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力经济毕竟不是社会唯一的经济形式,任何领域都有沉淀已久的运行逻辑,时间会反复进行价值重估。

Angelababy又有新作品问世,这次不用抠图,因为本身就是画图——她画了一副画,名为《未来》,画面介绍:我觉得一天最美的是日出和日落,当时的天空有无数色彩,宇宙飞船代表着未来科技,两只飞鸟代表生命,以此祝愿孩子有美好的未来。

然后,这幅颇像幼儿园黑板报的画,拍出了18万,目的是慈善捐款,此处应该有掌声。

据说在当天的拍卖会上,张馨予也画了一幅国画。笔者非行家,但大致能看出这幅画已基本具备进入琉璃厂的水准,却只拍出7万元。

有网友要为张馨予心疼一秒了。不过很显然,这不是艺术价值的衡量,大致就是二人身价的反映。市场是最无情的,你可以举出一万条理由,证明张馨予的画如何意境高远、用笔精到,然而,炒家只认脸。

当然,慈善拍卖有其特殊性,比如大家只是借个由头捐款,价格虚高很常见,但明星跨界艺术圈当大师更常见。曾经煊赫的赵本山,一幅送给成龙的字拍出了200万;莫言一幅“录毛泽东《沁园春雪》”,拍出了97.75万元;张铁林、唐国强等各个有价,张铁林四尺书法的价格已经达到10000元左右,唐国强四尺书法要价30000元以上,姜昆和徐沛东、郁钧剑也都办过书法展。

不得不说,今天是一个赢者通吃的世界。千万别在这个非常残酷的世界,拿出一本《美学基本原理》去逐字逐句品评,然后对艺术市场的毫无节操露出一副黑人问号脸。如今的消费社会,已是注意力经济的时代:知识、信息纷至沓来、注意力资源稀缺的新商业时代,人们的精力和记忆能力有限,必然只有选择地记忆、存储知识和信息——最好的也就是排名第一的。尤其是娱乐圈,谁能吸引最多的眼球,谁就拥有最强大的生产力。注意力本身就是资源,无论是影视作品,还是书画作品,都是作品,都是这一资源的等价变现形式。

这一现象,不仅是书画界,很多人表示不能理解的娱乐圈种种现象,都是“赢者通吃”的反映。为什么小鲜肉演技这么差,片酬还那么高?为什么张曼玉唱功那么差,还有人听她唱歌?为什么明明是个主持的,写书也能卖那么火?所有这些现象,即便看不惯,但只要注意力经济的根本运行逻辑没变,基本上除了发发牢骚之外,短期看是没有变革途径的。

所以,这个世界有时会呈现相当无情、冷漠的一面。有些人苦心孤诣、醉心于艺术,但只能给居委会布告栏画画海报;有些人字丑得令人怒发冲冠,但大笔一挥就是一套房。我们会发现,这个日益多元的时代,但评价标准却更单一了:琴棋书画、片酬身价,不过看脸(或是官位、名气等)。

不过也不必太过绝望,注意力经济毕竟不是这个社会唯一的经济形式,任何领域都有沉淀已久的运行逻辑,时间会反复进行价值重估。

比如王羲之,曾经名气不如儿子王献之,由于王献之太火,“海内非惟不复知有元常(钟繇字元常),于逸少(王羲之字逸少)亦然”;梵高一辈子就卖掉一幅画,估计还是朋友的友情支持,2014年,他的《雏菊与罂粟花》被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以3.77亿拍得;莫言由于创作太勤快,加之艺术水准实在令人揪心,如今拍价只要5000块,流拍还不少,口味独特的朋友可以出手。

即便Angelababy在慈善拍卖上,可以拍出高价,但相信没有专业收藏家敢长期保有。注意力经济的一大弊端,就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万一跑男哪季放弃她了,或是莫名其妙遭抵制了,注意力瞬间一落千丈,附加值就会灰飞烟灭。最后对一件作品起到价值计算的,依然是本身的艺术规律。

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公平的?但是价值重估的过程,除了倒霉如莫言,很多时候依然是一个长到看不见头的链条,梵高一生都没发财,王羲之的价值重估也历经数百年。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艰辛的跋涉,可能数十年也难以收获其应有的物质回报。而在普通人喘息未定之际,有的赢家已经通吃了天量的财富了。

所以,这个世界终究不是完美的,它不会一夜之间变成你以为的绝对理性,万物各得其所。它只能在长时间的试错之后,沉淀出一个相对理性的面貌。就像看到AB和张馨予的画,多少经历粉黑互转了?对更加理性的秩序的诞生不要着急,在慢慢吃瓜的过程中,总会逐渐建构起来的。今天已经不是“从前慢”的时候,如果明星挡不住自己当“全能王”的冲动,这一进程是会加速度前进的,想想莫言。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