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今天道

娱评人

你的对手不止是那些歧视女性的直男癌,还有把所有男人当做假想敌的自己。

高口碑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的开头有个情节:阿米尔汗饰演的印度国家级摔跤手,一直希望自己能生个儿子,以继承摔跤事业。妻子第一胎临盆,他焦急在外等待,并已开始谋划未来教育大业。结果产房传喜讯,生的是个女孩,他表情很失望。而更让他失望的是,这样的情况之后连续发生了三次:他又生了三个,全是女孩,终究没迎来事业的接班人。

这个情节迅速成为田园女权主义批评的罪证之一:非常典型的重男轻女。加上电影里父亲愣是史无前例地把女儿训练成摔跤手的“父权压迫”,更是成为了电影价值观直男癌的铁证——尽管这部电影口碑全球爆棚,父亲对女儿的真爱感动无数人,电影最终落脚点是通过运动改变女性歧视,批评者依然视而不见。

这是电影主题引发的争议,巧合的是,同样的争议就发生在现实生活中:有爆料说,近日,黄磊在香港某妇产医院包下VIP总统套房和停车位,并雇佣将近十人在医院看护,预示着其妻子孙莉即将临盆。据传黄磊的第三胎为儿子。

生儿育女本来是件值得庆贺的事,但是吃瓜群众脑补的内心戏有点多了。有些人就炮轰黄磊:自己老婆孙莉已经40岁了,为他生下了2个女儿,现在还要生三胎,明显是重男轻女,就是想要儿子!更有人直接批评黄磊是直男癌:这是逼老婆为他生儿子。

黄磊到底是不是重男轻女,有没有直男癌?在综艺节目《大牌驾到》的一次访谈里,面对华少“希望再生一个儿子吗?”的提问,黄磊本人的回答是:我觉得无所谓吧,我没有重男轻女。但即便是当事人亲口坦陈,也架不住一些受迫害狂式的脑补。

然而,对黄磊重男轻女、直男癌的指责真的成立吗?

首先,黄磊花重金提供最好的条件以迎接即将出生的孩子,从逻辑上完全无法推导出重男轻女的女权戏码。孩子还没出生,性别本身就未知,重男之说无从说起吧?即使黄小厨提前做了性别鉴定,这些周到全面的护理措施,首先保障的难道不是辛苦备孕、高龄待产的妈妈孙莉吗?这明明是“重女”才对——气势汹汹的指责者不会认为,只有刚出生的女孩是女人,生孩子的妈妈就不是女人了吧?难道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重男轻女,黄磊要轻慢待产的妻子、冷处理刚降世的孩子不成?

还有的指责集中在孙莉四十岁还要“被迫”生三胎上。难以想象,在一个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推行、符合条件的家庭可以申请三胎的2017年,一个公众形象良好、堪称亲子教育模范明星家庭,生三胎还会被脑补为“被逼迫”。难道在他们眼中,作为黄磊多年伴侣的孙莉,只是旧社会无灵魂无思想的生育工具?这样揣度的自信到底哪里来的?

生孩子是个周期长达一年的家庭扩展工程,它需要夫妻双方在生育方面达成共识的前提下,用妻子怀胎十月的艰辛、丈夫体贴入微照顾、家人理解支持共同达成的一个工程。而孩子出生并不是工程圆满结束,是抚养成人的另一大工程的开始。在台前幕后都展示好男人形象、情商智商双高的黄磊,是要多专制、蛮横、不会沟通、灭绝人性,要去逼迫自己妻子生三胎、生儿子?这不是受迫害狂的脑补又是什么?对着新闻脑补这些戏码的人,是把别人的见识揣度为和自己一个水平,然后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黑死对方。

说他们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并不是空穴来风,这种“脑子有一把女权的锤子,就四处找直男癌钉子”的可笑现象,早已见怪不怪:韩寒发布一首《乘风破浪歌》被连篇累牍讨伐,没人关注电影价值观是什么;在《歌手》舞台,赵雷携《三十岁的女人》一开嗓,就迅速成了歌手里最low的直男癌;更夸张的是,周杰伦发布一张和怀孕的昆凌的合照,都被坐实成坐着父权太师椅的老封建。“直男癌”都俨然成了一句女性向政治正确的大棒,被拿着四处征讨杀伐:天下所有男人都是直男癌,只是程度不一;天下所有的女性都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只是没有意识到。如果一则新闻看上去没有冒犯女权,那就脑补虚构一种。

电影《摔跤吧!爸爸》里还有一个段落:在英联邦摔跤决赛前夜,爸爸对自己的女儿吉塔说,“你的对手不仅是那个澳大利亚选手,还有那些歧视女性的人!”我想把这句话改一改,可以对那些喜欢脑补的受迫害狂说,“你的对手不止是那些歧视女性的直男癌,还有把所有男人当做假想敌的自己”。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