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重判、严刑这种捡起屠刀的干脆,当今这个戾气横行的社会,大概也需要点体谅、宽容这种立地成佛的迂腐。

针对天津大悦城两名幼童坠楼惨案,继发表“父母不应承受过多苛责”“中庭应拉防护网”的观点被部分网友怼了后,姚晨再发微博回应此事,表示安装防护网并非没有先例,也不是要任何人背锅。

在网上,有一种声音很有意思:姚晨这不是“圣母婊”吗,这么不专业的言论,说出来丢不丢人,演员,你就该好好演戏,对了,姚晨这些年还没什么重量级的作品,那你更没资格出来瞎BB了……

不禁想起宋朝那个写“杨岸柳晓风残月”的柳永,他也参加科举,皇上一看他名字就不痛快,特批几个字“且去填词”。那么,我们今天看到姚晨作为一个演员,在公共话题上说几句理论性确实不够充足、也谈不上论证严谨的话,把刷微博当做批奏折的吃瓜群众,是不是也要批几个字——“且去演戏”?

我想,大家都是用微博的人了,也该对公共舆论法则有基本的认知了,“因为你不专业/权威/高大上,所以剥夺你说话的权利”,专家还犯错呢,这种观念大概可以消停了,再不济,咱们观念也不能停留在一千年前的大宋朝吧?

关键是,如何权衡姚晨观点的意义。平心而论,姚晨微博确实没给出严谨的论证,但这不妨碍她的观点作为一种考量。姚晨说:“除却提醒有孩子的家长在公众场所一定要提高安全防范意识,这些带中庭设计的商场或酒店是否也能提前防范这类安全隐患?”总的来说,这些话没大毛病,父母、酒店都照顾到了,语气也是个打问号的建议。至于具体是否可行,多大程度适用,才是专业人士该去接盘的。姚晨也不过提供一个思路,一个显得柔情、不那么杀气腾腾,不能很快推导出“黑白分明”“非此即彼”的思考方向。

啪地一下,姚晨就戴上了“圣母婊”的帽子。不得不说,最近这顶帽子在中国可是加班加点的赶制,扔得到处都是。其实,我倒是有点疑问,如果姚晨是“圣母婊”,那特朗普是什么?

特朗普的奇葩言论,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了。比如他觉得治理墨西哥非法移民,就得在美墨边境拉一道墙。这可比商场建个防护网天方夜谭多了,那他是不是也该称为“XX婊”?特朗普的“禁穆令”下达后,美国的律师自发在机场帮助入境穆斯林,这些人是不是也被国内网民赏了几顶“圣母婊”的帽子?而那些对特朗普横竖看不上的媒体,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呼吁在移民问题上冷静包容,那这顶帽子更是戴得妥妥的了。

正如有篇网文的题目,“什么时候好好说话,就成了‘圣母婊’?”据我观察,如果偏爱“爱与包容”这类价值,给出的方案不能“短平快”地解决问题,大概都逃不了“圣母婊”的帽子。而像特朗普那样,恩怨分明、血气方刚,很快就能给吃瓜群众指出一个斗争对象,搞定它就一了百了的,如墨西哥、穆斯林等,倒是很快站上真理高地,似乎手握灵丹妙药,必定药到病除。

可问题是,世界上的问题有那么界限清晰的么?有那么容易就快刀斩乱麻的么?拉一堵墙,移民问题就解决了?给疏忽大意的父母一通重判,甚至设计父母上岗考试制度,比拉防护网省事儿多了?

其实圣母婊大概也有胜利的时候。我不禁想起了孔子、韩非子,像孔子说什么“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哪用什么刑罚,要道德养成啊,按我们今天的看法,在春秋战国时代,讲道德,岂不也是种“圣母婊”?无怪乎没人信他,孔子到处奔波,像丧家之犬。哪像韩非子,说什么“爱多则法不立,威寡者则下侵上”,这听着多痛快,也无怪乎嬴政一看他的书,大呼一声“不跟他当面讨教讨教真是遗憾”。

当然,结局我们也知道了,延续数百年、排了三季都没拍完的崛起了的秦国,到秦朝之后15年就玩完啦。

国外也有“圣母婊”的胜利,1781年,英国一商船迷失航向,船长为挽回损失,把133名奴隶扔进大海,骗取保险。事件曝光后,国民极大愤慨,废奴运动此起彼伏。1807年,英国议会在奴隶制仍有利可图的情况下,禁止了奴隶贸易,1833年宣布其所属领地上的奴隶制非法。不仅如此,“圣母们”还派船去拦截其他国家贩奴船,给释放奴隶的船员以奖励,这些“圣母婊”们,当时还挺招人烦的呢。

固然要反对无原则的“爱与宽容”,“圣母”有时也确实显得有些迂腐,或许,也如特朗普的拥趸一样,大家也是厌恶了一种“爱与宽容”这种政治正确的说辞,期待治理的“铁腕”。在我看来并不过分的姚晨言论,被喷也在情理之中了。不过,除了重判、严刑这种捡起屠刀般的干脆,当今这个戾气横行的社会,大概也需要点体谅、宽容这种立地成佛的迂腐。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