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笔

本期主笔喻德术

人生在世,随便二字。

alvinxchen

zishifeng

vitaxu

全国票房接近5.5亿(截止3月4日),并且还在持续走热,电影《狼图腾》绝对是今年春节电影市场最大的一匹黑马。

影片是否完整展现了原著小说的精髓?主题到底是狼还是人与自然?狼到底是不是蒙古族的图腾?高票房带来了“全城热议”,在业界引发了不同程度的讨论。

然而,对普通观众来讲,我们更多的是感到好奇:既然是真狼拍摄,生性多疑又残暴的狼有那么听话吗?片中猎杀黄羊和狼马大战的场面是怎么拍成的?小狼崽真的被摔死了吗?那岂不是涉及到虐待动物?

为了解开观众心中的种种谜团,腾讯娱乐独家专访了该片导演让·雅克·阿诺、主演冯绍峰和窦骁、制片人王为民、特效制作负责人肖进以及该片的视效总监郭建全,为大家全面讲述影片拍摄和制作过程中的秘密。【原文】

点击添加焦点图

拍摄揭秘:实物、道具与特效的完美结合

《狼图腾》中,各种动物的表演看似一气呵成,其实有大量镜头是道具拍摄,然后再用电脑特效把道具和真实镜头结合起来。

狼王之脸,光粘毛发就要一个星期

《狼图腾》特效团队大规模制作道具《狼图腾》特效团队大规模制作道具

对于全程负责影片特效制作的肖进特效工作室来说,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道具制作:30人左右的特效团队,整整耗费了8个月时间,先后制作了30多只狼、40多只黄羊,还有十多匹马——规模如此之大,在中国电影史上还没有先例。

据肖进透露,这些道具全部按照1:1的比例制作,材料全部从国外进口而来,连皮毛的颜色、软硬度,包括重量都和实物是一模一样的。

不仅如此,这些道具还要有各种不同的造型,比如做黄羊的时候,得有吃草的、休息的、转头的、张望的、奔跑的……湖里那些冰冻的马,有张牙咧嘴的、有眼神恐惧的、有奋力挣扎的……拍摄时,导演阿诺先把这些道具马放入湖中,然后浇水淋湿,晚上冷风一吹就冻住了,看上去跟真的一模一样。

而制作道具的过程中,最费力的是毛发,尤其是狼脸,毛发长而浓密,极费人力。比如最后被人类追杀的狼王,在跑了几十公里后和冯绍峰对视,然后静静倒下,那场戏就是用道具拍摄的。狼王那张霸气外露的脸,即便是最熟练的能手,也要用带静电的机器,一根一根往上粘毛发,过程长达整整一周。

拍摄真假虚实结合,合二为一

肖进解释称,《狼图腾》中的特效主要用到了两种技术:电脑特效和动物仿真技术。

动物仿真技术又分两部分,一个是道具拍摄,一个是实景拍摄;这两个拍摄完成以后,再用电脑技术合二为一,就有了以假乱真的画面。

道具、实景拍摄与后期电脑特效对比图道具、实景拍摄与后期电脑特效对比图

举个简单的例子,黄羊现在是珍惜动物,几乎绝迹。影片拍摄的时候,导演阿诺让摄影师白龙去外蒙的草原,抓拍了一些黄羊吃草或奔跑的真实画面。同时,剧组这边也用道具拍摄同样的内容:由于是道具,你想让它在哪儿吃草就在哪儿吃草、想让它往哪个方向跑就往哪个方向跑;然后后期合成时,用真黄羊的动作或表情把假黄羊替换掉就行。与此相同,拍狼和马的镜头时,也是如法炮制。

电脑特效的另外一个作用就是“复制”。比如狼马大战后湖中冰冻的马群,道具其实只做了十几匹,拍摄完毕之后,直接用电脑特效“复制”一下,立马变成了数百甚至上千匹,放到景别较远的地方,观众根本看不出来真假。“所以说,电脑特效也需要基础,你不能给他一张白纸让他随便画;你得给他一个素材,在这个基础上去做。”肖进表示。

经典的狼马大战,拍摄时用绳子将狼马隔开

大家一定对《狼图腾》中惊险刺激的狼马大战印象深刻。阿诺导演说,这场戏准备了6个月,拍摄了6周,最后呈现在银幕上只有6分钟。

牧马人抵御狼群是如何拍成的牧马人抵御狼群是如何拍成的

而最让观众感到好奇的是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拍摄时使用的是真实的马和狼吗?狼群和马群一起奔跑时,不会发生踩踏吗?原来,影片拍摄的时候,狼群和马群中间隔有蓝色的绳子,用制片人王为民的话说就是“狼走狼道,马走马道”,然后在后期制作时用特效把绳子抹掉,观众看到的画面就是狼和马跑一块儿去了。

狼马大战这场戏,全剧组动用了近200匹马,观众从画面上看到的全景的马,都是真马。谈到这一点,王为民的语气中又充满了神秘色彩,他说马是通人性的动物,它们绝不会踩到或者撞到人:“而且当时马群中根本就没有人,我们的职业马兽队队员穿着蓝色的衣服,围在马的四周。记住,马不会踩人,真要有人跌到马蹄下了,它会跃过你,不踩你。”

另外,拍“马踢狼”的时候,马是真马,狼是道具;拍“狼咬马”的时候,马是假马,狼是真狼。“肖进做的这个马屁股,跟真的一样。我们把马屁股搁在车上,马尾巴上抹上狼喜欢的味道,它们就会跳起来追着咬。”王为民笑言。

后期视效:利用电脑技术“偷天换日”

影片拍摄时间长,后期制作的时间更长。据视效总监郭建全透露,《狼图腾》的后期制作一共动用了6家顶级视效公司,其中好几家公司都是直接从好莱坞带着团队过来的。

影片后期视效的精致和用心,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动物的表情。比如暴风雪中的人狼大战以及狼马大战,拍摄时狼群还以为人在跟它们玩儿呢,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而最终呈现在银幕上的狼群却青面獠牙,凶神恶煞——这全是后期电脑特效的功劳。另外,人类火烧狼群的画面,拍摄时根本不可能在草原上放火,只是拍了狼来回奔跑的画面,然后在后期制作时才用电脑特效让狼“着火”,并让它们的表情看起来痛苦至极。

后期电脑特效让狼身上“着火”后期电脑特效让狼身上“着火”

除了这些需要大动手脚的桥段,影片中还有无数细小的地方需要特效人员整天趴在电脑上修改,比如阳光强烈的时候天空过亮,就需要把它调,夜戏时光线过暗,又需要把它调亮。就连狼群马群呼啸而过时地上的草色、坑洼溅起的水花,都需要进行后期处理。

幕后花絮:《狼图腾》中的狼明星如何而来

《狼图腾》之所以能拍出来,是因为有一群人,为狼而生。

该片制片人王为民是蒙古族人,小说《狼图腾》的原著作者姜戎认为他具有“狼性”,比如精打细算,坚持不懈。

驯狼师一个电话等了3年

王为民说,其实早在2004年,片方就买下了《狼图腾》的电影版权,版权到期后又买了一次,还是没人敢接,只因拍摄难度太高。2008年,《狼图腾》的英文版在海外发行后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好莱坞某著名大导演还曾带着他的御用编剧来考察过这个项目,后来也放弃了。电影版《狼图腾》貌似要无穷无尽“流产”下去。

《狼图腾》导演让·雅克·阿诺《狼图腾》导演让·雅克·阿诺

这时候,王为民想到了一个人,他就是法国知名导演让·雅克·阿诺——这个人拍摄的《虎兄虎弟》和《子熊故事》曾轰动全球。王为民笃定:“虎他拍过了,熊也拍过了,下一个他应该拍狼,因为只有狼挑战最大。”于是,《狼图腾》的法文版送到了阿诺手里,他看了三分之一就决定要拍,并为此推掉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没错,就是后来李安执导并一举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的那部。

王为民从北京飞到法国去见阿诺,在酒店大堂,他看到的是一个白发如雪的老头——阿诺当时已经65岁。阿诺只开出一个条件:“只要你能把狼养好,我肯定拍。”于是王为民回到北京,在顺义的养狼基地养了十几只幼狼,每天端着肉,跪在洞口请它们出来吃饭,但这些狼却绝食。就在他一筹莫展、濒临崩溃之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从巴黎回北京的飞机上,王为民看到一个小众的法国电影《LOUP》(loup在法语中就是“狼”的意思),是用真狼拍摄的,片尾有驯狼师安德鲁·辛普森的名字,一个加拿大人。王为民如获至宝,他致电阿诺:“你快帮我找到这个人。”

阿诺不愧是动物导演中的老炮儿,很快就联系上了安德鲁。电话这头,阿诺有些激动;电话那头,安德鲁则异常平静:“我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从我看到《狼图腾》小说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你会拍,因为只有你能拍,也只有我能帮你拍。这个电话,我都等了3年了。”

“第一次睁眼就让小狼看到你,否则永远驯服不了它”

安德鲁来到北京后,让王为民见到了“知识的力量”:狼是世界上最难驯服的动物,成年狼是不可能“听人话”的,于是只能从小狼养起。“而且在它第一次睁眼的时候,你绝对不能让它看到狼妈妈,只能让它看到你,否则你一辈子也驯服不了他。”在谈到这一点时,王为民的脸上仿佛透露着“这是腾格里的意思”。

那么,小狼从哪里来?当然可以去市场上买,五六千就能买到一只,最贵的也就一万出头——对一部投资4亿的电影来说当然是小case啦。但安德鲁老道的地方就在于他没有直接去买小狼崽,而是先买它的爸爸妈妈。用赵忠祥老师的话说就是,“每年到了交配的季节……”。安德鲁和王为民去了动物园,找最大最壮最聪明的公狼和母狼配对并作好记号,等小狼出生、快要睁眼的时候就把它抱走:“在小狼12天的时候必须抱离狼妈妈,然后再喂那么3-5天,它的眼睛就睁开了,让它第一眼看到的是你。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能驯服它的概率也只有不到一半,因为狼从骨子里就是不相信人的,它不相信你,它就逃跑。这跟狮子老虎不一样,它们要是不相信你,就会攻击。”

安德鲁从加拿大带来的团队有7人,中方再加3人,10个人的团队,在3年时间里陆陆续续养了35只狼。这35只狼,经过严格的挑选,最终有16只成了狼明星,其中的头狼叫克劳迪,是王为民亲自养的,就是影片中第一次和冯绍峰对视的那只,也是最后被追杀时倒下的那只;其它的都是“群众演员”,拍群戏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

至于狼群的培养和挑选标准,王为民表示主要是训练它们适应现场机器的移动、还有嘈杂的人声:“有些看到机器、或者听到响声就会跑,那只能把它们放到较远的后景里去了。而那些对机器有合作感和亲近感的,就能到前面来。”

影片拍完后,这些动物也都找到了各自的归宿:有16只狼和1只狗被送到加拿大,和安德鲁生活在一起;另有3只狗被送到美国;其它的都陆陆续续回到了各地的动物园。

冯绍峰与小狼建立了深厚友谊冯绍峰与小狼建立了深厚友谊

冯绍峰为获好感,与狼“舌吻”

与狼共舞?那都是小事儿,与狼“舌吻”你敢吗?《狼图腾》中,多次出现小狼猛舔冯绍峰嘴唇的镜头(只要张嘴就会舔到舌头哦),那都不是特效或借角度,而是实拍。

恶心吗?冯绍峰笑言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顾得上恶心。其一,他以前养过狗,与宠物亲近是常有的事。其二,在冯绍峰看来,小狼能主动舔你说明它对你没有戒心,愿意对你打开心扉。“其实这就跟做朋友一样,也靠缘分,它不会对每个人都这样的。”

而说起与狼的缘分,冯绍峰的故事可就有一箩筐了。他第一次去剧组,导演就告诉他最要紧的任务就是与狼亲近,建立信任感。于是冯绍峰就去了狼群,在里面找了一块地方安安静静地坐下来,看似在欣赏“诗与远方”,实际上背脊发凉,生怕遭到攻击。但奇迹发生了:群狼刚开始在周围看着他、警惕地徘徊,后来看他没什么威胁,就渐渐地靠近了。

与狼的“第一面”,冯绍峰是所有演员中最顺利的一个,所谓有缘,其实就是气场相投。后来,冯绍峰还亲自养了一只小狼,就是片中与他对手戏最多的那只。因为早产,小狼刚开始很虚弱,身体也不好,不敢放到狼群中去,怕被其它狼欺负,冯绍峰几乎是把它当亲儿子一样照料。为了增加与狼的亲近感,剧组还让冯绍峰管狼的伙食,他可是动了“私心”,每次都给自己的小狼多切一块肉。后来小狼变得特别强壮,成了狼群里的主要演员。

相比之下,窦骁与狼的缘分则没有那么近。很小的时候,他就常听大人讲:“如果走夜路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人用双手搭住了你的肩膀,千万不要回头,那是狼(也有说是熊的),一回头就会咬断你的脖子。”于是到了剧组,看到冯绍峰进狼群“打坐”,窦骁额头直冒汗,只敢远远地站在一边看——当然因为剧情需要,他也不需要与狼有那么多亲密接触。

拍摄过程中到底有没有虐待动物?

狼围捕黄羊、狼马大战、狼狗大战、人追杀狼……整部《狼图腾》看下来,不由让人手心出汗:如果这都是实拍镜头,那这些动物得受了多少折磨啊?

危险动作均由道具完成

不用紧张,这都是道具。不用紧张,这都是道具。

《狼图腾》的几位受访者称,影片拍摄过程中,没有任何一只动物受伤,因为片中凡是伤害性的动作,全部由道具完成,比如冰冻的黄羊、被扔上天去见腾格里的狼崽、奔跑中倒地的马、被马群踢飞的狼、以及被狼咬死的羊,全部都是道具。

实际上,在《狼图腾》剧组,包括导演阿诺和主演冯绍峰、窦骁等人在内都是“服务人员”,狼演员才是真正的明星,它们享受着比任何演员都要高级的待遇——除了没住宾馆。

王为民说,之所以如此严格,一是因为导演阿诺,他拍了一辈子动物戏,恨不得把动物视作同类,绝不会加以伤害。二是因为驯狼师安德鲁·辛普森:“他本人就是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的理事,别说狼和狗,就算一只鸡也不能伤,否则他会跟你急,甚至告你。”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狼图腾》全剧组都遵守了“善待动物”这条规则,至始至终。

引以为戒:其实有很多电影涉嫌虐待动物

不过,《狼图腾》没有虐待动物,不等于其它电影没有。但被问及到底是哪些电影有虐待动物之嫌时,几位受访者都不肯说,只表示:“这个你自己去查,我说出来会惹官司。”

《少年派》中的老虎据说遭遇过溺水《少年派》中的老虎据说遭遇过溺水

据了解,即便是在好莱坞,因拍戏而伤害动物的事件也难以避免。比如李安在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据说曾不小心让那只孟加拉虎溺水,差点受到动物保护组织的追责。著名导演彼得·杰克逊在拍摄《霍比特人:意外之旅》的过程中,有27只包括山羊、绵羊在内的动物因为脱水、过度疲惫、溺水等原因而死亡。

而在国内,由于制片体系和相关规范都不太成熟,拍戏时虐待或伤害动物的事情就更常见。上世纪90年代国内曾上映过一部电影叫《犬王》,为了保证拍摄的真实性,剧组炸死了一只军犬,在业界引起较大争议并受到谴责。另有某部电影在拍猫的时候,真的把猫给捏死了。而几年前,某新版四大名著电视剧开播之时,一些触目惊心的对马的虐待和伤害,也曾被网友披露出来:为了制造战争刺激场面,马在拍摄现场被火烧、扭断脖子、摔伤摔死、肉身冲撞、爆炸炸翻,等等。其中,有6匹马被折磨死,有8匹马无法忍受超乎想象的恐惧甚至死亡威胁而疯掉,更多的马则是受到严重惊吓,为此遭到不少网友公开抵制。

但是,时代总在进步,现在国内在拍摄电影时对待动物的方式也逐渐有了改进,“不伤害动物”正在成为行业规范。

电影中有动物参与的戏份该怎么拍?

但凡当过导演的人,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动物和小孩最难拍,其中动物列第一,因为相比于小孩,动物更加难以掌控。

就阿诺本人的经验,他认为拍摄动物影片最需要的是耐心——有时候等一个动物的某种状态或某个动作,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是更长时间。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动物类影片都是纪录片而非故事片的真正原因,因为拍纪录片一个小团队就可以开始工作,但故事片整个剧组常常成百上千人,一等就是几个月,投资方老板非得疯了不可。

只有耐心足够强大,才有可能找到合适的动物演员——先找到了再想让它演的问题,比如阿诺的《子熊故事》,所有动物演员均出身马戏团,因此它们的表演看起来是那么熟练。

而大多数时候,导演们还是需要大量借助电脑特效。李安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剧组拍摄了数百个小时有关孟加拉虎的影像资料。动物训练师希瑞拉·波提耶找到四头孟加拉虎,其中一头名叫“国王”的老虎成为这个角色的实体模特,最终在电脑上构建出一只相似的“数码老虎”。

由于体形庞大,皮肤松散,艺术家们参考真虎的影像资料对虚拟老虎模型做进一步细微调整,模仿真虎转头、跳跃、扑打和游泳姿势,连一个面部抽搐的小动作都要符合真虎的形态。光是老虎的毛发,就有超过15名动画师负责,包括整理与排序老虎超过千万根的毛发。根据负责老虎制作的特效总监比尔·威斯顿豪夫介绍,单单这些调整就需要三个礼拜,老虎特效花费了六个月,在整部戏中,单是老虎的制作就花掉了一年时间。

《少年派》中演员与布娃娃搭戏《少年派》中演员与布娃娃搭戏

徐克导演《智取威虎山》中,与张涵予对决的那只猛虎让人印象深刻,但它是纯靠电脑制作出来的。这对于合作演员来说是一个极大考验,《少年派》里尚有几场戏是用布娃娃替代老虎与演员搭戏,但张涵予就没这么幸运,全程对着空气表演。他说,《智取威虎山》的老虎戏份虽然不多,但他却和摄制组拍摄了整整15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当然,熊和虎,尤其是狼,都是属于非常难拍的动物;而马和狗相对较通人性,拍起来要轻松得多,所以世界上才出现了诸如《奔腾年代》、《忠犬八公》这类感人至深的动物影片。

总结陈词

最近几年,华语电影屡屡斩获高额票房却口碑不佳,口碑好的又往往因为小众而无人问津,于是逐渐形成了一种严重的市场“错位”——更有业内人士称之为“畸形”。但《狼图腾》的出现,极有可能开启华语电影的另一个时代,那就是质量上乘、诚意十足的影片终将获得市场认可,不管它文艺与否。经过多年熏陶,我们的观众终于变得成熟一些、理性一些,开始“识货”了,这是所有中国电影人的幸运。

另一方面,《狼图腾》这种中西“深度合作”的模式,不但将欧美电影人的拍摄理念带到了国内,更带来了他们的先进技术,尤其是电脑特效。最近10多年,中国电影市场虽然发展迅猛,但客观来讲,我们在技术上与欧美尤其是好莱坞还有相当差距;全球市场的一体化拉近了这种差距,现在他们的技术可以直接“为我所用”,然后大家一块儿到全球市场上去获益,《狼图腾》的版权卖到数十个国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明年,如果《狼图腾》真能如大家所希望的那样,代表华语电影拿到奥斯卡最佳外语片,那大家恐怕还得重新认识它对于华语电影的意义。

请填入投票ID
分享

相关专题

《狼图腾》为何难拍

在所有动物题材的影片中,狼戏的难度是最大的...[详细]

揭秘恐怖片是如何背后

血浆喷涌、鬼哭狼嚎都是怎么做的?演员会害怕吗...[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 最新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