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虹、陈冲、傅艺伟、丛珊……她们是如今荧幕上的妈妈或婆婆专业户,然而谁生来便沧桑,谁没有经历过好时光?看看妈妈们未经岁月与铅华时的黄金时代,是否同样惊艳了温柔的眸。

八十年代,姜黎黎是“八十年代第一美女”,风华正茂的姜黎黎卷发墨镜,叼着烟卷,施施然从灰色土布面前的人们面前傲然走过,立刻成为彼时女性美的新坐标。《红牡丹》这部并不十分出色的影片,却因蒋大为那首脍炙人口的《牡丹之歌》和姜黎黎的美貌,一夜红遍大江南北。

如今的丛珊,是《卧虎藏龙》中玉姣龙的母亲玉夫人,《还珠格格Ⅲ》中的皇后,她威仪四方端庄高贵,好像生来就是这么一副贵妇的模样。

上世纪八十年代,丛珊以《牧马人》火遍大江南北。当时谢晋想找一个清水般干净的女子,于是找到了丛珊。她不是一眼惊艳的美女,脸型不够好颧骨又偏大,甚至从来都算不上精致,但是眼神清澈如一汪清泉,眼角又带着不自觉的风情,凭空就多了一种妩媚的清秀。

如今,她常年一头短发,打扮不张扬,笑容略含蓄,脸上带着饱经生活的风霜,她是丛珊,不再惊艳的面容像极了每一个剧本中的妈妈,只有偶尔的眼波流转中,还能让人惊觉她曾经的光彩。

傅艺伟告诉我们,美是一件多么短暂的事。当年“四处留情桃花眼,一步三摇水蛇腰”的苏妲己,回眸间眼波横流,未开口已经酥软一半,她娇媚入骨,她惊艳绝伦,她衬得上一切咏唱美丽的诗词歌赋,因为她自身就是一阙字字璇玑的颂美之词。

可是时光有多残酷,在她身上就有多明显,当年片酬最高的绝世美女,从女主角演到女配角,从公主演到太后,从青葱水嫩的小姑娘演到恶或不恶的婆婆妈妈,不过,即使是妈妈,她也仍是最美的那一个。

沈丹萍的青春,可谓少年得志。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争相录取她,入学之后很快就主演《被爱情遗忘的角落》,清水芙蓉一般的荒妹沈丹萍,大胆而又克制,情窦初开又冰冰冷冷,似前进似退缩,年幼之姿就登上巨星舞台,以至于《夜上海》导演来找她,连本人都见不到,而她饰演的小周旋,惊人美貌立刻惊动四方。

她是中国第一个嫁给外国人的女明星,多少年后,屏幕上再见到她,她已经是一个眼角有鱼尾纹的妈妈,只有那股伶牙俐齿的劲,依稀证明她依旧是那个敢为人先的小荒妹。

张芝华会告诉我们,从风华正茂到妈妈专业户,不光时光会给你伤口,梦想也会老去。上世纪八十年代,张芝华凭借主演的《赵先生》获了瑞士洛加诺最高奖金豹奖,蒋雯丽不过是一个刚出道的小配角,总共在里面5分钟的戏,而20年后,她偶遇出版商卖这张光盘,封面上写着蒋雯丽主演,作为女主角的她,没有照片,也没有名字。

如今,她已经体型发福,在屏幕上熟稔的扮演者泼辣焦虑的中年女人,像每一个平凡的市井小民,只有卸了妆之后,还保留着最后一丝优雅的书卷气。

陈冲告诉你,一个女人如何才能留得住时光。她上遍美国所有的杂志封面,多次被美国《人物》杂志评为全世界最美50人之一,她囊括了各种国内国际影后,在容颜最灿烂的时刻,她的事业也盛开的最灿烂,她的美被留在经典的时光中保存了下来。

如今她已年华老去,她也像同龄女星一样,安分的扮演着一位母亲,可看到她,你就总会想起那些好时光。你知道,她美过,你觉得,她还美着。

朱琳就是当年老版《西游记》里面柔情似水的女儿国国王。年轻的朱琳如一朵盛放的牡丹,青春洋溢的每一条脉络上都带着一股逼人的贵气。

从气质优雅的年轻妈妈,到端庄硬气的老夫人,如今的朱琳越发知性干练,可她身上,隐约仍看到当年那种聘聘婷婷,穿花拂柳而来的美。

潘虹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影后,纵横整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她年轻的时候有一张忧郁清秀的的脸,清灵不可方物。《苦恼人的笑》里面,潘虹当真是面若银盆眼如水杏,眉翠唇红之间带着一股赫本式的英气。

如今,越发上了年纪之后,潘虹身上的英气逐渐成了凌厉,成为了婆婆专业户,有人统计过潘虹在近20年的时间里,共出演了50多位母亲角色,其中30多个都是恶婆婆。

青春与美无法成就一个人,而放弃美却成为实现梦想的开始,对一个女星来说,这是幸还是不幸?这道TO OR NOT TO BE的选择题,摆在了无数个苑琼丹们面前。苑琼丹出道时明明眉目如画,然而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她仍是石榴姐的模样。

直到《大内密探灵灵狗》开始,苑琼丹摔碎了自己,不计形象的做着丑态,毫不介意甚至夸张放肆的凸显着脸上岁月给的线条,演着一个又一个婆婆妈妈的时候,那是一个女演员为了梦想做出的最大让步,也是为美而战的涅槃重生。

    第112期

    《娱乐底片》妈妈级美人:也曾惊艳过岁月

    潘虹、陈冲、傅艺伟、丛珊……荧幕上的妈妈婆婆专业户,未经铅华的黄金时代,同样惊艳了温柔的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