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黄啸

专栏作家

羽凡说:“我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十几年,难道还不能和一个女人过一辈子么?”事实证明,真不能。

白百何出轨这个词,在卓伟老师的库存中,蓄势待发已久,他虽然号称娱乐圈铁面无私判官,判官手中那摞明星时光卷宗背后,还是有隐约好恶,他对文明礼貌标兵明星还是有弹有赞的,比如吃饭碰上会主动敬酒给卓老师的教主黄晓明,能被尊重的确是狗仔队可遇不可求的情感述求。这两天风口浪尖上的白百何,显然是卓老师刀俎下最不待见的鱼肉,白百何喜怒无常没少给娱记包括功勋娱记气受,卓老师这把等于代娱记行道,滚刀剁也不足泻火,顺序放出戏水戳、摸臀杀戏码,等于镁光灯下展开私生活,任谁有这待遇都是天翻地覆乾坤涂地,我是真对人类给自己架设的道德标准捏把汗,如果查谁谁不清白,谁人生崩坏,又没有法律制约,标准还不如照着其他动物行为准则稍微调低一点。

对于此番狗仔业绩系卧薪尝胆十二年蹲守的说法,卓老师表示12年并不是指跟拍了12年,而是从陈羽凡白百何2006年结婚始,就开始关注,等于说买的是原始股,你新婚燕尔,我开始找一票否决论据,说实话,这个真不难,扪心自问一下自己的人生恋歌,就是多数人做不到,才热衷于用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你是我的唯一这样的歌词抒发情怀。

卓老师复盘说,全民星探真正开始跟拍白百何是从去年8月份左右,起因是有粉丝爆料白百何在飞机上和一个并非是陈羽凡的男子搂搂亲亲。随后亦有从事房屋抵押工作的网友向其爆料,白百何的老公陈羽凡找其做房屋抵押。在该网友实地勘察情况中,发现陈羽凡是一人居住,屋中没有女主人的影子,疑似两人已经分居。卓伟表示这次泰国戏码也是羽凡粉丝放料。粉丝日益从旁观席上位成为娱乐圈食物链重要环节。

上次看娱乐营销号博主娱八婆上奇葩说,大致讲了讲这个行业资源买卖的脉络,明确与明星“合作”各种有偿,也就是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圈新闻,无论黑白红成色,常常是有明星本尊介入的商品,有偿服务包括洗白和抹黑。比如陶喆出轨就是八婆卖料给卓伟,由卓伟为民除害,只能说卓伟帝国的娱情网络恢恢,编织密实,这套系统公安亲民一点借来改装一下找抓丁义珍们玩似得,还不用整天早请示晚汇报造成情报泄露战机贻误,阳光下的抓捕,直接周几见。

说起来白百何银幕上下人设还是挺一致的,她接受采访,基本不粉饰太平,上《向往的生活》,听到谢娜说自己曾经被黄磊讲哭了,白百何表示不解。她说要是有别人伤到了自己的自尊,一定不会哭,只会在心里面悄悄地刺伤他。当初说她跟李小璐不和,白百何就直接回答,是啊我们玩不到一块去,她(李小璐)喜欢小公主的东西。我觉得挺真实,你我都没少这么想事。但她是明星啊,这么耿直girl,被秋后算账得飞快。

除了《与春春有关的日子》中怯生生的乔乔之外,白百何让人记住的角色,过目不忘的广告,都是那种二乎乎女汉子性格,偏执地执行自己的生活理念和做人原则,无论是《失恋三十三天》黄小仙,《捉妖记》中老想把胡巴卖了的二线捉妖师(戏里她也是大义凛然扒了井柏然的裤子),还是口香糖广告中撩拨大叔的辣妹子,这种角色在戏剧冲突里比较鲜明出彩,这个时代画风流行这个,没人耐烦看《渴望》里的刘慧芳,性格嶙峋正邪难辨的人最吸引眼球,但是这一卦平移到生活里风险比较大,甭管什么时代。

白百何在屏幕上任性可喜,刁钻古怪,都是好戏剧人物塑造。搁生活里,你说姐直接,姐没吃好就臭脸,姐臭脸就不想回答问题,姐懒得拍照就说不方便,明星有各种各样的特权,就是没有爱谁谁的特权,看看刘德华为代表的港台明星是怎么笑脸相迎的,这是他们的一份工,应对好粉丝和媒体是他们这份工的重要组成。王菲酷话少扑克脸,也没说时不时不给人好脸,喜怒无常示人。明星“作”的坐实代价,就是广告代言大把钱财散去,不是说你做人周全就不被爆料,还是有一个级别,现在这个群殴出轨女的架势,不能不说白百何自己亦有贡献。

迄今为止,双方公关都没有动静,就是陈羽凡微博轻飘飘来了句,蛋疼的都回家过节吧。貌似对事态了然见怪不怪,已经没有誓死捍卫的意向,跟前几年传离婚的激烈反应一比就知道谁把你的头发轻轻放下,谁不再为你披了嫁衣。那次据说俩人互殴受伤,白百何删光微博,陈羽凡牙打碎了咽下去发微博骂人说,“你们丫过得没我好让您多虑了。”类似《纸牌屋》中克莱尔的前情人摄影师亚当来讲数,被弗兰克和克莱尔夫妇一人一句,噎到七窍出血。克莱尔要求亚当对媒体承认为博知名度,造克莱尔假裸照并散布。“如果不这么说,我会亲手埋了你。”她声音轻柔地说。然后弗兰克对着五脏俱焚的亚当找补了句:“不要拿你们那一段来看待我们的婚姻,跟我们的婚姻比,你什么也不是。”现在白百何陈羽凡类似悲壮捍卫的前提已经不在,据说明星消息树早倒了——俩人微博一年前已经互相取关。

长发陈羽凡看起来野路子诗人气质一些,情感大于理智那种,所以他会特别被白百何那种霸道性格吸引,当初白百何主动表白:我要跟你在一起,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因为我跟你在一起,我能够感觉到一种幸福。陈羽凡被touch得不要不要的。有次海泉和羽凡参加《大牌驾到》,在现场的快问快答环节,华少要求其中一人用耳机将耳朵给堵住,然后询问另一个人来爆对方的料,同样的关于单飞的传闻,在问到海泉的时候,海泉表示暂时不会解散,但是将来有可能。当问到羽凡的时候,羽凡果断表示如果海泉想要单飞就打断他的腿,同时羽凡还表示两人目前就是单飞的状态,各自分工不同,但是绝不会解散。男人之间的忠贞和坚持,一度成为婚姻旁证。当羽凡和白百何被离婚的时候,羽凡说:“我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十几年,难道还不能和一个女人过一辈子么?”事实证明,真不能。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