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在洛杉矶举办的金球奖上,梅姨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暴行”,好莱坞的每个人几乎都赞同梅姨的论调,他们认为:特朗普特别具有娱乐性,人们喜欢看他上电视,但是他不能成为好总统。

昨日,在洛杉矶举办的金球奖上,梅姨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暴行”,好莱坞的每个人几乎都赞同梅姨的论调,他们认为:特朗普特别具有娱乐性,人们喜欢看他上电视,但是他不能成为好总统。

腾讯娱乐专稿 (文/Husam Asi 编辑/樟木)

好莱坞明星们都错了。11月8日,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次日早晨,现实成为了好莱坞的噩梦。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恐慌和不相信。一些人,包括明星们,在试图理解这桩不可理解之事时甚至哭了出来。坏家伙怎么能打败好女孩呢?这永远也不可能在好莱坞电影中发生。

特朗普

明星:特朗普道德上败坏,政治上无能

女性权益捍卫者们,像杰西卡·查斯坦和娜塔莉·波特曼,痛苦地向我解释大多数女性为特朗普这个厌恶女性者投票的逻辑所在。“不幸的是,女性之间也有性别歧视,”波特曼哀叹道,“但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权益和为教育人们而持续奋斗。”她补充道。

小李子和奥巴马

“反击”成为了好莱坞自11月8日之后的新准则。我听到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在上周一个奖项的推广晚宴上不断重复这个词语。这位明星环保人士近来十分担忧,因为即将就任的总统计划美国将从巴黎协议中有关气候变化的部分退出。像其他许多好莱坞明星一样,迪卡普里奥也是白宫的常客。并且希望能够在希拉里·克林顿当上总统之后继续这一传统,他还曾在竞选活动中为希拉里在自己家主持了慈善宴会。或许,他在特朗普在任期间不会再被白宫邀请,他的环保提案也可能不再受到政治与财政上的支持。

其他的好莱坞名流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乔治·克鲁尼、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都是奥巴马的朋友与殷切的克林顿支持者,可能今后,他们的慈善事业和社会政治计划都不会再被特朗普所倾听,因为这些都是被即将离任的政府所支持的政策。

好莱坞巨头之一的杰弗里·卡森伯格

好莱坞高管们也曾从与白宫中的民主党保持良好关系而受益。三年前,梦工场动画的创始人与前掌门人杰弗里·卡森伯格,好莱坞最有影响力的高管之一,告诉我他的公司是第一家在中国建立据点的西方影视公司。他经常与奥巴马同桌吃饭,2012年10月12日,梦工场在上海设立东方梦工厂工作室。

我经常听到好莱坞明星与高管夸耀自己与奥巴马友好的关系与亲密的交谈,并且希望持续享受这种进入白宫的特权,当然是在希拉里·克林顿当政的前提下。

娜塔莉·波特曼

所以,希拉里近几年来将好莱坞紧紧地攥在自己手里,这一点也不奇怪。明星与高官们邀请她来自己家中,为她的竞选活动耗费数千万美元,参与她全国各处的集会,并且向她的对手发动战争,而她的对手基本没有受到好莱坞这座“闪金镇”的任何支持。在许多采访与对谈中,明星们都表达了自己对希拉里坚定地支持,并坚信她会取得胜利,而对于特朗普,他们除了讥讽和完全的蔑视,没有任何其他的应对。他们认为特朗普道德上败坏,政治上无能,所以为什么他们的粉丝与他们所想正好相反呢?

希拉里

高管:我们的电影会不会被抵制?

明星们在社交网络上直播他们的政治见解,为“崇高”的事业而奔走,并且与他们的粉丝分享心情,而高管们则不同,他们对于道德政治几乎没有兴趣,即使他们有,也会闷在心里,因为他们的观众,即华尔街的投资人们,只对一件事情感兴趣:利润率。所以即使明星们是大众认知中的强大势力,高管们才是真正在政治与经济的泥泞之中掌舵好莱坞这艘大船,让它不致沉没的人。

几年前,朝鲜黑客因为索尼影业拍摄了嘲讽金正恩的电影《刺杀金正恩》而非法黑进了他们的电子网络,好莱坞明星们站出来支持索尼工作室,捍卫言论自由。而工作室的高管们却似乎非常谨慎,他们远离那些受到影响的邻居,并且放弃了未来所有与朝鲜相关的电影项目。

索尼拍了一部讥讽金正恩的电影

这次事件一个月之后,我在一次派对上偶遇了一个大工作室的主席,问了他好莱坞为何在朝鲜的专横面前选择了投降,并且我说:“难道你们不应该至少发声捍卫言论自由吗?这不就是好莱坞存在的意义吗?”

“你错了,”他说,“好莱坞存在的意义不是这个;它是一场生意。我作为工作室的主席,所该做的不是捍卫言论自由,而是确保我的每一位雇员每天都能吃上饭,同时让我的投资人们开心。”

好莱坞巨头哈维·韦恩斯坦

在特朗普胜利之后,要想获知好莱坞高管们的反应也是屡屡碰壁。幸运的是,马上就是颁奖季了,这迫使高管们必须要走出办公室,为他们的电影宣传造势。其中的一位,哈维·韦恩斯坦,他是米拉麦克斯工作室的创始人,韦恩斯坦兄弟工作室的合伙人,同时也是希拉里坚定的支持者和无畏的活动家。当我们谈到竞选结果时,韦恩斯坦一反常态地变得压抑与忧郁了起来。他认为这场结果是个悲剧。“如果特朗普真的践行他对中国产品征收45%关税的政策,我们将会失去迄今为止在中国市场取得的一切成功。”他评论道,“我们的电影会不会被抵制呢,中国的投资者们还会再投资我们的制作公司与工作室吗?”

去年,韦恩斯坦作为好莱坞的代表之一受邀参加了万达集团在中国青岛建设的中国最大的电影产业基地的启动仪式,这一影视产业基地将为好莱坞的工作室提供6折的优惠。近期,万达和其他中国公司向好莱坞的影片和工作室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此外,中国的票房收入位居全世界第二,所以失去这一获利丰厚的市场对于好莱坞来说将是灾难性的。

卡森伯格并不想就此议题发表评论,但他向我提到了他近期在电影行业杂志《好莱坞报道》中的一封公开信。在信中,他表达了对总统选举结果的失望与沮丧,并且敦促好莱坞利用艺术的工具来保护与捍卫美国价值观:“开放、尊重与宽容,它们已经被特朗普,这个利用大众的偏见与虚假的指控来获得权力的人所威胁。”

好莱坞和特朗普本质相同,都是为了追逐利益

但是,如果我们仔细想来,特朗普在他的竞选活动中为获得权力所做的事情,与好莱坞一个世纪以来为获得利润所做的事情相差无几。事实上,好莱坞电影塑造负面的穆斯林、墨西哥人的倾向,为特朗普企图运用偏见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给墨西哥人集体贴上“罪犯”的标签,或者他认为女性是性对象的想法,性质是相同的。

仅仅两年前,美国的观众在观看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讲述一个美国海军杀掉几乎200个伊拉克人的传记片《美国狙击手》后,赞颂“阿拉伯人与穆斯林的死亡”。好莱坞并没有因为这部电影所得到的观众反响而感到不安,相反的,这部影片不仅获得了5亿美元的票房丰收,并且还获得了6项奥斯卡提名。

好莱坞也是一贯的“白人制”

很显然,特朗普并不像好莱坞一直塑造的那样蠢。事实上,他是一个好莱坞的产品,他甚至在好莱坞的星光大道上拥有一颗星星。好莱坞在大众选他为总统之前就已经被他迷住了。他出演了许多电影,包括伍迪·艾伦的《名人百态》,并在2003年成为了真人秀《飞黄腾达》的主持人,每一季他的片酬是100万美元,而该真人秀持续了10年。他显然将自己在好莱坞学到的东西变本加厉地运用在了政治中,即利用错误的偏见来娱乐并激励美国人民。他跟任何一位好莱坞高管一样都是生意人,他会像掌管一家大型企业一样管理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并且不惜一切代价让其获利。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