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缙闻

媒体人

想脱离苟且生活的拼搏虽值得赞扬,但想象中的康庄大道却并非那般美好光明。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颜值不单意味着正义,也意味着号召力。

7月26日,名为@勃物咋治的博主,在微博中上传几张理发店“吹头小哥”的照片,称其碰到的小哥比任何男团明星都要帅,却只能在小理发店打工,有点可惜。微博发出后,“吹头小哥”蹿红,富有行动力的姑娘们甚至跑去现场围观,演绎现代版的“看杀卫玠”。

7月27日,“吹头小哥”开微博,至今只发三条微博的他,短短五天时间便聚集粉丝百万。

如此快的涨粉,让“吹头小哥”变为人人争抢的香饽饽,理发店的老板和发掘小哥的博主由此开展出一场轰轰烈烈的抢人争夺战。根据双方的相互爆料,老板带着黑社会堵门,强行带小哥接受采访并做直播;博主则背着老板私下与小哥签经纪合同,把握微博控制权。

在“粉丝经济”盛行的当下,注意力即意味着商机,相关人都想从“吹头小哥”这个新崛起的IP身上分一杯羹;小哥的同行们甚至从他身上看到脱离眼前苟且、前往星光大道的希望,大街小巷的tony都在找曝光“吹头小哥”的博主,私信要求曝光照片。当众人都沉浸在这场注意力争夺赛中的时候,是否有人想到,年年月月爆红网络的“最美校花”“最美校草”“最美教师”“最美交警”“最美保安”和“最美尼姑”现在都到哪儿去了?

信息速朽的今天,早已不同于那个捧杯奶茶就能当上京东老板娘的时代。

的确,网红的影响力在今天仍然不可小觑。当“物质极大丰富”碰到“移动互联网至霸”的时候,商业信息的过度丰富,就使得消费行为既“去中心化”又“多中心化”:消费者在种类繁多的商品面前失去耐心,习惯根据自己的品味、偏好、情感寻找气味相投的人作为消费指南,为其本人的行为及其推介的商品服务买单,从而获得向导、慰藉与鼓励。

靠个人微博带红网店的雪梨,做游戏解说聚积粉丝后开淘宝店的JY、Pis和2009,在10w+文末打广告的咪蒙和六神磊磊,以及在《奇葩说》节目中卖零食的米未小卖部,都在身体力行诠释着“网红经济”殊途同归的变现能力。mc天佑的粉丝甚至要给他送一套房子,难怪他狂妄叫嚣着要给rapper们“一个大嘴巴”。

但即便如此,吴亦凡们也依然在《中国有嘻哈》中向喊麦派们流露出“并不知天佑是谁”的不屑。互联网的“多中心化”在各行各业的网红周围聚积粉丝,但“去中心化”又不断分割着网络舆论场的势力,不同的亚文化圈间,有时堪称壁垒森严。写字的吸引不了玩游戏的,三次元的看不懂二次元的,阳春白雪的瞧不上下里巴人的——从对凤姐的嘲讽到《惊惶庞麦郎》的问世,主流舆论对草根文化流露出的不屑显而易见。对网红们而言,想要突破小众圈子,像电视剧乃至电影明星那样俘获大众注意力,其实并非易事。

就算在所属的亚文化生态圈内部,想保持在粉丝号召力的金字塔顶端也困难重重。位列网络作家富豪排行榜、主播打赏排行榜、知名视频UP主、微博大V甚至微信公众号篇篇10w+的毕竟只有少数人,大部分人则在各自的网络亚文化生态圈中,经历着真实的辛苦。

根据腾讯研究院对全国4500多位主播的调查问卷报告,因感觉成名无望和收入不稳定而考虑在未来放弃直播的主播分别为57%和55%,意味着即便最能产生“一夜暴富”神话的网络直播风口,也并非外界所认为的那样光鲜亮丽。英雄联盟解说小漠表示,大多数主播甚至拿不到全部签约金,能拿到百分之四十就已经非常不错。唱歌主播唐唐则说,在因病休息一个半月后,自己就已从粉丝簇拥的王子,沦为无人问津的路人。

在信息扩散快速异常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并不缺在因缘际会中昙花一现的素人网红;但在用户注意力如此稀缺的时代,一夜成名的神话即便真降临在谁身上,若没有持续吸引用户眼球的输出,也难免沦为过眼云烟。去年的“蓝瘦香菇”哥、前年的叶良辰现在还好吗?唱歌的套路都能在一个月后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何况靠颜值取胜的“吹头小哥”?

围着“吹头小哥”争来抢去的理发店老板和“星探”博主,要如何从稍不留神就会转移的用户注意力中把握住商机,又如何从微博名为“我只会吹头”的吹头小哥身上挖掘出颜值外的特质,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但想要复制小哥路径的理发店tony们值得警醒。想脱离苟且生活的拼搏虽值得赞扬,但想象中的康庄大道却并非那般美好光明。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