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今天道

娱评人

从咪蒙的故事中读出鸡汤味,不是时代的励志故事太紧缺,而是由成功者负责解释一切合理性的神奇属性导致。

自媒体人的天性是追逐热点、选择话题,当一个自媒体人自己成为了热点话题,要么TA做错了事,要么TA实在太红。而对于自媒体“咪蒙”而言,这样的时刻自她的自媒体“咪蒙”上线一年多以来已经多次出现,这一次,让她成为热点的是GQ中国杂志的专题长文人物特写。

在这篇人物报道中,毒鸡汤女王的工作状态和私下形象,从成长经历到写作风格转向,从生理周期到实习生工资,从选题思路到广告报价,都被史无前例地特写,置于公众面前。令人惊讶的是,很多人甚至从她事业沉浮、罹患疾病、保持日更、一年胖17斤,从南都记者马凌到微信网红咪蒙过程中,咀嚼出了励志的味道。

从毒鸡汤女王的故事中读解出鸡汤味来,不是这个时代的励志故事太紧缺,而是由成功者负责解释一切合理性的神奇属性导致。虽然GQ中国的这篇报道标题为《网红,病人,潮水的一种方向》,但是很少人会认为,标题中的“病人”是在指称文章独步天下、操弄读者情绪的咪蒙,而更像是对她喂养800万读者的一种称谓:正是因为大规模的负面情绪宣泄形成了“潮水”,才催得在杂志、创业、博客领域都不温不火的咪蒙,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文字自媒体。

不过,这碗叫咪蒙的励志鸡汤,并不那么可口。昨天还在批评她戾气太重、荼毒心灵的人们,今天读到咪蒙创业艰辛、码字不易,就着急“黑转路转粉”,三观也未免太不牢靠了。的确,通过这篇深度报道,我们能够发现咪蒙身上那股草根奋斗终成大V的打怪升级史,但是苦练内力神功盖世后,究竟炼成的是丁春秋还是逍遥子,仍是值得一辩的。

作为一名写作者,咪蒙在南都的时候接受过价值观写作的职业熏陶,在面对《独唱团》写作金圣叹时有过写作者的虔诚认真,但在不温不火很久以后,她终于投入大众化写作的怀抱,在传播与意义之间重新摆位,找到新的平衡点:她写作的出发点变为讨好读者而不是自己审美趣味本身。尤其是《致贱人》系列推送让她尝到流量红利以后,写作本身已经成为一种表演、一场文字秀、一门生意。

咪蒙既然选择了这条剑走偏锋——以收割普通读者释放负面情绪来壮大自我的路子,那么,她所忍受辛苦、遭受到的责难都是应得的,这和身为第一自媒体、数十万单篇广告报价这样的利益反馈一起是自然共生的,不具备任何情绪鼓动力。从咪蒙的故事里,我们可以读到钻营、算计、生意,再正面一些,最多是努力、勤奋、聪明,但是不应该读出感动励志来:并不是所有的上进故事都可以称之为励志。

咪蒙有很多模仿者,但成功者寥寥。是咪蒙做到极致也好,毒鸡汤市场容量有限也罢,她的所谓成功道路不可复制;咪蒙也有很多对照组,自媒体圈里流量报价可匹敌咪蒙的虽不多,但是依然有很多优秀的内容创业者,他们不需要如此取巧谄媚读者,他们提供的媒体产品,引发思考、提供娱乐、剖析事理、传道授业乃至逗君一乐,形态各异,附着在整个自媒体产业链中,自行生长、日新月异、色彩繁复,是资讯获取方式大变革时代背景的新景观。

咪蒙虽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她并没有成为标杆,成为万骨枯上的独存名将:那些步履踏实、三观端正、商业路线清晰的优秀内容从业者,早就找到与这个时代更为合理的连接方式。比如,咪蒙削尖脑袋想进入的影视行业,早已经生长出原创IP作者、行业报道、特稿写作平台、剧本交易平台、IP孵化器等一系列自媒体形态,流量很重要、传播很重要、讨好读者很重要,但并不是自媒体写作的全部。咪蒙式毒鸡汤贩卖并不是潮水的方向,也不能够改变潮水的方向。

毒鸡汤虽好喝,喝多了要知道吐,不然终究会甜腻倒胃;鸡汤品牌也有很多,但也不要饥不择食,去选择咪蒙这一碗,把它当成励志故事先干为敬。咪蒙关于自己奋斗故事的鸡汤,和她写给贱人、low逼那些爆火的文章一样,依然是毒鸡汤一碗。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