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今天道

娱评人

第三条道路产生的作品的特殊在于,在主旋律的内核之外,它依然有可以被反复谈论与主动传播的电影基因。

半年来睡眼惺忪无生气的中国电影市场,终于在暑期档中段迎来了第一个爆款。《战狼2》在本周四开画,4小时票房破亿,25小时突破3亿,成绩惊人。与高票房对应的是超高的上座率:虽然已是晚上八点一分开画,场均79人、近60%的上座率都创下春节档以来新高,甚至超过了上半年霸屏的好莱坞《速度与激情8》。《战狼2》以横空出世的态势,直接点燃了暑期档。

颇令人意外的是,这么一部主旋律电影还取得了不俗的口碑:豆瓣平台的评分是7.3分,而猫眼平台的观众打出的是9.5的高分,仅次于今年的口碑之王《摔跤吧!爸爸》。与以往的主旋律作品被观众嘲讽的境况完全不同。这意味着,这部电影的票房与口碑双赢的局面已经形成,成为一部现象级的作品。

以武打明星身份出道的吴京的确令人惊喜:近年来凭借《战狼》系列作品的成功,以主旋律作品的姿态,在中国电影市场杀出一条独特的道路。让主旋律电影商业化、娱乐化、平民化,而非传统意义上的脸谱化、政治化、政绩化,这是近年来蓬勃发展中国电影市场中一直以来都在走的探索,主要有三条路子,吴京的这条路,和另外的两条道路完全不同。

第一条是韩三平和中影为代表的群星大片路子。以2009年上映的《建国大业》为标志,中影集团以其在业内超强的号召力和操盘能力,每次集齐近百位艺人打造建国、建党、建军三部曲,再以商业电影的方式推向市场,谋求高票房。建国三部曲是中国电影史乃至世界电影史的奇特存在:它们宏大叙事、历史题材、群星云集,仿佛电影圈的一次独特的春节联欢晚会。而在2017年暑假推出的《建军大业》作为三部曲的终章,更迎合市场地启用了大批小鲜肉演员作为主演,用巨大流量以谋求更大的商业收益。中影主旋律新奇、罕见、高关注度,但根本无法复制,更像是国家级的电影行为艺术。

第二条阵营则更不被人们关注,但确实是在制造更为纯正的主旋律电影:它们往往由各地宣传部门操盘,委托国有制片厂进行制片实施,这类电影往往是名人传记、重大时刻再现,是红色电影这一脉的当代延长线,特点也和它的前辈们一样——主题先行、人物刻板、视听语言粗糙,甚至毫无商业层面的考量,与观众需求完全脱节,也注定无法获得商业上的成功。这类电影的代表作品有《钱学森》、《杨善洲》、《百团大战》,以及前段时间上映的《血战湘江》。在电影已经高度市场化的现在,这一类作品的存在始终在提醒我们:还有一部分电影人在以完成命题作文的方式从业。

而吴京的《战狼》系列为代表的民间阵营是最特殊的第三条道路。它们采取的是这样一种操作方式:叙事为先、以小见大、民族立场、商业逻辑,用真正的电影逻辑和手法去包裹主旋律的内核,如《战狼1》的“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类作品还包括去年国庆档冠军《湄公河行动》,以及未来还将与观众见面的《红海行动》、《空天猎》等。这些电影依然还是主旋律基调,但运用电影商业逻辑,将意识形态与商业元素被调和到更能被市场和观众接受的合理比例,在对历史和宏大叙事进行规避的同时,增加了美式个人英雄主义的叙事、并不伟光正的真情实感,让作品与人物有更强烈的感染力。

第三条道路产生的作品的特殊在于,在主旋律的内核之外,它依然有可以被反复谈论与主动传播的电影基因,比如《湄公河行动》中林超贤擅长的动作打斗,《战狼1》中有吴京执念的军事元素,《战狼2》更是突破性加入了重工业元素、长镜头电影语言。尤为珍贵的是,这些作品在情感刻画上并没有偏离普通人的内心感受,这才是真正点燃观众激情的原因。事实上,这与《独立日》、《变形金刚》等好莱坞主旋律大片的手法是一致的:主旋律是它们的底色,但以电影的名义,依然可以让观众看到属于影视本身的五彩斑斓。

从《战狼2》的票房、口碑表现来看,第三条道路是体制、资本、观众和创作者多方实现多赢的模式,它比建国三部曲更具复制性,也比《百团大战》系列更有商业生命力。尤其是观众的反馈也证实了,他们对于优质电影的渴求程度,要远远大于其内心对于主旋律作品的抵触程度。也许观众内心讨厌的并非讨厌主旋律,只是反感空洞无物的说教罢了。真正优秀用心的作品,必然会得到市场的馈赠——哪怕它是主旋律。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