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沈河西

娱评人

汪小菲夫妇兜售家庭经也好,丁璇复辟封建女德也罢,本质上都一样,只是一个看上去很美,一个看上去很丑。

我有时在地铁上看到黄晓明和angelababy一起合作的广告,会想今天这么恩爱,万一以后离婚了怎么办?离婚还不算,万一还要大动干戈恶言相向怎么办?当然,这是我太乌鸦嘴了。但我看到汪小菲和大S现身婚姻论坛,分享如何经营家庭的新闻时,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为什么怪怪的,看到下面这条网友评论我大致明白了:汪小菲、霍启刚、黄磊,都已经被媒体标榜成了爱家的好男人,捧上去想下都下不来了,只能更加好好的表现。

是的,明星夫妻也很辛苦,得费尽心思在大众面前扮演着百年好合。一旦有一天在社交媒体上秀了恩爱,就得天长地久地秀下去,即便像白百何和陈羽凡这样,离婚大半年,还得不时在社交媒体上眉来眼去。而如果明星夫妻连着一段时间没有任何社交媒体上的互动,就会谣言四起,是不是情变了?

暴露在公众面前的美满婚姻幸福家庭,对明星个人来说产生的影响固然是正面的,但有的时候,也会变成枷锁。譬如在电影《万物理论》里,我们看到霍金的妻子简对他几十年不离不弃。但当我们为简的不离不弃击掌赞叹时,或许忽略了社会舆论对于她成为一个好妻子的期待:隐忍,陪伴,牺牲,成全,这些所有的一切,对于一个女人,是不是难以摆脱的枷锁?设想,在那个年代,当霍金声誉日隆,如果她很早就离开霍金,舆论会怎样谈论她?后世会怎样评价她?

再举一个中国的例子,排球名将周苏红和汤淼的故事。汤淼在一次比赛中受重伤导致终生瘫痪,此后周苏红对他不离不弃,传为佳话。尽管两人在5年后离婚,但有了这几年的不离不弃,当时的离婚也获得了舆论的成全。当我向一位朋友谈起这段高贵忠贞的爱情时,朋友说:当时的情况下,周苏红能有别的选择吗?如果她离婚,社会舆论会怎么看她?我才恍然意识到,社会舆论赋予周苏红坚贞的好妻子的期待,在某种程度上也给她带来了莫大的压力?要成为大众舆论期待中的那个周苏红,她就不能离婚。

周苏红和简就像娱乐圈的好男人黄磊、汪小菲、黄晓明、邓超们一样,必须要按照大众所期望的脚本,扮演着守卫家庭守护婚姻的形象。但有点矛盾的是,一方面我们要他们扮演婚姻和家庭守卫者的形象,但另一方面我们其实对他们并不是那么信任。每当卓伟“山雨欲来风满楼”地放出风声,说哪个哪个明星又要爆出出轨丑闻的时候,微博网友总在猜测,是不是黄磊孙莉那一对,还是邓超孙俪那一对?换句话说,其实网友总会打个问号:他们到底是真的恩爱,还是只是在秀恩爱?

为什么明星夫妻要如此殚精竭虑地恩爱下去,甚至还要像汪小菲、大S这样为大众指点迷津?婚姻美满家庭幸福的形象固然从来都是正面的。但仅从娱乐圈来看,过去似乎并不像今天这样夸张,明星的婚姻生活跟他的事业如此紧密地绑定在一起。譬如张学友出道三十多年,一直是公认的好男人,家庭幸福,但你很难说这和他的歌唱事业有多大关系。但今天不同了,家庭幸福已经高度资本化了,意思是说,它成为明星的利润增长点。换句话说,在过去家庭美满对于明星来说顶多只是锦上添花,但今天则构成明星夫妻事业的重要部分,说得更直白一些,经营家庭也变成一桩生意。台湾女婿这一身份想必也为汪小菲在台湾的创业有所助力吧。

有多少明星夫妻的广告代言是以明星夫妻百年好合的想象为卖点的呢?在白百何和陈羽凡的例子里,其实网友看得很清楚。为什么明明离婚却无法正大光明告知公众,并不是主要因为出于保护孩子的需要,而是因为那接二连三的广告都打着两人幸福家庭的名义笼络人心,怎么能突然间说离就离?广告商能答应吗?合约还没结束,如果及时公布,让观众对着电视上还在秀恩爱的明星夫妻们作何感想呢?所以说到底,这也是资本的逻辑。

那么,为什么这样一种幸福美满的婚姻家庭想象如此轻易被资本化?那一定是它迎合了当下社会的焦虑。人类学家阎云翔提出了一个概念叫“新家庭主义”,大意是今天的中国,社会成员普遍向家庭回归。在家庭关系中,夫妻关系这一横轴的地位上升。在无所依傍的社会里,除了家庭,又何枝可依?在这个意义上,汪小菲夫妇向大众兜售幸福家庭指南也好,丁璇撩起封建女德的底裤也罢,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只是一个看上去很美,一个看上去很丑而已。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