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银幕第十四期:《创:战纪》
·卷首语:这个世界改变了
  《指环王》的开篇第一句话就说:“这个世界改变了”。而近一个世纪后的我们,已经到了重复这句话的时候。
·走过二十八年的电子世界
  ——从《电子世界争霸战》到《骇客帝国》再到《创:战纪》
·影评:极客时代的视觉盛宴
  在灰暗的电子世界里,子弹持续飞过的光芒充满银幕。
·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幸同科
  ——电影及文学作品中对生命虚拟化的想象
·3D电影是伟大的
  ——导演约瑟夫-科金斯基谈《创:战纪》
·腾讯微博热议《创:战纪》
微博热议《创:战纪》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幸同科
——电影及文学作品中对生命虚拟化的想象

  2010年最后一天的下午,我正在家里打电子游戏《骑马与砍杀》,老婆过来说:3点钟,有个作家去世了。对当代中国文学一直没有太大兴趣的我心不在焉地问:谁?老婆回答说:史铁生。我一下楞住了,继而感到难过充满胸口。我曾和雪风聊起史铁生,我们都觉得,从文学本身上讲,史铁生并不是一个特别杰出的作家,但他的文字之所以给人以巨大的感动,是因为他、对生命极致的真诚和执着。我想到他的一篇《答自己问》,自己回答自己的问题,其中有一段说:活着就是一个事实,在这个前提下,他活着就是为了去体验各种各样的东西,玩各种各样的东西。史铁生说:“‘死’是我最后要玩的一个东西,我不着急,反正它就在那儿,跑不了。”

  现在,史铁生终于玩到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样东西——“死”。

  有人说:也许每个人在死前都是哲人——只是他已经说不出了。史铁生最后体验到的“死”是怎样一种东西,我们无从知道。我们只有等着自己也有一天去玩它,以及在此之前,多玩一点别的什么——而不是一辈子成为物质或其他人目光的奴隶。

  哈姆雷特问:活着还是不活,这是个问题。这个问题自有文明以来就困扰着人类,生命究竟是什么?死又是什么?死是一个终结吗?这是一个哲人也难以回答的问题:“未知生,安知死?”而到了科学爆炸的现代,这个问题又有了新的意义,生命的形式有几多种?有科学家根据宇宙中元素的构成推测宇宙中的生物族群应该分为碳基与硅基生命两大类,而我们地球人类属于碳基生命。当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预言外星人必然存在,可能有气体,电磁等多种形式,并警告人类不要试图寻找外星人,否则就将遭致曾经的印第安和阿兹特克人们的下场。科幻作家们幻想过地球人类存在的其它形式可能,比如早期曾有人想象只有一个大脑,依靠培养仪器和输入输出设备来存在。最极端的想象则是:把生命存贮于空间结构之中,也就是纯能型的生命。而在这两者之间的,也就是计算机学家们关心的问题:生命的形式可以程序化吗?

  理论上来说,由神经元组成的人类大脑与集成电路构成的计算机运算系统并无本质上的分别,早晚人类会用计算机制造出具有自主思维的电脑生命,当然,这个过程可能会很长,并且之前可能有很多变数,比如说人类自身的电脑化。

  到那个时候,对生命的定义和思考将全部改变,人类的文化,伦理,艺术等等一切都将全部推翻重来,不管我们每个人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一天都终将到来,积极点说,也许我们大部分人这一生就可能看到。而在此之前,我们来看一下人们在电影和文学中是怎样想象这样的世界的吧。

一、电影:
 《骇客帝国》
 

  《骇客帝国》肯定是最有名气的关于程序虚拟世界的作品,后来《南方周末》的编辑还受其影响写了一篇借批判网游之名深刻解析中国社会的名篇《系统》。从技术上来说,MATRIX可以说是这样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中每一个被养植的人类都是一个接入系统的终端,而电脑帝国方面也可以接入这个系统,但不同之处在于电脑人们的权限是非常大乃至无限的,比如在MATRIX中,人类都要遵守牛顿三定律,但史密

 
 《骇客帝国》中的虚拟世界
斯这样的“特工”电脑人就不需要遵守,因为程序是他设定的,别人打架时施力和受力相等,他们就可以只施力而不受力。当然另一个巨大的区别则是电脑人知道这个“系统”是什么,而人类则浑浑噩噩,只看得到眼前。莫菲斯、崔妮蒂们则属于以黑客身份侵入程序,因此也可以相对获得一定的权限,而尼奥这样的“The One”则因为破解了全部系统的程序,而拥有了和程序设计者平级,远远超出程序管理员的权限,因为系统对于他而言“开源”了。《系统》这篇文章了不起之处就在于将这样的观念化入到人类社会之中——正如程序员用代码来组织程序的社会,而社会的操控者,如《征途》的运营商史玉柱般具有强大社会力量的特权人群则可以用物质,文化,信息,群体等等来组成社会,这与程序系统并无区别。而系统的改良,从部分人拥有巨大权力和资源,而大部分人被操控和压榨的系统,变为让每个人都公平和受益的系统,程序设计者本人是不会做的,恐怕只有系统中的人类逐渐认识到系统的真相,多少拥有黑客的身份,这和充满政治隐喻的《骇客帝国》的解释也是相同的。

  《骇客帝国》同时还有着强烈的宗教隐喻,仿佛后现代程序版的《圣经》,《骇客帝国》本身也是西方文化下的产物,强调二元对立,所以最后人类和电脑走向完全敌对的对立面,这实际上是不太可能发生的,因为在这种情况发生之前,两者的融合可能已经完成。(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首页 | 上页 | 下页 评论>>
出品:王家传 撰文:小飞、阿木设计:韩建文制作:林琳