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淳【饰西门庆】:导演建议我破一下原本很正的气质,与西门庆气质更贴近。这花显得挺多情的,花心富家子弟的感觉会增加。

张晓晨【饰没羽箭张清】:最开始觉得男子戴大红花很难以接受。后听说宋朝男子以戴花为美,象征了身份。终于还是接受了,后来还越来越看顺眼了。我的花是不是最大?而且是两朵!

张迪【饰小李广花荣】:在男性饰品严重匮乏的宋代,头上戴朵花肯定要比插根草漂亮有木有?头上那朵小花舒缓了观众紧绷神经有木有?再强的男人也有柔情的一面,点睛之笔有木有?

王春元【饰矮脚虎王英】:这花多喜庆!身份地位出场情形的不同,决定了每人的花色和数量都不一样,王英出场时戴的就不是大红花嘛!

于博【饰双枪将董平】:戴花是宋朝的风俗吧,呵呵,当时让戴花儿确实是别扭,可是这既然是宋朝风俗也没办法啦。

    《新水浒》中,男性角色爱戴花。戴花似乎是女子的专利,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做姑娘家行径,让现代人无法接受。事实上,这并不是为了雷人,反而是尊重原著的表现。《水浒传》原著中对此就有大量的直接描写:燕青"腰间斜插名人扇,鬓畔常簪四季花";大名府小押狱蔡庆偏偏"生来爱戴一枝花",这位专管行刑的"职业杀手",是条"眉浓眼大性刚强"的大汉,却打扮得花里胡哨;病关索杨雄绝对跟风流伶俐沾不上边,也"鬓边爱插翠芙蓉";阮小五"斜戴着一顶破头巾,鬓边插朵石榴花"……如此种种插着一枝花的造型,都是有据可循的,只是现代人与古人的审美有异,古人觉得美的,现代人未必觉得。注:用图来自戴敦邦水浒人物画作系列。[阅读微博详解]

    为什么原著中会有如此的描写呢?这正是当时社会风气与现实的写照。男人戴花,唐已有之。到了北宋,这股风气自上而下流行起来。最具时尚标杆作用的当数风流君主宋徽宗。宋徽宗每次出游回宫,都是"御裹小帽,簪花,乘马"。在宋代重要的史料笔记《铁围山丛话》里记载到:每逢重大节庆,例如郊祀回銮、宫廷会宴和新进士闻喜宴等,皇帝都要赐花。从驾的臣僚、仪卫,也都赐花簪戴。杨万里诗中就有写过:"牡丹芍药蔷薇朵,都向千官帽上开。"这种风气流传到民间,形成了"花团锦簇"、举国戴花的局面。注:右图为清代《簪花图》,描绘宋真宗赐花大臣的情景。[阅读微博详解]

    簪花虽小却不能乱戴。簪花的大小、形状、质地等都代表了佩戴人的阶级和地位。《宋史》记载,卿监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佩戴绫罗花(名贵丝织品做的花),低级官员只能戴绢花。《新水浒》中,杜淳饰演的西门庆常戴红、黄两色的绢花,除了表现他的风流倜傥,也暗示了他富二代背景。须知在那个年代,染红布不是一般百姓能承受的。有权有势的柴进、施恩头戴的银花簪和金花簪更是他们的身份象征,草根出身的周通则只能在成亲时佩戴帛花,质地相差甚远。戴花风俗中又以成亲戴大红花最为流行,如左图武大郎成亲时的红花就是表征。后男子戴花风俗至元朝开始衰退,时至今日,只有婚礼才保留着新郎戴红花的习俗了——已不是在头上,却是在胸口。[阅读微博详解]

Copyright © 1998 - 2011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