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银幕第十四期:《创:战纪》
·卷首语:这个世界改变了
  《指环王》的开篇第一句话就说:“这个世界改变了”。而近一个世纪后的我们,已经到了重复这句话的时候。
·走过二十八年的电子世界
  ——从《电子世界争霸战》到《骇客帝国》再到《创:战纪》
·影评:极客时代的视觉盛宴
  在灰暗的电子世界里,子弹持续飞过的光芒充满银幕。
·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幸同科
  ——电影及文学作品中对生命虚拟化的想象
·3D电影是伟大的
  ——导演约瑟夫-科金斯基谈《创:战纪》
·腾讯微博热议《创:战纪》
微博热议《创:战纪》
首页 | 下页 评论>>

 卷首语·小飞

这个世界改变了——写于《创:战纪》之前
 

  1982年,有一部当时票房失败,但对后来的科幻电影产生很大影响的电影上映,它就是《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也就是即将在国内上映的迪士尼大片《创:战纪》(Tron: Legacy)的前作,当时还正是年轻人的沃卓斯基兄弟(姐弟)也正是因为看了这部电影,十几年后才有了被看作是世纪末电影启示录的《骇客帝国》三部曲。《电子世界争霸战》的主要情节是:一个电子游戏系统内的主控程序拥有了意识,逐渐控制了

 
 《少数派报告》中的设想现在已经变成现实
整个系统,并在其中创造了一个独立的世界,它用一个类似人体全息扫描的机器,把一个程序员富林扫描进了系统里,这个变成程序的程序员在系统中与主控程序斗争,最后解放了整个系统。

  28年后的2010年末,也是在这部电影的续集上映的前夕,微软公司推出了一款kinect游戏机,可以说这款游戏机之于游戏,正如《阿凡达》之于电影一般,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它彻底改变了游戏的方式,也就是改变了人机互动的模式。这个游戏机的功能是用摄像机扫描下人在游戏机前的动作,使之作为游戏人物的动作呈现在游戏程序中,这可以说是至今为止,代入感最强的游戏。还有,凭借此一技术,《少数派报告》等科幻电影中所表现的,操作者凌空虚点在空气中操纵电脑系统的幻想也成为了现实。而这个系统还只是这个模式的一个初级状态,在不久的将来,这款技术必将得到巨大的发展,比如伴之以更精确和细微的动作捕捉,模拟到接近真实的视觉世界,与网络系统的结合(互联网世界或网游),以及类似设想中的电子紧身衣,V装具之类的模拟人体全部感官的真实模拟器材。到那个时候,人类就可以在电子世界中模拟现实生活中的一切,当然,更重要的是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实现的一切——逃避现实的人可以在虚拟世界中找到生活的成功,幻想者可以在虚拟世界中飞向太空,复古者可以去达芬奇或苏东坡生活的时代去体验,登徒子们也都可以实现在虚拟现实中与“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苍老师交朋友这一不可能实现的理想了。

  有人可能认为,扫描动作比起扫描人体内部特别是大脑内部的结构要简单太多,但是这两者只有程度而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刘慈欣在《中国2185》中设想了这样一种“精度达到分子级别”的全息扫描装置,在扫描大脑的同时进行X射线衍射分析以记录其分子结构,再将对人类大脑扫描的结果通过计算机模拟出来,便形成了一个该生命的数字程序化的复制品。这种设想的实现其实并不需要任何的技术突破,只是需要计算机计算速度和容量的不断提升而已,也就是说: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尽管,正如克隆技术在西方伦理观下引发恐慌一般,这种改变也将引起整个社会的恐慌,但却是无法阻止的,科学的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其结果也就不可改变了。

  千万不要以为这一切都是科幻式的遥远的东西,在今天,这种整个社会数字化的倾向已经在悄悄出现,比如互联网社会的逐渐形成,简直已经有了与现实社会权力抗衡的力量。比如“微博改变世界”(《新周刊》、《东方人物周刊》等刊物在2010年度总结中都不约而同的把2010年度人物授予了——“微博”),有人说,阿西莫夫等科幻作家的设想中,往往有全体人类最终改变生命形态而结合成一个完整的生命形式(类似《2001太空漫游》中的“星孩”那种纯能式的生命,阿西莫夫在《最后的问题》中把全人类合并成的生命称之为“人”),于是有人感叹说:微博是否就是这样的一个开始呢?比如无数人沉迷于网游而抛弃现实世界,把虚拟当作现实(至于笔者,其实是个单机游戏的拥护者,对网游非常抗拒的顽固的家伙),其实我们还可以说,《骇客帝国》中的人类最终生存于虚拟世界是必然的结局,因为网游就是其初级的形态。两者难道不是非常相像的吗?区别只是:网游的虚拟社会可以随时退出,但MATRIX的虚拟社会不允许退出,但前者之所以如此只是因为技术尚未达到,如果技术能够使人永久留在虚拟社会中,会有多少人选择放弃现实世界,也就可想而知了。有意思的是,《骇客帝国》的结尾正是人类和程序世界达成了协议,允许人类有选择权,这样,赛弗式的重视肉体享乐的人们可以选择留在程序里享受多汁牛肉,而莫菲斯等理想主义者们可以选择离开程序过寒苦但真实的生活,于是就皆大欢喜,谁也不碍着谁了,就像电影中的讽刺:“选择,只是强者用来欺骗弱者的手段。”顺说一句,电影中这句话,很明显是以无政府主义或托派共产主义的角度,讽刺西式民主的。但至少至今为止,这个被讽刺的对象仍然是创造和谐世界的最有力和恰当的手段。

  理工科出身,同时是个业余程序员的王小波,在一篇《盖茨的紧身衣》的短文中讲述过一个当时还很“科幻”的想法:同样是微软的创始人比尔·盖茨,设想过一种“紧身衣”——这衣服上有几万个触点,可以模仿人体全部的触觉,再戴上3D眼镜(今天的3D动画已经可以到了乱真的程度),加上嗅觉瓶一类的东西,就可以模仿人的全部感受,对面走来一个美女,你就能感受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如果是不友好的美女,那感受到的就是大耳刮子了。人穿上这种紧身衣活在虚拟世界中,足以“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刘慈欣在《三体》中描写了一个三体游戏,他把这个“紧身衣”称之为“V装具”。其实是同一个东西。

  电影也在发生着类似的革命,比如现在越来越流行的3D电影,使《创:战纪》这样的电影越来越成为未来的主流。电影的形态也将改变,还会有无数个《阿凡达》式的革命,个人觉得,本来就已经越来越有相似倾向的两门艺术(第七和第八艺术)——游戏和电影可能会结合,至少界限会越来越模糊,人们穿着“紧身衣”或V装具一类的东西,取代之前的3D眼镜进入电影,从电影的旁观者变成一定程度上的参与者。

  到时艺术是否会消亡呢?也不一定,艺术其实取决于人类对世界的认识,比如文艺复兴时代拉斐尔们的宗教画只能产生于那样一个全社会都充满着宗教虔诚的时代,而中国的古代艺术如山水画也只有在那个自然没有被破坏,人类对世界认识不够清晰的寄情山水的时代才能够产生。工业时代产生了现代艺术,后工业时代产生了电影,数字时代,太空时代,也一定会产生相应的艺术形式,这是毫无疑问的。

  《指环王》的开篇第一句话就说:“这个世界改变了”。托尔金的这句话本来有所指,他指的是工业时代的到来。而近一个世纪后的我们,已经到了重复这句话的时候。


首页 | 下页 评论>>
出品:王家传 撰文:小飞、阿木设计:韩建文制作: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