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传》播出后的第四天,制片人曹平坐在自己位于望京soho塔的办公室里,疯狂地接电话,打电话,回微信,那一天北京冬日的雾霾刚好散去,许多人都趁机到户外去换口气,但她不行,长达81集的《芈月传》对她来说,这样的状态才刚刚开始。许久,她才舒了一口长长的气,把手机关掉扔在茶几上,面带歉意地看着记者,说,播芈月我很忐忑。

 

为什么会忐忑呢?“因为观众会拿它和甄嬛做比较,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一种声音,很难预料。”

 

《甄嬛传》收视最高峰的时候也就两个点,《芈月传》开播第2日,就破了两个点的收视率,这一点在曹平的意料之外,她很清楚,看芈月的人大多是甄嬛的铁杆观众,但许多人只看到了《甄嬛传》的成功和这部剧产生的巨大效应,而想不到身为甄嬛的制片人,曹平自从进入电视圈以来,这部剧给她的压力却是最大的。如今有这么多的人因为“想看到一部能够超越《甄嬛传》的剧”而继续追《芈月传》,虽为收视欣慰,也为之忐忑。

 

1995年,曹平从国外留学回来,学俄苏戏剧的她,一心想去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做一名译制片导演,但没想到阴差阳错,却被当时的中心主任郑晓龙调去做电视剧发行,曹平说,自己也没有想到,她当时负责发行的地区所有剧目都卖出去了。后来她转型做制片人,从《幸福像花儿一样》、《金婚》到《甄嬛传》、《红高粱》,再到现在热播的《芈月传》,曹平制片的剧,几乎都成为当年的现象大剧。她和她的金牌搭档郑晓龙导演,是国产剧“业良”的代表。

 

      点击添加焦点图

      就因为和甄嬛太不一样,才要拍芈月

      看到《大秦太后》的故事大纲后,曹平很澎湃看到《大秦太后》的故事大纲后,曹平很澎湃

      近十年能称得上是“火遍整个华人圈”的电视剧凤毛麟角,2012年的《甄嬛传》是其中一部。“甄嬛”走后,很多人都以为马上会拍第二部《如懿传》,曹平并不否认,她确实看过流潋紫的《如懿传》小说,也很好看,但思量再三最终没拍,原因就是“它跟《甄嬛传》太像了”。

      直到蒋胜男发来《大秦太后》的故事大纲和人物小传,曹平一眼就从这不多的几千字里,读到了一个和甄嬛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她的内心很澎湃,“甄嬛讲的只是后宫那点事,但芈月的格局却很大,前朝后宫,是一个女性励志的故事,我们还能把它做得非常有情怀,我们就看中了这一点。”于是,曹平和郑晓龙导演决定要把芈月的故事拍出来。

      2012年的年底,《甄嬛传》在澳门电视节获奖,曹平、孙俪和导演郑晓龙在澳门又碰上了,当天的饭桌上,孙俪问接下来要做什么项目,曹平和郑晓龙就把《芈月传》这个故事告诉了孙俪,孙俪听后觉得这个故事非常棒,特别希望能继续合作,当下,曹平和郑晓龙也觉得孙俪合适芈月这个人物的设定,俏皮,带点男孩子的气质,至于芈月作为女政治家执掌朝政的气场,这一点,他们都不担心,在《甄嬛传》的后半段,孙俪已经显露出那种霸气。

      《芈月传》最难的还是在于剧本的创作,原定2013年的9月要开机,但第一稿剧本并没有让导演满意,曹平考虑再三,决定必须要把王小平拉进来一起创作,因为王小平不但是《甄嬛传》的编剧之一,有编剧经验,而且作为导演的妻子,更契合导演的思路。之后她和郑晓龙商量后,就请王小平参与创作剧本。在蒋胜男写完两集之后,王小平就跟着改,但这个节奏出来的剧本,还是没有让导演满意。直到开拍之前,一共改了六稿,“最后只能让王老师跟组,一不合适就赶紧改。导演对剧本创作要求非常严谨,剧本的创作是最艰难的。”

      没想到的是,《芈月传》又碰到了“一剧两星”的新政,“你说一点影响没有肯定还是会担心的”,曹平回忆说,开拍前的顾虑是要把成本控制好,还要预估好最后市场能带来的回报”,这个时候,郑晓龙带头压缩自己的片酬,令她很感动,“晓龙跟我说,怕我们压缩制作成本,他希望把钱花在制作上。”但后来开拍之后,电视台、网络都来抢购,曹平又把预算做了调整,反而加大了成本预算。

      《甄嬛传》初衷被误读 很受打击

      《甄嬛传》的初衷被误读,曹平自己也很受打击《甄嬛传》的初衷被误读,曹平自己也很受打击

      从电视剧的发行做到制片,曹平所经手的剧,几乎都是热剧,“我很自豪地说,我从没给任何投资人亏过钱。”事业一直都很顺利,并没有大起大落的不顺,你若问她入行这么多年,觉得最有挫败感的是哪部剧时,她的答案居然是《甄嬛传》,这部她制片最火的剧,也带给了她《芈月传》开播后的忐忑。

      《甄嬛传》首先是在地面频道播,等上星之后,口碑发酵势不可挡,当年湖南台也想买《甄嬛传》,想买独播权,但最终没成,“不光湖南,几乎所有的一线电视台都来谈过”,曹平说,有一家卫视为了买《甄嬛传》,购片主任来北京呆了七天,“不给就不走,我每天上班,就到我办公室里呆着,下班我还得陪着人家去吃饭,反正不给就不走。最后,只好跟另外一家卫视台做工作,让出来,才算完事儿。”

      2011年还没有IP这个概念,所以甄嬛之火,完全出乎曹平的意料。但是甄嬛后来被误读,令她觉得很无奈。她最开始打算做甄嬛的初衷是这样的,“我们带着批判价值,想通过这个剧批判封建制度、皇权制度对后宫妃子人性的摧残,批判封建社会,但有些人却看不到。”曹平两手摊开,现在说起来,仍带点无奈,“他们不理解这个,光看到你在放大宫斗,腹黑,其实初衷是想拍‘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是批判价值观,是一种警示。”

      “《甄嬛传》尽管它播得很好,但是当看到一些负面的批评的时候,还是让我感到有点遗憾。”《甄嬛传》时期的负面,曹平很久之后才释然,一直觉得不太公平,后来看到网友说“自从看了甄嬛后再也不想穿越到古代了,还是一夫一妻制好”,听到这些评论,曹平和郑晓龙都觉得拍这部剧的目的达到了。

      曹平对《芈月传》的忐忑也在此,史书上有关芈八子的记载很少,寥寥数笔,是靠美色来征服男人,这样肯定不行。但也正因为记载不多,反而给了剧本更大的创作空间,“芈月和甄嬛又不同,我们这次不是批判,是想传达一种正确的价值观,是真正的正能量,芈月的一生很励志,符合国情。”

      中国最会选演员的制片人 与孙俪三次合作

      制片人曹平、孙俪、导演郑晓龙制片人曹平、孙俪、导演郑晓龙

      作为制片人,曹平除了能把握最好的题材之外,最厉害的就是“会选演员”。是她,与孙俪三次合作,从《幸福像花儿一样》再到《甄嬛传》、《芈月传》,孙俪演艺生涯的巅峰都在这三部剧上。

      曹平和孙俪第一次合作是2005年的《幸福像花儿一样》,拍这部剧时,曹平看了孙俪在《玉观音》里的表现,觉得孙俪和“杜鹃”的感觉接近,便去找孙俪来演,但一开始孙俪并不太愿意接,可能是考虑到清纯的角色已经演了不少,幸好,孙俪的经纪人觉得《幸福像花儿一样》的剧本很好,才劝服了孙俪接拍。很多年后,孙俪和曹平再次相遇,孙俪主动说,“曹平姐,我们能不能再合作一部剧”,当时曹平还想说拍一部《幸福》的姊妹篇,但没多久,她和郑晓龙要做《甄嬛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孙俪。“到了拍甄嬛的时候,孙俪可是一点都不带犹豫的,也不需要别人劝说,她定下了出演就不会改变,那时候她也没当妈妈。到了拍芈月,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又刚刚生完小花,对一般女演员来说是很难做到的,没满月就出来工作,非常敬业,我很欣赏她。”

      刚刚坐完月子的孙俪,便跟曹平要剧本,那时候剧本并没有完全定稿,孙俪居然跟着一稿一稿地看,在拍摄现场,孙俪从来没有在台词上卡过,“拍《幸福》她是本色出演,甄嬛的时候有跳跃的进步,到了芈月,孙俪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完全看不出她是在演,她就是芈月,没有任何胆怯。”

      黄轩完全是因为《红高粱》和《芈月传》两部剧走红的,巧合的是,在这两部剧里,黄轩都是女主的初恋,最终没有和女主在一起,还有巧合的一幕是,义渠君和余占鳌都说过类似的“你怎么跟了一个像娘们一样的男人”,可见,黄轩这两个角色有相通之处。但黄轩却差点与《红高粱》擦肩而过,曹平回忆说,在拍《红高粱》的时候,黄轩第一次试镜就被晓龙导演否了,前后试了三次,才最终定下来,“黄轩是比较慢热的,但非常优秀,知书达理,谦谦君子,青年俊朗。”《芈月传》第一个定下的是孙俪,第二个定下的就是黄轩。

      《芈月传》选方中信是因为考虑到海外发行,但方中信又像当年的陈建斌演皇上一样,出彩得令人惊奇。当年《甄嬛传》穿着龙袍的陈建斌牵着嬛嬛出现时,争议声很大。但事实上,曹平和陈建斌的渊源很深,两人早在2002年,曹平还在做发行的时候,就参与过陈建斌主演的《结婚十年》,两人早已认识。

      有些人以为陈建斌和皇上不搭?曹平讲了一个段子,在为甄嬛选景的时候,她和晓龙导演看到了一幅雍正的画像,竟然和陈建斌像极了,她马上拍下来传给陈建斌,连陈建斌看了都惊呆了,“特别像,神态气质尤其像。建斌其实是很有思想的一个人,有人说他不太好合作,我说没有。”

      做制片人,是为了发行更容易

      如今,作为圈内最具话语权的制片人,曹平最初入行时的“尴尬”,却很少有人知道。

      曹平大学学的是俄罗斯语言文学,之后考入中戏的研究生,研究的是俄苏戏剧,之后她出国留学,归来后,一门心思想进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做译制片导演,那是1995年,中国还没有偶像剧,译制片在中国还很吃香。那整个十年里,人们一说起电视剧,想到的还是《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它们都出自北京电视艺术中心。

      一心想去的译制部没有名额,曹平只好去发行部宣传科先做着,等待机会回译制部,但等了两年,这个机会也没等来,因为发行缺人,当时身为中心主任的郑晓龙,调曹平去做发行。“我不敢违抗,领导让你去哪个岗位就得去,当时就去做发行,干了三个月,真的不想干了。”曹平鼓起勇气去找郑晓龙,还是想去译制部,没想到被郑晓龙呛回去,必须得做发行,“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做。”曹平说,当时发行部的发行人员就四个人,她负责七八个省的电视台,但干着干着,领导发现,只要是曹平管的发行地区,都会卖得特别好,剧卖出去了,钱也收回来了,虽然是新人,却有很好的业绩。经过几年的历练,曹平因为出色的工作成绩,成为了北艺中心发行部主任。

      曹平正式以制片人的身份出现是在《幸福像花儿一样》,但外界不知道的是,她从《结婚十年》开始,就在尝试做制片人的工作了,“一开始我也没在乎制片人的工作,只要片子发得好我就很满足,但是到2004年拍《幸福像花儿一样》时,我才觉得我要走制片人的道路,我要有更多的话语权,我要让发行变得更容易!”

      这部她想要有话语权的剧,总投资也就几百万,但前期亏损已经有几十万,在当时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投资方因为听从了曹平的建议:重新改剧本,重新组织制作班子,请孙俪、邓超、殷桃、辛柏青等出演,最后投资全部回来了,还多了好多个几十万回来,卖得非常好,也获了很多奖。

      现在圈里很多人都会跟曹平说,“哎呀,曹平,我这一辈子要能像你一样发一个《甄嬛》或者《金婚》,我就知足了”,在曹平的电视生涯中,她自己觉得并没有经历真正的大起大落,“哪怕一开始发一些小片子,都没有难倒过我,只要我负责的地方我都能卖出去。后来当发行部主任以后,责任更大,但幸运的是不论好片子还是一般的片子,我们都发行出去了,从来没有让投资方赔过钱。”

      她和她的“金牌搭档”郑晓龙

      曹平和郑晓龙组成叱咤风云的金牌搭档曹平和郑晓龙组成叱咤风云的金牌搭档

      《金婚》、《金婚2》、《甄嬛传》、《红高粱》、《芈月传》,还有马上要拍的《北京人在纽约全传》(暂定名),这一部部现象级大剧的背后,都有两个名字,“曹平+郑晓龙”就是一块金子招牌,两人从当年的上下级关系,变成了如今电视圈的金牌搭档。曹平和郑晓龙合作的第一部剧是《金婚》,这部剧当年也是万人空巷,有点像当年的《渴望》。但曹平回忆说,《金婚》差点变成一次真正的空谈。

      2006年,郑晓龙有一次回去给父母劝架后来了灵感,回去后便召开各部门会议,说他有一个好的创意,想做一个“金婚”的故事,然后就大概讲了个方向,“结果文学部、发行部、项目部,大家都说OK,做。但是半年过去了,却没动静了。”曹平逮了一个机会就去问晓龙导演,“我说主任,咱们的金婚怎么样了?”郑晓龙愣了一下,“什么金婚?不做了。”郑晓龙后来又解释说找了一个编剧写了一个大纲,觉得不满意,就算了,“我一听就急了,这么好的一个项目,必须做。”

      曹平只好自己私下去找了王宛平,就是《幸福像花儿一样》的编剧,半个月后,编剧交出了十几万字的大纲,郑晓龙一看就叫好,说,就它了,开始创作剧本吧。就这样,是曹平让《金婚》从空谈变成了一部万人空巷的电视剧,成了二十年后的《渴望》。

      和郑晓龙合作这么多年,曹平非常懂他的脾气,许多人眼中的郑晓龙是很固执的,不喜妥协,但曹平并不这样认为。拍《甄嬛传》的时候,导演是朝着陈冲和尊龙主演的《末代皇帝》的电影风格靠拢的,当时请的主创团队也是做电影的,但后来曹平和电视台方面沟通,电视台有点担心这样的影像反差风格,“因为电视剧是在家里开着灯看的,如果反差太大会比较压抑,我后来告诉了导演,他接受了这个意见。”

      如今,他们是圈里的金牌搭档,他们两个的名字就等于收视率,就等于高品质,“我在导演身边工作这么多年,潜移默化受影响,他是非常有担当的人,他总是能把对社会的认知体现在作品里面,他的作品能推进时代进步。”曹平这样说,她和郑晓龙的关系,这么多年,亦师亦友。

      翻拍《北京人在纽约》是为了郑晓龙

      曹平和郑晓龙马上要拍的是《北京人在纽约全传》(暂定),这是1992年,郑晓龙和冯小刚一起拍的中国第一部境外剧。

      时间过去了20多年。

      翻拍并不讨巧,曹平和郑晓龙在前年还拍了《红高粱》,也是翻拍的,之所以翻拍《红高粱》,曹平觉得这部剧的市场潜力很大,但剧本打磨的时间却不长,她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去说服导演,身边很多人都是反对的声音,因为大家都知道经典很难超越。

      《红高粱》从剧本创作到开机还不到半年的时间,这对曹平来说,简直是一次颠覆性的考验,“我们以前的项目基本上都要经历两三年的时间才会出来,像《红高粱》这样是完全没有过的。”周迅凭这部剧几乎拿遍了所有的视后大奖,口碑也还不错,但曹平心里很清楚,这部剧是有遗憾的,“如果说能够再给我们三个月剧本创作的时间,还会比现在更好。”

      《北京人在纽约》又是一次翻拍,但这一次,是想了郑晓龙二十年前还未了的一个情怀,“他觉得以前的故事还没有说透,因为毕竟那时候篇幅短,才21集,只是一点点。”曹平认同郑晓龙的想法,因为她跟导演一样,对电视机前的观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电视人的责任感,“80年代改革开放一批中国人出国创业,到现在已经三十年了,海外华人到现在是第三代,在海外奋斗也都不一样了,包括我们现在的留学生,他们现在的现状和以前的留学现状也是不一样的,很多的海外华人看到中国现在的崛起、富强,给他们带来的变化,以及他们在海外地位的变化,这些都是让我们很感兴趣的,我们想表达一种中国梦,想用我们这部作品向他们致敬。”

      为了这次翻拍,我们把原著曹桂林先生《北京人在纽约》的第一部和第二部小说的版权全买了。

      #

      #
      采写

      本期采写楚飞

      jansonwang

      微日志

      • 孤独患者马天宇:独自生存我也会适应得很好
      • 张若昀:“妖艳贱货”我也要一本正经地演
      • 杨子姗:被赵薇和娱乐圈规则改造的孤僻少女
      • 陈晓:儿时想象的生活就是娶爱的人做老婆
      • 袁姗姗:我现在真的没什么黑粉了

      某后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