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其实没有什么好抹黑的,也没有什么好洗白,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以前,他自己似乎已经快要垮了。

崔永元仿佛姓的是悲催的催。26日,他发表声明称将辞去在璞谷塘担任的所有职务并退出所有股份,当天他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一直受到恐吓信和死亡威胁,辞职该是为了图个清静。

璞谷塘是什么呢,是崔永元为之奋斗了半辈子的非转基因食品事业终于实体化的成果,恐吓和威胁有没有我们目前不得而知,但的确甫一问世,就受到极大的质疑,实际上,崔永元自从为非转基因代言以来,面临的挑战就从来都没有停歇过。也不知道辞职能不能真的换得一时清静,虽然他仍然表示辞职不代表退场,会血战到底,但这种用词反倒使人生出了一种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悲怆感。

很多人梳理崔永元的人生和职业发展轨迹,尤其是离开央视以后的阶段,会使用“下海捞金”的叙事,那么,无论是他自费百万前往美国拍摄纪录片,“揭露”转基因食品的危害,还是他和方舟子展开激烈的辩论,甚至上升到对簿公堂;无论是和饶毅等科学家辩论,还是在微博骂反对者,隔空喊话把孟山都、农业部、邪恶科学家定义为三座大山,主动往自己身上贴满反转斗士的标签,都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蛰伏的、有预谋的品牌建设过程,这个过程的目标,就是要开店、卖货、变现。最后,他果然“不负众望”地创办璞谷塘,一只鸡卖300块,简直实现了这条证据链的闭环。

不过有时候想想,如果真是这么一个薛宝钗式的人物,卧薪尝胆这么多年,一方面要励精图治,一方面还要扮演林黛玉——我们都知道崔永元经常是很惨的,抑郁症、想自杀、荷戟彷徨与想象中的以及现实中的全世界搏斗,经常也获得太多同情和悯恤,不然,他的品牌开拓之路,追随者不会有那么多——那该有多累,以及未卜先知,正常的凡人真的能做到吗?

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怀疑崔永元的“不正常”。在今年的5月份,崔永元发了一条微博,因为自己微博部分功能受限,大骂网络环境和审查限制,然而那不过是因为他的会员到期了。于是想到,也许他所说的那些恐吓和威胁,也不可全信,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崔永元恐怕已经表现出了较为明显的受迫害妄想焦虑。与“下海捞金”叙事类型中所有其他案例都不同,崔永元的资源没有给他起到带飞作用,反而使得他就像臧克家笔下负重爬坡的老马,一年三百六十日,简直日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如果崔永元没有选择“转基因”这个没有答案、难以言说的阵地呢?选择雾霾问题?他就会像柴静一样;选择战乱问题?他就会像张泉灵一样;选择难民问题?他至多不过像姚晨一样。总之,假如有人要对这个世界上存在的问题进行真正严肃的言说,他就不但要时时反身检省自我意识和判断力的成熟理性,还要刻刻面对他者的审视,人们总会在某个时刻,戳着他的脊梁骨议论道,怕不是在演戏吧,怕不是要捞金吧。

崔永元其实没有什么好抹黑的,也没有什么好洗白,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以前,他自己似乎已经快要垮了。无论真诚与否、腹黑与否,无论性善性恶、行善行恶,一个越来越清晰的规律正从纸面浮现,个人在时代面前越来越渺小和不堪一击,斗士早已经是个伪命题。崔永元做起非转生意,他的焦虑和恐慌也不会消解半分,崔永元不卖昂贵的非转基因食品了,骂的人可以歇歇了,食品安全问题也不会变好半点。毕竟,小崔早就老了,有很多难解之事,仍然还是“他大爷”。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