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缙闻

媒体人

希望他们摒弃傲慢,放下身段,既不故作清高也不曲意迎合,秉持不卑不亢的姿态与世界好好对话。

《奇葩说》第四季总决赛已落下帷幕。全程伴着弹幕上各家粉丝的言语撕扯。有人为半决赛姜思达的惜败而打抱不平,认为强势辩手抱团组队,把实力较弱的队友全部留给姜思达是有意排挤;有人质疑肖骁的冠军早已为节目组内定好的,因为决赛的持方(指辩论比赛中所持的立场)明显有利于肖骁,“黑幕”说从未间断。

此前,粉丝与偶像已经在网络上撕扯了一波。

半决赛结束后,在姜思达粉丝围攻肖骁不配进决赛的时候,第一季《奇葩说》冠军马薇薇为替好友肖骁出头,在微博上与网友展开激烈辩论,曝出姜思达节目录制有黑幕,利用宣推组熟人关系买微博热搜;批评其不守比赛规则,一个人占用三个人发言时间,不断提醒观众票数求票的行为“很丢人”。此后,《奇葩说》第二三季冠军邱晨和黄执中力挺马薇薇,三个相识已久、私交甚密的辩论圈好友立即抱团,一幕场景似曾相识。

在第二季的节目中,马薇薇公开和当季参赛者周玄毅的恋爱关系,周玄毅前妻同时曝出周玄毅婚姻期间出轨马薇薇的消息,并将此事曝光给由周玄毅任总教练的武汉大学辩论队;当时邱晨黄执中陈铭等圈中好友就曾出面,为马薇薇和周玄毅据理力争。

尽管周玄毅第三季已经不再参加,但围绕着“出轨风波”的争论始终不断。到第四季播出期间,马薇薇在微博公开手撕周玄毅前妻,话题集中爆发,舆论关注点开始大规模从节目内容集中到节目外,节目人设与现实人设的冲突感愈来愈强,甚至面临荧幕人设崩塌的危险。

爱情婚姻本来很私密的事情,外人无从置喙;好友有难出面力挺也无可非议,但围绕着《奇葩说》节目内容外的几场风波,至少说明一件事情: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辩论圈也并非一片净土。

《奇葩说》从一开始就是伴着话题而生的。

在第一季参赛者海选的先导节目中,清华博士梁植(京东老板娘章泽天前男友)向导师求助毕业后“应该找份什么样的工作”,被高晓松抨击身为名校生,胸怀格局太小,继而引发出大学生群体功利主义的讨论,“人生不止有眼前的苟且”成为流行语句。

节目开播后,各方面都让人感到惊艳。辩手发言期间主持人不间断的插科打诨将正统的辩论比赛彻底游戏化,但以观众更换立场的跑票量确认输赢的规则又不失严谨;辩论期间因和谐骂字经而出现的哔哔声不断,但肖骁范湉湉撒泼骂街的语态外衣却包裹着强烈的自我意识与独立人格;马薇薇“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你和你的器官讲隐私?”的金句带有无知少女般的强词夺理,细翻履历却是国语辩论最高水准“国际大专辩论赛”的高级玩家。

《奇葩说》有太多出乎意料的地方。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相聚,多元化的价值观在这里碰撞,射程极广的话题禁忌在这里被打破,低俗与深度的融合让节目散发出的独特魅力。上一次对某档综艺节目有这种感觉,还是十三年前《康熙来了》初次面世的时候。

在《康熙来了》习惯和综艺咖小S搭档的蔡康永,在《奇葩说》中担任导师,和高晓松作为每期节目结辩(指辩论中总结发言)嘉宾,在若干次高手间的观点交锋中,重新释放出小S评价其的“读书人”气质,每次都能将辩论主题升华到全新高度作为收尾。

在《奇葩说》火爆全网的黄金时刻,马东甚至离开了自己担任内容总监的《爱奇艺》,创办了米未传媒,以便全心全意做好这档节目;彼时,马东在对内容格局做了全盘整合后,《爱奇艺》几乎成为全网最强势的视频播出平台。蔡康永停掉了和小S搭档十二年的《康熙来了》,高晓松也在第二季暂别后重新回归,和蔡康永形成令人期待的卡司组合。

但《奇葩说》的转折也从此开始。

《奇葩说》第三季从海选开始就令人感到不那么舒服,有太多人为了奇葩而奇葩,对在前两季中脱颖而出的老奇葩们模仿痕迹愈来愈重。有意贴向节目风格的新人们,虽然在架势上已做出样子,但奈何内力不够,弊端在新人资格争夺赛中即显示出来:由于观点深度不够,综艺感高于信息量,节目的可看性下降,收视出现下滑。

第四季,《奇葩说》开始全面转型。赛制方面摒弃原来的新人争夺部分,用新老奇葩混合辩论累计积分的办法决出半决赛前八强,用老奇葩的高辩论水准弥补新人观点呈现技巧方面的缺陷,从第一期开始就维持住收视用户的高期待。

先导节目从《奇葩来了》更名为《奇葩大会》,参加者不再专门为参加《奇葩说》而来,也有可能只为纯粹分享一段有趣的个人经历,期间李开复、李银河等大佬均有参与,增加了节目访谈元素的分量;节目功能的调整,也让新人的目的性和功利性色彩也有所淡化,本季新人相较前两期要真诚温和,让人愿意倾听。

温和,出乎意料成为辛辣张扬的《奇葩说》想要调整的方向。

“《奇葩说》想要变成一个更温暖的节目。”《奇葩说》监制牟頔在接受三声采访时说。

为让《奇葩说》变作一个更温暖的节目,素以高情商与妥帖周全而闻名的何炅接替马东成为新的议长;马东则转型作为导师参加辩论。高晓松《奇葩大会》结束后退出录制,空缺位置由张泉灵和罗振宇填补,导师阵容由二到四,意味着高价值升华的观点输出内容增加。

相对应的,本季《奇葩说》的辩题也从个人关注“我”向社会“关系”方面做拓展延伸,直观体现即所谓“脑洞题”的增加。在第一季中,“贾玲该不该死?”引发群体和个体生命价值孰轻孰重的讨论;而在第四季中,类似个体与群体关系的讨论辩题愈来愈多,把观众从张扬个性的价值倡导带向个体与世界关系更深层面的思考。

应该说,在当下言论类综艺节目中,要引导观众做类似思考,也只有《奇葩说》可以做到。

与其他综艺感强的节目不同,《奇葩说》的导师和参赛者阵容,均呈现出极高的知识倾向。有一次蔡康永在节目中做调查,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双语播音专业的肖骁,竟然是全场最低学历者。一群有文化的人能摒弃傲慢,放下身段好好聊天,既不故作清高也不曲意迎合,秉持不卑不亢的姿态与世界好好对话,并且真的有人愿意精心倾听,文化传媒工作者在大众市场与小众文化当中寻求的中间道路不就这样了么?这大概也是《奇葩说》最成功的地方。

尽管是非不断,但四季以来《奇葩说》一直都在成长在摸索。希望在重振内容后,节目初心仍在,不要在红与黑的是非海中迷失方向。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