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若昀,《九州天空城》中“羽皇”风天逸的扮演者——一个爆款电视剧中的爆款男主。蓝色美瞳、性感深V、妖艳贱货,张若昀的造型如同这部电视剧本身一样,被海量吐槽,也魔性地被关注。

对于风天逸,张若昀一开始是拒绝的。

剧本里羽皇的第一关键词是“盛世美颜”,张若昀知道,“这跟我就没什么关系了”。再往下看,“霸道总裁”,他更加摇头,“这种只存在于二次元里的东西,三次元之后不知道能怎么样。”

就算时间往前平移五年,张若昀更年幼,也不会接《九州天空城》。五年前,他是《雪豹》、《黑狐》、《雪豹坚强岁月》(以下用《新雪豹》代替)这类军旅谍战剧中的正直军人。那时的他只想做个“演员”,接好本子,演好角色。而《九州天空城》不在他当初定义的“好”的范畴里。

他自评,曾经是一个“太理想主义”的人。走入有既定规则的娱乐圈,如果没有强大到可以左右规则的能力,那就只能适应,否则就是被一顿暴打并很快出局。

张若昀入行12年,公开资料里有6年的作品表是空白。

但走入有既定规则的娱乐圈,如果没有强大到可以左右规则的能力,那就只能适应,否则就是被一顿暴打甚至很快出局。这是经历过很多之后,张若昀才想通的。2016年,他终于接演了奇幻剧《九州天空城》。

      点击添加焦点图
      张若昀在《九州天空城》中饰演了一个“妖艳贱货”张若昀在《九州天空城》中饰演了一个“妖艳贱货”

      我几乎是个妖艳贱货了

      我们的采访从《九州天空城》开始。一上来,张若昀先打了个比方,“厚重的正剧好比是宫廷菜或者高级料理,会用文火慢炖,我们这个戏更像是爆炒。各种花椒大料放进去,就是加料,使劲加料”。

      的确,《天空城》情节进展迅速,普通电视剧十集的内容,它两集就能演完。走神几分钟必定跟不上剧情;落下一集,女主就死了,再一个不留神,女主又复活了。

      这里的感情戏也从不拖泥带水。第一集,男主刚和女主见面就开始壁咚强吻。这要求张若昀在情绪上要“各种平地起高楼”。

      《九州天空城》第一集就上演了壁咚吻戏《九州天空城》第一集就上演了壁咚吻戏

      让张若昀更震惊的是,羽皇还有一根很魔性的鞭子,要想搂女主,一鞭子抽过去就可以把人揽入怀中。

      “你要让自己特别信这些反逻辑的事儿,它全是假的,你就得相信它是真的”。“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张若昀能够很清楚地站在市场的角度看待《天空城》:“低幼”,“少女心”、“但90后喜欢”。

      对于网友集体吐槽的蓝色美瞳、深v低胸、飞眉造型,张若昀早就料想到了。进组第一天,他就认为风天逸的眉毛太高、很丑;他也知道网友们叫他“二哈子”,因为风天逸的蓝美瞳配上竖眉毛,真的和哈士奇狗神似。记者在问到“造型”这一问题时还试图婉转些,但张若昀自己却大大方方接下话题:“我一点儿不介意”。

      但是“如果天天去片场Cosplay,我会无聊,得有一些重口味的东西”。导演开导他:“你别管什么盛世美颜,你这个角色其实就是SM里的抖S”。这下张若昀觉得有点儿意思了。

      他把那些让人过目不忘的特征尽量加在角色身上:一言不合就“飞眉杀”;对待羽还真动辄“总攻”般捏脸抬下巴;妖娆扶额也是家常便饭。 张若昀让羽皇的一举一动都自带魔性。“又坏又贱” ——这正是张若昀最后决定接演《天空城》的点。

      结果是,网友们一边在弹幕上疯狂吐槽风天逸,一边又被迷之吸引。 连张若昀自己也发微博承认:“我几乎是个妖艳贱货了,唉……”

      坦白说,《天空城》是艺人张若昀、而非演员张若昀的选择。演员需要选择最合适的角色,而艺人则需要热度和人气带来的市场。这是张若昀经过很多年才学会的。

      “从不知天高地厚,到明白天高地厚的妄自菲薄,再到重新捡回自己的勇气”,张若昀如此描述自己的成长轨迹。现在的他,处在“重拾勇气”阶段,所以才会接下《天空城》。

      他做演员似乎有某种宿命论,因为他的父亲是颇有影响力的编剧、制片人、导演——张健。电视剧《雪豹》和《新雪豹》均出自其手。但张若昀又差点没能进入这个圈子,他的性格、他的拍戏初体验,都曾差点将他挡在圈外。

      “羽皇”风天逸让张若昀成了二次元红人“羽皇”风天逸让张若昀成了二次元红人

      对着咯吱窝深情表白,太扯淡了

      不同于一般的艺校生,张若昀有一段非常完整的中学时光。北京出生长大的他,上的初中、高中都是重点级别。在这样的学校里,同学们努力的方向是考名校或出国,很少有人考虑过当演员这件事。

      但高二时,张若昀敲开老师的办公室,申请休学,准备报考北京电影学院。他的老师也并没有觉得意外。

      因为一直以来,张若昀都是学校里的“怪人”。有多怪?

      打个比方,中学时代,张若昀看了日本电影《大逃杀》,觉得里面的杀手特别酷:“顶着一个爆炸头,拿机关枪突突人。”然后他逃课,去烫了个一模一样的发型,第二天一早,他绕操场走一圈,用冷冷的眼神看着别人。“觉得自己就是个杀手。”结果是,张若昀被老师揪着耳朵带走,下午他被剃了个寸头送回来了。

      难得的是,张若昀对自己的人生方向有很清晰的把控。他曾经说过,高一时去考电影学院他都能考上。外界说他狂。但张若昀知道,他文化课不差,属于平时不好好学习,期末一复习名次就跑到前面去的学生。而高一时模拟高考,他就能拿到300多分的文化课成绩。

      但是艺术类的专业课确实是他的短板。开始准备艺考时,艺术生们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对于从来没有上过形体课的普通中学生来说,张若昀的身体是僵硬的。“我看到别的同学啪一腿踢到那儿,我都想死”。

      经过整整一年的准备,张若昀最终还是考上了北影。开学第一课,老师们问每个人,“以后是想当演员还是明星?”,张若昀答得诚实,“其实我还没想好”。

      这份犹豫,源于他的一次电视剧客串经历。

      第一次进剧组,张若昀才知道有“借位拍摄”这回事。“你会发现,男主特别深情地表白时,其实是在看录音(师)的咯吱窝。因为女主没档期。当时觉得特别扯。”

      那次经历,一度让张若昀觉得“干什么都不能当演员!”特别幻灭。在毫无表演经验的情况下面对镜头,“会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你不知道该怎么进入角色,一片迷茫,根本找不到表演的乐趣。”现在他也会假想:“如果有人在网上红了之后想去拍戏,那他其实是想去做明星,因为他真的找不到当演员的乐趣”。

      直到他开始进入科班院校,接触了舞台,上了解放天性的课,面对的是台上活生生的搭档、台下会鼓掌的观众,他才发现表演是有意思的事儿。张若昀尤其喜欢演反派。“你别看我现在都演正面的角色,我上大学的时候学校里所有戏的反一号都是我”。“打砸抢的红卫兵、街头的小流氓、疯子、杀人犯”,他演得很爽。“反派跟自己特别不一样。你平时是个正常人,演反派的时候就完全切换了到另一种思路,那个过程是脑洞大开的。”

      张若昀很注重每段经历的完整性。所以在拥有了一段完整的中学时光后,他又保证了自己纯粹的大学时间,没有过早的出来拍戏。

      大学一毕业,他就迎来了走红三部曲:《雪豹》、《黑狐》、《新雪豹》。第一个是真正意义上的处女秀,后两个都是男一号。当年学校里的反派专业户,摇身一变,演的全是正剧、正面形象。

      “其实是命”。张若昀如此总结。

      确实是命,因为这三部剧都是张若昀的父亲打造的。

      学生时代的张若昀曾是个“怪人”学生时代的张若昀曾是个“怪人”

      “拼爹”一度是敏感词

      《新雪豹》距离《雪豹》只有三年的时间。

      一个大热电视剧三年后即被翻拍,这远短于市场规律的时间差,难免让人心生疑惑。尤其翻拍后的男一号,就是身兼制片人、导演、编剧三职于一身的大BOSS的儿子。

      所以“借爹上位”,一度成为张若昀的关键词。宣布翻拍的发布会上,张若昀和父亲张健同台出现,“拼爹”的传闻始于此、也在此时达到了鼎沸。

      在娱乐圈,如果你有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爹妈,就如同把自己送上了跷跷板。不如父辈,处在跷跷板的高端,就会一直被非议。只有压过父辈,处在低端,双脚可以碰触地面时,非议才会消失。

      张若昀在《新雪豹》演绎了一个热血抗战青年张若昀在《新雪豹》演绎了一个热血抗战青年

      因为父亲,张若昀的及格线被调整为80分。

      接演《新雪豹》后,他就开始陷入证明自己的漩涡,可是越挣扎,水流越快;就是释然了,水也不会平静。

      很少有人知道,张若昀对出演《新雪豹》有多抗拒。“我能料想到会有多少质疑。”即使上一任主演文章亲自跟他说“你行的”,他也没下定决心。可是他那时22岁,拥有年轻人的特点——最受不得激将。在一片质疑“你到底行不行,敢不敢”的声音中,他就上了。

      他这样理解证明题的题面:证明自己的确有能力演好,就能否定了拼爹的一面。

      《新雪豹》播出,从收视率到口碑都不错。可“拼爹”的质疑还是没有消失。

      “这个时候我就有点纳闷了。如果觉得我不行,那觉得戏也不行吗?我就绕不过去,有点介意。我证明了我的能力,大家还这么说我。”过了很久,张若昀才想通:“可能是自己的成绩还不够。那我就更得努力。直到有一天,我会让大家觉得我的成绩跟我父亲没关系”。

      《新雪豹》拍摄期间,张若昀和父亲来了一次促膝长谈,定了一个“四年之约”:这部戏之后,他四年之内不和父亲合作,不拍有父亲背景的戏。

      “你如果是一个小池塘里面最大的鱼,会觉得自己厉害;其实不如到大海里面去游泳,哪怕从一条小鱼做起,虾米吃多了也会长成大鱼的”。那时候再回到池塘,就是一条真正的大鱼了。

      张若昀出道时期的作品都是像《黑狐》这样的抗日剧张若昀出道时期的作品都是像《黑狐》这样的抗日剧

      当你拥抱娱乐圈,它也会对你好一些

      说着豪言壮语离开父亲庇护的张若昀会处于一种怎样的境地?

      圈外,关于他的留言满天飞,“张若昀去横店拍戏都是玩票,是开着跑车去的”。他挤在横店剧组的大巴上刷自己这样的新闻。圈内,大家不识张若昀,只识张健之子。有人想找张若昀拍戏,都是直接找他爸。

      在内心里,张若昀只想一部接着一部地拍戏,拍好戏,然后对每一个角色下工夫。他要做的是“当一个特别牛的演员。”但是对于娱乐圈,张若昀完全没有概念。“不知道该做什么宣传,不知道该做什么活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包装自己。”因为他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演员的第一要务。

      很自然地,从军人角色中走出来的张若昀,接到的本子都是“抗日神剧、卫视不能播的那种”。而他又清高、又对角色有追求。比如他一直想演的反派,他要寻找的是“真正的、经典的。像黄秋生、吴镇宇以前电影里演的那种,像《蝙蝠侠》里的小丑。就是恶,也得有自己独特的立场的恶。”而他觉得现在的反派都不够恶,“面冷心热、为爱痴狂、被人要挟、各种找补,没意思。”

      对演戏、角色是如此认知的张若昀,当然会拒绝所有找上门来的“抗日神剧”。很快,他就到了“没戏拍”的境地。

      究竟怎样才能在娱乐圈生存下去呢?在最迷茫的时候,张若昀想过问父亲。可“他是很老派的人。”面对如今的娱乐圈,一天一种新玩法儿,“他完全不懂。”

      那段时间,他去参加颁奖礼,从家里抓起一件衣服就出门。走上红毯,主持人采访他,为什么选择一件风衣,是不是有特殊的时装理念。他一脸懵地看着人家说:“因为风大?”访谈就此结束。

      “嫌弃夫妇”在网上有不少cp粉“嫌弃夫妇”在网上有不少cp粉

      他窘迫到,一个生在北京的人,一个被说成是星二代的人,交不起北京的房租。

      他一门心思地想演好角色,可以面对喜欢的角色,他根本不在片方的考虑名单里。慢慢地,张若昀看清了一个现实:“娱乐圈里的演员,不都是凭着演技在生存。人气、市场,这是大家更看重的东西。”

      但是这次张若昀没有幻灭,“不是有句话这样讲么:‘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张若昀选择改变自己、适应规则,开始把演员当做一种职业,把自己当作艺人去经营。

      他陆续接拍了网剧《无心法师》,扮演痴情忠犬类角色;而后IP热剧《青丘狐传说》,再把他的热度往上送了一程。这都是不同于《雪豹》的思维和戏路。

      “我发现,当你开始去面对这些东西,去张开怀抱拥抱娱乐圈的时候,娱乐圈是会对你好一些的”。

      张若昀认为娱乐圈对他好的表现是,有更多的剧本找到他,他选择的范围大了,面对他喜欢的、想演的角色,他又重新拥有了选择权。

      “最终你喜欢的还是会来的。”

      采访到最后,我们问他最近在拍什么剧,他刚要说,看了一眼自己的工作人员。“这个采访稿出来的时候,官宣开始了吧?”“还没有。”“那就先不说了,到时候再说。”

      张若昀,已对这个圈子的玩法了然。

      网剧《无心法师》打造的“嫌弃夫妇”让张若昀有了热度网剧《无心法师》打造的“嫌弃夫妇”让张若昀有了热度

      如果我没有时间给你婚姻,你要那一纸东西有什么用

      “红与不红,对我来说唯一的意义就是找我的剧本类型多不多。如果我觉得够用了,人气对我来说就无所谓了。因为不可能有人永远站在人气的巅峰。”

      张若昀的微博里有张童年的证件照。“每当我累得不想干事的时候,我就翻出这张照片,看看这呆逼谁也不服的眼神。”他梳理了自己不同时期的证件照,还做成了九宫格,发现“全是‘你丫瞪谁’的感觉。”

      “如果穿越回小时候,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很世故的人,小时候的我会瞧不起现在的我。我想让小时候的我觉得,这叔叔真有意思,我也想成为他这样的人。”

      腾讯娱乐:你有三个身份,最近都比较火,B站红人,网络红人,演员。你最看中哪个身份?

      张若昀:我最看中的是演员。因为B站红人其实是网民的一种自High行为,谁在B站红了,哪部戏在B站红了,跟演得好不好不太有关系。我最近看到最新评论说,“他没有因为情节浮夸就把自己变得浮夸。在这样一部戏里张若昀还是在认真演戏。”这是我看到最开心的评论。

      腾讯娱乐:现在你的人气很高,粉丝也越来越来多,能形容一下你和你粉丝的关系吗?

      张若昀:粉丝也跟我一样,有的时候挺正经的,有的时候挺不正经的。他们正经起来就会认认真真分析我的每个角色,每个时期的变化。他们不正经起来,就说,你个妖艳贱货,你个二哈子……(懵)

      腾讯娱乐:介意别人说你是“拼爹”么?

      张若昀:一度很介意。

      腾讯娱乐:那工作上父亲会给你什么样的影响?

      张若昀:很大的影响,他劝我不要去考导演系。

      腾讯娱乐:为什么?

      张若昀:不好找工作。

      腾讯娱乐:你从小跟着奶奶长大。能用一句话去表达爸爸、妈妈、奶奶在你心中的感情吗?

      张若昀:奶奶是最亲的,因为我是从小跟她长大的,奶奶在我生命里可能扮演的是妈妈这个角色。父亲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前辈,现在越来越多的是一起做事的态度。我有时候坐在那儿,也会想我妈,如果我从小跟着我妈,那我就是一个说粤语、说英文的人,我会在香港和加拿大那些地方长大,可能完全不一样了,那会是另外一种生命。但我现在是一个北京孩子,当然这只存在于想象当中。

      腾讯娱乐:你小的时候,父母离异。你说过,和爸爸是三五年时间见一次,和妈妈是七八年见一次,这样的经历会对你的性格有什么影响?

      张若昀:我不知道,因为我觉得现在单亲家庭的孩子也挺多的,大家都是正常融入社会。但是和朋友们接触多了,你会发现,思维一样的,可能是跟你有类似经历的。这就说明(父母离异)对成长还是有影响,但这种影响很微妙,很潜移默化。

      腾讯娱乐:你刚刚说的“思维一样”,指的是什么?能举个例子吗?

      张若昀:打比方说,谈到感情的时候会特别认真。

      腾讯娱乐:那你期待婚姻吗?

      张若昀:目前没有想过。

      腾讯娱乐:你会在婚姻这件事情上,给自己设定一个年龄标准么?

      张若昀:没有,就看感觉。而且要给它更多实际的意义。比方说,你说现在追求婚姻,可我没有时间给你,那你要那一纸东西干什么。

      腾讯娱乐:爸爸妈妈的经历会影响到你对婚姻的期待吗?

      张若昀:会让我把这些东西想得更随缘吧。因为我的父母离异过,也再婚过,然后又离又再婚。我会觉得,形式的东西不是那么重要,而是实在的东西更重要。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

      #
      主笔

      本期主笔陆晨

      nizeng

      yutianluo

      shukezhu

      微日志

      • 孤独患者马天宇:独自生存我也会适应得很好
      • 张若昀:“妖艳贱货”我也要一本正经地演
      • 杨子姗:被赵薇和娱乐圈规则改造的孤僻少女
      • 陈晓:儿时想象的生活就是娶爱的人做老婆
      • 袁姗姗:我现在真的没什么黑粉了

      某后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