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滚石”,她们能红吗?
不靠“滚石”,她们也能红
滚石十首"烂"经典:灿烂却不烂俗
“滚石唱片”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成功,其实更像是李宗盛屡屡单骑救主式的成功,而在后期,则又有小虫为老李分担了不少重量。但当时“滚石唱片”的规模和快速扩张的趋势,也让两位制作人,不可能做到对整个公司的歌手负责,于是自己就有了一些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同样的女歌手,同样的做法,但不同的心思、不同的敏感,却往往会起到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效果。这也让在那个“滚石唱片”最火的时代,一心想投靠这个金字招牌的歌手,因为常常被“滚石唱片”自己给山寨了,所以一直没能守得云开。 [详细]
刘沁——一块璞玉一场梦
出生于南京的刘沁,词曲唱编和制作样样都行,而且玩的曲风也是当时刚刚兴起的R&B 曲风。但结果却是,陶喆红了,周杰伦红了,王力宏红了,甚至后来的林俊杰什么的都红了,刘沁都从台前消失了。从当时“滚石唱片”的策略来看,自始至终,也没有给刘沁找到一个准确的定位。甚至还延续了十几年前的文案语,如“水葱一般的女子”来包装刘沁。是主打创作?是主打曲风?是主打时尚?总之,“滚石唱片”都没交待清楚。在这样一个比较模糊的环境里追求音乐的发展...
刘沁《青睐》》
刘沁《你明明爱我》
李度——会唱歌的周华健不是一个好伯乐
李度曾经于1985年和1986年,在“喜玛拉雅”唱片公司,分行了《激荡着我》和《裙摆飞扬》两张专辑,没红。1994年加盟“滚石唱片”后,又陆续发行了《宁愿做个傻女人》、《好想好好》、《为爱犯了罪》和《够了》四张专辑,一个定位主流市场的歌手,却只是换来小众的名声,还是没红。其专辑销量不要说和同时期的周华健比,就是和定位小众的张楚、窦唯比,也差好大一截。是因为李度外形不出色吗?其实以容貌的标准来说,“滚石唱片”一直以来就不是一个出帅哥美女的窝...
李度《宁愿做个傻女人》》
李度《为爱犯了罪》
黄嘉千——赵传不懂她
虽然同样可以划入“滚石唱片”系歌手,但其实和赵传有着师徒关系的黄嘉千,最初两张专辑的制作方,都是赵传的“音乐殿堂”,而后者也将黄嘉千包装成玉女偶像,甜腻的少女路线,虽然一时针对了市场,却也仅仅只是局限于学生市场。更为悲剧的是,最后黄嘉千还因为和“音乐殿堂”的合约关系,导致第三张专辑的制作计划被搁置,直至“滚石唱片”出手回购合约,才总算有了机会在第二张专辑时隔三年后,才发行自己的第三张专辑《我们都要》。而制作人也终于迎来了李宗盛 ...
黄嘉千《爱已经满满的》
黄嘉千《我们都要》
汪佩蓉——“滚石”的弃儿
如果评选“滚石唱片”史上最悲情人物,汪佩蓉排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
1998年,“滚石唱片”与当时年仅19岁的汪佩蓉签约,由于当时的乐坛开始呈现低龄化市场的势头,眼看着别家唱片公司都有了范晓萱这样年轻的偶像歌手,“滚石唱片”也开始将重心转到这个方面上去。而在徐怀钰和“锦绣二重唱”身上投资的成功,更坚定了“滚石唱片”的信心。但也许是因为徐怀钰和“锦绣二重唱”的成功,让“滚石唱片”过于兴奋,因此在紧随其后的汪佩蓉身上,用上了过于华丽和奇怪的造型 ...
汪佩蓉《It's You》》
汪佩蓉《只要你快乐》
对于这些“滚石唱片”的遗珠,我们只能惋惜
“滚石唱片”即使在最鼎盛时期,还是一间以音乐为本的唱片公司,而非一家真正擅于运作商业资源的成熟的商业唱片公司。后者虽然常常被包括“滚石唱片”之内的唱片公司不屑,但却是唱片业真正应该遵循的典范,因为商业不仅仅只是由头到尾的商业,优秀的商业机制,可以最大化为艺术创作和制作提供一个好的平台,做到极好的保障和推广作用。而“滚石唱片”更多还是一间靠人治的唱片公司,在需要商业的时候,它往往人文,而在需要人文的时候,又往往商业。尤其到后期,“滚石唱片”更是经常性地翻滚和纠结在人文与商业之间,失去了一个固有的标准,也使得它在没有李宗盛或小虫的情况下,经常性地难得糊涂。却苦了那些渴望通过“滚石唱片”过上美满日子的歌手。
微博热议

关于""的广播,你也来说两句?

腾讯音乐小编推荐
KK

K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