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写

本期采写赵振宗

文字民工 兼职间谍

zishifeng

10月26日,坐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的旁听席上,刘大为密切关注着庭上发生的一切。作为一名普通人,他被卷入了这起影视行业合同纠纷案。

刘大为(化名)是本案原告,而他起诉的对象正是曾经在娱乐圈赫赫有名的小马奔腾影视公司。和他同样是原告的,还有其他13位来自草根阶层的普通人,他们原本只是抱着理财投资的简单愿望,却懵懵懂懂地走进了娱乐圈,做了一场当娱乐大佬的白日梦。本期的《贵圈》将为您还原这场真实发生的“梦境”。

点击添加焦点图

价值50万元的“废纸”

望着50万块钱换来的合同、单据摊满了半边床,倚在床头的刘大为叹了口气,好久不抽烟的他,还是点燃了一支。

在别人的眼里,年近不惑的刘大为应该是幸福的标版:家庭美满,在杭州有着稳定的国企工作,月薪过万,车房齐全。可他仍心有不甘,“都不说江浙一带的那些有钱人,就我的同学里,有律师、医生,跟他们比,我们真的算穷的。”他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在经济上还想有更大的作为。

普通人通过购买影视私募基金踏入娱乐圈普通人通过购买影视私募基金踏入娱乐圈

从2000年开始,刘大为开始投身炒股大军,来来回回的股市潮起潮落,让他挣到了一些钱。随着胆子和财力的增长,他又将目光盯紧了理财产品,一笔投资动辄十几万,足见魄力和勇气。而这也成了将刘大为和娱乐圈联系起来的引线。

几次辗转,刘大为在朋友的推荐下,通过购买私募基金,成为了电视剧《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投资股东。原本这个和娱乐圈八竿子打不着的普通人,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影视行业的参与者,甚至是急先锋——小马奔腾公司的陨落、劣迹艺人的漩涡,这些娱乐圈里的大事件,都让他撞了个正着,也让他手中这价值50万的单据,很可能形同“废纸”。

保证本金的诱惑

刘大为最早接触影视私募是通过妻子的朋友张辉(化名)介绍的,当时对方曾极力推荐他们投资一个电视剧项目。虽然刘大为对这方面并不太了解,可他心里也清楚,文化创意产业在2013年正是热门。并且“张辉在银行工作,眼光准,消息多。”

没过几天,张辉再次联系刘大为,并为他引荐了凡道资本的老板。原来,张辉口中的电视剧项目,就是由凡道资本牵线小马奔腾公司出品的《翻手为云覆手雨》。

“该投资产品50万为一份,一年半之后本金全部退还。等电视剧卖出去之后再按比例分红,预计年化收益达到18%以上。”刘大为听着凡道资本的介绍,心里也在盘算着:按照当年的投资形式,各个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都在10%左右,“所以18%并不离谱。”除此之外,对方还强调了“保证本金”,单就这一点来说,就让刘大为有些心动。

合同里对本金的偿有详细的规定说明。合同里对本金的偿有详细的规定说明。

“别犹豫了,我也投,肯定没问题。”朋友张辉好言相劝,可毕竟不熟悉娱乐圈,刘大为不敢盲目,回家之后自己在网上进行了研究。

《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导演是郭宝昌,单看名字刘大为没对上号,可当看到《大宅门》是其作品后,他一下顿悟了:“导演郭宝昌,主演雷佳音、张默,各个都是有名的人物。”随后,他又搜索了小马奔腾公司,出品栏里也净是熟悉的名字:电影《黄金大劫案》、《花木兰》、《无人区》……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民兵葛二蛋》……“这小马公司靠谱!”

有国内风生水起的影视公司操盘,知名的主创阵容,又是银行的朋友介绍的,关键中的关键,这次投资还是保本的。眼瞅着天上掉下来的金蛋要砸中自己,刘大为哪还会躲,自然要迎头撞上去。

50万——刘大为在2013年把自己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投资,毅然决然地扔进了娱乐圈。

14位股东的期待

和刘大为类似,这次接受“娱乐金蛋”诱惑的还有其他13位投资人,他们也都是杭州人,有退休在家的阿姨、有上班工作的白领、也有个体小老板。大家都是经过朋友介绍,搭上了凡道资本这趟“开往娱乐圈的股东专列”。

这14位投资人中,大多数人没有投资影视项目的经验,就一位例外——老高。别看他年纪50多,人却潮着呢:腰上缠着GUCCI的皮带,手里经常拎一个PRADA的包。听老高讲,他的两个孩子已经成年,自己平时做点小生意,偶尔也搞搞投资理财。

在此之前,他已经和娱乐行业发生过一次亲密接触,“合作模式和这次的一模一样,也是投资电视剧,那次我投了20万,收益到头来拿到了25%。”至于是什么剧,老高笑了笑,“也很有名,都播出过了,名字就不说了吧。”

尝过一次甜头的老高,这次豁出了老本,拿了60万出来,“家里孩子刚结婚,我手头就剩这点了。”老高投了凡道资本领衔的两款产品,《翻手为云覆手雨》是第二期产品。就在这次签合同的两个月之前,他还投了第一期,电视剧版《黄金大劫案》,同样也是小马奔腾公司出品的。

贷款投资的司徒阿姨

由凡道资本的老板出面,领着14位投资人在上海成立了一间名为“庆道投资中心”的公司。在股东投资明细单上,刘大为看到,14位投资人总共出资924万,最高的一个人,投了200万,而最少的,只有9万。这和之前说好的“50万一份”有着明显的差异。可刘大为想了想,这也无伤大雅,并没有在意。

合同显示上海庆道14位投资人共出资924万合同显示上海庆道14位投资人共出资924万

2013年11月28日,庆道投资、凡道资本与小马奔腾方面签署了三方合作的合同。在整个《翻手为云覆手雨》拍摄协议书上,刘大为看到,总共有四家机构参与投资,按照投资金额排列,分别是小马奔腾、万达影视、庆道公司、安徽卫视。总投资超过4000万。

“当时还说要组织我们去探班,毕竟我们是投资人,有这个权利。甚至说,要是有合适的小角色,还要让我们演演。”回想起当时,身为股东之一的司徒阿姨依旧满脸憧憬。如今退休在家的她,和老高一样,也参与了《黄金大劫案》和《翻手为云覆手雨》两期的投资。只不过相比老高,司徒阿姨的手笔更大——两期投了100万。尤其是第二期的这50万,是她瞒着家里人,从银行贷款拿出来的。

如果一切如常,司徒阿姨在一年半之后将拿回100万本金,而等到两部剧都卖出去,司徒阿姨的这100万,可能要变成140万,甚至更多。

小马奔腾的变故

如果一切正常,恐龙也不会灭绝。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如果”。

股权之争

变化来的就是这么快。就在签合同之后的一个月,2014年1月2日,小马奔腾的董事长李明突然离世。从网上看到这条消息时,敏感的刘大为心里便有些打鼓,“怕要生乱”。

小马奔腾发公告更换掌权人小马奔腾发公告更换掌权人

刘大为的预料并没有错。2014年10月,李明的遗孀、时任小马奔腾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金燕发布声明,称公司股东未经授权直接从公司带走小马奔腾的公章。同时,小马奔腾及其子公司的全部营业执照的正、副本均不翼而飞。3天后,小马奔腾公司则正式对外宣布,“公司董事李莉女士出任公司董事长,同时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金燕女士变更为李莉女士。”圈里人戏称这次动荡为“姑嫂之争”。

《太平轮》失利

小马掌权人的易主,也引来了公司内部更多不安和变化,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电影《太平轮》的运作。据小马奔腾的员工向《贵圈》记者透露,在《太平轮》上映之前,公司用来为其进行宣发推广的费用极其有限,这对于一部投资超过4亿的电影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大狗哥(李明)在的话肯定不会这样,他非常看重《太平轮》,他肯定会想一切办法来运作的。”

《太平轮》最终还是失利了,前后两部的总票房还不到2.5亿,小马奔腾惨赔。

“就像一部《风语者》拖垮米高梅一样,《太平轮》也让小马危险了。”身为一个外行人,刘大为如今说的话,颇有一些娱评人的味道。

关于小马奔腾的近况,最新的传闻出现在2015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投资失利、官司缠身的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或在申请破产保护。”对此,《贵圈》记者联系了小马奔腾的副总裁李立功,对于申请破产保护的传言,李立功表示不屑,“那都是胡说八道!我现在就在拍戏啊。”但据知情人士向我们透露,小马奔腾目前状况确实并不乐观。

漫漫“讨薪”路

娱乐圈的风云变化之快还是让刘大为他们始料未及。

2014年9月底广电总局发文,“对劣迹公众人物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影视剧、影视节目一律暂停播出和点播。”正当外界对于这纸通知一片叫好的时候,刘大为他们却为自己的投资项目感到了更深层次的担心。因为“封杀令”当中,就有《翻手为云覆手雨》的主演张默。2014年7月,张默因为吸毒被北京警方抓获。

一边是身处困境的小马公司,一边又是被封杀的电视剧,双重噩耗让刘大为他们再也坐不住了。14个原本不认识的普通人,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将各方打听来的消息在这个群里汇集。有人发消息说,小马公司在银行还有相当可观的贷款,“银行既然没有收贷,说明公司运转还没有问题。”对于这些股东来说,小马犹如一条大船,只要它不沉,他们的投资就还有希望。只不过,随着还款日期的一天天临近,不安的气氛依旧在这个群里不断酝酿。

第一期本金顺利追回

2015年2月28日是第一期《黄金大劫案》偿还本金的约定日期,可已经到了2月份,有关偿还问题依旧没有解决。经过开会决定,大家推举老高等几位投资人作为第一期投资的股东代表,北上北京与小马公司进行协商。

这次见面,老高他们见到了几个小马公司的高层,4个小时的商谈下来,进展也十分顺利。双方最终商定第一期《黄金大劫案》以分期还款的形式,在4月30日之前支付完成。

老高他们最终拿到了第一期的钱,他们把这次商谈的胜利归结于时间选得好:“我们2月份去北京,赶上3月要开‘两会’。当时我们撂狠话说要是不还钱就去街上拉横幅。”说话的刘阿姨已经退休,也是这次来北京的代表之一。事后,刘阿姨也无奈地表示,那些话也就是说说,谁敢真去闹事,“可我们小老百姓还能有什么办法?”

二次“讨薪”看似顺畅

《黄金大劫案》的钱虽然有了着落,可《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却迟迟没有音信。相比于“黄金”,“翻手”更为复杂,因为里面还牵扯到了劣迹艺人的“封杀”,导致它迟迟没有找到买家。

效仿《黄金大劫案》的“讨薪”流程,2015年5月,《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投资人准备二上北京。人员配备也与上次相同,老高、刘阿姨依旧参与其中。

“这次来小马,我刚走到门口心就凉了。”刘阿姨说。在小马公司的门口,他们看到了几个拉着横幅,同样在讨钱的人。只不过与老高他们不同,这些人并不是股东本人,而是被雇来专门讨债的,“我们这才知道,被欠钱的不止我们一拨。”

投资代表们拉横幅向小马公司示威讨债投资代表们拉横幅向小马公司示威讨债

在小马,接待他们的是副总裁李琳、财务总监侯晓玉等高管,此外,他们还见到了小马奔腾如今的董事长李莉。按照当时李莉的说法,小马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出困局,只是还有不少电视台欠着他们尾款,导致他们现在没钱可还。

“我们帮你们要债,”刘阿姨和老高当即做了决定,“我们也没别的方法,就是去人家电视台那赖着呗。可要回来的钱,你们也要按一定比例还给我们。”小马方面答应了这个提议。

在回程的高铁上,老高把这个消息发到了群里,这是一年半以来,他们第一次看到拿回自己钱的曙光。那天恰逢老高生日,群里面人一边高呼着万岁,一边祝福老高生日快乐。

一封邮件引发的官司

“对方反悔了!”说起这个,聚在一起的刘大为、老高、刘阿姨、司徒阿姨仍然很气愤,“他们这也太没诚信了。”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慨,群里开始商议“讨薪”的新方式——“去上海电影节拉横幅!”

6月13日,他们带着制作的“小马奔腾,欠债还钱”的横幅前往上海。

在出发的前一天,他们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小马。寄希望于小马方面有所忌惮,会有新的解决方式。小马的财务总监侯晓玉在当天给投资人回了一封“刚柔并济”的邮件,一方面对于“劣迹艺人”封杀等这种不可抗力表示无奈,希望大家一同面对;另一方面也建议大家,可以考虑将原本电视剧的投资转到新电影《甄嬛传》项目上去。

小马公司对于偿还欠款的邮件截图小马公司对于偿还欠款的邮件截图

“总之,我公司已经做了一切可能的努力,如果你公司不打算继续协商,你们可以采取你们认为必要的措施。但如果对我公司名誉造成任何损害,我公司将保留追究你公司的法律责任。”在邮件最后侯晓玉写道。

这封邮件被刘大为看作是双方撕破脸的时间节点。

对薄公堂

到了上海,在电影节会展中心的门口,投资的代表们把横幅拉开了。“我们也不敢太张扬,怕被人家当成聚众闹事,拍了两张照片,赶紧就跑了。”回忆起当时,刘大为一脸苦笑道。

回到杭州,群里面出现了意见分歧。有人说,应当找律师,准备立即走法律程序,也有人说,“不如再去求求小马,跟他们好好说,让他们把钱还给我们。”几番讨论下来,最终“诉讼派”的方式得到了支持。

2015年7月,杭州凡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庆道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对北京小马奔腾壹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提起了诉讼。针对凡道和庆道两方面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了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小马奔腾壹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总计三个账户。

“可三个账户里面只有90万。”对于这个数字,刘大为无奈、吃惊、遗憾,百味杂陈。

世上没有后悔药

“早知道50万这样,我换个车好不好。”看着自己那辆开了八年的雅阁,刘大为有些责怪自己当时的冲动。

刘大为的女儿目前正上幼儿园,“杭州的学区房我也不敢想了。我老婆之前说,想和同事一起去西班牙旅游,也被我拒绝了。”家里诸如此类的开销,刘大为一律不批。

司徒阿姨为了这100万的投资生了一场大病,“家里人根本不知道我做这个,都是瞒着的。”不仅如此,她每月还得拿几千块钱出来还那50万的贷款。“我觉得问题也出在这个‘庆道’的名字上,‘庆道’跟‘倾倒’谐音,钱肯定有去无回啊。”

虽然《黄金大劫案》的本金已经回来,可分红的事已经让老高和刘阿姨无暇顾及。“电视上没看见呢,估计还没卖出去吧。”

现如今,大家都把希望和精力集中在开庭上了——10月26日,杭州中院对此案件进行开庭审理。而作为本案被告方的小马奔腾副总裁李立功,在接受《贵圈》记者采访时,却对此事表示并不知情,“什么纠纷?我了解下再说吧。”

没有零风险的投资

事情讲到这里,便暂告一个段落。然而,在影视私募道路上出现的刘大为、老高、司徒阿姨们却越来越多。随着国内文化创意产业的兴起,影视投资的巨额利润吸引着大批私募企业的目光。“说资本市场大举进军也不为过。”一位从事私募行业的人士向《贵圈》记者说道,仅这两年,由他经手的类似影视投资项目已经有好几个。

私募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影视私募这件事本身并没有问题”,在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全部有私募资金的注入,当年火爆全球的《阿凡达》,其制作成本中,来自私募资金的比例就高达60%。

专业人士提醒:任何投资都存在风险专业人士提醒:任何投资都存在风险

“但一切投资都是有风险的”,相对于以往传统的房地产、金融领域的投资,影视文创产业属于新兴而起,“它看似自由度大、回报高,但由于大家对影视产业并不熟悉,仍属于摸石头过河的阶段。”另一位金融圈的分析人士说道。据他分析,目前在国内,娱乐行业投资失败和盈利的比例达到了8:2,甚至是9:1,“但大家更容易看到那些经典的成功案例。所以在投资之前,不仅应该多了解私募公司的背景,更应该了解自己投资的项目、投资的公司,这样才能尽量规避风险。”

“像小马这个案例,是有其特殊性的,按理说大公司、好项目,风险应该相对较少,所以他们敢签那样的保本合同。但娱乐政策的风向,以及各种人为的原因,正好印证了这个行业的不可控性。其实说白了,小马公司确实是有点儿背。”即便是国内引进了好莱坞的完片担保机制,也不可能完全消除风险,“风险不可抵消,只是从普通人转移到第三方而已。所以也给投资人,尤其是普通老百姓提个醒,娱乐行业的投资并不是保证不赔的,风险时时存在。”

总结陈词:

“俺就是想要个说法。”这是《秋菊打官司》里经典的台词,而这个“说法”终究没在10月26日的庭审上出现。

在昨天下午的开庭中,双方的代理律师均表达了愿意调解的意愿。无论对于原告凡道、庆道,还是对于被告小马奔腾公司来说,大家都希望这场纠纷尽快得到妥善解决。

面对文创产业的发展、资本市场的介入,类似的纠纷还会再出现,刘大为他们绝不会是最后一群勇闯娱乐圈的“秋菊”。

请填入投票ID
分享

相关专题

影视基金热恐生行业泡沫

近年,多部国产影片背后,都有影视基金的身影...[详细]

300亿影视基金投资解密

一边看电影一边赚钱,影视基金打开了另类理财门...[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 最新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