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添加焦点图

      作为制片人,他和导演孔笙、李雪的铁三角生产过众多的精品剧——《闯关东》、《老农民》、《父母爱情》、《钢铁年代》、《北平无战事》、《温州一家人》……每一部都口碑爆棚,但同时, 也遭遇着市场的质疑,他从不用言语反击,保持着惯有的谦虚和儒雅。

      有趣的是,今年暑期档后的淡季,他用一部《伪装者》,让政策限制下愈发萎靡的谍战剧市场起死回生,并且成功渗透进了“90后”的世界;又用一部《琅琊榜》昭告行业,古装剧不仅仅只有一种模式,水墨色彩的写意山水,严谨诗意的构图画面,权谋为表魏晋风骨为里的审美情趣,一样能够成为市场爆款。

      他是侯鸿亮,记者们都喜欢称他为侯大大,如果影视圈也要发布一个琅琊榜,他是女记者们最想扑倒的TOP1。因为《老农民》《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这一系列高水准、高品格的剧,圈内甚至流传着一句话,“山影在,国剧可待”,事实上,说的就是以他为首的这个团队。假设把山影系出来的这个团队,比作是中国电视剧的门脸,侯鸿亮无疑是灵魂级主教练。

      一、他们在,国剧可待

      侯鸿亮离开走影后成立自己工作室侯鸿亮离开走影后成立自己工作室

      《伪装者》、《琅琊榜》大火之后,有人感叹:“有山影,国剧可待“,并拉出了山东影视传媒集团长长的片单,在这份片单中,有一半以上的作品上,制片人一栏写着侯鸿亮的名字。侯鸿亮+山影,已经成为了中国电视剧高品质的标签。而非业界人士可能不知道的是,侯鸿亮已经离开了山影,和孔笙、李雪等成立了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伪装者》、《琅琊榜》正是他的新团队打造的作品——这些作品,依旧保留了强烈的一贯审美风格和高品质,却又更市场化。侯鸿亮带着他浓重的“山影”烙印,从体制内走到体制外,一出手便让整个影视剧市场瞠目结舌。

      腾讯娱乐:你本来是山影的体制内成员,为什么会想到要脱离体制?

      团队核心老大哥孔笙团队核心老大哥孔笙

      侯鸿亮:因为这个市场在发生变化,体制也在发生变化。如果山影当时不是说要上市,我可能也不会离开。上市就意味着更加市场化,但在体制内做不了真正的市场化,我自己做公司,能够有更好的市场化空间。我当时考虑更多的是团队的利益,如果在市场发生变化之后,我还留在一个相对传统的体制里,最后我团队的人会离开我。

      腾讯娱乐:好多人都特别好奇你的团队,你网罗了太多优秀的导演,他们每个人出手都能搅动市场,孔笙是这样,李雪是这样。

      侯鸿亮:好多人误以为是我把大家网罗在一起,其实这里面的大哥是孔笙,我是孔笙的徒弟,李雪是孔笙的徒弟,《他来了,请闭眼》的导演张开宙是孔笙的徒弟。《马向阳下乡记》的导演张永新也是孔笙带出来的。我们相处的时间很长,像我和孔笙,是我20多岁就认识了,大家相互之间都特别了解像亲人一样。往大了说,是审美取向、价值观统一;往小里说,就是同类人,气息相投。

      腾讯娱乐:很多人会特别佩服你的知人善用,比如《伪装者》,李雪就说过这个是你为他量身订做的,你认为他第一次独立导戏,不能败,一定要拍谍战剧,才能平稳落地,这似乎不是一个制片人应该去考虑的问题?

      侯鸿亮:也不是单纯像他说的哪样,一方面,《伪装者》是新公司独立的项目,没有其他的投资方,我能够去自主的选择他,另一方面,他也是我信任的人我才会把项目交给他。他其实早有这个能力,只是他不爱独立,他和孔笙在一起干的很开心,有独立的机会了,我当然要选择他最擅长的。

      腾讯娱乐:你对一部戏的细节关注得非常多,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每一部戏的创作周期都偏长?

      侯鸿亮:不算前面的策划、剧本周期,导演进入以后,我这儿前期让导演在剧本上的时间至少三个月,然后再加上拍摄期三四个月,再加上后期制作,基本上要花上一年以上的时间。曾经有部戏,只用了半年,我自己内心觉得,挺粗糙的,不是市场觉得过不去,是我内心过不去。

      腾讯娱乐:即使是脱离了体制,你新公司的产量依然不高,一年也就2、3部?从这个层面来讲,并没有做到利益最大化。

      侯鸿亮:我觉得产量和商业利益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我的理念是,一个内容公司还是把自己剧的品牌、公司品牌要做好,因为未来品牌的含金量是最高的。我们是通过一部部的戏,奠定了一个团队的品牌,从而奠定一个公司的品牌,我觉得这样做挺好的。

      二、演员养成计划:好演员一部戏就够

      原则很清晰:只在合适的时候,帮演员上台阶原则很清晰:只在合适的时候,帮演员上台阶

      冲着胡歌来的,最后却成了“楼诚”的粉丝,这是不少观众在看完《伪装者》后收获的意外惊喜,而随着《琅琊榜》的热播,靳东、王凯的人气进一步飚升,一夜之间,两位名不见经传的演员,成为了观众心中的新一代男神,胡歌也凭着这两部剧凤凰涅槃,达到了事业的全新高度,在演员的选择和打造上,侯鸿亮并没有按照常理出牌,但却异常成功。

      腾讯娱乐:这次胡歌在两部剧里的表现非常出彩,作为一名偶像剧出身的演员,能做到表演有层次感,收放自如,愿意为戏豁出去一切,和他以前演戏的状态完全不同。你为什么会选择他?

      侯鸿亮:我对偶像说实话没有那么深的认识,因为很少看偶像剧,我也没看过《仙剑奇侠传》。胡歌跟我说,十年以前他比现在火多了,我说我真没概念,我没看过。我真正坐下来看他的东西是看他演《如梦之梦》话剧,我看到了一个演员在舞台上去努力展现他的魅力。在看《如梦之梦》之前的时候,我就和他见了一面,当时他见我的时候会很拘谨,这个拘谨并不是完全的、真实的他,但那个状态我觉得和梅长苏是对的。而他最终呈现的结果,大家也已经都看到了,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腾讯娱乐:好多人说,《伪装者》里男一其实是明楼,胡歌被你骗了演明台?

      侯鸿亮:其实这一直是一个双主角设置的戏,最开始也是让胡歌挑的,他挑了明台。我相信让他演明楼他一样能演好。不过明台是他摆脱了拘谨之后最真实的一面,这也是拍《琅琊榜》的时候,我才感受到的,他太可爱了。

      腾讯娱乐:靳东的走红挺让人挺意外的,他之前其实演过你不少的戏,不过也演过很多抗日雷剧,但是你似乎都没有让他挑大梁,为什么《伪装者》就这么笃定地选择了他?

      侯鸿亮:靳东是我的好朋友,我以前经常挤兑他演过的几部被大家吐槽过比较多的戏,这说明演员在选择戏上是有问题的,我希望演员能走得更长久。其实每个演员能有一部代表作就足够了。靳东之前在业内拍民国戏已经小有名气,大家对他还是蛮认同,只是说他最好那一面没有被发掘出来。到了《伪装者》,明楼这个角色某种程度上是最适合靳东的,他把所有这么多年积累的东西到这个角色释放了。

      腾讯娱乐:好多人翻出王凯以前演《丑女无敌》很娘炮的剧照,完全想象不到他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侯鸿亮:王凯演《丑女无敌》以后,他自己的自信完全没有了。我和他是从《知青》合作认识,我觉得特别好,之后把他签过来以后,就找他最适合的角色,他每一笔都会留下,对他的演技来讲都会有一个提高。《北平无战事》他第一场戏就是拿着枪对着陈宝国,他这个戏完成得挺好,他也坦言他当时和这么大咖对戏的时候腿是打哆嗦的。但是也只有经历这些事情才能有往上的提高,再到《琅琊榜》,再到《伪装者》,你就感觉到他特别成熟了。

      对我们来说,王凯是最能沉住气的。《伪装者》的时候,其实当时已经有很多人来去找他演一号人物了,我当时还希望他来《伪装者》,因为能感觉到这个人物会好,或者这个戏会好。但这样,第一,可能不如在外面挣钱挣的多;第二,这是男三号的角色——他义无反顾的就来了,他对这个团队或者对我这个人,是信任的。

      腾讯娱乐:你和艺人经纪公司打造演员的思路完全不同,你不是那么急于去赋予演员曝光度。

      侯鸿亮:我和演员是很微妙的关系,我是一个内容公司,从艺人经纪的职能讲,我是不合格的。我不可能像日常经纪公司把演员打理得那么舒服,我不能因为演员是我家的,我可以不讲原则,放在不合适的位置上,我们家导演也不会同意的。大家还是觉得同等条件下我们找我们自己的演员。我跟演员强调的是,我只能在碰到合适你们戏的时候我来帮你们上台阶。

      三、好剧养成计划:演员片酬不超过50%

      《伪装者》是情趣,《琅琊榜》是审美《伪装者》是情趣,《琅琊榜》是审美

      在圈内,侯鸿亮被誉为控制成本的高手,即使《琅琊榜》用了胡歌担当主角 ,整体的制景、特效费用颇高,但和同类古装剧比,其总体成本也是偏低。侯鸿亮从来不在演员身上下血本,但对于有关制作的环节,他却非常的大方,著名编剧高满堂曾爆料称,侯鸿亮给他的合同,价格一栏都是空白,让他自己填,这样的制片人,高满堂老师也表示从来没有见过。

      用“木桶理论”来观察的话,市面上多数的剧,长板短板非常明显,譬如演员很有号召力,剧本或者后期就会存在硬伤;而侯鸿亮做的剧很不一样,你看不到明显的短板和长板,他不会在剧里一味堆砌有市场号召力的演员,也不会看到编剧、剪辑、美术、后期、特效各环节有硬伤——曾经被认为是最短板的是市场和收视率,《伪装者》和《琅琊榜》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决定木桶能装多少水的,不是最长的那块板,而是最短的那块,侯鸿亮的木桶,有点固若金汤的味道。

      腾讯娱乐:圈内都说你是控制成本的高手,我们特地注意了一下你用演员的方式,比如《伪装者》,除了用胡歌打市场之外,其他的演员的片酬应该都不高,这一块为你省了不少钱是吧?

      侯鸿亮:我觉得一部戏的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我一直有一个原则,基本上我的戏的演员费用没有超过50%,就是你知道因为什么呢?因为你需要保障的地方太多了,可能很多人不去看你需要保障的地方,但是我们是过不去的。

      腾讯娱乐:是内心过不去,还是是最后呈现的效果过不去?

      侯鸿亮:就是内心。我们在横店是有名的,别人拍戏,有些景是头一天看好了,第二天去拍。我们不行,我们进去折腾,有时候花半个月去折腾,拍摄完了你还要给人家恢复。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会很享受。

      腾讯娱乐:那你怎么样去平衡电视台,比如你用了胡歌,但是搭的其他演员可能没有那么有名,你会拿什么去说服电视台,让他觉得你是一个愿意花高价钱买你的剧的?

      侯鸿亮:我们家的戏,一开始的时候都是发行比较艰难的。因为我们每一次都不想复制上一次成功的经验,拍的都是以前没有拍过的类型,所以让电视台会有质疑,这样每一步走得都挺累,每一部戏都去经历一次质疑到认同的过程。这种质疑会导致人家不会看到一个大纲就决定买,非要看到样片。而到播出的时候,他们又会觉得比期待得更好一些,所以我们是这么长时间一步一步的在质疑声中走出来,走到今天算是最大化,大家发现,这个团队可以拍主旋律,同时也可以拍谍战戏,居然还可以拍古装。

      腾讯娱乐:你的《伪装者》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谍战剧,《琅琊榜》也不是以往观众所认为的古装剧。

      侯鸿亮:如果说《伪装者》传递的是一个情趣的话,家庭情趣,那么《琅琊榜》传递的是审美。中国的武侠是受TVB影响太大,这么多年下来没有一个真正属于中国自己的武侠,孔导也是看到这个市场上的东西它不对,所以就觉得有了一种诉说的、倾诉的愿望。

      腾讯娱乐:相比与《伪装者》,《琅琊榜》更慢热一些,而从题材本身来讲,《琅琊榜》其实更有网络基因一些,它似乎应该比《伪装者》更快变成爆款。

      侯鸿亮:《琅琊榜》走的是内劲,《伪装者》是走外劲,你发现《琅琊榜》并没有渲染,就它会点到而止,你往前走走再看,它的力量是慢慢的积累下来的,积累到最后的时候可能让你欲罢不能。所有中国传统的审美这里面全都有,他会带来你对中国古代社会的理解,你对人和人之间关系的理解,传统文化的理解,这是它的价值,这个分量越来越重。到最后的时候,我相信大家会产生另外一个化学反应。

      四、市场养成计划:谁说品质剧没有市场

      侯鸿亮、孔笙、李雪跟新朋友一起聊天时,孔笙最爱让新朋友猜侯鸿亮的年龄,因为《老农民》《闯关东》《北平无战事》这系列厚重的剧,不知道的人往往都把他往“高龄”猜,可我们的候大大,其实是正宗的70后!

      上面这个段子其实也在侧面说明,这个团队曾经的剧,都以厚重、品格见长,在市场上是多少有些艰难的。但《伪装者》《琅琊榜》终结了这种“曲高和寡”的局面,这两部剧,精英阶层看风骨、看权谋;年轻人看cp,看基情,竟然出奇的和谐,收视率和点击率更是一路飙升——候大大做了啥?

      也是跪了:看了整整2年的网络小说!

      腾讯娱乐:我们看到整个团队的转型,我觉得是从《战长沙》开始,当时为什么会考虑这种转型?

      侯鸿亮:2005年开始筹备《闯关东》,一直到2013年,我用了8年的时间,用电视剧的形式把中国从1904年一直到改革开放,来梳理了一遍。回头想,我觉得挺好玩的,但让外界猜测,我是一个老古董。

      腾讯娱乐:你在伪装者里把楼诚CP感做得这么欢乐,现在估计没人会这样认为了。

      侯鸿亮:其实我一直明白年轻人的喜好是不能丢的,做这个行业必须要有这样的认知。韩剧火的时候,我认真补过韩剧,然后我又看过2年的网络小说,我真的整整看过2年,这些作品可能在文学性、艺术性没有那么高,但是他们有自己的创作热情和创新能力,这都是非常好的东西。

      腾讯娱乐:其实从制片人的角度,要把您的这种观念其实发散到你的团里也是一个比较艰难的过程,你是靠什么来说服孔导来拍摄《琅琊榜》这样一部架空背景作品的?他们似乎还是属于比较传统的创作者。

      侯鸿亮:很简单,我觉得就是电视剧是两个属性,商业属性是放在第一位的,第二属性是艺术属性,这两者都不想放弃,那好,你就把两者都做好。之前我们团队老是被质疑,感觉我们做不了商业的东西,我想改变这一点。我告诉孔导,《琅琊榜》就是要告诉大家我们能做好商业剧,只有有了这样明确的信息传递,你在做新剧的时候首先大家才会认同。最重要的是,《琅琊榜》的理想主义情怀,是和我们团队的审美十分相通的。

      腾讯娱乐:作为制片人,你对剧组的干预到什么时候就会戛然而止了?

      侯鸿亮:制片人其实更多是在最前端的关于策划阶段的判断,你会陪着和策划人员一起陪着一个剧本,一个项目,从无到有,到有了这个剧本以后,你要选择什么样的团队来完成,什么样的导演,什么样的美术,什么样的造型,然后什么样的演员,这都是你要去选择的,真正到了拍摄阶段,那就没什么了,我觉得在筹备期结束的时候,我一半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了。

      对话·彩蛋:候大大为啥脸红啦

      腾讯娱乐:代所有人问,为什么你的团队对女演员都有深深的恶意?

      侯鸿亮:(笑)以前拍的的确都是男人戏,拍男人戏就会重点都会放在男人身上,对女性的东西会有所忽略。好比说《伪装者》,我放给李雪的预算非常有限,对他挑选演员也带来了很大的局限性。加之扮演程锦云的演员一直是带着伤在拍,人家能够带着伤坚持完我们已经非常感激了。我们接下来会拍《欢乐颂》,是一个时尚女性题材,我相信会让大家有一个改观。

      腾讯娱乐:作为女记者最想扑倒的男制片人,真的没有考虑进军娱乐圈么?

      侯鸿亮:(这次是大笑了)《伪装者》结局,张月印的角色本来是我的,我仔细想了想,作为制片人,不能让剧组这帮人把我给收拾了,最后才没有演。

      腾讯娱乐:《伪装者》还会有续集么?

      侯鸿亮:说不定我会把《伪装者》做成电影,并不是说《伪装者》这么火爆才怎么样,而是你突然发现,就是你和编剧沟通的时候,他是有这个可能性的,就这种可能性只要编剧那儿通了以后,我觉得现在这个基础也都具备了,可以尝试一下。

      腾讯娱乐:《琅琊榜》还会有续集么?

      侯鸿亮:一定会有,事实上我们已经在进行筹备了,它可能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但只要琅琊阁在,这个故事就是成立的。

      腾讯娱乐: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如果蜗牛有爱情》的进展?

      侯鸿亮:《蜗牛》是丁墨第一部被大家认同的小说,也是开启了悬爱这种类型的第一部小说,我的想法是,既要保证原著的原汁原味,还要结合当下的市场变化,去填充新的内容。我们目前正在进行剧本的打磨。

      #

      #
      主笔

      本期主笔鸡蛋

      挨得住批评,扛得住压力。

      微日志

      • 孤独患者马天宇:独自生存我也会适应得很好
      • 张若昀:“妖艳贱货”我也要一本正经地演
      • 杨子姗:被赵薇和娱乐圈规则改造的孤僻少女
      • 陈晓:儿时想象的生活就是娶爱的人做老婆
      • 袁姗姗:我现在真的没什么黑粉了

      某后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