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丨专访王晓晨:演员不是演完美的人 而是演完整的人

[摘要]身为演员的王晓晨终于找到了让外界认识她能力的机会,但“躲在角色背后”仍是她一贯的作风。学京剧那些年,曾因专业成绩突出被同学带头孤立,没人说话的她也没去细想,一头扎进了练功房。进入演艺圈,王晓晨也并未想过在表演之外多做文章,她甚至说,当下她迫切的愿望是相夫教子,如果到了那一天,她会毫不迟疑的离开。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邵登

但凡好的创作者,大抵会经历这三个阶段: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演员王晓晨到了哪个阶段,从她在《我就是演员》中的几段表演,似乎还很难下个定义。但就她对《青衣》的塑造而言,看似生活化的台词处理、外在的波澜不惊及内里的汹涌,是高级的。

幼年学习舞蹈,9岁被家人送去学习京剧,早期,她对传统戏曲表演的认知停留在身段的打造及唱腔的模仿,十几岁时,王晓晨读到了毕淑敏的小说《女心理师》,开始对心理学产生兴趣,他对表演的认知有所更新。认为演戏是揣摩人性及心理活动的过程,在这个基础上了解人物、传播人物、分析人物、演绎人物,也会有不同的体验和感受,而与之相比,所谓华丽的技巧、紧绷的状态成为表演中需要摒弃的部分:“演员不是在演完美的人,而是在演完整的人,完整的人必然有残缺。”

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王晓晨输给了韩雪,没能走的更远固然遗憾,但作为演员的她已经展现了一个优秀演员的素质,毕竟对于演员而言,遗憾的又何止这一处。如果说戏剧舞台的呈现更多靠自己,到了电视剧或电影,更多需要仰仗一个团体。王晓晨说,有时遇到一个让人享受的好本子,但最终发现拍出来的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比如说导演要的,比如说对手演员给的,比如在剧组里会发生这样那样的事情,你不能控制的是你周围的环境。”

与之相比,更大的遗憾是在一个演员最具创作力的阶段,业务能力不被外界所知,参与《我就是演员》之前,王晓晨通过电视剧给予外界的形象无不是那些巧舌如簧、性格带刺的任性丫头,至少,通过这档节目,她已经展现了好几个不同以往的王晓晨,从这个角度而言,遗憾之外,又何尝不是种幸运。

身为演员的王晓晨终于找到了让外界认识她能力的机会,但“躲在角色背后”仍是她一贯的作风。学京剧那些年,曾因专业成绩突出被同学带头孤立,没人说话的她也没去细想,一头扎进了练功房。进入演艺圈,王晓晨也并未想过在表演之外多做文章,她甚至说,当下她迫切的愿望是相夫教子,如果到了那一天,她会毫不迟疑的离开。

从戏曲到戏剧:学戏生理苦 学表演心里苦

《青衣》片段再次登上《我就是演员》(原《演员的诞生》)的舞台,比起章子怡、蓝盈莹这出惊心动魄的师徒暗战,韩雪、王晓晨版的《青衣》为本是大悲的剧情增添了几分诙谐的色彩。

王晓晨开场一句:“我看你像玉兔”,与结尾面对哀求的师傅,轻声说道:“老师,这可是你教我的”,形成鲜明对比,将徒弟从骄傲、试探、得意再决绝的过程演绎出另一番情绪。而后的即兴环节,王晓晨对“麻婆”、“黄帝宫”、“嫦娥”进行了方言化改造,松弛的表演,将一个“横漂”群演刻画得入木三分。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王晓晨一直在尝试的是为表演做减法。

腾讯《一线》:拿到《青衣》的剧本,你的想法是什么?

王晓晨:我是慢热的选手,我会在接触一个角色后,做很多功课,让自己完全相信这个角色,才会去演。看完剧本很惊喜,筱燕秋这个角色很经典,她的人物情绪都是很饱满的,春来这个角色相对来说是个配角,我来这个舞台,要做的事情是把配角做好,把这个作品完成好。

腾讯《一线》:和韩雪的合作感觉如何?

王晓晨:在排练的时候很顺畅,好的演员好的对手,一切都顺理成章。我特意给韩雪带了一双小时候买的新练功鞋,她学戏的时候很专注,而且唱的非常好,能和这么好的演员合作也是我的幸运。

腾讯《一线》:你曾经学过京剧,这对你出演春来这个角色有帮助吗?

王晓晨:虽然我曾经学过京剧,但已经15年没有唱了,因为观众对你有期待,所以对你要求更高,这不见得是我的优势,也算是一种压力吧。另外,筱燕秋是带着任务上场的,她的情绪很饱满,人物很完整,对于春来来说,此时此刻教了你这么多年的师傅,她已经不能登上舞台了,这个时候是一种内心的撕裂,我既想让你认清现实,又不舍得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出于无奈,我要保护心中的艺术,这个时候我只能代替你上场,这种情绪很复杂,筱燕秋映射了春来的未来,而现在的春来就是年轻时候的筱燕秋。

腾讯《一线》:学习京剧的时候,你热爱这门艺术吗?

王晓晨:只能说干一行爱一行吧,学京剧那六年还小,那时候没有特别多的想法和诱惑,把你放在那儿了,那就只能专注学习。其实我当时的功课是非常好的,可能是专心的原因吧,没有杂念,每天睁开眼睛就是学戏,也造就了我现在的一种对于学习,对于专业的态度。

腾讯《一线》:学戏苦吗?

王晓晨:刚开始两年,我都不知道去干吗,天天让我起床练功,就感觉好苦啊,冬天好冷啊,就这种感觉。大家都是过的集体生活,大概半年能见到家人一次。那时候我妈妈去看我,发现我在学校那个特别大的洗衣房,洗漱洗澡都在那里,看到大冬天我一个人拿着盆,洗比我高的床单,我妈当时眼泪就止不住。过了两年之后,因为它已经形成了你每日的惯性了,有新的戏给你学的时候,我基本放寒暑假就已经把戏的唱腔、身段都学完了,比如下学期要学《杨门女将》了,寒假我爸就给我放录像带,每天放、每天学,基本上一个寒假还是一个暑假就可以学完了。

腾讯《一线》:学京剧和表演,哪个更苦?

王晓晨:学了表演后发现学表演更苦,小的时候苦是真的纯粹是体力上的苦,无论你练功也好,杂技团的老师给我们上课,小藤鞭抽着我们、打着我们,当年我感觉,我不应该过这样的人生。后来学了表演之后,包括演了这么多年戏之后,就想说原来学表演做演员比京剧更苦,这种苦是心里的苦。

腾讯《一线》:为什么呢?

王晓晨:体力上吧,日夜熬,没办法过正常人的作息。心理上也一样的,每个阶段都需要承受那个阶段应该承受的东西。演员很被动。比方说你热爱表演,给了你一个好本子,你在现场是享受的。但有时候你不能控制你周围的环境,比如拍出来发现这个东西跟你想象得不太一样,导演要的、对手演员给的,包括剧组里会发生这样那样的事情。还有一个时期是,你看不到什么好本子,但你要生存就只能去演,我曾经演过一部戏,拍了三个结局,我跟两个男主角,一会儿拍一个他死,一会儿拍一个我死,一会儿拍一个三个人都死,你说这怎么弄?

还有,年轻的时候可能没那么多好的机会给你,拍了这么多年戏,真正对你熟知的人,对你业务认可的人,大家在选择的时候就会想谁的卖点可能更好,谁的流量更多。这个时候,你就要自己选择究竟要做一个怎么样的演员。

想当好演员 也想当有作品的明星

《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王晓晨谈到曾有人对她说:“你的同学都出来了,你看你混成了什么样?”王晓晨说,这句话曾对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身为演员,她一直认为自己做好表演的本分才是最重要的,但屡次濒临转行的危机让她意识到,作为演员机遇和实力同等重要。

王晓晨有过两次“逃离”的想法,第一次,她想出国学心理学,学校已经联系好,TVB金牌监制刘仕裕的一个电话把她拉回片场。76天,1100场戏,王晓晨拍到脊椎弯曲,不得不手术治疗。医生甚至曾警告她,如果再继续拍下去,很有可能永远也站不起来了。这部戏真正激发了王晓晨对演员这个行业的热爱,坐在轮椅上的那些日子,王晓晨意识到对这个行业的热爱。

2013年,拍完《我爱男闺蜜》之后,王晓晨再次陷入没公司、没经纪人、没戏可拍的绝望。“临走还赔了好多钱,真的是人生最悲惨的时候了”,王晓晨回忆着,“我觉得这个行业里容不得我,我的性格不适合待在这儿”。再次失望的她“筹谋”着第二次“撤退”。

彼时还被称作《小后妈》的《我的!体育老师》让王晓晨触底反弹,王晓晨说,这部剧“激起了她对行业、对文学的热爱”,只是,剧集拍完之后的上线时间却一拖再拖,三年后方才上线。等待、希望、失望、成就,正是这样不断的循环往复,铸就了演员的职业经历,想要突围,唯有坚持。

腾讯《一线》:据说你曾经逃离演员这个行业。

王晓晨:我的生长环境可能从小给了我很多的安全感,所以让我更专注地去学一些专业上的东西。我的家庭主要追逐是精神的富足,包括我的哥哥姐姐,哥哥是硅谷的工程师,嫂子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我姐姐在美国田纳西做医生的,孩子都生三个了。我们的家庭更追逐于思想上的、心灵的富足。我甚至中间有过一段想去斯坦福读心理学,因为我嫂子是心理学毕业,后来留校当了教师,我从小就对心理学感兴趣。

腾讯《一线》:为什么会对心理学感兴趣,这对你做演员有什么助益吗?

王晓晨:我十几岁的时候读过毕淑敏的一本《女心理师》,对心理学这个学科特别感兴趣,后来就读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东西,我觉得我还是感兴趣的。表演是一个揣摩人性的过程,会对你去了解人物、传播人物、分析人物、演绎人物有不同的体验和感受。

但后来我没有去成,之前已经跟我嫂子讲了,让她帮我找学校,从语言、各方面去应试,已经全部找好了,但忽然有一天,当年发哥那个《上海滩》四个导演之一的刘仕裕找我拍戏,我本来是不想去的,后来我爸爸跟我讲,就算想去美国,你去挣一笔钱再去美国也没什么呀。

那部戏拍的很曲折,中间有一天我忽然腰疼站不起来,刘仕裕导演带我去香港做了一个检查,我整个脊椎呈S形了。医生做完手术跟我说,你回去躺四天,站起来你就站起来,站不起来,你可能就永远站不起来了。那个时候我也年轻,也没什么人生的经历来化解这些事,我把手机一关,就想假如我有四天生命我要干吗?第一想奶奶,第二想我爸妈。但心里面有一个声音,就是想站起来,想把剩下的戏拍完,我觉得那时候可能我的想法是最纯粹、最干净的吧。所以从那之后,在这个行业里我不管遇到什么样心理、或是体力上不能过去的坎儿,我都不会放弃做演员。

腾讯《一线》:你之前说过“只想当演员,不想当明星”,在你看来演员和明星的区别是什么?

王晓晨:我以前是这么说的,我想当演员不想当明星,要是有一天能成为明星,也是要有作品的明星。现在呢,随着年龄的增长,是既要当一个好演员,也要当一个好明星,要努力。

腾讯《一线》:你认为自己现在是怎样的演员?

王晓晨:我觉得我现在是一个成熟的演员,虽然业务能力不敢说成熟与不成熟,至少我的年龄已经让我不得不成熟。

腾讯《一线》:做演员和明星,会有冲突吗?

王晓晨:做明星,可能外部附加的比较多,比如团队把你的商务做得好,有一些明星没什么作品,可他的代言就很多。有些演员演戏很好,但演戏之外你看不到他。尤其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经常看到很多演戏很好的演员,到了一定年龄,会站在台上说:请你们记住我,我叫什么什么名字,我是谁谁谁,他们有自我挣扎,不一样。

腾讯《一线》:你现在的追求是什么?

王晓晨:我现在的选择机会也不少,我是一个特别追求自由的人,不太喜欢为了怎么样而去怎么样,我一切都是凭自己的心。

腾讯《一线》:目标是什么?

王晓晨:我人生的目标是相夫教子,因为上帝没有给我这扇门,我自己打开了一扇窗去做演员,我相信未来如果还能完成我的梦想,我依然会去相夫教子,也许某一天我忽然间怀孕生子了,我可能就离开这个行业,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liotxts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