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沈河西

娱评人

赵四其实根本用不着买春药,因为对粉丝来说,赵四这个名字就是最管用的春药。

笑星赵四出轨,好像也蛮有喜剧色彩。跟很多明星一出轨铺天盖地的道德谴责不同,赵四这个事情大家好像都当喜剧在看。大概主要是因为两点,一个是女粉丝自掏腰包,网友觉得这个女粉丝真是笨得可以,看到一条很有意思的朋友圈评论:他没给被睡的粉带来任何资本得利,还让粉倒贴了两万,那些花钱养情妇的肥丑贪官相比之下都能算是商业道德模范了。

另一个大众津津乐道的点是赵四让这位女粉丝带伟哥。大概网友都是带着看春宫图的心态来看这个事情的。

但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是,一遇到赵四这样的笑星或丑星(通常笑星都不会太好看吧,因为有那么多的喜剧小品都建立在以挖苦别人外貌为乐的基础上)睡粉丝的新闻,大家就觉得,这么丑怎么会有人想睡?好像睡粉这个事情全靠脸。

好像现在普遍有一种错觉,就是觉得颜值决定一切,但我觉得这种错觉基本上是自欺欺人。我们这么爱拿颜值说事儿,其实不过是因为我们不太敢光明正大地把更难以启齿的那层金钱和权力关系捅破,颜值这个理由比较皆大欢喜,也比较拿得上台面。就好像一说到明星睡粉丝这个事情,大家一般都会说粉丝睡明星是睡他的颜,觉得好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样子,但大家都不太正面承认:粉丝想睡明星,归根到底是因为明星的金钱权力关系、社会等级这些结构性的因素。如果睡的是颜,那这世界上明星睡粉丝的案例至少少一半。估计没有什么人会真的想睡一个过气的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四线小明星吧,即便他长得眉目如画好了。当然可能也不一定,再小的明星或风光不再的明星也摸爬滚打过,没准他能给你讲讲这个圈的是非八卦,好像这也是一件蛮美妙的经历,再小的明星也是明星。

有个电影大家都很熟,朱莉娅·罗伯茨和休·格兰特演的《诺丁山》,就是讲明星睡粉丝的爱情童话。好莱坞爱情童话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从头到尾的套路,睡着睡着就睡出了感情,然后最后一定要花好月圆的,说穿了,是要阶级合流、阶级和解。当然现实生活中没有那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没有粉丝睡着睡着就睡成了明星正宫,或把自己睡进了娱乐圈的。还是赵四的这个女粉丝这种情况比较真实,一厢情愿想靠睡明星上位,结果损了夫人又折兵。

其实颜值从来就没有那么普世,也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可以左右一切。如果我们去看溥仪的两个老婆文绣和婉容的照片就发现,哎呀,实在称不上什么美女啊,也就是个普通人吧,把赵丽颖放在那个时代,她的颜值可以踏平整个后宫。皇帝找老婆,颜值不是第一位的,门当户对才是最重要的。这个跟粉丝想睡明星的逻辑是一样的,金钱权力关系才是第一位的。有个朋友的这个话我觉得颇有道理,靠脸其实是小清新的爱情荷尔蒙幻想,权力和金钱才是真正的春药。

而且还有一点,在今天这个社会里,颜值和金钱、权力都不是单一作用的,很多时候,是合流的。或甚至说得更直白一些,颜值和钱权是等价的,颜值的逻辑就是资本的逻辑,就是权力的逻辑。今天这个社会里,我们只有“高富帅”、“矮穷矬”这样的表达,而不太有“矮富丑”、“高穷丑”之类的表达。因为在我们的潜意识中,象征身体的“高”和“帅”已经和阶级的“富”牢牢绑定在一起,我们的身体就是这样被阶层化的。阶层塑造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身体又在生产着阶层。那有的人会反驳说,不是啊,不是还有高晓松这样的“矮大紧”吗?是的,高晓松长得磕碜是没错,也没人说他好看,但高晓松这样的有钱人,我们纵使不用颜值来命名他们,我们也会用“有气质”、“有味道”这种词来替换颜值。但九九归一,还是得要有钱,气质和味道才能成立。

在朋友圈看到一个老师说,“颜值”这两个字让她嗅出铜臭的味道,一语道破。在今天这个高度竞争的社会中,身体是我们竞争的资本,颜值是我们的虚拟货币。《小时代》、《致青春》这样的刷脸大片推出时,有一句话特别刺中我: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还有一句是有钱的人才有青春,又有的人说长得好看和有钱的人才有青春。总之,颜值和金钱是存在等价关系的,二者可以互换。没钱的人拼颜值,没颜值的人拼金钱。所以,其实网友看到王迅、赵四们这种长相欠奉的明星出轨或有一窝蜂的女粉丝想睡他们的新闻的时候,不用太惊讶,金钱、地位远比脸蛋更迷人。还是我的编辑许云泽老师聪明,她说“只有漂亮朋友和于连才靠脸。”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赵四其实根本用不着买春药,因为对粉丝来说,赵四这个名字就是最管用的春药。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