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一把青

专栏作者

庆祝母亲节,共聚天伦当然是好事,但在买买买和晒晒晒的骑劫之下,把其扩大成社会压力。

又是一年母亲节,各位一线二线三线四线小生与花旦,不约而同掀起屠版式的晒妈热潮。和母亲在一起的,当然是晒幸福合影,不在母亲身边的,则晒当年美照,配上几行恩情难忘的字句,感动了粉丝,也感动了自己。

然而更强劲的一波晒妈狂潮,则发生在素人的世界里。网友说得好,母亲节这一天,“最孝顺的儿女都在朋友圈里”、“可以开展未来丈母娘选美大赛”,除了晒过去或现在的母亲本人,晒买给母亲的礼物者有之,晒自己童年照片者有之,晒打油诗与鸡汤图片者有之,从玫瑰康乃馨,到各色护肤保养品,首饰蛋糕贺卡,凡所应有无所不有,有的人干脆连祝福语也懒得想几句,几张图片,配上两个字,“跟风”,看起来酷炫又简约,是啊,就像是流行玩某一款网游,或是喝某一杯奶茶一样,晒妈风潮如此,岂非理所应当?

素人晒妈为热闹,明星晒妈就没那么简单了。蔡依林的妈妈和她”复制粘贴脸“,黄子韬的妈妈简直女版wuli韬韬,刘亦菲的妈妈有没话说的天使容颜,李小璐的妈妈女明星出身气韵一流,刚刚参演黄磊执导的《麻烦家族》,一张张照片的背后,都有指涉的人设形象和宣传价值。当夫妻秀恩爱,情侣晒信物,会被大众打上”炒作“标签的时候,晒妈反而成了一股价值正确的清流,尽管这些分明性格迥异的女性,都被统一包装成了无私奉献,支持子女追求梦想的贤妻良母,它必然是正义的,关于母慈子孝,感念亲恩的,倘若不晒,反而成了异类,冷漠无情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但是,朋友圈的小甲小乙小丙小丁,与明星ABCD的差异是,后者由于工作的性质,常常与亲人聚少离多,工作之余,寄情于“晒”,也算是一片冰心,但前者,分明就是与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或是朋友圈直接是父母不可见,借晒喊话,无非是参与一把,收获些点赞,还有几句“妈妈真漂亮”的夸奖,和晒豪车、名表、旅游地完全一样,沦为虚荣的指标罢了。更有甚者,既然网络言论无须负责,前脚刚刚指点完某一则热点事件,学着热门评论里的流行语来一句“当父母居然不必考试”,后脚就世上只有妈妈好地晒起来,不知道这些在照片中幸福满溢的母亲们,如果听到孩子的这番言论,内心会作何感想了。

既然关乎虚荣,消费当然是其帮凶。大量广告向大众洗脑,既然中国人是爱你在心口难开的内敛民族,倒不如把这份缄默转化为购买力,从常见的包袋、内衣、香水,到美容院的“妈妈去眼袋,女儿割双眼皮”优惠套餐接踵而至,“爱她就给她最好的”。仔细追溯一番,在社交网络尚未普及之前,读中学的时候,每每到了差不多的日子,同学间也格外流行放学冲去花店,买开得过头的玫瑰,或是杂乱修剪的康乃馨,价格便宜,争先恐后闹哄哄,那时候未必知道送花的含义是什么,只是一种被灌输下的行为模式,就像多年后,商场母亲节特惠抢购情景的预言版。

曾经看到关于母亲节起源的考据,1912年,因为母亲在美国内战期间,产下的13个孩子只有4个成活,美国撰稿员贾维斯在1912年辞掉工作,成立母亲节国际协会,耗费半生,不断去信各州长说服他们成立母亲节,以纪念母亲的伟大,之所以送康乃馨,是因为“康乃馨的花瓣不会垂下,而是紧紧抱着花心死去,就像母亲拥抱孩子一样”,但是,由于贺卡公司及花店把这个节日变得商业化,“母亲节之母”在疗养院含恨而终,倒是个颇为戏谑的结局。

贾维斯的忧虑,在一个世纪后的今时今日愈演愈烈。庆祝母亲节,共聚天伦当然是好事,但在买买买和晒晒晒的骑劫之下,把其扩大成社会压力,没有家人与其庆祝的母亲,衬的形单影只,反而如遗弃感,愈发失落。就像是那些”不转不是中国人“、”转发让妈妈增寿十年”的微信红文一样,在种种因素的作用下,不陪伴、不转发,会被视为不孝,啼笑皆非。

想起台湾作家林文月写丈夫去世后,儿子借出差返台数日看她,临别前饮别,“人际关系很微妙,亲如父母子女,一生中能有几回这般澄净如水的独处呢?兼程千里迢递回来伴我,那心意我明白,可是,有些话是不必说出来的。喝酒罢,其实,能这样对饮交谈的机会也不多”,读来每每心动,艳羡不已。

其实,任由花式晒妈多喧闹,真正的交心,并不在乎母亲节这一朝一夕,能与母亲能有一番澄净如水的相对,有过节的自由,也有不过节的权利,顺其自然,尽在不言中,能真正做到的人,想必也不多吧。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