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人:{yprName}
今天道

娱评人

可叹的是一代又一代不变的依然是这种爱的供养式狂热,这流量变现的筵席,坐满了以粉丝狂热为大餐的四方宾客。

三十年前,王小波就说,所谓影迷,是有计划、有预谋地把自己置于一场癫狂之中。近日看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影迷锁场一事,更是感慨:诚哉斯言!

情况是这样的,上周末,为了提高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排片,主演杨洋、刘亦菲等粉丝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锁场行动:他们对已开放购票的影厅有计划购买1到2张票,确保该场次不因上座率低而被取消。而因为同档期其他电影上座率过高,上述行为遭到了影院的抵制和反杀,部分影院甚至以“设备故障”等原因强行取消了原定排片,并引发微博互怼,造成人类电影观演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观。

锁场行为在粉丝圈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但如果不是同档期的《战狼2》票房现象级爆棚,排片结构直接决定经济收益,院线对于这种畸形购买,粉丝为偶像站台现象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本身也算正常的售卖。而对于大部分普通观众而言,往往只知道影院购票观影,充其量看后到豆瓣打个分刷点评论,对于何谓排片、如何锁座这类专业发行知识,根本不会感兴趣,更别提花钱操作。粉丝锁场行为正是因为它影响影院经济收益并产生纠纷,才浮出舆论水面。

粉丝掏钱在影院锁场,以最小的成本、最大的诚意为自己偶像谋取利益,这是粉丝经济最有计划、有预谋的癫狂行为了。和以往微博刷量、冲热搜、豆瓣刷评分、视频网站刷播放量不同,这种行为需要更专业的操作手法、更直接的经济付出、更有规模有组织的集体行动。它说明,粉丝对偶像的干预支持,已经从宣传延伸到发行,从线上延伸到线下,从单纯的精神崇拜延伸到物质支持。作为一种需要在特定场合完成的消费产品,电影以自己独特的形式验证了:粉丝经济这种癫狂行为究竟能达到何种程度?

这种现象,让我想起了去年张艺谋备受争议的电影《长城》。倒不是为这部电影翻案,而是想到电影里那种叫饕餮的怪兽:传说中,饕餮之灾每60年出现一次,它们漫山遍野侵袭人类领地,尤其是饕餮之王,食量惊人、贪得无厌,长城正是为阻挡饕餮所设的防御工事。兽王如何满足它惊人的食量呢?它自己不捕食、不出山,而是依靠无数只小饕餮四处掠食来喂养自己。兽王吃饱后,又能生育繁殖出无数个小饕餮。小兽越来越多,势力越来越大,兽王就越来越强势、越来越安全。

饕餮的形象出自上古神话《山海经》,其本是一种大型肉食动物,因其食量过大、位于食物链顶端,从生物学角度看,并不适应这种大规模群居形式。电影中饕餮的组织模式更像是蜂王和蚂蜂:群居,单核心,分工明确,组织严明,无脑行动,狂热且不惧牺牲。

在粉丝经济大行其道的现在,饕餮简直是不能更恰当的隐喻了:流量明星太像一只只兽王,他们自我中心、贪婪无底,不断膨胀,没有边界。他们倚靠庞大粉丝群产生的巨大流量,试图吃透电视剧、综艺、时尚等娱乐行业所有领域,最后扑向防御城墙最坚固的电影圈。

比饕餮群体更可怕的是,身处漩涡中心的流量明星,他们有时候并不像兽王表现得一味凶猛残暴,反而会以委屈、柔弱姿态示人,吸引更多路人卷入其中,他们中的很多人学会了面对观众的负面评价时,当场失控流泪。这种表现像是一剂猛药,刺激粉丝更大规模情绪化行动,继续为偶像买票站台、在微博刷演技好的评论、到豆瓣刷分。与无脑凶猛的饕餮怪兽群体相比,偶像和艺人组成的利益共同体要复杂得多、聪敏得多。

在这场动物性极强的大型行为艺术中,真正可笑可怜的,当然是那些冲杀在一线的粉丝。饕餮与兽王之间,尚可以通过特殊生物磁场感应彼此的存在,对于很多偶像来说,这数量庞大非理性的群体,只是他们谈判的筹码、撒娇的平台、牟利的底座。粉丝们掏心掏肺的行为,有利有名则受用不辞,滋生负面则反觉拖累。身处娱乐圈漩涡中的流量偶像们,焉能不知贵圈凉薄,变现趁早的道理呢?粉丝锁场只是一次以流量变现为主题的癫狂。

可叹的是一代又一代下来,偶像与粉丝陆续都换了主角,不变的依然是这种爱的供养式狂热,这流量变现的筵席,坐满了以粉丝狂热为大餐的四方宾客。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专辑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罗不灵
责编
华 妃
设计
廉 莲
制作
华 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