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波斯尼亚和波黑这样的小国家都曾经获得过奥斯卡奖。而中国内地自从37年前开始申报影片以来,从未获得过奥斯卡奖。这是为什么呢?

像波斯尼亚和波黑这样的小国家都曾经获得过奥斯卡奖。而中国内地自从37年前开始申报影片以来,从未获得过奥斯卡奖。这是为什么呢?

腾讯娱乐专稿 (文/Husam Asi 编辑/樟木、肖楹楹 翻译/赵恕容)

本月初,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公布了申报“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影片名单,共有85个国家或地区的影片参与竞争。今年,霍建起的史诗片《大唐玄奘》将代表中国内地参与角逐。影片讲述了7世纪的佛教僧侣玄奘从中国到印度的传奇心灵之旅。这位耗费了17年时间完成旅程的高僧由黄晓明饰演。

首先要科普一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是颁给国家而非电影导演本人的,所以它的价值超出了艺术的范畴;它是一个国家的胜利,也是骄傲的资本。而导演仅仅只是一个信使,他就像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争夺奖牌的参赛运动员一样,他的电影也是由国家机构选送。所以,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选出了《大唐玄奘》作为参赛影片。

事实上,自奥斯卡60年前开始评选“最佳外语片奖”以来,在被提名的300多部影片中,只有2部中国内地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和《霸王别姬》以港片身份被提名,不计算在内)被提名,全部是张艺谋导演的电影,一部是《菊豆》、另一部是《英雄》。

text

curr/total page

人们心中的疑问是:为什么中国内地快要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却无法获得一座奥斯卡奖杯?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先了解这座小金人的评审程序。


小金人评选很严格

评审团中欧洲裔白人占比高


在公布申报名单之后,几百名在洛杉矶的学院成员组成的委员会将会观看这些电影,并从中选出6部。这些投票者多为退休的老年成员,他们有时间来看这些电影,并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欧洲裔白人。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三分之二的提名影片和80%的最佳外语片奖会落入欧洲国家之手。

但是6年前,学院为了避免这一现象,设立了“6+3”这一模式,除了前段文章中提到的6部外,另外由一个特别执行委员会再选出3部电影,这3部必须在艺术层面上富有挑战性,并且是被之前的学院成员忽略了的影片。

接下来,分别位于洛杉矶、纽约和伦敦的三个委员会将从这9部电影里甄选出5部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名单。这三个委员会每个都是由活跃的、知名度高的学院成员组成。

最后,得奖电影将由所有的全体学院成员通过投票选出。


内地送选影片大多为主旋律和正能量

与奥斯卡评委喜好相悖

 

在这样一个复杂又精细的评选流程下,奥斯卡对欧洲影片有偏好,但并不是绝对的。此外,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也曾被多次提名;比如日本,曾有12部电影被提名。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也有5部被提名。并且在1991年,一部中国香港电影还在提名阶段就被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挤掉。所以探究张艺谋的电影或许会让我们更加明了学院的品位。

张艺谋属于第五代导演,他反对文革电影中的纯粹意识形态,他早期的电影普遍讲述的是普通人的生活与挣扎,而不是描绘英雄式的军事斗争。他更偏好发掘心理深度,这也与欧洲电影一脉相承。他运用复杂的剧情,含混模糊的象征主义及令人难忘的形象、富含张力的意象。另外,他还带来了一种新的摄影风格,使用了大量的色彩与长镜头。

《活着》片段

张艺谋富有创新的作品很快为他赢得了影评人的青睐和口碑,并且将他推到了世界艺术导演的前列,因此他收获了各种大型电影节的顶级奖项。但究其原因,真正让他受到国际电影节赞赏的,是他作品中的政治色彩,这也导致了他的某些电影(比如《活着》)在内地并没有机会走上大银幕。

text

curr/total page

多年来,学院一直对那些触碰涉及政治和社会问题的电影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不管它是美国本土电影还是国际电影。比如《华氏911》、《第四公民》、《战争迷雾》、《聚焦》、《猎鹿人》、《野战排》和《拆弹部队》。而在内地,这样的电影并没有生存和生长的土壤。

事实上,内地送选的华语片通常具有很强的形象意识,因此在2014年,一部法国导演菲利普·弥勒执导的华语片《夜莺》代表中国内地参选奥斯卡,而不是张艺谋执导的讲述文革后家庭崩塌的剧情片《归来》,或者刁亦男执导,曾赢得当年的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的黑色侦探故事《白日焰火》。


2014年,内地选送了中法合拍的电影——让-雅克·阿诺的《狼图腾》代表中国内地出战奥斯卡,最终被学院以“不够中国”为理由拒绝。最终,韩延执导的轻松喜剧《滚蛋吧!肿瘤君》出战奥斯卡。

显然,中国内地对奥斯卡影片的申报标准是“主旋律和正能量”。这恰恰与赢得奥斯卡的驱动是相悖的。

然而,张艺谋的电影曾多次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选中代表中国申报奥斯卡。虽然只有3部被奥斯卡提名“最佳外语片奖”,但是这6部中的每一部都曾被金球奖提名。事实上,张艺谋也是内地唯一一位被金球奖提名的导演,而金球奖的评委会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投票产生。这是张艺谋获得海外尊重的又一力证。


内地已进入巨大的娱乐驱动的时代

 

中国电影人还面对着审查之外的其他障碍。他们在追逐票房利益、极少关注艺术价值的市场大环境之中,奋力为自己的项目找到投资。  因此,新人导演们要么因需要制作更多商业作品而感到压力,要么在有限的预算内最终只制作倾向于艺术风格的电影。这就给新人导演们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如何发行他们的电影。

但是,即使是他们的电影得以发行,在中国内地,这类电影的市场也非常小。中国的观众比较单一化,他们都对动作包装、视觉效果满载的电影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类电影即便不是好莱坞制作的,也至少是好莱坞开发的。

据报道,进口电影的票房约占中国总票房的50%,但海外的电影公司每年只允许在中国发行34部电影。进口电影的限制激发了中国与外国合拍电影的极大兴趣,因为这类电影不算在配额限制范围之内,并且能鼓励中国的大型公司对好莱坞的制作公司进行大量的投资,以图更多能赚钱的电影流入中国。

为了与海量的商业大片的雪崩竞争,中国电影人似乎除了拍摄喜剧别无选择。因为喜剧制作相对便宜,没有风险,并且在票房上也有大量收益。


《长城》预告

即使是标志性人物张艺谋,也被这股电影商业新的风潮所影响。他近期的电影都是被市场所驱动,并且拥有比肩好莱坞项目的预算与规模。他甚至启用了好莱坞明星:《金陵十三钗》中的克里斯蒂安·贝尔,和即将上映的史诗巨制《长城》中的马特·达蒙。

现状变得如此可悲糟糕,以至于一些年轻的电影人甚至认为中国电影将在第六代之后终结。事实上,中国内地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娱乐驱动的时代,而且可预见性地将使中国在2018年末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电影市场。但是另一方面,在未来,中国电影获得奥斯卡的前景将非常暗淡,因为学院褒奖艺术,而不是商业。

本文作者与张艺谋

国际主流观众的饕餮

奥斯卡评委深恶痛绝

  

中国电影的核心人物们似乎并没有受到这些征兆的影响。他们认为,与那些凭借赢得奥斯卡奖来向全球观众宣扬他们文化的小国不同,中国内地有资源以更大的规模与利润来实现这个目标。 

毕竟,奥斯卡获奖影片很少在中国获得票房上的成功,并且并不能吸引大众主流观众。因此,中国的电影公司,比如大连万达,正在开发能在全世界范围内获得收益的英文商业大片,并且利用电影无与伦比的软实力输出来推广中国文化。这类电影是国际主流观众的饕餮,但却让奥斯卡评委深恶痛绝。

然而,与“诺奖情结”相似的是,中国电影人也有“奥斯卡情结”。近年,有顶级的好莱坞宣传人员被聘用,这些人不遗余力地在奥斯卡与金球奖评委中推广选中的华语电影。2012年,张艺谋与他的主演们飞往洛杉矶参加了数场《金陵十三钗》的放映,并且举办了晚宴来招待评委。他的努力使他得到了金球奖提名,但却没有换取来自奥斯卡学院的认可。  

巨款可以买下好莱坞的电影公司,可以制作商业大片,却不能买来奥斯卡,在内地仅入账500万美元票房的《大唐玄奘》冲奥之路困难重重。不同于张艺谋的是,霍建起被西方影评人们看作是中国内地最主旋律的导演,所以他要想取悦学院评委们将会非常困难,因为他们总是带着质疑来处理内地选送的影片。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