不过他的内心比较挣扎的,不善于表达。内心有千万个问号,面临百转千回式的人生困境。他选择逃避,因为这事他没有解决办法,也没有可以诉说的人,他没有生活中的垃圾筒,所以要从这个世界逃掉。在外人看来,这是所谓的隐忍,实际上对于他来说,这是一种极大的焦灼和困苦。

达到父亲的高度?那我不是复制了他的人生

腾讯《一线》:你目前正在拍尚敬执导的《欢乐英雄》,是希望在尝试多种戏路吗?

杨玏:在尝试各种。我没设什么限制的,演员这个职业最特殊的地方就在这里,你很难计划半年或者一年后究竟干什么、拍怎样的戏,会有各种各样的工作找到你。那么你比较一下,看看最喜欢哪个角色、最想和哪个团队合作。

恰巧我碰到了尚敬导演的作品,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纯粹的喜剧我演的真不多。拍了之后,觉得当初想法没错。他是特别懂戏的导演,原来是演员,也是话剧导演出身,特别强调演员与演员之间的节奏感,这对演员来说是很过瘾的。

腾讯《一线》:《唐山大地震》、《非诚勿扰2》中你也担任过演员副导演,接下去会主演往演员还是导演身份发力?

杨玏:目前来说还是先把演员做好,这个职业本身已经足够让我把心思全放在上面了,也是很有意思的职业,需要不停探索、发现自己的界限在哪儿。然后要超过自己的界限,和角色一起发展、一起成长。未来看机会,如果有可能做导演,又碰上想表达的主题,我一点也不排斥,我挺乐意的。我也相信导演作为团队中的一份子,是一个集体艺术,也需要自己羽翼更丰满一点,有另外两个好汉一起帮忙把这件事做好,比如有很好的摄影指导,就是要有很多很强的左膀右臂,大家一起把作品完成。

腾讯《一线》:电影中主要和归亚蕾这些老戏骨合作,从他们身上有获得什么启发吗?

杨玏:我和归亚蕾老师交流还挺多的,印象最深的是归亚蕾老师是一个在生活中就很美好,你在她身上不会看到任何对生活不安、焦虑等任何负面情绪。她很满足,有自己的第二代、第三代,拍戏时老伴也一直陪着她,他们都很感恩生活。而且生活在美国也好、在台湾也好,她会惦念每一个人,会和家里的女儿们、外孙女们一起家庭聚会,每天一起吃饭,她会教他们说中文。面相上也很祥和,我觉得好多人可能都会期许,自己的外婆或奶奶是这个样子。

腾讯《一线》:在人气上一直有些不温不火,自己会着急吗?

杨玏:不着急,没什么可着急的,这就是生活。我跟你一样,你也上班,我也上班,你采访人,我就这儿拍戏。如果好多作品不播的话,最冤的是演员之外的现场工作人员,因为大家辛辛苦苦三四个月,每天熬十几个小时的工作,最后这东西播不出来。

其实大家在片场工作,不就图拍完这戏之后,能受到观众的欢迎?哪怕给家里打电话时说,你们看的这电视剧我也曾参与拍摄。但如果不播,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就很可惜。这戏好不好,或者说这剧火不火,对于我来说完全看命,没关系。说好听了叫沧海一粟,演员一辈子可能会拍很多戏。

腾讯《一线》:有想过在表演事业上达到父亲杨立新那样的高度吗?

杨玏:我没想过,我可能也是追求别太较劲。说实话,和他比较是一个特别较劲的想法,因为他是他、我是我,如果我要一直把他当作标杆和自己比,那我不又复制了他的人生吗?我自己存在的意义或者说,我的生活不是复制谁的人生或达到谁的高度,而是我做我自己就好,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恰巧这事又能养活你,这不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事吗?

另外,即便我复制了他每一步的选择,我可能都达不到他的高度。因为生活环境已经不一样了,现在不是你在一个剧院一待就能待三四十年,恰巧这个剧院又那么多很有艺术生命力的作品。这件事没办法。

和雷佳音是特别好的朋友 还睡过他家沙发

腾讯《一线》:东京电影节的开幕红毯上遇到雷佳音、徐峥,有聊什么吗?

杨玏:之前的《超时空同居》,佳音哥给我打了个电话,说特别想让我过去帮他们串一个角色,我说那就去呗。通过那个戏,我就认识了苏伦导演、徐峥老师,大家合作也特别顺利、开心,后来玩地也都特别好。我也是来之前才知道他们来,我说那挺好的,咱又能见面了,又能看大家最近在干什么,大家一块吃吃饭什么的。

腾讯《一线》:在一起,他们会像前辈一样指点你吗?

杨玏:没有。我和佳音哥认识七八年了,一直是特别好的朋友。从2011年就认识了,徐峥导演和苏伦导演都是因为《超时空同居》认识的,不过之前也看过很多徐峥导演的作品,我对他很尊敬。至于苏伦导演呢,因为我们年龄相仿,也有点一见如故的感觉,大家趣味相投,我们会互相发最近看的美剧、纪录片,大家兴趣点挺像的。

腾讯《一线》:和雷佳音平时喜欢聊些什么?

杨玏:我们什么都聊,我还在他们家睡过沙发。有一年在上海拍戏,因为我们有一群共同要好的朋友,就是他的发小,大家一块吃饭、喝酒,什么都聊。但他毕竟长我几岁,有时我们也会交流业务上的心得,他也会叫我去上海话剧中心看他们的戏,包括他们家闺女、嫂子,我们都处地特别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oniclu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