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最美的阶段,一眨眼结束了。记忆中青涩羞赧的少女静秋,如今迎来了大学毕业季。从满满的工作中抽身,周冬雨拍摄了一组毕业照,纪念自己的大学时光。

拍摄前几天周冬雨的皮肤有些过敏,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对着镜子左瞧瞧右看看,她表示“因为工作缘故,皮肤一直得不到休息,不过已经好多啦”。

换上了学士服,周冬雨内心有点小忐忑,爱美的她还给自己悄悄补了个妆,“虽然演过不少毕业戏,但从来没有今天这种神圣感,感觉像个仪式,要郑重其事地和校园说再见了。”

回忆起进入北电的机缘,周冬雨回忆是在拍摄《山楂树之恋》期间,张艺谋特意嘱咐她,“你这个年纪应该上学。”当时还有些玩心的周冬雨开始思考:“像我这样的年龄,是不能和校园脱节的。拿起书吧,准备考试!”后来,一关关考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

周冬雨描述自己的大学生活,和班里其他同学一模一样,“每天同一个教室上课,见同样的老师,每天吃一样的东西,做一样的事”。为了更好的享受校园生活,周冬雨大一一整年都没有拍戏,“我始终觉得,什么年龄就该干什么事。”

穿上学士服拍照,周冬雨状态十分放松。谈及即将翻篇的大学生活,她表示这是她上学以来最快乐的四年,“大家都说,上了大学后人会变得很实际,不会像以前那样有真感情,但是我直到大学才感受到真感情。高中时我很内向,到大学我觉得和朋友更亲了。”

毕业照中怎么少得了各种搞怪照,蹦高、做鬼脸,周冬雨对着镜头毫不顾及淑女形象。她形容自己的性格和外表有不小反差,“我特别慢热,熟了的话,会很活泼。而且我说话不太经大脑,特别毒舌。”

学士服“挂”在身上,非得用夹子在背后固定一下才觉得合身。工作人员正帮忙整理衣服,这时她耳旁的一缕发丝抖落下来,她斜着眼睛瞟过去,还会再撅起嘴把发丝撩开,百无聊赖的表情确实天真,又有一种娇俏和妩媚。

如果没有成为“静秋”,周冬雨的生活会怎么样的模样?周冬雨坦言自己大概会跟身边的同学一样,希望考得好的大学,找份好点的工作。

为了重温下大学时每天早起出晨功,在操场上练声练嘴皮子的难忘时光,周冬雨换上了运动服。面对镜头,她卖萌的同时不忘跟工作人员分享自己健身的“独家秘笈”,“要练肺活量就跑步”。

周冬雨回忆入学第一年,每天6点就要和同学到操场跑个五到十圈。跑完之后紧接着还要做发声练习,“没办法,这是为了让气息更雄厚。过程虽然痛苦,但是当到Over的时候,会觉得很开心!”

大学里和好友们泡图书馆的时光同样让人怀念,周冬雨说,看书是她难得可以享受安静的时刻,和平时爱笑爱闹的状态截然不同。“我的情绪变化很快、波动很大,内心特别不安定。”周冬雨笑着评价自己,“因为我是多变的水瓶座。”

眼前的周冬雨娇俏可爱,堪称不少人心中纯洁的“初恋女友”模板。不过在周冬雨看来,自己的荧幕形象并不想被标签化,“我觉得自己其实很多面,清纯只是其中一面。清纯不是白痴,也不是童真。而是无论经历过多少,内心仍有非常干净的一隅。”

周冬雨抽出了书柜上的一本书,是她看过很多遍的《小王子》,“我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幻想自己像小王子一样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星球,在这星球上,有专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玫瑰。”

即使比出道时成熟很多,但周冬雨少女心依然不减。一玩起来,小姑娘活泼的天性就暴露出来了,周氏鬼马表情不断,她不停变化着表情和动作,跟摄影师撒娇,“给我来个十连拍。”

性格大大捏捏的周冬雨,谈到长相还会开自己玩笑,“我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长得好看,长高是彻底失去信心了,虽然我妈一直鼓励我说24还能蹿一蹿。”

周冬雨的午餐和工作人员一样,是荤素搭配的简单盒饭。小姑娘不挑食,而且很能吃,不一会就把饭菜消灭得干干净净,最让她得意的莫过于自己怎么吃都吃不胖。

拍摄结束后,周冬雨赶去参加《哆啦A梦》的发布会,有一颗童心的她希望留住时间与最美好的记忆,被问及如果多啦A梦离去的一天,会用什么方法留住它,她笑言,“把后面的开关关掉,再把它的口袋偷走。”

正式毕业的周冬雨,已做好全面进军娱乐圈的准备了。告别象牙塔,前方是等待绽放的风景。揣着“做个好演员”的小小梦想,周冬雨继续前行。

    第109期

    《娱乐底片》:学生周冬雨最后的校园故事

    穿上学士服蹦高、做鬼脸,私下被同学叫“冬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