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一把青

专栏作者

谢娜全奖读设计固然是好事,但能否在学位和事业中权衡则是另一个问题,想摆脱一贯印象,更重要的是转型吧。

谢娜在微博公布了获得全额奖学金,将赴意大利多莫斯设计学院学习服装设计。带上了话题“娜娜的学习之旅”,也贴心地为吃瓜群众们附上了这间学校的英文名称,并强调这次是在工作的间隙学习,不会影响作为艺人的进度表。

看似正能量满满的一件事,看客们却未必买账。首先,她老公张杰的着装品味与个人生活,常年是网友们茶余饭后的槽点,另一方面,她曾创立过的欢型,这个灵感源于fashion的“潮牌”,所出产的服装也大多一言难尽,尽管这些年“太阳女神”的称号冉冉升起,她还是难以甩脱当年《快乐大本营》“马栏坡坡姐”的标签,说一千道一万,实在难以把她的形象,和这间被誉为后工业化时代欧洲最著名的殿堂级设计学院联系到一起,她上一次和老公赴美3个月游学,就收到了坊间大片的以读书之名行怀孕之实的质疑。

抛开女明星的肚子,这一娱乐产业的亘古谜题不谈,其实,在演艺圈这样波诡云谲的生态中,设计早已不是什么象牙塔之内的高深工艺,明星与品牌推出联名合作款,从衣衫鞋袜,到香水口红甚至手机,应有尽有,认准的是粉丝市场的购买力,及其直接挂钩的真金白银。不想当将军的厨子不是好裁缝,甚至深知女人心的蔡康永,还曾跨界操刀设计高跟鞋,“允诺”、“已成回忆”、“真相”,虽然并不能看出一双双看起来无甚了了的女鞋与它们文艺腔的名字之间有什么关联,但配上蔡式箴言和签名会、握手会的推动,也照样赚到盆满钵满。作为设计师而言,明星和那些埋首苦干的工匠们不一样,同样是拿作品说话,但前者的作品,包裹着种种营销、后期制作与名气。

谢娜也是同理,仔细看看新闻通稿,她所参加的全球创意无极限计划,对象正是“不同行业中的优秀年轻人”,换言之,就是面向普罗大众,无须多少学术背景,而报读的设计创意与时尚管理,重点也在管理,所谓management,则必然跟我们想象中的画稿与布料的堆叠也无甚关联。早其一步踏出国门的胡歌,终于尘埃落定将赴纽约大学电影系进修,而谢娜的选择,则是个与艺人的本职工作大相径庭的专业,进可攻退可守,假使交的出成绩来固然好,但就算学位难产,前有全额奖学金保底,后有国内从未间断的演艺事业支援,再不济,也能为发展副业做生意添砖加瓦,既如其微博所言,向“成为更好的自己”努力了,也免去了被质问读的书都到哪里去了的可能。

一言以蔽之,学位事小,沉淀事大。这些年谢娜的努力有目共睹,为了走出“搞怪开心果”的人设,她做了诸多尝试,新闻中我们看到,录制快本发飚,《我们来了》中落泪,和网络平台合作,脱离湖南卫视开新节目反响平平,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证明自己,这也当然不是一件一帆风顺的事情,与此同时,游学与充电又在贵圈盛行,既然常常被网友吐槽谢娜作为主持人功力不足,文化素养拖后腿。一不做二不休,真的亲赴异乡,去选一个感兴趣的领域下一番功夫,念一个Master,也未必不是一个转型困难时期的折中之计。

只是值得警惕的是,因为读书而顾此失彼的例子,在娱乐圈中不是没有。当年香港宝丽金一姐陈慧娴,如日中天之际暂别舞台赴美读书,念的心理学,同样也是和歌手身份毫不相干,殊不知完成学业后风云变色,她在乐坛的定位已然失焦,再回来,一代新人换旧人,曾经和梅艳芳各领风骚的风头,已被林忆莲王菲等等占据。

再想起如今的谢娜,多年媳妇熬成婆当然不易,但综艺一姐的宝座有且只有一个,身后还排着沈梦辰、李莎旻子等等虎视眈眈,学位和事业如何权衡,则是另一个问题。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