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聚焦》逆袭拿下奥斯卡大奖,团队的公关手段功不可没。他们把影片中受侵害的儿童原型带到了奥斯卡评委们的面前,震慑之、打动之。那么今年,题材弱势的《爱乐之城》又做了哪些事儿,来争取拿下大奖呢?

去年,《聚焦》逆袭拿下奥斯卡大奖,团队的公关手段功不可没。他们把影片中受侵害的儿童原型带到了奥斯卡评委们的面前,震慑之、打动之。那么今年,题材弱势的《爱乐之城》又做了哪些事儿,来争取拿下大奖呢?

《爱乐之城》终极预告

腾讯娱乐专稿 (文/Husam Asi 编辑/樟木 翻译/恕容)

上个月,《爱乐之城》打破了单部影片获得最多金球奖奖项的纪录——7提7中。两个星期之后,它又一次因获得了14项奥斯卡奖提名而创造了历史,与1951年的《彗星美人》和1997年的《泰坦尼克号》并列第一。随后,它又收集了8项评论家选择奖与5项英国电影学院奖。并且,在赢得了制片人协会奖与导演协会奖这两项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重要风向标的芳心之后,这部歌舞片毫无疑问会在本届的奥斯卡奖上大放异彩了。

 歌舞片几乎不会被认作是各大奖项的宠儿,上一部赢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歌舞片还是2002年的《芝加哥》。所以《爱乐之城》是如何赢得那些喜欢黑暗剧情片的评委们的心的呢?

影片剧照

这部电影的灵感,产生自2007年,那时候导演达米安·查泽雷还在哈佛大学读书。他与他的同学贾斯汀·赫维茨(本片的配乐)一起撰写了部关于波士顿爵士乐手的低成本歌舞片,名为《公园长椅上的盖伊与玛德琳》。当搬到洛杉矶后,他们在那儿重组了自己的工作,并且继续写他们现代版本的老式歌舞片。但是,在一轮与电影工作室的面谈之后,他们了解到好莱坞并不热衷于制作原创歌舞片,因为这是一笔有风险的生意,除非这歌舞片是基于百老汇热门的歌舞剧。

导演达米安·查泽雷

心碎的查泽雷只得转向了自己的另外一个项目——《爆裂鼓手》,影片很成功,获得了4项奥斯卡提名,并且J·K·西蒙斯凭借此片拿到了最佳男配角奖。这一成就一举将这位30岁的导演推向了更加广阔的星途,也成为他重新向电影工作室介绍自己理想的项目时的一项强大资本,但这一切还是徒劳。

幸运的是,好莱坞还有这么一个愿意冒险的工作室,那就是狮门影业。他们支持了梅尔·吉布森的《血战钢锯岭》,在好莱坞,没人愿意碰这位澳大利亚出身的导演梅尔·吉布森的电影,因为他在2007年的种族歧视事件后被产业诋毁为贱民。

 这次,他们支持了《爱乐之城》。于是,因支持创新的电影人与不循规蹈矩的项目而出名的狮门,与查泽雷一起跃入了一片未知之中。

影片剧照

 最终的成片也并没有让工作室失望。不管是艺术层面还是技术层面,影片都达到了完美。每一帧都由精确的数学计算构成,并且拥有如文艺复兴时期画作一般令人眼花缭乱的美丽。影片的每一个元素,色彩、音乐、服装、摄影与表演都融为一体,共同创造了一部杰作。

 影片从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古典音乐剧中汲取灵感,讲述了在电影产业“圣城麦加”洛杉矶发生的一对现代情侣的故事。影片是现实主义的,同时又像一场梦。影片是怀旧的,同时又是崭新的,这使得影片对任何年代的观众都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影片剧照

这对男女是两个梦想家,一位是有抱负的女演员(艾玛·斯通饰演),另一位是雄心勃勃的爵士音乐家(瑞恩·高斯林饰演),他们都希望能踏上坦荡的星途。在好莱坞的男女老少很容易与他们产生共鸣——无止尽地被拒绝、薪水极低、空虚地等待给他们带来了羞辱与痛苦,而“浮华城”好莱坞魔法般的美好又给他们带来了喜悦和渴望。

 从过去来看,围绕电影产业的影片,如《逃离德黑兰》、《鸟人》、《艺术家》和《彗星美人》,都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最高荣誉。所以《爱乐之城》拥有成为赢家必需的所有成分,但是影片仍存在一项危险因素:它是一部歌舞片。

《爱乐之城》中文预告

狮门清楚地知道这几年歌舞片已经不流行了,并且早期的几次试映证实了这一点。现在的观众无法对这个复古的歌舞片投入感情。狮门必须实施稳固的宣传策略,以免影片砸锅。他们雇佣了几位强大的宣传人员和奖项公关,并且在去年5月初,为他们在圣莫妮卡的狮门办公室里举办了一次放映。

被邀请的有奖项公关与顾问劳伦斯·安格里萨尼,他为奥斯卡提名影片《月光男孩》、《赴汤蹈火》、《藩篱》和《血战钢锯岭》执行宣传事宜。安格里萨尼瞬间爱上了这部影片,但他知道向世人推荐这部影片并不容易。

《爱乐之城》海报

“我个人的担心在于,观众不会像我第一次看这部影片时那样对它产生共鸣,或者他们会在听到’歌舞片’这个词的时候退却。”安格里萨尼说,他也承认自己并不是歌舞片的狂热粉丝,“我并不会热切地冲出去看这类影片。”他补充说。

 所以宣传的重点是:《爱乐之城》是与众不同的。它不像普通的音乐剧那样,而是扎根于现实。为了传播这一宣传重点,影片在世界各地举行了放映,希望得以引爆口碑。

主创在威尼斯

去年九月,《爱乐之城》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首映的时候,查泽雷紧张得不行,影片前30分钟他一直紧闭双眼,然后他听到了观众的热烈掌声,收获了影评人抑制不住的热情,艾玛·斯通也凭借此片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奖。

接着,到了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影片再次一鸣惊人,获得了观众票选奖,这更加巩固了它在奥斯卡竞争中的前沿地位。

这两大电影节是颁奖季取得成功的重要指标。近年的奥斯卡获奖影片,例如《聚焦》、《鸟人》、《为奴十二年》和《拆弹部队》都是在威尼斯电影节举办的首映,而《逃离德黑兰》、《国王的演讲》、《为奴十二年》和《贫民富翁》则获得过多伦多电影节的观众票选奖最佳影片。

《沉默》海报

然而,九月就作出可靠预测实在为时尚早,《爱乐之城》获得奥斯卡荣誉的征途上确然存在障碍。三部非常令人期待的影片尚未公映:丹泽尔·华盛顿执导、奥古斯特·威尔逊编剧的《藩篱》,马丁·斯科塞斯的宗教故事《沉默》,以及李安讲述伊拉克战争的剧情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它们都潜伏在《爱乐之城》的前路上,试图绊倒这部轻松的歌舞片向奖项进发的双脚。

《聚焦》海报

颁奖季期间,早上映的影片被晚上映的影片抢走桂冠的现象并不鲜见。去年,《聚焦》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之后一度成为奥斯卡大热,然而却被12月上映的两部强力竞争对手,《大空头》和《荒野猎人》夺走了本该属于它的星光和重要奖项(一直到奥斯卡之夜,《聚焦》才又重新抢回了风头)。《大空头》获得了美国制片人协会奖和编剧协会奖,同时《荒野猎人》摘得了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和美国导演协会奖的奖杯。受伤的《聚焦》在向奥斯卡进发的途中只将一个重要奖杯收入囊中:美国演员工会奖的表演奖项,而这一奖项也并不是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可靠风向标。

去年的奥斯卡,《荒野猎人》抢了《聚焦》的风头

“这部影片在11月其他电影上映之后失去了热度,”一位为该片工作的奖项顾问这样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来提醒人们这部影片所宣扬的重要主题。”

《聚焦》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记者团队揭露地方天主教会对儿童性侵的故事,其戏剧性就远不如壮观的《荒野猎人》,所以它的奥斯卡竞选团队就必须向评委们突出它强大的信息。因此,宣传团队决心将被性侵的受害者带到洛杉矶,与他们交谈。

学院成员们被受害者们在无辜的孩提时代被教会所伤害的经历和他们令人心碎的感言所震慑与打动。关于《聚焦》的探讨重新开始涌动,而《聚焦》也重新回到了新闻头条。几个星期之后,影片获得了令人垂涎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奖。

《海边的曼彻斯特》剧照

《爱乐之城》不像《聚焦》一样拥有力量强大的主题,在与其他严肃剧情片抗衡之中也没有太大胜算,但它有其幸运的一面。它潜在的竞争对手没有达到大众对它们极高的预期。《藩篱》仅仅只有丹泽尔·华盛顿和维奥拉·戴维斯获得了几项表演类提名,而《沉默》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甚至没有出现在奖项的提名名单中。

而《爱乐之城》也并不能高兴得太早,因为它仍需面对两部紧紧追在身后的竞争对手。其中一部是去年在圣丹斯独立电影节首映的《海边的曼彻斯特》,另一部是去年九月在特柳赖德电影节首映的《月光男孩》。然而,两部影片都是小制作低成本的独立电影,并且都上映已久,不会再对这部票房爆炸的歌舞片造成什么新的威胁。

《爱乐之城》剧照

影片的成功带来了极高的期待。人们去看《爱乐之城》,希望见证如耶稣基督复活一般的神迹。而最近我听闻了一些失望的低语:主题不成熟;表演很弱;歌舞部分很糟糕。

一些影评人抨击影片种族歧视,反对一个白人主张保留真正爵士乐根基的理念,而这本是一个独特的美国黑人的音乐流派。爵士乐粉丝们对影片的主旨也有不同观点,他们认为摒弃传统主义才是保留这种音乐流派的最佳方式。

有人抱怨影片中缺少同性恋角色,因为洛杉矶同性恋群体十分庞大。其他人被女主角的角色塑造所困扰,认为她是一个被动的旁观者,让男主角的行动推动她的故事前进。他约她出去;他向她介绍爵士乐;他带她去看《无因的反叛》作为研究;他开车去她老家说服她回到洛杉矶参加试镜,最终使她成为明星。

影片剧照

这些评价并不令人惊讶。任何流行文化的产物在获得现象级的成功时都会不可避免地得到这样的批评。爵士乐粉丝还是会拥护这部电影,仅仅为自己钟爱的这门被遗忘的艺术赢取更多关注。

在好莱坞,奖项顾问与公关也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不能理解人们对这部影片的热爱。”一位资深的奖项公关告诉我,“它确实有趣又有娱乐性,但它既不能从社会方面也不能从政治方面为我们提出警醒。”而另一方面,一些人认为正是因为现今社会处于动荡时期,大众才倾向于看这样一部轻松浪漫的幻想影片。

即使安格里萨尼本人也为自己影片的成功所震惊。“每次片子打破一项纪录我都会震惊一次,”他自豪地说,“但是最让我震惊的还是它居然能引起那些像我一样对歌舞片并不感冒的观众的共鸣。”当然,观众们疯狂涌入电影院观看《爱乐之城》,还要感谢安格利萨尼的公关工作。

奥斯卡小金人

《爱乐之城》获得巨大成功后真正的危险是,它拿下奥斯卡大奖变得太像一件已然确定的事儿。易变的奥斯卡评委可能认为《爱乐之城》的获胜太理所当然,于是转而选择其他参选影片。但是,发生这种情况的机会微乎其微,因为电影产业内专业的工会与协会都将最高荣誉给予了《爱乐之城》,而它们的成员与学院成员有所重合。所以如果《爱乐之城》最终没能得奖,那或许将是奥斯卡历史上最令人失望的事情。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