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指间沙

娱评人

日剧虽然在东亚各国有不少铁杆拥趸,但严格来讲仍属于小众群体。而中国电视剧则习惯于妇孺通吃。

终于有一部国产翻拍日剧成了街知巷议的网红,只不过红得特别尴尬,那就是黄磊演老板的《深夜食堂》。

不同于日版,中国版《深夜食堂》安排在黄金档播出,但首播收视率并不高:浙江卫视0.36,北京卫视0.17,不如《夏至未至》《楚乔传》甚至《白鹿原》。更可怕的是豆瓣评分正在创造新的纪录,目前分数为2.3。这意味着,黄磊的《深夜食堂》有望成为豆瓣史上评分最低的国产剧,比之前被骂得体无完肤的《是!尚先生》还要惨,不及日版《深夜食堂》分值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

相比短平快的“抠像”剧,中国版《深夜食堂》的拍摄还是花了心思的,但越用力,越令人感到周身痒痒的尴尬。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部美食剧惨遭差评呢?首先,翻拍得不伦不类。从老板的衣服到食客的菜都日本化了,被网民评价“亦步亦趋cosplay了一切,除了魂”,有一种“卖家秀”与“买家秀”的即视感。这其中,黄磊版《深夜食堂》学得最地道的是红红的章鱼香肠和黄黄的厚蛋烧,但吃它们的人完全不对。那个模仿松重丰的“龙哥”把墨镜戴得像个盲人,毫无气场,也看不出对章鱼香肠的感情,差距仿佛“小包总”之于克拉克·盖博。

导演蔡岳勋曾经问安倍夜郎为何把故事时间设定在深夜,作者回答:深夜开食堂的人本身就有故事,“要讲的是生活在底层和边缘人物的故事”。日版《深夜食堂》里有个AV片男主演正是典型边缘人,在小圈子里是受人膜拜的男神,但又被主流大众瞧不起,甚至连母亲也无法接受。《深夜食堂》正是给予这一类人群温情与尊严的地方,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

而国产《深夜食堂》在人设上是很有问题的。在小龙虾酸辣粉都能网络外卖的2017年,买包包的物质女、学霸女博士以及黄磊口中吴昕演的“波希米亚公主”,这几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姑娘,会经常性地坐到店里特意点碗泡面?除非是集体爱上老板了。

显而易见的是令人喷饭的大量植入广告,有人讥讽此剧应该让汪涵来演,真乃“老坛酸菜牛肉面超长MV”。我们看着黄磊拿出个产品罐子,刻意说一句“刚好进了点老坛酸菜”;看着他端出一个大锅,上面清晰地写着器皿品牌,打开盖子隆重介绍:“老坛酸菜蟹面。”一幕幕都是“教科书般”的手法演绎。

还有,那个“买包女”吃碗泡面还几次三番强调要喝苹果酒,因为“我国外的朋友都爱喝这个”,这广告简直low穿地心了。观众毫不客气地批评道:“只为圈钱没有良心的作品。导演的功力太肤浅。还在拿20年前台湾偶像剧生搬硬套的初级手法来糊弄早已成熟的观众们……这样赚钱,良心不会痛吗?脸呢?”

日版《深夜食堂》的气质是缓慢、内敛的,有故事也不会轻易抖落。而黄磊版人物却个个不甘于平淡,挤眉弄眼、用力过度。这种尬演据说有40集,每集长达45分钟,更令人震惊的是故事还分上下两集,花90分钟讲酸菜方便面三姐妹的撕逼闹剧,不知有多少人有耐心看下去。

遭遇同样尴尬的还有另一部《孤独的美食家》。东京电视台深夜档《孤独的美食家》已播到第六季,五郎吃饭的收视率都快赶超富士台黄金档了。相比较而言,一直以美食大国自傲的我们,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美食剧,翻拍这一部也遭到了本国观众的差评。

“孤独的美食家”要突出的是“孤独”,那是一种彻底忘我的吃货精神。日本最新一集《孤独的美食家》里,店堂里有小孩庆生,从家人、店主到别桌客人,所有人都盯着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和小孩被烛火映红的脸,只有五郎一个人,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充耳不闻、一心一意地埋头扫荡面前的蒜泥蛋黄酱烤鳕鱼、西班牙海鲜汤、墨鱼汁海鲜饭……这才是真真正正贯彻此剧主旨:不被谁打扰、心无旁骛地吃东西这种孤高的行为,正是平等地赋予现代人的最大治愈。

但是,这种心无旁骛的“孤高”治愈,在中国版里是找不到的。台湾版《孤独的美食家》无法做到人与美食融合为一的至高境界,总在东张西望,不能从头到尾地专注于面前一餐饭。赵文瑄被批评吃相斯文,但这并非主要原因。真正令观者无法投入的乃是美食从主角降格成了配角,总在想方设法给自己加戏,从台词到情节,且煽情得特别俗。

中国翻拍日本美食剧时,编导似乎总有某种“不甘”,不断自以为是地做加法,不满足于淡然隽永,不停地往里撒鸡精,结果味道往往严重偏离。

近期,中国影视界掀起一股翻拍日剧风,可事实上尽管日剧多年来经常被东亚各国翻拍,但很少获得成功。比如不久前,黄磊另一部改编自日本的《麻烦家族》,同样遭遇了水土不服的尴尬。日剧大概只有《流星花园》《恶作剧之吻》等少数几部青春偶像剧言情剧获得了翻拍成功。倒是我们以前山寨日剧的《将爱情进行到底》、借鉴美剧的《好想好想谈恋爱》,进行了本土化改编,加入了自己的想法和思考,颇受观众喜爱。

辻哲郎《风土》里形容日本人的心态和性格是“感知的多样性和隐忍的持久性的结合”。日本影视剧“治愈系”与“小清新”,那是与岛国的特殊地缘环境相关的。日剧虽然在东亚各国有不少铁杆拥趸,但严格来讲仍属于小众群体。而中国电视剧则习惯于妇孺通吃。两者是截然不同的,所以翻拍很难。

中国的夜宵是烟火气重的小龙虾烤串麻辣烫砂锅粥小馄饨,我们的整个饮食文化和社会氛围都与日本的不一样。接下来,安倍夜郎的《深夜食堂》还将改编成中国版电影,由香港影帝梁家辉自导自演,邓超、刘涛、彭于晏等人演食客。食物+小人物的故事,在中国似乎很难拍好,不知是否因为想得太庞杂。希望电影版编导能吸取黄磊剧版的经验教训,实现中国化。

深夜食堂是一个舞台,就像大饭店、火车站、咖啡馆,或者正如安倍夜郎自己所说的像街头小庙,形形色色旅人走入得到想要的,再离去,老板像一尊菩萨,陪伴、鼓励众生,但不会干预他们的人生。而我觉得深夜食堂就像一座岛屿,有着某种乌托邦的想象,以及封闭的自给自足。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