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曾于里

专栏作者

仇富心理的泛化,只是掩盖了自身的失败,宣泄了廉价的不满,但对于现状的改变于事无补,并且对于那些合法拥有财富的人来说,也不公平。

最近两期的《拜托了冰箱》的嘉宾引来了炫富的质疑。先是4月26日李湘担任嘉宾的这一期,打开李湘的冰箱,里面有冬虫夏草等名贵食材,节目嘉宾的一句玩笑话被解读成了李湘每月伙食费7万元。接着是5月10日曹云金担任嘉宾的这一期,曹云金带来了三个冰箱,他自爆家里有五层楼,而打开冰箱,冰箱里有燕窝十几盒,也有花胶等种种名贵食材。于是网上就传开了有这样一种声音,明星这是在赤裸裸地炫富!

这问题其实很简单,明星的钱是自己的挣,明星的食材是自己花钱买的,人家想吃啥买啥,想拿多少钱当伙食费是人家的事,不偷不抢,天经地义。但偏偏有不少人看不过,动不动一个“炫富”的大帽子就扣过来了。之所以有这样的言论,归根结底是有着两种心态。

第一种心态是,仇视明星,仇视明星富有。虽然人人平等、职业平等的口号喊了一二十年,但在不少人眼里,明星就是“戏子”,是三教九流式的职业。因此,黄晓明大婚花了2亿元,立马有人将他与获得诺奖的屠呦呦进行对比,什么“论贡献,戏子可以忽略不计;论财富,屠老可以忽略不计;论正能量,戏子没资格与屠老并提”,黄晓明结婚的风头怎么可以盖过屠呦呦?因此,华中师大的副教授在微博上公开指责范冰冰是“戏子”;“小鲜肉”赚了天价片立即有人把“小鲜肉”的片酬与科学家等进行比较,不忘在最后概括一下“戏子误国”啊!

在这些人眼里,明星这种涂涂脂粉、唱唱跳跳或者演演戏的“低级”职业,怎么可以赚这么多钱?就像有人在质疑李湘、曹云金炫富,他们首先不爽的是,一个主持人、一个说相声的,凭什么这么有钱?心理上气不过,他们只能从道德角度压倒明星了,比如把明星和科学家对比,把观众对明星的关注上升到“误国”的“高度”。这种思维实际上是脑子有坑,明星赚得多完全是市场行为,就像“小鲜肉”之所以天价片酬,是因为“小鲜肉”参演的剧集好卖,他们能够为投资方创造出比天价片酬多得多的财富。何况,不同的职业本有着不同的评价体系,获取财富的多寡只是其中的一维。在质疑明星财富多时,还不如扪心自问,自己脑子里是不是穷得只剩下钱这个评价标准了?

第二种心态是,仇富心理。这里的仇富,不是指仇视以非法手段获取财富的人——这种仇富心理是正常的,而是指仇视所有拥有比自己财富多得多的人。看人家开法拉利,就认为人家要么是“贪二代”要么是不学无术的“富二代”;看女孩子拿名牌包包就认为人家拜金,“好搞”;一有“富二代”的新闻,不看内容就断定是“富二代”的错……总之,就是将拥有财富的人标签化了,他们所拥有的财富被视为非法攫取,人们投注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充满嫉妒、不屑、敌对甚至暴戾。

虽然仇富心理有一定的现实根基,比如社会资源分配不均、贫富差距悬殊、阶层固化,不少人有一种“公平焦虑”和“被剥夺感”,他们便将那些拥有财富的人看做是潜在的“剥夺者”。按照他们的逻辑,拥有财富的人不能享受财富的好处,否则你就是炫富,你就是故意刺激他人。这种仇富心理的泛化,只是掩盖了自身的失败,宣泄了廉价的不满,但对于现状的改变于事无补,并且对于那些合法拥有财富的人来说,也不公平。

具体到李湘和曹云金的新闻中,人家首先是富得合情合理,作为艺人他们拥有相当的知名度,他们的商业价值值得这些财富。其次,人家压根没有故意炫示财富,而是人家本来就是这么过日子的,拥有多少财富,自然会有与其财富相匹配的生活方式。就像普通人认为法拉利是豪车,但对于超级富豪来说,买辆法拉利就相当于买辆自行车,人家的财富基数在那呢。你非得让超级富豪跟你一样挤地铁、吃快餐,这是你有病。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李湘和曹云金虽没有炫富,但生活中的确存在着故意炫富的现象。二者的差别在于,前者将财富视为一种解脱,我赚钱就是用来享受的;后者的财富反倒成了一种负担,因为他像犯了“露阴癖”一样想炫耀,想在气势上压过别人。这就像凡勃伦《有闲阶级论》里说的,“炫耀性消费”,通过浪费性、奢侈性和铺张浪费,向他人炫耀和展示自己的金钱财力和社会地位,以及这种地位所带来的荣耀、声望和名誉。这种故意炫富者,让人联想到的是土豪,以及郭美美式的喜欢在社交媒体里晒真包或假包的男男女女们,他们也许富,但既不高贵,也不高雅。

总而言之,故意炫富者,虽富而不贵,但盲目仇富者,可能就是贫且轻贱了。你的敌视和恶语相向,丝毫折损不了他人的财富,反倒暴露出你的格局狭小和气急败坏。有着闲工夫,还不如卯足劲干呢,说不定就赶上了。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