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一把青

专栏作者

换言之,炎亚纶们,显然已被预设要靠脸吃饭,欲当一股清流做自己,也自然需要突破更多的藩篱。

敢说敢言的炎亚纶再度开火,这一次的对象,是转发他与路人合照,说他整容皮肤差,状态不佳的网友。虽是一桩小事,他却为此大动肝火,批评“你们这个世代完全只在乎外表,肤浅到可以用这种事情大作文章,完全不用脑袋思考,被网络和电视灌输了太多错误价值观”。

这一番上纲上线的高论,其中有意思的部分是,君不见,论及“灌输错误价值观”的网络与电视,由飞轮海出身、靠偶像剧圈粉的他本人,显然是摧毁这个世代的同谋之一。20岁出道,恰逢台湾娱乐产业发展的巅峰时期,他当然无法逃过被流水线包装成偶像情人的命运。特别之处在于,相较于组合中的其他成员,炎亚纶似乎志不在此,从抨击电视剧投资方,到这几年间与粉丝、与路人的争执,这次的怒斥,也远非第一次。

还在组合时期,公司靠卖腐圈粉,捆绑他与汪东城男男CP,他在多年后毫不讳言对此深恶痛绝,要求东纶粉丝团自行解散,更被气到放话“若让自己陷入二元对立的漩涡,你的世界只会剩下无穷无尽的仇恨、歧视和误解”,他有一首《大智若娱》袒露心声,“我从头条逃走也不会觉得寂寞,我无法满足你期待的戏剧性”,已经直白成了这样,另一个值得留意的现实却是,尽管大众对同为“老干部”画风、动辄说教的李易峰、靳东等等趋之若鹜,却仍然难以接受板起面孔、叛逆起来的炎亚纶,好像他保持温吞的好脾气才是理所当然的事,常在河边走,认真你就输了。

其中的分别在于,不同于前者阳刚、权威的男性气质,后者由甫出道时的“花美男”人设开始,就为他增添了几分暧昧性,在这样的双重标准之下,即便是同处于被观看、被凝视的演艺圈,花美男们也不遑多让地更有哄女粉丝们开心的义务,更需要永远保持光鲜,稍有一丝怠慢,便引发前文所说的嘲弄。换言之,炎亚纶们,显然已被预设要靠脸吃饭,欲当一股清流做自己,或如他所言,想要岁月静好地在“稀松平常的状态下过我一般般的生活”,也自然需要突破更多的藩篱。

有人愿意被众星捧月,也有人甘当寂寞的江湖传奇。“或许我活在你心中,是最好的地方,在那里别人看不到我,没有人能鄙视我们的爱情”,36岁即退隐的好莱坞女星葛丽泰嘉宝,在其主演的《茶花女》中如是说。这位迷倒众生的瑞典女王,性格孤僻、矜持而忧郁,另有一句名言,I want to be alone,她隐居50年,逃避镁光灯的追捕。与之相似的还有早两年离世的原节子,小津安二郎的缪斯女神,她在这位导演的葬礼后,再未在传媒面前出现,更在逝世后数月才对外公布消息,湮没于人群之中。“大喇喇做人”,越简单越困难,做自己,想保持真性情,其实是拿自由换取自由,大众的误解、不合时宜的关注,都是其中的一部分,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想起当年同样为了走出“音乐小魔女”的束缚,颇费了一番周折的台产才女范晓萱。她在她的转型之作,2009年的独立制作专辑《赤子》中的主打歌《鬼打墙》中有这样的歌词,“我的魅力随着创作而减少了,我的创作随着病而不见了。因为我不想再重蹈复辙,是不想你再那么辛苦,不一样的我,不想重蹈复辙”,是啊,谁都不想重蹈覆辙,做自己的失败与伟大,说到底,是公主命还是公主病,是赤子之心还是无病呻吟,得或者失,都是必须要承受的事情。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