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填入标题

导语:作为嘻哈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欧美日韩等地已经占据主导地位数十载的说唱音乐,似乎在2016年的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才开始在国内被大多数人注意到。像万妮达这样的说唱音乐人现状如何?作为舶来品的说唱音乐在中国又经历了哪些发展变迁,面临着那些困难和机遇?[详细]

万妮达在《中国新歌声》上的表演

万妮达在《中国新歌声》的舞台万妮达在《中国新歌声》的舞台

在《中国新歌声》舞台上,23岁“地下”说唱歌手万妮达凭借一曲改编版的《牛仔很忙》,获得四位导师的认可,她的名字更在当晚多次进入热搜榜。从“地下”走到“地上”,作为小众音乐说唱歌手的万妮达独自坚持了两年多,才终于能站在大众面前为中国的地下说唱歌手发声。如今,被问到为什么能一直坚持下去时,万妮达说:“就像是英雄一样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推动着我。”

上周五,说唱二人组“低调组合”在《中国新歌声》周杰伦战队10进5比赛中胜出。21岁的组合成员杨和苏正在美国念书,这次休学一年来参加比赛。从初中开始就热衷说唱的他,梦想着有一天让中文说唱登上世界舞台。

这周日,已经出过8张专辑的说唱组合新街口,将在五棵松体育馆举办演唱会,这也是内地说唱团体首次登陆万人场馆。谈到这次演出,他们有巨大的仪式感:“应该说是像一个宣誓一样,我觉得从我们开始,中国Hip-hop音乐的动作会越来越大。 ”此外,“嘻哈融合体”也将在十一月举办十周年庆,届时国内上百名说唱歌手都会齐聚北京。

作为嘻哈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欧美日韩等地已经占据主导地位数十载的说唱音乐,似乎在2016年的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才开始在国内被大多数人注意到。

像万妮达这样的说唱音乐人现状如何?作为舶来品的说唱音乐在中国又经历了哪些发展变迁,面临着那些困难和机遇?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采访了多位说唱音乐人,以及致力于发展说唱文化的业内人士。

国内说唱音乐人现状:入不敷出 处于边缘状态

呆宝静是国内知名的女Rapper,仍在努力“养活自己”呆宝静是国内知名的女Rapper,仍在努力“养活自己”

“一般我们这样的地下饶舌(说唱)歌手,平常如果没有演出或者是没有接到一些什么活动,可能会饿死”。万妮达曾告诉记者。事实上,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几乎是所有说唱音乐人的生存状况,而光靠音乐养家糊口也绝不现实。

大多数说唱歌手都要靠副业维持生计,被称为“饶舌女神”歌手呆宝静起初在老家做财务工作,发现收入不够维持音乐工作就辞职去了广州,开自己的淘宝店,后来她还去过北京做公关公司,即使现在已经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但仍然努力创业中。在她看来,“只有平衡自己的生活,才能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如果连自己都养不活,那就太冒险了”。

事实上,说唱歌手的收入还没有摇滚、民谣艺人多,就更不用和流行歌手比了。用CMCB乐队主唱欧子的话说,“一直入不敷出”。新街口组合至今仍记得09年的一次演出,他们在某个商场门口唱了一个晚上,才挣了600块钱。而爽子第一次参加迷笛音乐节时,仅拿到100块的演出费。

“摇滚歌曲传唱率高,受众群广,粉丝多,就能变现”,为了提高收入,爽子这些年来一直试图把摇滚和说唱结合起来,制作歌曲时加入一些摇滚乐的编曲方式,表演形式上也逐渐和摇滚歌手靠拢,让那些不听说唱的听众多些共鸣。但这么多年来,违背初心的妥协也曾让爽子感到过纠结和痛苦。

在国内,尽管音乐节已经遍地开花,但专属于饶舌的音乐节却几乎没有,饶舌歌手们大多都在小圈子内自行组织演出,演出场所也仅限于Live house和酒吧。现阶段国内说唱艺人的主要收入就是在演出,以及为一些品牌或者对说唱音乐有需求的公司创作说唱歌曲。哪怕那些顶端的说唱艺人也是这样,他们现在还无法像大众明星,有那么多的机会去做代言,拍电影等等。

另外,国内很少专门包装饶舌歌手的专业团队和公司。即使有些说唱的厂牌已经建立起来,也大多处于地下状态,艰苦地经营着。

请回答:为什么在国内做说唱这么难

即将在万人场馆开唱的说唱组合新街口即将在万人场馆开唱的说唱组合新街口

新街口组合这样形容说唱音乐在国内乐坛的地位:流行音乐像大学生,摇滚音乐像中学生,Hip-hop音乐像小学生。为何在西方国家、日韩都已逐渐成为主流的说唱音乐在国内却面临如此困境?

中国说唱少一个“崔健”

说唱作为Hip-hop的中文代名词起源于70年代美国街头的黑人文化,而在中国它的起步较晚,关于到底谁是“华语说唱第一人”大家说法不一。

不过,在国内正式发行的说唱歌曲的人是香港歌手林子祥。1986年,他发表的《Ahlam日记》是一首粤语说唱,跟当时美国80年代流行的old school的说唱风格是非常相似,这也从另一个方面体现出80年代的香港乐坛的超前性,与国际接轨。

林子祥之后,崔健于1989年发布的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中。收录了一首偏摇滚风格的说唱歌曲《不是我不明白》,也算是国语Rap的启蒙。但在八十年代,说唱音乐整体处于萌芽阶段。

90年代初,从美国洛杉矶来到台湾的黄立成,黄立行和林智文组成了LA.BoyZ,真正的把美式的说唱带到了台湾。当时在台湾掀起了Hip-hop的风潮。也在内地的李小龙也开始崭露头角,他录制的Rap合辑《盗版》,其中四首歌曲被日本轰动一时的电影《涉谷24小时》选用。

到了20世纪,国语Rap在台湾乐坛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如潘玮柏,宋岳庭,麻吉Machi&黄立成,黄立行,麻吉弟弟,MChotdog等人的涌现,使说唱曲风得到很快发展。这也和网络时代的来临不无关系,大家可以通过网络很方便地搜集到欧美最流行的一些音乐、视频、MTV,了解到更纯粹说唱这种文化,龙门阵、功夫乐队也是早期建立起来的团体。

从第一支正式发表的华语说唱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30年,但同样是30年前,崔健的一曲《一无所有》让摇滚火遍全国各地。“嘻哈融合体”创始人兼CEO 李海钦认为,说唱在华语乐坛仍然处于边缘状态的一大原因就是缺少像崔健这样的领军人物:“华语说唱就是缺这么一个人、缺一个说唱届的崔健和《董小姐》,只要有一个说唱的艺人或者一首歌曲火起来,肯定能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没钱:进录音棚录歌都是奢侈

另外,人才和资金匮乏也是说唱音乐在国内止步不前的一大原因。由于没有专业的公司包装,大多数说唱歌手都是自掏腰包制作专辑,条件也非常简陋,再加上没有很好的教育渠道,也导致很多作品不够优秀。

呆宝静告诉记者:“进录音棚录歌,对于地下饶舌歌手来说是件相当奢侈的事,大家一般都在家里录歌,起初用最简陋的集成声卡录音,后来才渐渐用独立声卡,现在有些人去录音室录歌,简直是质的飞跃。”

新街口组合清晰地记得十年前第一张唱片诞生的经过。“当时我们俩人满处找人,找公司帮我们做唱片,可是十年前,包装Hip-hop 歌手对于唱片公司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虽然没有唱片公司,但他们两人还是决定自己录一张唱片。为了凑钱,老宋在快餐店打工,每天顶着大太阳,,骑着自行车满大街给人家送餐。

好不容易凑足了一万块钱,新街口组合自费录了第一张唱片,“我们自己刻的盘,找朋友给我们拍照片,封面我们自己设计,海报印出来自己去贴,门票自己去卖,真的一切都是自己去干。”哥两个自嘲说:“我们这种艺人要拿到美国去,应该是唱片公司都抢着签的那种,因为公司什么都不用干。 ”

另外,由于没有资金,也没有发行公司的帮助,大多数音乐人都靠网络发歌的方式自我推广。“那会儿什么样的网站都有,不止是豆瓣,还有各种论坛到处发。”新街口组合说。

没平台 有障碍

最后,几乎所有受采的说唱歌手都会提到平台问题。目前Hip-hop在欧美是超主流的音乐类型,那些创收最高的音乐人也是以说唱艺人为主体的,国内已经有了一大批欧美音乐的听众,他们没有被引流到华语说唱领域,是因为目前没有很好的渠道和平台让他们去了解华语的说唱歌手。

“电视台会考虑收视率的问题,说唱音乐在中国并不被大众所接受,所以这些节目不会选择我们。”爽子分析道:“这和大众审美也有关系,中国人大多比较喜欢旋律好听的歌,不太接受律动强的东西。”这样看来,能在《中国新歌声》中亮嗓的万妮达的确是幸运的,在国内像他一样的说唱歌手并没有太多机会在主流媒体上展示作品,更多的时候,他们都在闷头创作。

而李海钦则认为说唱音乐在中国举步维艰和国情也有很大关系:“国家层面上会有很多限定,你的歌词一定要积极、向上、健康,不能有对社会的批判。”

对此,新街口组合深有体会,9月4日他们将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举办万人演唱会,而为了得到文化报批,他们跑了四遍文化局,演唱会上的每首歌,每个字都要接受审查:“其中有一首歌叫《情人节》,里面一句歌词是‘我不会随便到没有你的比基尼海滩闲逛’,他们核实了半天比基尼是什么意思。”谈到跑报批的经历,新街口组合经纪人罗先生哭笑不得。

嘻哈在国外:说唱歌手穿的鞋立马成爆款

美国说唱是大主流:图为Jay-Z和老婆Beyonce美国说唱是大主流:图为Jay-Z和老婆Beyonce

事实上,说唱音乐所依附的Hip-hop文化属于一种典型的青年文化,除了说唱还包含有涂鸦,还有街舞,潮流服饰等多种元素,是一条庞大的产业链,说唱歌曲热烈奔放,符合青年人的活泼天性,而说唱文化也符合年轻人的娱乐观和消费观。对于Hip-hop文化的推广,其实欧美日韩国家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说唱音乐目前还没有那么火,并不是因为说唱是小众,群体不够大。而相反的是,整个嘻哈文化的四大要素:说唱、街舞、涂鸦和DJ,都有各自的群体,如果加在一起的话,整个说唱文化的受众体量就会非常的大,比如街舞领域在国内其实就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目前,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舞蹈家协会也都各自成立了街舞执行委员会,专门做街舞文化的推广。潮流服饰其实也是说唱文化中的组成部分,当说唱音乐在国内还没有起来的时候,街头上就已经有穿说唱风格服装的人群了。

产业链上的任何一环都产生连锁反应,在国外已经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了:“说唱歌手Kanye West、Jay-Z穿鞋什么都会是爆款,他们和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推出的合作款也都是爆款;另外,《嘻哈少年梦》、《嘻哈帝国》等美剧也从影视方面引领了一股说唱热潮。”李海钦告诉记者。

另外,把舶来品融入自己的文化特色也是传播说唱音乐的一大途径。拿韩国来说,当说唱音乐从美国传到韩国时,韩国音乐人在美国说唱音乐的基础上融入了亚洲音乐的风格,并且很快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一套先进的推广方式从而在亚洲风行。一档名为《SHOW ME THE MONEY》的节目,更是把很多韩国的说唱歌手变成了大众明星。

说唱即将在国内爆发?他们都保持谨慎乐观

通过选秀被大众认知的说唱歌手谢帝和万妮达通过选秀被大众认知的说唱歌手谢帝和万妮达

尽管面临诸多困境,但大多数说唱音乐人都对未来保持乐观。李海钦更预言:“现在中国说唱正处于马上就要爆发的临界点。”

“一方面,韩国那边的氛围起来了以后,一些韩粉因为喜欢看韩剧,喜欢看韩国综艺节目,会通过韩国的这些艺人了解到Hip-hop这些元素,慢慢他们也在挖掘现在国内的华语说唱的这些歌手;目前还是有一些做得不错的厂牌,像‘精气神’、‘说唱会馆’、‘Sup_Music’等等,最近新晋厂牌‘Freedom Plant’的势头也很猛,万妮达就曾是他们旗下的歌手。也许在明年就能看到更多专业的音乐公司冒出来,会有很多厉害的说唱歌手通过这些平台出来。”

在李海钦看来,其实国内并不缺有实力的说唱艺人,无论是说唱还是街舞。其实中国已经有很多街舞的世界冠军了。我们缺的就是既懂得说唱文化,又懂得如何去经营它的人、公司和平台。有了他们,投资人才有信心把资金投放到说唱文化中,从而给到这个行业真正的帮助:“像我们每年3月在深圳举办的嘻哈颁奖典礼也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关注了。”

而新街口组合也对未来充满信心:“在一些真人秀的平台上,很多大明星也会即兴来一段所谓的说唱,他们可能不是很标准,但就说明主流的电视市场和大的市场在逐渐地接受Hip-hop。另外,Hip-hop也越来越受到企业欢迎, 我们现在每个月的话基本上能有一两场大型的演出,而我们在9月4号的万人演唱会,也希望能让华语说唱觉醒。”

华语说唱该如何走出困境,正如李海钦所说:“其实发展中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无论面对怎样的挑战,发展的要素是不变的,首先要有好的音乐人做出好的音乐;其次,要有好的平台、商家以及资本的介入去推动说唱文化。”

在采访过程中,无论是说唱音乐人,还是业界人士,在谈到对媒体和大众对说唱音乐的日益关心时,都是欣喜的。说唱在国内从来都没有汇入主流音乐,但就像万妮达在节目中说的“嘻哈可以是主流”。这需要时间来证明。

责编 本期责编

尹雯婷

mercuryma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老邓

老邓

责编
四月

四月

设计
陶乐

陶乐

制作
韩振华

韩振华

官方微博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

合作伙伴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