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闪发光的明星、炸裂的超级英雄,都不能缓解中年好莱坞的焦虑感和危机感。“90后”视频网站已经崛起,好莱坞该怎么办?

闪闪发光的明星、炸裂的超级英雄,都不能缓解中年好莱坞的焦虑感和危机感。“90后”视频网站已经崛起,好莱坞该怎么办?

腾讯娱乐专稿 (文/胡萨姆·阿西 编辑/樟木)

每年春季,好莱坞电影工作室的老板们都会将他们的市场总监和明星们打包进他们的私人飞机,飞往拉斯维加斯,参加属于全世界各院线的最大年度盛会CinemaCon展会,并在来自全世界的院线老板们面前展示他们的产品。 

今年,这些工作室在凯撒宫酒店放映的电影片段中,为热情的观众提供了更多的超级英雄,令人眼花缭乱的视觉效果和震耳欲聋的声音,引发了像巨型银幕上爆炸动作场景一样响亮的掌声。

好莱坞当然知道该如何投射成功、乐观和光明的形象。各工作室老板吹嘘着自家去年的票房收入增长,并且承诺明年会增长更多。他们不仅用新的大尺寸影片来赢取参展商的芳心,更用闪闪发光的明星们来迷住参展商们。但是,在这片完美无瑕的背后,其实是好莱坞的存在感危机。

参展商 vs 视频网站

虽然美国本土票房的确在2016年达到了创纪录的110亿美元,而全球票房却达到了386亿美元的新高度。美国本土票房的这一增长实际上是因为票价上涨和通货膨胀,而不是入场人数的增加。

事实上,去年美国和加拿大去电影院的人数仍然低于2004年15亿人的入场人数。年轻的观众曾经是票房收入的主力军,而现在他们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而放弃了大银幕,在智能手机上,他们能在任何地方看任何自己想看的内容,并且还能通过社交媒体或即时消息来与朋友分享经历,而不是在电影院内聚集在一起。显然,小屏幕是金钱所在之处,好莱坞也想去那儿,然而并不能!

电影工作室与影院老板达成了一个90天的放映窗口,也就是在影片上映日与在其他平台上播放(包括网络流媒体)之前必须有90天的时间差。自2011年以来,他们就一直在努力缩小这个窗口,但是可以理解的是,影院老板一直对这个想法抱有敌意,担心这样的举动会像iTunes对音乐商店起到的冲击一样——即便它已经过时。敢于挑战他们的工作室有可能会失去电影的院线发行。考虑到这一点,每个工作室的老板都宣布他的忠诚度,并在展会上作演示的时候表达了对参展商的感谢。索尼影业的老板,汤姆·罗斯曼甚至诅咒了他们的仇敌网飞(Netflix),因为网飞拒绝坚持90天放映窗口,并且很多影片因此离开院线。不用说,罗斯曼得到了热烈的掌声。 

然而,工作室老板们必须向更大的老板负责,而这些更大的老板经营着庞大的有线电视和其他娱乐或电子集团网络,如康卡斯特(Comcast),迪士尼和索尼。事实上,这些工作室往往是这些网络中盈利能力最低的分支机构,所以他们面临巨大的需要获得利润的压力。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利用网络流媒体,同时也要顾及参展商的感受,不让他们感到不安。

一点历史

在20世纪50年代,好莱坞在电视行业起飞时面临着类似的存在感危机。他们担心的是,人们不用费心去电影院,仍然可以付费就享受视觉娱乐,并且还可以在自己舒适的客厅里免费享受这项娱乐。为了阻止电影院入场人数的下降,工作室采用了一种新技术,一种名为CinemaScope的宽银幕立体声电影技术,将屏幕尺寸翻倍,增加了色彩和更多的音轨,以吸引人们离开自己家,提供更大、更令人眼花缭乱的圣经史诗与音乐盛会,如《斯巴达克斯》、《阿拉伯的劳伦斯》与《雨中曲》。很快电视就变成了好莱坞电影工作室的一项收入来源,因为电视网络开始授权他们的老电影,以填补他们的夜间节目。

家用录像系统(VHS)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而后是影像与声音质量都能给予好莱坞新挑战的DVD,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影院入场率下降,盗版成为新的威胁。电影工作室用法律行动和加密技术进行了反击。最终,感知到的威胁变成了丰厚的利润。几年内,DVD的销售收入超过了票房收入,许多情况下还是那些没法进入院线的影片唯一的收入来源。

DVD的狂欢并没有持续很久。十年前,视频点播(VOD)和网络流媒体开始蚕食DVD的利润,使其逐渐消退。电影工作室的来自DVD销售的一半收入蒸发掉了。同时,北美的票房数据仍然停滞不前。

国际市场如何?

海外市场给予了救援。像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大规模地扩张,将外国票房收入从20世纪80年代的20%提高到2010年全球总票房的70%。但是国际观众拥有昂贵的口味:他们主要被具有惊人特效的大片所吸引,这导致制作与发行成本飞涨,一个项目平均需要1.5到3亿美元。 

电影工作室渴望进入新兴国际市场,特别是中国,所以他们放弃了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占据主导地位的中型预算的剧情片与喜剧片,而转入了超级英雄系列电影和动画奇幻电影,重启了老电影的新续集。 

“我们只制作超过1亿美元预算的项目,”一位电影工作室老板在2012年告诉我,当时我向他推荐了一个3000万美元的项目。然而,他继续解释说,即使我的电影大爆,也不会产生超过几亿美元的票房,但是2亿美元项目的潜在利润将达到1亿美元。为了赚取利润,电影工作室每年只需要赌对一到两部这样的电影。 

但是很快地,这些大型怪物电影在票房方面开始互相排斥,这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然而,感谢中国市场,处于这场票房厮杀中存活的少数影片就足以保证电影工作室的盈利。但即使是中国市场也靠不住了:去年,增长率只有4%以下,相比于以往平均每年35%的增长率急速下滑。

缺钱和进入中国市场

随着电影工作室的亏损加剧,好莱坞的传统资本来源,包括对冲基金和华尔街投资者,开始寻求更有前途的投资,并且他们在硅谷发现,科技公司一直在为其股东提供巨大的财富。此外,其中的一些公司,如网飞、亚马逊、葫芦网和苹果,都正在吸引好莱坞最好的人才,制作高质量的影片,并拥有自己的流平台。

但是又一次地,中国成为了救世主。自2012年以来,在购买与投资影片项目上,中国公司向好莱坞制片公司与工作室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这些投资使得许多好莱坞公司免于了破产的厄运,也使其他公司能够用更多的商业大片来填补他们的片单,而合作交易打开了世界第二大市场的大门,为电影工作室空虚的金库注入了必需的资金。

但是在好莱坞,好事不会持续很久。在过去的几个月内,中国的钱已经枯竭了。中国当局对资本外流感到担忧,于是对外国投资进行了新的限制,迫使本地企业退出与好莱坞利润丰厚的交易。上个月,大连万达没有能够用10亿美元收购迪克·克拉克制片公司,目前派拉蒙与华桦传媒和上海电影集团之间10亿美元的拼盘投资也仍然处于被搁置状态。

然而,希望可能再次来自中国。万达电影总裁兼董事长曾茂军告诉CinemaCon上的观众,该国的票房收入将继续上涨,受到新的院线建设与一大批年轻的电影爱好者的支持,预计年度增长率将在15%到20%之间。显然,在美国只有47%的青少年会购买电影票,在中国的同样年龄段中购买门票的人数占71%。但他警告说,中国的品位与美国的品位不同,他指出中国观众对特效比例大的动作片特别感兴趣,而不是在北美取得巨大成功的动画电影。

这听起来不错,但好莱坞进入中国仍然受限。一年上映34部外国电影的配额仍在执行之中,制片方只能获得25%的利润,而不是在美国的50%。虽然这些限制仍能重新谈判,但鉴于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上任,它一直对中国采取不友好态度并威胁设置进口关税,因此更好的交易前景并不容乐观。

人才向科技公司流失

使情势更复杂的是,好莱坞的大导演们正在摧毁电影艺术,他们通过摒弃人物剧情片,而用“主题公园”式大片取代它们,以迎合中国青少年的口味。很多人都转向了富有的、有能力承担风险来制作院线电影的科技公司。在电影制作公司最严厉的评论旋涡中央的,是传奇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目前正在为网飞制作的,投资1亿美元、由阿尔·帕西诺与罗伯特·德尼罗主演的电影《爱尔兰人》。

留给电影工作室的时间不多了

考虑到这一切,工作室已经非常饥渴地希望利用网络流媒体获得收入,他们在90天播放窗口的限制之下为参展商提供了高级视频点播(VOD)租赁的收入份额。高级视频点播租金也将达到30至50美元,比电影院的票价更贵。但对于参展商而言,收入不仅仅是票价,还涉及销售爆米花和苏打水。值得探讨的是,高级视频点播是否能带来附加收入,或是它的存在会蚕食院线的生意?

“98%的票房收入来自上映后的前17天,所以在那之后票房不会亏损太多。”前梦工场动画工作室总裁杰弗瑞·卡森伯格去年对《综艺》杂志这样说道。但即使这样,电影工作室也无法就“上映至网播”窗口的大小与租金达成一致。例如,华纳正在提出一个“17天”窗口与50美元租金的提案,而福斯倾向于“35-40天”窗口与30元租金的建议。而过去几年一直在票房上占主导地位的迪士尼在这个问题上几乎不屑于回答。

各方在离开拉斯维加斯之时也没有达成一致,知道这个时钟正在滴答作响。如果他们不能阻止巨额亏损,不能证明他们在商业上存在的价值,那么他们迟早会被网飞、苹果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所吞噬。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参展商与这些超级英雄公司不会有太大分歧,最终会妥协于他们所要求的任何事情。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